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巨鹰

第二百五十一章 巨鹰

陈海将邓童儿等贼酋都暂时交给宁蝉儿节制,三百多寇兵,分半数编给樊大春麾下精骑,半数编入马步军。

马步军的规模不宜继续扩大。

金象岭虽然也有两三千奴隶,陈海只是挑选部分匠工以及身体还算强壮的四五百人编入马步军及辎重营,其他奴隶都任其去留;金象岭的粮草以及大宗物资,同样打开库房,任奴隶及附近的部族随意取用。

不过,邓童儿等人都没能逃脱,金象岭作为这附近盘踞超过三十年的老牌马贼,所经年积攒的珍贵财物、法宝、丹药,自然也是统统落入陈海他们手里。

邓童儿等贼首也是受这些财物拖累。

邓童儿虽然是紧最重要的财物收入储物戒里,但每个人也额外携带上千斤重物(在经储物戒减重后,也有三五百斤重),本来实力就差一线,哪怕再多一些妨碍,都会令他们在陈海、宁蝉儿手底下,更没有逃脱的可能。

特别是邓童儿随身携带的四枚龙虎伐脉丹以及其他中高级灵丹,陈海与宁蝉儿、樊大春都没有用场,都用作赏赐诸将的战利品。

陈海九支破甲箭虽然在激战粉碎,但黑山寨缴获两千斤玄胎精铁,金象岭也有七百斤玄胎精铁缴获,除了韩文当等将要去上千斤玄胎精铁加强手里的玄兵,陈海还是能再额外铸造十多支破甲箭备用。

陈海他们顺利攻下金象山的第二天,就准备往魔月湖开拔时,一头鹰啸从远空传荡而来,众人抬头看到一头黑羽鳞巨鹰正在万丈高空,自东南方向往这边飞来。

黑羽鳞鹰,又名铁鳞鹰是大漠深处较为常见的妖禽,但巨翅展开有四五丈宽的巨鹰却极罕见,怕是有好几百年的气候,鳞爪铁喙如铁,又坚如金铁,鹰啸长鸣有如金石相击、振裂青云。

“那是大当家的座骑!”金象岭投降的马贼头目一眼都能认出这头铁鳞巨鹰,实是大当家大漠屠魔扈军虎身边的灵禽。

铁鳞巨鹰原本是携信函过来跟邓童儿联络,但它有着不弱凡夫俗子的灵慧,再加上妖瞳甚锐,看到下方的情形,当即就滞停在万步高空之上盘旋,不飞下来。

万丈高空已经远远超过玄胎铁弓的射程,宁蝉儿摧动灵剑,也无法斩杀到铁鳞巨鹰;而玄修虽然都能御风飞行,但即便是道丹境强者,飞行速度都很难跟这种天生就在天空翱翔、有数百年气候的妖禽相提并论。

陈海、宁蝉儿真要腾空追杀过去,这头铁鳞鹰不知道早飞哪里去了。

“国使,这头铁鳞鹰原本是我邓氏精绝城奉养有四百年的守护灵禽,后来是我投靠金象岭,却叫扈军虎给夺去,”邓童儿这时候站出来说道,“请国使送我上去,我或有办法助国使降服这头灵鹰,为国使所用。”

邓童儿想要恢复修为,不是三五天能成的事情,此时只能是陈海或宁蝉儿出手,助他缓缓送上高空;也只有邓童儿上去,才不会将巨鹰惊走。

樊大春却给陈海频递眼sè,担心邓童儿驾鹰逃走。

邓童儿虽然服下噬魂丹,但他逃到修为在明窍境巅峰及道丹境的扈军虎、孔鹏身边,未必没有拔除毒煞的手段。

陈海却没有理会樊大春的告诫,双手掐诀,数缕看似细小的风劲狂飚而出,化作数道风索缠绕到邓童儿的腰上,将缓缓往高空送过去。

当然了,陈海所催动的风索,将邓童儿送上高空的极限距离也就三四千丈高。

这会儿就见那头铁鳞巨鹰猛然扑下来,快得仿佛一道黑sè闪电,挥动似金石所铸、锋利如玄兵的巨翅,一下子就轻易将风索击断,两只巨大的鳞爪,抓起邓童儿就往远空飞去。

樊大春正要出声抱怨陈海没有相信他的提醒,不一会儿却见抓起邓童儿的巨鹰停在万丈高空,并没有立即逃走的意思,看情形似乎是邓童儿正劝那头巨鹰归顺这边。

巨鹰在高空盘旋鸣啸,似乎充满着不甘心,但在众人提心吊胆观望了小半个时辰,那头巨鹰终究时抓住邓童儿徐徐飞落下来。

“你这个假国使身份,还真是好用啊!”宁蝉儿横了陈海一眼,撇嘴说道。

樊大春、韩文当他们都假装没听见宁蝉儿在说什么。

陈海听樊大春说起过邓童儿的过往,猜测邓童儿多次复族不成,最终才迫于形势投靠金象山,但他内心深处应该不会甘于彻底沦落为打家劫舍的马贼,只是邓氏在平卢大绿洲的力量已经倍受摧残,邓童儿还想恢复精绝城的统治,只能依赖于外力。

