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毒药灵药

第二百五十七章 毒药灵药

“国使能助妾身报父兄之仇,妾身愿为国使万死不辞!”

听到陈海承诺要助她报父兄之仇,韩氏两行清泪滚落到明艳的脸颊上,深深埋首而跪,让陈海认识到眼前这明艳的美妇并非玩物,内心实际埋藏着烈焰般的仇恨跟愤怒,有着咬牙切齿的狰狞,也有着凛冽端庄,不再是那种为刻意讨好男人流露出来的媚态。

“你曾修炼到过何种境界,你嫁入赵氏之前,又叫什么名字?”陈海这时候也没有了睡意,整理衣裳依在床榻而坐,好奇的打量着韩氏。

韩氏是有过修炼的,但应该是被魔月湖马贼首领石崇掳夺过来后废掉修为,因此彻底沦为石崇房里的玩物。

“父兄生前唤妾身为采娘,曾修入辟灵境后期,马贼屠掠腾钧时,妾身刚生育过幼子,又怀上莹儿,修为大减,才落入贼手却苟且偷生十数年。”想到这些年来苟且偷生,韩采娘也是痛不欲生。

“你将衣裳解开来。”陈海说道。

“……”韩采娘愣在那里,还以为自己凄凉的身世能得陈海的同情,没想到还是想要她的身子,气得小脸煞白,恨不得直接嚼碎舌根而死,但想到死后女儿必受凌辱跟摧残,只能忍气吞声的说道,“妾身哭泣过,这般模样侍奉国使不敬,待妾身收拾一番再过来。”

“我现在不要你侍候,我要看你的筋骨窍脉,看有无恢复修为的可能!”陈海盯住韩采娘的眼瞳,凝聚神识将一缕至纯至正的气息往她的瞳孔深处钻去,只觉得韩采娘眼瞳里一片昏矇,精神念力实际上不弱,也没有注意到她神sè的异常。

“啊……”

韩采娘没想到竟是这回事,竟然误会陈海要她脱掉衣裳是要玩弄她,即便她刚才自荐枕席,还主动捧起陈海跨下之物吞噬,这时候真要脱得赤裸裸,又莫名觉得差涩起来,雪腻的美脸莫名烧了起来,扭扭捏捏才将本就单薄的衣裳一件件脱掉。

“你别以为你能废体重修,就能助他人也废体重修……”不知何时,宁蝉儿又蓦然闪入陈海的卧房,跷脚坐在书案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韩采娘成熟丰腴的身子,不屑的说道。

“啊……”韩采娘不知道宁蝉儿到底是什么脾气,与陈海又到底是什么关系,刚才气势汹汹的轰塌半面墙,恨不得将她跟陈海的根子都切掉,一副醋意大发的样子,这会儿竟又跟没事人似的跑过来。

而且,宁蝉儿的眼睛大胆而贪婪的在她的雪嫩娇躯上扫来扫去,韩采娘都怀疑宁蝉儿是不是喜欢女人。

“因而我废体重修过,所以助他人废体重修的经验也最丰富,你要不信,我可以跟你打个赌。”陈海从韩采娘的瞳孔深处收敛起心神,笑道。

“这个赌输赢与我何关,我才不会随便跟你打赌,”宁蝉儿轻哼一声,虽然在她看来,唯有道丹境修为的地榜人物,才有可能助辟灵境弟子重开玄脉灵穴,但陈海当年能废体重修也可谓是一个奇迹,这时候才不会轻易让陈海的圈套,说道,“你有什么办法,说出来我倒可以帮你参详一番。”

见宁蝉儿还忍不住有好奇心,陈海笑了起来,抓住宁蝉儿的手,按到韩采娘的腹下,说道:“你修炼千魁幻灭之法,虽然不能修炼玄阳真息,但催动情念,能使人体内内生阳息,与玄阳真息有异曲同工之妙,便能窥出采娘体内的异常来!”

见有望恢复修为,韩采娘差点要喜极而泣,这才知道陈海自眼瞳送入她体内那缕令她飘飘欲仙的气息,而是罕有人能在明窍境修炼的玄阳气息,这时候她腹下敏感处叫宁蝉儿柔腻的小手按住,那飘飘欲仙的异样感觉更加的强烈,心想这女人相貌普通,怎么一双小手如此耐看?

韩采娘这么想,便觉得小腹内热流滚滚,似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羞涩得要将腿夹起来,直觉灵魂深处涌出一波波抽搐般的悸动。

看到韩采娘飞上云端的反应,雪腻的肌肤似抹上一层红霞,宁蝉儿很满意这段时间的修为没有落下,收起来手也不管韩采娘羞得都快哭出来,一副认真研究的姿态,跟陈海讨论道:

“是奇怪,她体内内生的这缕微弱阳息竟然有聚集之意,但仅凭这点,想恢复修为也绝不可能,她十二玄脉尽毁,想要像你这般重新修炼,要没有机缘,怕是绝无可能了。”

“你借我些逆灵散?”陈海说道。

“你想干什么?”宁蝉儿警惕的问道,“你想对我不轨?”

