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兵无常势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兵无常势

当下,陈海除了分出三路各数百人马,赶到黑山寨、黑隼寨以及金象岭,尽可能将丢在那里的粮草以及淬金铁锭等大宗物资,以及遗弃在那里的奴隶们,都尽可能收拢到魔月湖,魔月湖这边,陈海除了亲自着手整治防务外,暂时主要还是要让数千经沉浸在大捷狂喜中的将卒能有一个相对充分的休整。

陈海暂时不会去进攻姑获山,他也不能拉着这支还谈不上成熟的军队,进入西峡走廊与极可混有藏羌国兵马的马贼主力硬拼。

而董宁她们既然已经与叶青麟所率的西羌国南军数千残部汇合后,短时间内还无大碍,目前孔鹏等贼酋的意图已经相当了然了,就是内外勾结要颠覆王族叶氏对平卢大绿洲的统治。

既然暂时无事可做,樊大春、韩文当自是兴高采烈的拉着邓童儿,去挑选美妾、拜堂成亲去了,走下寨墙还说一个要在寨城里挑一座大宅子。

虽然陈海限制每人只能挑选两名妻妾,剩下来还要分配给其他将领在魔月湖成家,但樊大春、韩文当、邓童儿拥有先选权,这也足够他们美得将屁股都翘起来。

邓童儿这几年奉扈军虎为主,这时又要强占扈军虎的妻妾,多少还是有些抹不脸来,被樊、韩二人拉着,满脸的尴尬跟难当。

樊大春、韩文当二人才没有什么顾忌,连番大战,虽说每次都是斩获大捷,但他们过度膨胀的自信心,这时候也需要男女之事来稍稍缓冲一番。

陈海分派好人手,也要樊大春、韩文当、邓童儿有什么好事想着手下的将领,他则去找宁蝉儿,看她将这次的缴获清点出来没有。

“你在那里做那些肮脏事,怎么舍得跑我这边来晃悠?”宁蝉儿端了一把石椅,坐在寨城北侧的库房中央,督促着几个识文断字的帐房,把缴获上来的财物一一记录入账,看到陈海走进来,不宵的问道。

“照马贼的旧规,被掳获妇女不过是诸贼发泄的道具,命运都极为凄惨。我现在让樊大春他们将其收入房中,给以妻妾的名义,日后好好待她们,怎么能说是肮脏事?”陈海袖手问道,从一名帐房手里将帐簿接过来,看这次缴获得的战利品。

“你就不怕他们贪图安逸,再也不肯在战场上奋勇厮杀?”宁蝉儿说道。

“贪,并非就是坏事,”陈海撇撇嘴说道,“贪生而求生,贪财而求财,贪sè而求淫,贪名而沽誊,贪权而立望逞威,贪安逸而拒混乱,并非都是坏事。其根本不在贪念之上,而在贪的途径上?而待樊、韩、邓在此间有了牵挂,才真正值得信任。而你万里迢迢追我入大漠,心里难不是一个‘贪’?”

宁蝉儿美眸横了陈海一眼,没有理会他的说教;陈海也翻看起手里帐簿来。

陈海他们攻下黑山寨时,收获虽然极丰,但罕见高级灵丹,而这次攻陷魔月湖,三名明窍境强者或毙或俘,他们随身携带有不少灵药,便都成为夜渠山兵马的战利品。

这次缴获的龙虎伐脉丹足有十二枚之多。

无论是夜渠山还是之后诸多降俘战卒,修炼到通玄境圆满者有上百人之多,从这些人里挑选作战最勇猛、立有战力,赏赐龙虎伐脉丹,能有四五人开辟灵海秘宫踏入辟灵境,往后的精绝城就能多几员值得信任的骨干将领——这些其实要从那些悍匪头目更值得信任,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黑山寨附近部族被迫从贼的,陈海往后也主要用他们统领马步军。

邓童儿的心思还是想着恢复邓氏旧日的荣光,应该会尽心经营魔月湖,陈海想着应该将账簿所录入的一小瓶疗化圣药灵血归元膏赐给他,邓童儿能尽快恢复明窍境中期的修为,他们这边也能多一员核心战将。

而邓童儿世代为精绝城主,有过治军治理城池的丰富经验,实际都要比樊大春、韩文当他们靠谱,也是陈海心目中新精绝城城主的当选人选。

唯一可惜的,诸多灵丹,邓童儿或能服用疗伤、恢复修为,其他灵丹都是辟灵境或通玄境玄修、武修服用后能提升修为,却没有陈海与宁蝉儿所期待的那些上品大丹。

诸多玄兵法宝,陈海与宁蝉儿也没有看得上眼的。

这也不是奇怪,陈海、与宁蝉儿非要玄级上品以上的法宝玄兵才能看得上眼,但魔月湖诸寇,修为最高才明窍境巅峰,即便有什么珍品宝物、上品大丹也都随身携带,哪里可能让陈海、宁蝉儿得去?