目前看来邓童儿还是相信他们有能力助他从西羌国叶氏王族手里夺回精绝城;即便孔鹏诸贼此时也都有心在秘谋颠覆西羌国王族叶氏,但邓童儿孤身一人,还身受重创,就算能逃到孔鹏等贼身边,也不可能再受多少重视了,谁会将精绝城交给孤家寡人的他统治。

邓童儿想要恢复对精绝城的统治,就不能丢下已经被陈立俘获的嫡系战力;而陈立的身份也有可以便宜用事的地方——即便邓童儿知道陈海的身份未必是真,但有时候行事仅仅需要一个名义而已。

“灵鹰愿为国使效力,还希望国使能善待之。”邓童儿走过来,跟陈海说道。

巨鹰敛翼而立,也有近两丈高,鳞爪比象腿都要粗,深玄精黑,似金石所铸,锋锐堪比上等玄兵,虽然没有开辟祖窍识海,却透漏出不比明窍境强者稍弱的强悍气息。它妖瞳锐利的盯着陈海,虽然飞落下来要随邓童儿降附这边,但依旧还有着身为大妖的傲慢。

“那是当然,我此时便封灵鹰为鹰校尉,诸将视之为同僚,谁都不会有丝毫的怠慢……”陈海朝巨鹰拱拱手施礼。

小股马贼朝不保夕,根本没有驯养灵禽的能力跟耐心,而金州东部二十年前被大燕西征兵马横扫过,大量的灵禽战死,重新驯养又极费时间。即便是西羌军,这时候哪怕是黑羽巨鹫一级的低级灵禽,也只有百余头而已,像铁鳞巨鹰这种有三四百年气候、能为人族所驯养或奉养的中高级灵禽,虽然还不及陈烈身边的那头青鳞雷鹰,但无论是马贼手里,还是在西羌国,都极为罕见。

虽说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玄修,都能御风飞行甚至御器(御剑)飞行,但哪怕是明窍境强者能借天地元息,凌空飞行的速度与持续性,都不能与天生就翱翔天际的灵禽相提并论。

要是这头巨鹰早两天飞抵金象岭,邓童儿及十数嫡系马贼头目,乘巨鹰凌空飞走,陈海与宁蝉儿也没有机会将他们截住。

因而能降服这头巨鹰,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比邓童儿本人心诚意悦的归顺,用处都要大得多,这样陈海至少能监视夜渠山及西羌国那边此时的动向,不至于完全在西羌国的北部边缘一路猛打猛攻。

而这头巨鹰本来就是金象岭首领扈军虎派来联络邓童儿等头目的,所携带的信函里带有西山联军最新的动向。

陈海展在细铜管里所封的密函,才知道西羌国南军都尉、叶氏王族的核心人物之一,国主叶辰天的族弟叶青麟在半个月前,也就是在他们突袭黑山寨得手后不久,就率两万精骑出平卢大绿洲,驰往夜渠山解救越城郡主。

叶青麟率部抵达夜渠山,诸马寇一哄而散,但在西羌国两万骑兵迎接董宁回平卢大绿州,过松阳河时遇到诸寇的伏击。

陈海最初随夜渠山兵马赶到松阳湖与诸寇联合时,当时在松阳湖聚集的贼兵仅有一万人众,但在松阳河伏击西羌国南军骑卒时,又有一路马贼从西羌国西部地区驰来增援,使得贼兵的规模增加到两万余众。

虽然金象岭首领没有在信函里写明之后来援的这路马贼具体来自哪座山头,但即便将十万里金州大漠都统算在内,兵马上万的马贼势力都屈指可数,陈海推测这路马贼极可能是藏羌国的兵马所扮。毕竟最不愿看到西羌国与河西董氏联姻的,主要还是想要西羌国为跳板,进攻河西的藏羌国。

西羌国两万骑兵在松阳河遇袭,措不及防间就遭受大败;由于西归平卢大绿洲的通道被封,数千残兵只能被迫护送河西送亲的车马队再次东撤,退回到月牙湖绿洲固守待援。

可能是马贼惯于打偷袭战,不习惯打攻坚战,并没能将西羌国援军残部都吃掉,也可能是为了进一步将西羌国的兵马引出平卢大绿洲,诸寇联兵并没有急于进攻西羌国援军残兵——这一点扈军虎在信里并没有言明。

另外,极重要的一点消息,就是诸寇暂时还无意分兵进入茫茫大漠深处追剿夜渠山兵马,而夜渠山兵马同时也要比他们想象中强势得多,诸寇已经命令诸多中小规模山寨的留守兵马,暂时放弃山寨,往魔月湖及姑获山两地集中,以对抵夜渠山兵马。

扈军虎写这封信过来,是要邓童儿突围赶往魔月湖,与其他贼兵汇合,却没有想到邓童儿并无坚守金象岭之意,最后连同信函及灵鹰都落入陈海的手里。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一章 巨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