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章 国使之名

第二百五十章 国使之名

陈海重创贼首只用了十数瞬短时,而此前共有二十一辟灵境马贼头目,从贼首身边四散逃走。虽然时间极短,但右翼逃到一处岭嵴上的三名马贼名头已经被丧命宁蝉儿的玄yīn沥血爪下。

宁蝉儿的杀戮速度,可不比陈海稍慢。

其他十八人,这时候都还没有能逃出五六千步外,听到陈海这声大喝,心魂惊颤。

他们虽然都只有辟灵境修为,在漆黑似墨的夜里无法看到多远的地方,但陈海此前每射一支破甲箭,都会牵引乌云之中的雷煞罡元凝聚雷霆光柱轰落,都能将贼首狰狞的面目照得雪亮,同时也给这片山谷带着一瞬亮光。

他们刚才都能看到宁蝉儿的身形闪掠是何等的恐怖,能看到陈海奔袭头领时的身形凶悍得就像上古凶兽,更能看到陈海那神乎其神的箭术,黑山箭魔之谓一丁点都没有虚夸,令他们心惊胆颤。

这时候也因为陈海连连接引雷煞罡元,乌云已经变得稀薄,即便没有雷光照地,乌云之上也隐然有幽光透来,足以让辟灵境玄修看清楚左右的山形林影,以及陈海如神魔般站在山崖上的身影。

他们不知道陈海手里的破甲箭已经消耗殆尽,不知道陈海每用神识将一缕风雷真意附在箭簇之上,精神念力消耗极大,射杀极限距离已经从一万两千步急剧缩减到六千步。

他们看到连明窍境中期的二头领都不能挡住九箭,心知自己微弱修为,恐怕连陈海全盛时的一箭都接不住。

陈海这一声暴喝,将十数马贼头目的身形硬生生定住,但也有人不信邪,左翼距离宁蝉儿及陈海都远的一处岭头,有三名马贼头目不愿意束手就擒,每人都同时祭出数道秘盾符篆,听了陈海的喝叫,身形也只是稍稍一滞,并未停下来,继续往远外狂掠。

辟灵境武修是能御风而行,但再快也快不过离弦箭矢。

众人就见陈海随手一箭,就悄无声息的没入鱼鳞状的铅sè乌云之中,一个呼吸之后就再次从乌云中钻出,同时还带着三道儿臂粗细的雷柱,一起精准无比的便朝五千步外的那人后背后射去。

三道秘盾符篆所凝聚形成的三重灵光秘盾,算是极不弱的防御,足够抵挡住后发先至的三道雷柱,但也只能挡住三道后发先致的雷柱,三道灵光秘盾也随即破碎,就再也挡不住一支淬金箭从他后背穿心而出……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扼腕惋惜,要是能多一重灵光秘盾防护,就能丝毫无伤的再拉开一些距离,但惋惜没用,看那人栽地之后没有一丝挣扎,就知道直接被射中要害气绝了。

还有两人也是同时分散逃跑,但看到这一幕,脚下似被无形的利箭射中,硬生生的顿住身影,大叫道:“我们投降!”

第一声警告没有及时投降,陈海自然不能容他们活命,不然之后还要怎么去震慑那些投降的马贼头目?

宁蝉儿鬼魅般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其中一人的身侧,陈海开弓朝另一人射去,毫无意外再次引动三道雷柱后发先至破开防御,淬金箭破胸而过。

“他们都喊投降了,为何还要出手?”有人愤恨不平的大叫起来。

“我说过,只会给你们一次机会,在我出声警告之后谁动谁死?”陈海将玄胎铁弓收入储物戒里,冷酷无情的盯着剩下的那十五名马贼头目。

这些马贼头目个个手染鲜血,没有一人是良善之辈,要不是他现在太缺人手,当场都斩杀了,也没有什么好惋惜的。

宁蝉儿这时候一脚踩碎第三个在陈海警告后还试图跑走的马贼的头颅,就听见“砰”的一声,那人的头颅往四面八方炸开,红的白的飞溅似雪,偏偏宁蝉儿身上半点血迹未沾。

这一幕叫诸贼看了胆颤心寒,再没有一人敢有逃脱的意图,灰溜溜交出玄兵灵宝,聚到陈海这边过来,等候处置。

*********************

“我说邓童儿啊,你早就干干脆脆向国使投降了,何苦再遭这份罪啊?”

