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石月峡溃敌

第二百五十三章 石月峡溃敌

魔月湖贼寇看到夜渠山兵马持有如林般的长矛,还以为是要压制他们骑马冲锋,心里都是冷笑,他们都是刃口舔血的悍匪,上马能战,下马依旧能战。

魔月湖贼寇下马作战的两千余悍匪,阵形要松散一些,也带着对那些奴隶出身的将卒的轻蔑,挥舞着长戟战矛,像凶悍的狼群一般扑杀过来。然而真正到接战的那一刻,魔月寇的每一名凶悍马贼才发现自己所面对的,并不单是夜渠山兵马方阵第一列两到三名持矛将卒,而是同时有十数支铁矛朝他们一起捅搠过来。

就算是有通玄境修炼底子的悍匪,也不可能抵挡十数支铁矛的同时捅搠。当即就有数十人被捅成血葫芦,即便有人手持灵盾、身穿灵甲,一时半会不惧铁矛能捅穿刺破,但十数矛抵上来,也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推着往后直退,与后方的悍匪撞到一起,顿时间阵列就散作一团。

也有无数人跌倒,但这一刻魔月寇贼寇松散的阵形,后方贼寇往前拥挤,前方的贼寇在密集矛墙的冲击下,被迫后撤,两边挤压,谁不慎跌倒,就面临无数脚的践踏,很难有机会爬起来,就已经是筋残骨断。

自然也有悍匪不甘心后退,想到奋勇前冲,将长矛方阵撕开,但是长矛方阵太密集了,前后左右的将卒密密实实的紧密贴在一起,除了编入两三百有通玄境修炼底子的悍匪降俘外,金象岭投降的十五名马贼头目也都作为骨干编入前阵,绝不容贼寇强行撕开正面的矛墙。

而每五列密集长矛将卒之间,会留出一定的空隙,部署两列刀盾将卒及两列弓箭兵。

弓箭兵无情的往上前抛射箭雨;刀盾兵则是补刀斩杀倒地没有死透的贼寇,或在个别地方长矛方阵被贼寇撕开,他们要补上去近身搏杀。

六架投石弩这时候也咆哮起来,从两千步外将一枚枚上百斤重的石弹,投掷到密集的贼寇阵列之中。

贼寇被压缩得太密集了,一枚石弹下来,至少有两三名贼寇躲无无处躲,被砸得肢断骨断、哀嚎不已;而且石弹砸下来,不是就立刻停止的,在敌阵里滚动,进一步将贼寇阵列搅得面目全非、混乱一片。

这时候魔月湖诸寇才发现陈海所选择的决战地形是极有讲究的,三四千多贼兵与夜渠山兵马最初接战的地点,是石月峡内部最宽阔的区域,无论贼寇还是夜渠山兵马,远论往哪一方退却,石峡只是越来越狭窄,最狭窄处甚至不到七八十米。

魔月湖贼寇,两翼还有千余骑兵,没有包括侧翼的机会,被迫徐徐后退,但过了一段时间,发现留给他们回旋的空间越来越狭窄,甚至已经不少被杀丧胆的步战贼兵,往两翼的骑兵阵列溃逃。

这时候韩文当指挥两个长矛方阵,斜向往魔月湖贼寇两翼的骑兵阵列一步步推进,而中间让开缺口,樊大春率六百精骑像熔化的岩浆、铁流一般,滚滚杀向当前混乱不堪的步战贼兵……

邓童儿修为还没有恢复,只能跟着陈海身边,目瞪口呆的观看战局往难以思异的方向演变,三千多精锐马匪,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被以往他们当成蝼蚁践踏的奴隶杀得屁滚尿流。

怎么就会发到这一步?

宁蝉儿也袖手站在一旁,秀眉紧蹙,没想到陈海仅仅是将长矛接了一大截矛杆,竟然能发挥这么大的作用,之前她都甚至觉得一个瘦骨嶙峋的将卒,扛着是他身高近三倍的长矛相当的滑稽。

练兵实录果然不是陈海所得兵术的全部传承,但陈海心里还藏着多少令人大开眼界的凌厉手段?

宁蝉儿与陈海这时候都没有出手,主要是盯着魔月湖寇兵里那三个没有出手的明窍境强者,事实上这时候天地元息一片混沌,哪怕是道丹境强者,这时候也无法借用天地元息,所能发挥的作用就极有限。

在这混沌一片的天地元息时,陈海也没有办法将破甲箭精准无比的射出两千步外,更不要想着去借什么风雷之势。

当然,事实上陈海双臂有七八千斤的气力,天地元息混沌不堪的战场上,才是他最能发挥的地方,但陈海也一脸肃然的盯着魔月湖那几名贼首。

此时的长矛方阵还是太脆弱了,从奴隶编选出来的将卒,才掌握捅刺最简单的阵列动作,推进一顿时,再整顿阵形,再往前推进,但这时候方阵的侧翼是致命的软胁.

