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精绝军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精绝军

魔月湖所俘马贼头目,暂时还无人愿降,便是降了没有多余的噬魂丹进行控制,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放心使用,也就先都封住玄脉灵穴关押起来。

相比较战力较强的马贼头目,强行将普通马贼编入行伍之中,则没有那么多的顾忌。普通人都有从众心理,经过一定时间的整训,普通的马贼降卒更容易融合进来;而在混乱的战场,要没有能力脱身事后,只能参与混战,这些马贼俘虏其实是没有什么选择的。

当然了,平时很难控制会时不时会有三五人开小差逃入茫茫大漠深处,这时候就需要编执法队,严肃军法、军纪。

只是樊大春手下那批马贼出身的将卒,这时候都还不知道军纪是为何物,很多事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才慢慢的梳理出来。

随后十数日,派往黑山、黑隼崖、金象岭收集粮草物资及奴隶的兵马陆续回到魔月湖。

陈海决意在魔月湖建精绝城,收编附近的部族势力,以便在将来的乱局里占有一席之地,那些孱弱而无胆反抗马贼的上万奴隶,就不再累赘,而是建造、发展精绝城的宝贵人力资源。

而从黑山寨返回来的兵马,带着一个更令人兴奋的消息。

黑山寨附近的部族,多年来在承受黑山寇长达数年的残酷压迫、剥削却无力反抗,这时候看到夜渠山兵马奇迹般崛起而大受鼓舞。

夜渠山兵马奇袭黑山寨时,就有部族按捺不住了,想要揭竿而起,但还是慑于黑山寇的残暴淫肆,心里有很大的顾忌,待看到夜渠山兵马毫不费吹灰之力连续攻克黑隼崖、金象山,又近乎全歼魔月湖四五千精锐马贼,就有六家部族决定不再忍耐下云了,决意举族迁附魔月湖,投靠国使的庇护之下。

这六家部族规模都不算大,男女老小加起来,总共也就四万多人。

这些部族,与当初在黑山寨从降卒里选拔出来的最早一批马步军将卒,有极深的渊源,可以说最早那一批马步军将卒,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这些部族被迫送入黑山寨从贼的。

这六家部族联合推荐首领郭泓判,赶到魔月湖联系举族迁徒之事,而陈海就是等着这一刻。

郭泓判年逾四旬,身材高大,皮肤黝黑,有辟灵境中期修为,也擅使战戟,原先是黑山城郭氏的庶子,孔鹏侵夺黑山城,郭泓判随郭氏族忍辱投降,与族人迁出黑山城,到附近一处小绿洲逐水草而居。

郭氏族人虽然忍辱投降,但孔鹏还要些脸面,没有公然屠灭郭氏族人,但并没有放弃对郭氏族人的迫害,这几年来,郭氏不多的辟灵境武修都被孔鹏寻找种种理由杀害,郭泓判是硕果仅存的一位。

也恰是如此,生性隐忍的郭泓判也知道必须要做决断了。

此事宜早不宜迟。

魔月湖这边粮草等物资不缺,毕竟此前六七家贼寨都在拼命的往魔月湖运送粮草,最后都落入陈海他们手里。

而从黑山、黑隼崖及金象岭等寨,还能运回二三百万斤的粮食,此外还有大量的牲口,能支撑六七万人到明后年;现在这六家部族,最重要是先将族人转移过来。

为免在姑获山的马贼得到消息后,有可能分兵扰袭,陈海便让樊大春率骑营巡护,以求最快速度,将六家部族男女老少都迁到魔月湖来安置。

以夜渠山马贼、降俘及奴隶为主构成的兵马,只可以打胜仗,而且遇胜则骄,但稍遇挫折,士气就容易涣散甚至崩溃。

新归附的六家部族,都在茫茫大漠深处半耕半牧,尚武,可选三四千健勇编入骑营及马步军,将能极大改善当前这支军队缺乏韧性这个致命的缺点。

而将六家部族迁入魔月湖,也能六部族选用的一批将领,而这批将领要守家、守业,也将更忠诚。

六家部族实力还是太弱小了,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武修仅有九人,也难怪当免会慑于黑山寇的残暴淫威不敢反抗。

黑山寇仅黑山武尊孔鹏一人,随手就能灭掉他们中的任何一家部族,必然需要有更加强悍的势力崛起,他们才敢联合起来反抗黑山寇。

不过,茫茫大漠深处,人族稀少,妖兽纵横,诸多部族面临的生存环境恶劣,都有尚武的传统。虽然辟灵境以上的武修数量极为稀微——相比较燕州等人口稠密的农耕地区,这个比例可以算很高——这主要是缺乏武道传承所致,然而拥有通玄境修炼底子的部族子弟,却足有三四百人之多,将能为骑营及马步军提供一批优质的基本武官,这都是陈海此时所急缺的。