樊大春没想到陈海与宁蝉儿两人出手,有着明窍境中期修为的邓童儿老贼与一干手下,竟然一个人都没能逃出去,最后还被陈海、宁蝉儿活捉了十六人回来。

邓童儿七旬年纪,然而面sè白嫩,个子也不高,以精绝双轮为法宝玄兵,要不是白发、白眉,旁人都还以为他一个半大少年,却与他的姓名相合。

邓童儿早年是平卢大绿洲精绝城的世袭城主,大燕西征兵马溃败后,邓童儿却没能从叶氏手里夺回世袭的精绝城,不甘心屈于西羌国为臣,多次举兵反叛,但多次都遭挫败,损兵折将,心灰意冷投靠金象岭只能捞到第二把交椅,连大头目都没能干上。

“国使?”邓童儿知道夜渠山兵马拿下黑山寨时,陈海曾自称是大燕国使,但当时他并没有识穿陈海的真正身份,认定陈海他们只是扯虎皮当大旗,唬弄降卒与奴隶而忆,心想西羌国与大燕帝朝还是战争状态,唯有河西董氏与西羌国私下联姻结盟,哪里会有什么国使不国使?

但这时候,邓童儿听到樊大春再提“国使”这个字眼,脸sèyīn晴不定的打量着陈海,一时候又难以确定了。

陈海作为太微宗弟子,参加大燕学宫闱选,获西北域第一,这仅仅是陈海耀眼的事迹之一,之后西园军崛起成为大燕帝朝能与虎贲军并肩而坐的虎狼之师,与陈海在西园军担任都尉练兵以及在秦潼山击退流民军的辉煌战绩有着直接的关系。

陈海看起来在大燕帝国并没有获得多高的权势,但在大燕后起之秀时,还无人能与他争锋。

金州大漠深处的马贼,没有谁去研究大燕帝国的人与事,但邓童儿却喜欢研究大燕商旅带入西羌国的这些小道消息,他这也才能认出陈海的身份来。

如果说这些传闻不假,那意味着陈海即便不是大燕的国使,在大燕的实际地位也并不会低。

“张开嘴!”宁蝉儿不知道邓童儿心里在想什么,从怀里掏出一枚腥臭乌黑的丹枚,要他张开嘴。

“这是什么?”邓童儿修为尽失,但还有着身为明窍境强者的尊严,黑着脸张口问道。

宁蝉儿抿抿嘴,不屑的说道:“是疗伤灵丹也是夺命毒丸,你是自己吞下去呢,还是要我找两个彪形大汉捏给你的嘴塞下去?后者难免会有些太难看了啊。”

邓童儿脸sè难看到极点,樊大春、韩文当等人站旁边只是看热闹,巴不得邓童儿的下场比他们当初要更惨点、狼狈点,心里才会觉得痛快。

邓童儿也知道他此时要么完全被废掉修为,要么就得吞下这枚毒丸,才有可能保命;其他马贼头目都是面面相觑,有人不甘心想要争辩一番,却也没有人敢在这里说什么大话。

在陈海、樊大春及宁蝉儿三人面前,根本没有他们挣扎的余地,何况外面还有数以千计的悍卒。

樊大春也等着宁蝉儿拿出更多的噬魂丹来,将这些马贼头目都控制住才能放心使用,宁蝉儿摊摊手。

噬魂丹虽然要比蛊魂丹差一些,也不是随便能炼制百枚千枚的大陆货。

虽然宁蝉儿在黑山寨的秘室里发现一枚修炼千年的妖兽毒丹,能炼制七八枚噬魂丹出,但也需要时间辅以其他大量的高级灵药慢慢炼制,此时才炼成一枚。

再说了,噬魂丹炼制出来也不是便宜货,宁蝉儿还不舍得用在普通马贼头目身上。

陈海朝其他马贼头目不屑的说道:“噬魂丹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服用,你们要不想看到邓童儿命丧黄泉,就老老实实的留下来将功赎罪。现在谁先进寨子,帮我们将寨门给打开来。”

有着明窍境中期修为的邓童儿最难控制,而这时候趁邓童儿身受重伤,迫使他服下噬魂丹,只要邓童儿想要重新修成灵海秘宫,毒煞就会深植入他的玄窍灵脉最深处,除了定期服用宁蝉儿所给的解药,邓童儿是没有能力去压制毒煞的。

要不然的话,邓童儿修为还在,即便是服下噬魂丹,灵海秘宫的真元还能阻止毒煞渗入太深,日后还是有机会自行拔除毒煞。

邓童儿作为金象岭的二当家,随他留守金象岭的马贼头多为他的嫡系,也就相对容易控制一些。

看着邓童儿将噬魂丹吞入腹中,陈海就让两名马贼越墙进入寨中,劝那些被抛弃的贼寇投降。

经历二十架投石弩持续数日的轰击,金象岭寨中伤亡逾百,还有三百多完好无损的贼兵等到天亮之时,才发现自己被无情的抛弃在寨子坐以待毙。

邓童儿将其他马贼抛下,也是不想在逃命时人太多惊动这边追杀,但没想到他们自己压根就没能逃出去,还落得被其他马贼怨恨的尴尬境地,这时候多少都有些无地自容。

打开寨门投降,三百多贼寇对邓童儿等马贼头目也是心怀怨念,这就更容易被陈海、樊大春他们招揽过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章 国使之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