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55 和李娇娇离婚

255 和李娇娇离婚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虽然,我妈和我说我有一门娃娃亲,以后必须断绝和其他女生的来往,可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择天记吧少年王】晚上躺在床上,我也辗转反侧,心想如果这是真的,我以后真的要娶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女孩吗?

还是觉得有点接受不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太封建了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饭以后,我妈便把一个红sè的包包递给我,让我去给李娇娇家里送过去。这包包是李妈妈昨天带来的生日礼物,一看就价值不菲,我妈已经明确表示过不收了,但她们一家人离开的时候还是忘记拿了。我妈让我送过去,本来合情合理,但是昨天刚发生过那么尴尬的事,现在又让我去登门送包,这不是纯心折磨我吗?

可我妈的话,我又不敢不听,只好拎了包包出门去了。开了车后,直奔李娇娇家楼下,当时想着给李娇娇打个电话,她下来拿包就行,也省得我再上楼去了。结果拿出手机,才想起来之前和李娇娇闹别扭的时候,已经把她手机号给删了。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楼,来到李娇娇家的门前,数次抬起手来欲敲又止,想我堂堂一个江湖大哥,还会被这种事情难住,也是够匪夷所思的。

我心一横、一咬牙,抬手敲门。

门很快开了,是李爸爸开的门,这让我松了口气。虽然昨天李爸爸走的时候,面sè也很难看,但我知道李爸爸不会为难我的。李爸爸看到我,面上也露出惊讶,问我怎么来了。

我举起手里的包,说叔叔,我妈让我还给你们。

李爸爸知道我妈的性格,所以也没觉得这是故意不给他家面子,便点点头,伸手把包接了过去。其实我想问问李娇娇怎么样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默默地说了一句:“叔,我走了。”

说完,我便回头,还没走上几步,李爸爸突然又叫住了我。我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他,这时候才发现他的面上充满憔悴,他看着我,眼神中充满难过和哀伤,说道:“娇娇一晚上没睡,现在还在哭着,你能去安慰安慰她吗?”

听到李爸爸说出这样的话,我的一颗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勒得我几乎都喘不上气来。李娇娇竟然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可想而知她的心里有多么难过,是我伤到了她啊,一切都是我的错!还有李爸爸,从他憔悴的面容来看,显然同样一晚上没有睡觉,现在更是放下身为长辈的尊严,用恳求的语气和我说话,就是希望我能去安慰安慰他的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怎么能够拒绝,又怎么忍心拒绝?

于是我点了点头,换上鞋走进了李娇娇的家里。这时候,另外一间卧室传来脚步声,是李妈妈走了出来,边走还边问:“谁来了?”

当李妈妈看到是我时,脸sè瞬间就变了,两只眼睛也充满了怒火,颤抖地伸手指着我说:“你,你还来干什么?你有什么脸来我家里,你都不承认和娇娇……”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爸爸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迅速将李妈妈拉进了卧室里面。在关门的一刹那,李爸爸还冲我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不要和李妈妈计较。而门里,依旧传来李妈妈骂骂咧咧的声音:“我说错了吗,你拦着我干什么,他是不是觉得他现在有本事了,就可以始乱终弃,不要咱们的闺女了!告诉他,我不在乎!他就是再有本事,我也一点都看不上……”

显然,在李妈妈心里,我俨然已经成了一个渣男,和以前的陈世美都有的一拼了。听着李妈妈种种的辱骂之言,我的心中当然充满难过,可惜根本无法辩解,只能抬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朝着李娇娇的卧室走去。

推开门,一阵少女的体香顿时扑入鼻尖,这是我最熟悉的李娇娇的味道,初中和李娇娇同桌三年,我就闻了这味道三年。这味道曾经让我痴迷,让我神魂颠倒,让我无法自拔……其实到了现在也是一样,我只要闻到这个味道,心中仍会怦怦直跳,像是拨乱了的琴弦。

李娇娇卧室的装扮很少女,也很梦幻,我不是第一次来了,上次来她家里吃饭,还和她一起在卧室玩了会电脑。那个时候,房间里充斥着我和李娇娇的笑声,一切都是那么的唯美和快乐。

但是现在,房间里只有隐隐的哭声,我一眼就看到李娇娇躺在床上,还用被子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似乎要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开来。我轻轻地走过去,又坐在床边,拍了拍她的脊背,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就在这一刹那,哭声戛然而止,房间里也安静下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李娇娇才慢慢坐了起来,回头看向了我。我看到她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而更让我觉得触目惊心的是,不过是一夜没见而已,李娇娇好像就瘦了很多,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