“亏你还敢自称炼丹师,却不知道逆灵境是玄修毒药,但对废体之人,又何尝不是从苦海解救出来的灵药?”陈海摇头说道,“只要控制极微量的摄入,逆灵散的药力将带着腹脐处汇聚的玄阳元息逆冲诸玄脉,就会对被废的玄脉诸窍不断的形成刺激。只要这刺激持续得更久,强度也控制得精巧,玄脉灵穴得了滋养,废体重修却比你想象中要容易得多。”

宁蝉儿陷入苦思,陈海确实是开启了逆灵散使用的一条新思路。

想了片刻,宁蝉儿说道:“我可以定期定量给你逆灵散,但你要让我看到治疗的全过程……”

“没问题,你来操作也可以。”陈海点头说道。

宁蝉儿满意打量了韩采娘两眼,说道:“这具雪似的身体却是不错的炉鼎,你也放心,只要你说的办法管用,我不会将她玩坏了的——我想想她女儿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玩。”

“赵莹乃腾钧城赵氏遗腹女,还未过最佳的修炼年纪,你照常法传授她玄诀,你教也能在金州大漠多一脉传人,不比你瞎玩要好?”陈海没好气的说道。

“你是想在董宁那小贱人外,多扶持几个傀儡?”宁蝉儿毫不客气的问道。

“哪有你说得这么难听。”陈海头大如麻的让宁蝉儿赶紧将韩采娘带走。

宁蝉儿的兴趣还在炼丹及丹理上,陈海刚才所言,无疑是为逆灵散开辟出一个新思路,要是能在韩采娘身上试验成功,意味着她能创出一种能助通玄境、辟灵境弟子提升修为的全新丹方来。

而这味丹药,效果可能要比龙虎伐脉丹更好,更容易炼制,也就意味着成本更低。

真要能创出这种级别的全新丹方,在燕州炼丹界都能堪称宗师级人物了。

宁蝉儿对这个还是极感兴趣的。

**************************

宁蝉儿将韩采娘领走,陈海就坐到窗前思考城防之事,等到天光大亮,韩文当、樊大春、邓童儿三人才走进他的宅子里来。

“国使,苏姑娘要是问起来,国使能不能说是你自己看中韩采娘母女,跟我们没有丁点关系?”韩文当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海气得要拿东西砸韩文当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脸上,昨夜宁蝉儿过来破屋砸房,他们都不敢露个脸,这会儿竟然还想将责任完全撇干净,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们才好。

陈海没有理会韩文当的胡扯,他要将治城之事交给邓童儿,同时这就需要将辎重营交给邓童儿统领,当下也是主要跟他说如何加强城池防御,由他组织人手逐一去落实,还要尽快选出一批识文断字之人补为吏员,能让精绝城更有效的运转起来。

甚至连城里兵舍民屋官衙的建造,以及街巷的规划,陈海都与邓童儿及辎重营的匠工详细说明。

陈海计划再造一圈城墙,作为外城,使得精绝城,在原有寨城的基础上扩大五六倍。

外城城墙要求不用高,也没有足够的资源要求太高,前期陈海要辎重营抽调人手,以最快速度造出一道矮墙出来。

这道矮墙只需要做到能阻拦小股敌军,而在大股敌军蜂拥而来时,能迟滞、分隔、搅乱敌军,令敌军散乱的阵形都暴露在内城战械的攻击范围之内。

投石弩的制造不能停下来。

虽然敌军阵形一旦松散开,又不是固定目标,投石弩所能发挥的作用就会受到限制,但相比较机关连弩、机关战车,配重型投石弩要容易制造多了,辎重营全力为之,一天能造两三架最简单的配重型投石弩来。

投石弩初期会造得简陋些,但后续可以慢慢更换更精良、强度更高的部件,不断的提高投掷射程及精准度;而后续除了石弹、泥丸弹外,还可以将石弹掏空,内填毒液或火油,造成毒液弹及火油焰弹,能更有效阻拦大股敌军的冲击!

陈海同时还将统领骑兵及马步军的权限交给樊大春、韩文当,要他们将精锐骑兵的扩编到一千人、将马步军控制在六千人进行操训,为接下来的战事积极筹备。

同时,陈海也总结石月峡一战中长矛方阵所隐藏着还没有暴露出来的不足,对超长铁矛的样式提出改进,交由辎重营分批改造;以及长矛方阵编训及战场上阵列的变换,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陈海还要将韩文当等将召集过来,交他纸上演兵之法,希望他们能尽快的变成合格的领兵之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七章 毒药灵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