幸亏贼兵太轻敌了,毫无防备的就踏入他所布下的陷阱,石峡地形有限于长矛方阵持续往一个方向推进,又最大限度的保护了侧翼,但几名贼首要是奋不顾身的直接杀入长矛方阵的阵心,将方阵搅乱,局面就有可能猝然逆转。

他与宁蝉儿要盯住那几天明窍境贼酋,令他们不敢轻易妄动。

当最后方的贼寇看到这一幕胆丧心惊、惶然西逃时,魔月湖三千多马贼溃败就成了定局,

长矛方阵没有快速推进的能力,陈海让韩文当将长矛方阵收回来,结阵以防贼兵反攻,刀盾兵、弓箭兵杀出围杀石月峡内的溃敌,樊大春率六百精骑,追杀逃出石峡的逃敌,之后再往魔月湖推进……

*************************

樊大春、邓童儿、宁蝉儿率六百精骑以及刀盾、弓箭兵为主的两千马步军,追击到魔月湖时,五百多残寇刚刚逃入魔月湖寨。

算上留守的兵马,魔月湖贼寇加起来还有一千五六百的悍匪,但石峡月的惨败,令他们闻风丧胆,面对夜渠山两千多兵马围逼过来,只敢紧闭寨门,不敢出寨作战。

三千六百名精锐马贼,面对五六千主要是从奴隶中编选出来的孱弱将卒,竟然败得如此之惨,这怎么不叫人胆丧心惊,怎么还有勇力出寨作战?

诸多马贼甚至都没有搞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败,眼前一幕幕都是夜渠山将卒所持的超长铁矛,都串有四五具,最多甚至有七八具尸体的样子。

那么多悍匪,在刃口舔血过了多少年,锤炼出一身精湛的战技,在混乱上的战场根本就没有发挥的余地。有着通玄境修炼底子的悍卒,面对十数支长铁矛一起捅刺过来,又能有什么发挥的余地?

不要说护盾灵甲了,诸多通玄境武修或玄修所能祭用的低级防御符篆,所形成的防御灵盾、护甲、灵罩也都是一捅即破。

马贼里是有不少辟灵境、悍不畏死的悍匪,但金象岭诸马贼头目投附后急于立功,看到长矛方阵如此锐不可挡,更是血气沸腾,勇猛异常。

以六七百不到的伤亡,在茫茫沙海中野战,击溃三千五六百的精锐马贼,这是樊大春、邓童儿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偏偏就发生了。

樊大春、邓童儿、宁蝉儿率部将一千五六百马匪封在寨子里,魔月湖外围也有大量的奴隶,但马贼太大意了,这时候没有时间能来及得将这些奴隶都赶到寨子里,樊大春就率部追杀过来。

马贼仓促关闭寨门,留在寨城外的四五千奴隶,都统统落入樊大春的手里。樊大春再也不会忽视这些看似孱弱的奴隶的力量,第一时间就安排人将他们聚拢过来,承诺攻下魔月湖寨,就免除他们的苦役,还他们自由,要是想返回家乡与亲人团聚,这边也会赠粮赠马,但首先要他们帮助攻打魔月湖寨城。

奴隶一片混乱,但在陈海赶过来之前,可挑选两三千精壮,帮着砍伐树木备用,也可以帮着建筑营寨。

樊大春到处也是绝顶聪慧的一人,以往是带有马贼游掠四方的惯性思维,经历几次攻城拔寨的战事之后,常规的战事准备也能组织得有条不絮,不能将奴隶们充分的组织起来,也能令困守寨中的贼兵无隙可乘。

魔月湖绿洲,要比金象岭、夜渠山都要大得多,堪比诸贼聚集的松阳湖绿洲,地泉涌流而出,在两座山岭间形成一座形如妖瞳的湖,繁育出面积有四五十里纵横的魔月湖绿洲,两侧狭长的山岭,也是难得的绿树葱郁,孕育出一片盎然生机。

只是这片绿洲孤立于茫茫大漠之中,与平卢大绿洲相距近三千里,十数前虽然也有三五万人丁规模的部族栖息繁衍,但被大股的马贼占踞后,部族首领及少量精锐战力被屠来,绝大多数的部族民众就都沦为猪狗不如的奴隶了。

魔月湖寨城,座落在湖泊的南岸。

与其他马贼山寨一样,魔月湖寨城外围的地势也相对平坦,没有建到崎岖的山岭间,毕竟在马贼看来,绿洲之外的茫茫沙海,就是最佳的天险。

西羌国派兵来剿,出兵规模小了,纯粹来找虐,出兵规模大了,粮食补给会相当困难——而且西羌国北部的匪患甚剧,彼此又有诸多勾结,西羌国虽然号称有十万兵马,但也很难为一处马匪调出四五万兵马进剿,这也使得匪患越演越烈。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三章 石月峡溃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