当然,这次收获还是不菲。

除了黄级法宝灵剑及灵甲四百余件以及近两千张中低级符篆外,这次还收缴淬金铁料足有二十万斤;石槲蜜等中低级灵丹、灵药,也有二三万斤之多。

魔月湖本身就是与黑山齐肩并驱的大马贼窝,再加上附近七八座山寨的留守兵马,都将财物转移到魔月湖来,使得魔月湖这一类的普通财物之多,差不多是黑山寨岩洞秘室里两倍。

虽然没有陈海、宁蝉儿能直接看上眼的法宝仙丹,但诸多马贼在大漠深处收集的天材地宝以及稀奇古怪之物,却也不少。

这次从魔月湖缴获的玄胎精铁也有三千多斤玄胎精铁,但陈海已经重铸铸成十二支破甲箭待炼入道篆,暂时也不需要更多的玄胎精铁,便都分出诸将提升手里的玄兵灵剑。

又额外得到一块紫辰砂金,宁蝉儿直接拿走,说她好不容易凑足能炼制一柄紫辰灵剑。

魔月湖的秘室里,还有一枚千年妖兽坐化后所遗留下来的妖丹,这是可以用来炼制九转金液丹的宝物,也都被宁蝉儿拿走,只是答应将来还陈海一枚金转金液丹。

陈海跟宁蝉儿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除此之外,魔月湖的秘室还藏有一枚妖禽留下来的灵卵,气息与宁蝉儿拿去的的妖丹相近,但同年辨识不出是什么妖禽灵卵。

而无论是从妖丹或是灵卵所内蕴的磅礴妖元灵力,都能知道这头妖禽及后裔的血脉不凡。

要孵育灵卵,需要玄修炼玄阳之气养之,极耗精力。

宁蝉儿在燕京有一头灵禽,这次只是怕被人随便就识出身份,才没有带出来,也就将掌头大小的妖禽灵卵给了陈海。

陈海怀疑她是觉得这枚灵卵个头太小了,才看不上眼。

妖禽血脉极为重要,但也唯有大型的灵禽更加实用。

像邓童儿相助降服的那头铁鳞灵鹰,血脉还不如舅父陈烈身边的那头青鳞雷鹰强大,单打独斗也不是青鳞雷鹰的对手,但巨鹰鳞爪能抓起来六七千斤的重物飞上高空,编入行伍之中,就要有体型及气力都要小一大截的青鳞雷有用。

此外灵禽的培养,可能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之久才成气候,这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通常也只有传承有序的宗阀世族或宗门才会化力气去做。

不过,陈海在宁蝉儿面前也没得挑剔,能将灵卵收入囊中,还能有什么怨言不成?

“你真不出兵救你的小情人?”将东西挑捡过一遍,剩下一堆废铜烂铁,宁蝉儿也看不上眼,统统都入了库房,但还不忘追问陈海往后的打算。

“西羌国形势若能挽回,董宁无需我去救,倘若西羌国形势无法挽回,他们愿意往魔月湖突围,我们在此恭候就是,”陈海叹了一声说道,“接下来我们还是要收储物资,加强防务,叶氏残族势力要是与我们汇合,孔鹏等贼寝食难安,还是会举兵攻来的。”

“你就真不关心董宁会否真嫁作他人妇?”宁蝉儿盯着陈海的眼瞳,戏虐的说道,“要不这样,你开个价,我出手帮你将叶氏少君给阉掉?这样你与董宁那小贱人私生之子,日后便可窃居西羌国王位了——”

陈海微微一笑,也不置可否。

“近期不打算对姑获山出兵?”宁蝉儿又问道。

“姑获山近在咫尺,随时去取便是!”陈海说道,“现在马不停蹄去攻,伤亡不会小,我们这时候其实没有硬攻城寨的底子。”

“袭黑山、黑隼崖、金象岭及魔月湖,可没有见你考虑这么多啊?”宁蝉儿见陈海突然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解的问道。

“贼寇轻敌,我们才有机可趁,此时我们几番用险,路数都叫贼寇摸清楚了,我们出兵进击姑获山贼寇,姑获山贼寇只要有知军之人,背依坚寨,在城外结阵,我们就很难将姑获山啃下来,”陈海说道,“我们此时不攻,在魔月湖好生休整,姑获山的贼寇惶然难安,而特别是姑获山的贼寇并非一路,时间久了,去留必生争议,到时候我们才会有机可趁。”

宁蝉儿自许聪慧、也足智多谋,修行天资更可以说是燕州年轻一辈里的第一人,但没有在军中历练的机会,但这一路西行在陈海身边,才真正知道什么理解到陈海在练兵实录里所说的“兵无常势”……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兵无常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