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猎杀

第二百四十九章 猎杀

金象岭寨的规模,要比黑隼崖大出一倍,理论上能支撑更多的时候,但到第六天夜里,金象岭寨的北寨墙就有二十余道黑影趁着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的夜sè,翻越寨墙,往北面的荒山石岭掠去。

黑隼寨坚守半个月没有等到援兵失陷,金象岭寨留守的马贼头目,优柔寡断,没能果断放弃寨子逃入茫茫大漠深处,就已经是失策,这时候既然怎么都等不到援军,而夜渠山兵马也没有离去的迹象,那他们就只能及时逃离这彻底陷入被动挨打的战场,谁都不敢一味的拖延下去、拖延成彻底的死局。

这二十余马贼头目,却不知道陈海、宁蝉儿正悠然站在两座石崖之巅,组成两个人的天罗地网,等着他们钻进来。

陈海手持玄胎弓,神识往四面八方延伸。

在成功开辟眉心祖窍之后,玄之又玄的精神念力显化,在眉心祖窍凝成相如金涛骇浪般的识海,这时候六识感知也提升到神识层次,仿佛心眼打开,不仅能明晰的内视体内形成的灵海秘宫及玄脉窍穴,神识往四面八方延伸,对外界的感知,也达到纤毫毕现、如似眼观的境界。

更为重要的,神识对天地元息能生出直接的感应,就超越灵海真元的限制,可以借用天地元息施展术法神通,使得明窍境强者相比辟灵境弟子有一个显著的跨越。

天地元气,分金木水火土风雷及玄阳、玄yīn九性,虽然无处不在,但其性暴烈,无法直接降服炼为灵海真元。

能炼为真元的,则是初曦yīn阳交汇时天地间所生成的那一缕至纯至正的初阳气息;天地至伟,山川灵脉吸纳这缕初阳气息,转为化作玄修法士能直接利用的天地灵气储纳下来,天地间遂有宗门世族争逐的灵天洞府。

天地灵气与天地元气(元息)是有区别的,因而有灵泉涌聚的灵天洞府,对宗门世族奠立基业至关重要。而在跨入明窍境之后,天地元息虽然还不能直接炼为灵海真元,但已经能借用来施展更强大的术法神通。

当然,这也不是不受限制。

借用天地元息,需以神识感应、震荡,便会消耗精神念力。

而大量消耗精神念力之后,最为直观的就是眉心祖窍处凝聚精神念力而成的识海就急剧萎缩,神识也会越来越弱,乃至无法再借用天地元息。

这时候山谷上空乌云密布,天地间昏黑一片,但陈海神识延伸出去,能清晰的感应到有二十余道强弱不一的气息贴着崎岖的山地往他们这边疾速掠来。

陈海、宁蝉儿要用神识去感知他人的存在,也就没有办法收敛自己的气息。

诸多马贼逃亡头目里,唯一的那位明窍境首领,这时候也应该感应到陈海与宁蝉儿的存在,在山坳里停住脚步,也出声令其他人都停下来,前面是天罗地网,他们自然不会再傻乎乎往前闯。

“你盯住此人,其他人都交给我来猎杀。”宁蝉儿传出一缕神念,似清晰无误的对着陈海说话,不待陈海答应同意,她的身形就诡魅般掠出,快得就在原地留了数道残影。

陈海抽取一支破甲箭搭到弓弦上,这一刻,他整个人似融入这片大地,融入天地间鼓荡的风流气转,融入山谷上汇聚密集的雷煞罡元的鱼鳞状乌云。

道之真意,是天地法则的微小碎片,掌握道之真意,气息就能融入天地,借着天地法则,寻找一条能借风云雷霆之势、突破极限的射杀通道,将破甲箭射入敌寇的眉心。

这一刻,在他与那名明窍境马贼首领前,存在数道玄之又玄的路线,有一条路线穿越层层乌云。

以前陈海受六识感知范围的限制,玄胎弓、破甲箭的极限射杀距离为三千步,在他踏入明窍境之后,六识感知晋入神识感知的领域,感知范围突破极限,在单一方向上的感知极限一下子暴增到一万两千步。

对方是明窍境中期的强者,踏入八千步范围内,就感知到陈海与宁蝉儿的强悍存在,便停下脚步。

宁蝉儿凭鬼魅且极速的步法,去猎杀其他马贼头目了,但这人没有动。

他知道陈海的神识已经将他锁住,他想着陈海想到追杀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祭御灵剑、法宝攻来,要么急速靠近,以强大的玄武绝学与他近身搏杀。他没有转身逃跑,而是将储物戒里取出一对宝光隐烁的精钢密轮,这是兼有法宝之威的异形玄兵,可祭御攻杀远敌,也可以与强敌近身搏杀。

他想想试试这几天风头正经的黑山箭魔到底有几斤几两,倘若这时候有机会击毙夜渠山的这位主帅,他似乎也没有必要再连夜潜逃。

陈海身形未动,也没人摧动法宝、灵剑攻来,这人耐心数瞬间耗尽,转身欲走之时,突觉有一缕强大磅礴的杀意,穿越层层乌云,凌空往他头顶侵压过来。

这人抬头就见乌黑无光的破甲箭携风雷之势,已经射杀到他的眼前,在此之前则是借滚滚乌云遮掩住强悍的气息,令他无法及时戒备——他虽然能感应到陈海的存在,但相隔七八千步,还没有办法看到陈海射箭的动作,不然就能多一瞬的反应时间。

怎么可能?