有六家部族的加入,骑营就迅速扩编到两千人,而马步军更进一步扩编到九千人,更关键加上六大部族的子弟以及释放的奴隶,魔月湖的附民一下子就增加到五六万人,这在人烟稀上的大漠深处,已经算是相当不弱的一股势力了。

有这样的基础,陈海就正式以假借大燕国使的名义,正式在魔月湖建造精绝城,设精绝城主府以及精绝军总管府,任邓童儿为精绝城主、精绝军总管府左都尉,任樊大春为精绝城副城主、精绝军右都尉,任郭泓判、韩文当为精绝军总管府左、右司丞,先将精绝军的大旗,在魔月湖树起来。

这时候,姑获山贼寇即便有知兵之人,知道以依相对精锐的骑军优势,依靠坚寨结阵而战,是对抗投石弩加长矛方阵的有效办法,陈海也有把握获得这一战的胜利,也就不再犹豫。

陈海令邓童儿率两千马步军留守魔月湖,率辎重营以及六家部族的子弟及大量释放的奴隶附民,共同建设新的精绝城,同时继续将六家部族残留的物资迁到魔月精,以及继续招抚附近的部族,共同对抗此时看上去已经没有那么恐怖的马贼。

而陈海、宁蝉儿则与樊大春、郭泓判、韩文当等将,率七千马步军、两千骑营,往七百里外的姑获山开拔而去。

有黑山寨、黑隼崖、金象岭及魔月湖诸多惨痛的先鉴教训,姑获山虽然集结有近五千精锐马贼,主要来自八家贼寨的留守兵马,却没有胆量留下来与精绝军一战。

姑获山与魔月湖相距很近,姑获山也一直盯着魔月湖这边的动静,看到魔月湖这边出兵,四五千马贼就弃寨而逃。

贼寇闻风丧胆,没有什么作战意志,正是陈海他们追亡逐败的良机。

而且以黑山军为名、可能有藏羌国兵马参与的两万马贼主力,远在六七千里之外,陈海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仓皇而逃、作战意志不坚的姑获山马贼。

樊大春、宁蝉儿率两千精骑先行追击,但不急于接触,陈海要他们务必将东逃的姑获山马贼盯住、拖延住,令其寝食难安,在茫茫大漠深处得不到有效的休整,消耗他们的体力跟精气神。

而陈海与郭泓判、韩文当等将,率七千马步军远远的缀在后面,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迂回,减少行军路程,节约人与战马的体力。

这种战术,陈海还是在沙狼狼群身上学到的,马贼也习惯用这种战术扰袭商旅,在将商旅及护卫兵马拖到最疲惫不堪的一刻,再给予致命的一击。

姑获山在魔月湖的西北面,近五千马贼,从魔月湖的正面绕过去,往东南方向逃窜,意图与在夜渠山、松阳湖一带的黑山军主汇合,实际上要比精绝军多走七八百里路。

姑获山马贼,同时要将上千马贼头目的家眷以及两三千精壮奴隶都带上,还舍不得将大量财货丢弃或焚毁掉,用上千马匹一起驼运上路,在茫茫大漠深处的行军速度几乎谈不上有多快,第二天就在魔月湖南面,被樊大春、宁蝉儿率两千精骑咬上了。

姑获山马贼想凭着兵强马壮,想要先解决樊大春率领追击的两千精骑。

樊大春率部避走,借着铁鳞灵鹰广及三四百里的视野,在茫茫大漠深处,与姑获山马贼兜着圈子——马贼队想快速转进时,阵形必然松散,樊大春则率部逼上来,威胁其侧翼;而马贼队将辎重及家眷都包裹在中心,两翼结成冲锋阵形时,樊大春率部则远远避开,在四五十里甚至上百里外逡巡。

而这时候,陈海率七千马步军主马就在三四百里外有序而缓慢的行进后。

这也是有灵鹰相助的优势。

灵鹰凭借强悍的妖躯,不畏刮骨如刀的凛冽罡风,飞在万丈高空,敌寇里是有数位明窍境强者,却也没有能力殂杀万丈高空之上的灵鹰,他们摸不清精绝主力在哪里,陈海却能依赖灵鹰,随时保持先锋骑营与马步军主力的联络,盯着姑获山贼寇。

马步军主力在茫茫大漠深处非但不会迷失方向,实际所行进的路程,要与先锋骑营及姑获山贼寇迂回曲折的缠绕短得多,这就保证马步军的将卒,体力不会透支性消耗。

当然,在魔月湖所缴获的石槲蜜等中低级灵药有两三万斤,也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到第六天,姑获山马贼才走出一千七八百里,就已经是疲惫不堪,不得不就近退入就剩下空寨的黑山城固守待援。这时候樊大春所率两千精骑也精疲力歇,五六千匹战马,累死逾半,但陈海所率七千马步军主力,犹有充沛战力,往黑山寨合围过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精绝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