李娇娇没有再哭,而是和我四目相对,她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充斥着无数的委屈,还有一丝丝的期待,似乎在等着我能抱她一下。她这样子无疑让我的心里更加疼了,但我始终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李娇娇才开口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妈让我把包送过来。

李娇娇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一丝失望,她低下头,又不再说话,屋子里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李爸爸让我安慰安慰李娇娇,可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面对这个让我砰然心动的女孩,最终我也只能吐出三个字来:“对不起……”

这时候,李娇娇突然又抬起头来,问我:“王巍,我们以后是不是一点点可能都没有了?”

李娇娇的眼睛里又燃起一丝希望,显然想从我口中听出些不一样的答案来。但是,我又要让她失望了,我刚要开口说点什么,李娇娇就打断了我,决然地说:“好了,不要再说下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没事,你以后不用再来找我了。”

李娇娇的语气虽然充满坚定,可声音里却蕴含着心灰意冷后的绝望。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慢慢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李娇娇突然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她从床上走下,过去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接着又联上了网,登录了我和她的游戏号,她组着队,将队伍领到了女儿国的月老边上,也不知点了下什么,屏幕上弹出两个对话框来,她点了她的那个确定,才对我说:“你也来点一下吧。”

我走过去,这才看到原来是在申请离婚。

月老问我:“大傻巍,你确定要和天使娇娇斩断这段情缘,从此相忘于江湖吗?”

说真的,自从进来这间卧室开始,我确实心痛、难过,但总得来说还能保持镇定。直到看到这一句话,我所有的心理防线都被击溃了,无数忧伤和疼痛顿时涌上我的心头,屏幕上的每一个字眼都在扯着我的身心。

我知道这一句话,不光代表着我和李娇娇在游戏里的缘分已尽,在现实中的效果也是一样的,李娇娇这是彻底的下了决心啊!她那边的“确定”已经点了,就等我再点下这一个确定,从此我们两个就真的再也没有半点的关系了。

我艰难地抬起手来,按住了那只仿佛有千斤重的鼠标,然后轻轻点下了那个确定。接着,我和李娇娇在游戏里的称谓,“大傻巍的夫人”“天使娇娇的相公”就一起消失不见了。

“老公,再见。”李娇娇泪如雨下。以前她在游戏里才会叫我老公,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叫我,不过也是最后一次了。

我点点头,忍着自己快要滑落出来的泪水,抬步踉踉跄跄地朝着门外走去。客厅里没人,李爸爸和李妈妈还在卧室,这也正合我意,不需要再和他们告别了。

我像逃难一样离开了李娇娇的家,一直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方才落下了眼泪。接着,我又给老龟打电话,让他叫上几个兄弟陪我喝酒。我们在贫民街的一家饭店见面,潮哥、小刚、杨帆、韩江都来了,他们陪我一直喝到天黑,喝到酩酊大醉、喝到不省人事、喝到痛哭流涕、喝到肝胆俱裂,方才把我送回了家。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彻底忘记李娇娇。李娇娇的身影、容貌和声音,还有她的眼泪,我们过去的种种,共同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再去找人喝酒,希望能借助酒精暂时忘却李娇娇。但是接连大醉了三天,我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她曾经在我的生命中鲜活的出现过,我们初中做过三年的同桌,还曾手拉着手走遍大街和小巷,曾在宿舍楼下亲昵地接吻,她的手帕甚至还在我怀里放着……我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她,克制不住地思念着她,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疯掉了、崩溃掉了。

于是,我又想到了一个办法。我给李爱国打了一个电话,拜托他帮我找一个高手过来,趁着暑假时间,以及与元朗的暂时平期,对我展开残酷的魔鬼训练,我要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之中,要借助这个机会提升自己。同时,我也要将现在的悲痛化为力量,希望残酷的训练能让我暂时忘记李娇娇的存在。既然给不了她幸福,就彻底忘记得干干净净吧。

当天下午,临近黄昏的时候,一个手持紫sè唐刀、面sè严肃的中年男人来到我家门口。

“陈队长,从今天起,就麻烦你了。”我看着他,恭敬地说。

“好说,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会教你一些真东西。”

陈队长一边说,突然一边猛地挥刀,刀子在空中闪过一道寒光,一截粗大的树枝应声而落。这堪比电锯的威力,瞬间就震颤了我的心灵,也让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翼……

看网友对 255 和李娇娇离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