未经祭炼的箭羽,竟然在穿越八千步的距离之后,不仅精准的朝他的眉心射来,箭势竟然还如此惊世骇俗,完全扭曲了他对箭术的理解。

太微神箭术!这人果然与河西董氏有着收缠不清的关系!

虽然距离还有数丈,但箭势所带动的风势已经如刀往他的面门割来,不亚于一枚数百斤重的石弹,朝他轰然砸来。

这人反应也绝对不慢,毕竟修炼到明窍境中期,也是金州有数的强者,曾在平卢大绿洲统治数城,后被叶氏驱逐才沦为马贼首领,就见他这时候双轮一合,瞬然间光华震烁,形成一道似悬河般的光幕,硬生生将乌黑无光、势抵万钧的破甲箭封住、击碎。

击碎玄胎精铁所铸的破甲箭,对明窍境中期强者不是什么难事,但一声撕开裂地的轰然巨响后,比鸡蛋还要小的箭簇却蕴藏着万钧巨力,将这人硬生生撞退数丈,脚下崖石寸寸崩裂,密集的裂缝仿佛蛛网状往四周延伸百余步才休息。

这还没有完,紧随箭后,密集的乌云里凝聚出七道粗细不等的雷柱,往这人头顶轰过来。

这是什么箭术神通!箭羽从八千步来射来不算,还能引动乌云里的雷煞罡元化为雷柱轰来!

这人来不及祭出秘盾符篆,只能摧动手中双轮将雷柱抵挡住,浑身筋骨都被接连牙道雷霆所蕴的巨力震得酥软,双臂麻痹不已。

他内心如惊涛骇浪,想象不出陈海这一箭能穿越八千步的空间直射他的眉心,还能牵动雷煞罡元形成的雷柱朝他袭来。

必然是掌握与雷霆相关的完整真意,才有可能直接借用玄之又玄的神识,将一缕真意附在箭簇之上牵动雷霆。

这怎么可能是明窍境初期的修为?

这人这时候再想逃跑已经是来不及了,他身上麻痹劲还没有过去,八千步外的陈海就身形暴动急掠,同时手里八支破甲箭也以间不容发之势射来。

这人不再逞能,等不得身上麻痹劲消去,强行诡异的身形左右错闪,他这时或能闪开破甲箭的直接射杀,但破甲箭每次都能从密集雷云里牵动雷煞罡元引发五到八道不等的粗细雷柱,直接是受气息感应,每一道都死死锁住他的眉心,而雷柱的速度之疾也根本不容他闪躲,只能强行摧动双轮护住眉心要害。

待陈海收起玄胎铁弓、手持玄胎淬金戟飞马流星般斩过来之时,这人已经生生承受了五六十道雷柱的轰击,甚至都没有机会祭出符篆护身,就已经被雷霆轰击得七窍溢血,双臂、上半身更是被难以言喻的巨力震得筋皮皆破,鲜血从灵甲里像泉涌一样的溢出来。

陈海满脸煞容的杀来,这人双手已经拿不住精绝双轮,只能瘫痪似的跪坐在那里看着陈海手持乌黑战戟,朝他斩来,他这时已经没有了一丁点反击之力。

他没有想到陈海的箭术竟有这样的威力,他明明有明窍境中期的修为,竟然都接不下此子的九箭连射。

这明明是踏入道丹境才有的强悍战力啊!

河西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强悍的青年强者?

姚兴这个名字听着也只是有些熟悉而已,河西此时最出名的青年强者,难道不是前几年在获得大燕王朝学宫闱选西北域第一的陈海吗?

啊,不都传言陈海就是姚氏弃子!姚氏弃子,姚兴!

这人想到这一点,忍不住张口说道:“你是陈海!”

“……”陈海冷声一笑,他即便不想滥开杀戒,在战事没有结束之时也不会留下大隐患,一戟往这人的腹中刺去,直接捅穿,先将其灵海秘宫摧毁,确保他真没有反抗之力后,才再掏出玄胎铁弓。

这人的修为不弱,陈海出手也没有留一点余力,之前射出的九支破甲箭箭簇悉数震碎,无法再用,他这时候只能取出淬金箭搭在弓弦上,朝四面八方扬声大喝:

“降者不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九章 猎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