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再围黑山寨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再围黑山寨

陈海率夜渠山兵马,最先突袭的就是黑山寨,袭夺南城门后,与守城贼寇进行持续数日的巷战。此战不仅歼灭黑山寨两千留守兵马,还差不多将黑山寨城内的屋舍都拆了一个干净,最后在内府的岩洞秘室里,发现黑山寇积存多的宝藏。

陈海他们离开黑山寨时,将大量的粮食物资都发放给奴隶,就算有大量的剩余,这时候也都随释放奴隶,转移到一千余里外的魔月湖。

为了搜集精绝城建设的必要物资,辎重营甚至将黑山寨重逾十数万斤的六扇精锻铁门都重新熔为铁锭,运往魔月湖。

姑获山五千马匪,在茫茫大漠深处彼此追逐六七天后,被迫撤入黑山寨,黑山寨差不多就剩下城墙还剩完整的空城给他们去占、去守。

此时已经是益天帝七十六年三月了,天气没有那么寒冷,自然也就不要想能泼水将城门洞冰封住,此时贼寇似乎也不想被封死寨城里,即便大部主力退入寨城休整,南城楼外还有千余精锐下马结阵,摆明着是要借用南城楼的地形优势,可以在城门楼以及两翼城墙多部署精锐弓手,与城下结阵的精锐马贼互为犄角,共同压制精绝军的冲锋。

黑山军的主力还在四五千里之外,陈海这次率马步军就在距南城楼十里外扎营驻军,然后从容不迫的再安排攻城之事。

樊大春所率两千精骑这时候也是精疲力歇,甚至有好几十人在茫茫大漠深处活活累死,累垮的更不在少数,但这一刻全军又是极度兴奋的。

真要是在茫茫大漠深处相战,没有像石月峡那样的有利地形,而贼寇又满心警惕,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最后即便能溃敌,但歼灭敌寇的数量很难过半,此时看五千贼寇彻底入瓮,岂能不兴奋?

由马步军主力盯着敌军的一举一动,樊大春率两千精骑下马休整,也没有什么担心了,体力、精气神恢复起来也快——陈海同时也第一时间,将消息传给留守魔月湖、督造新精绝城的邓童儿等人。

魔月湖距离黑山寨约一千一百余里,中间有两座袖珍型绿洲可以作为跳板。

邓童儿得知姑获山贼寇已经被精绝军主力逼入黑山寨,立时安排辎重营,将大量的投石弩铸铁部件,以最快的速度往黑山运过来,以便能在最快的速度内,组装出多架投石弩,能对寨城内的敌寇形成有效的威胁及打击。

这时候累死几百匹马,已经完全不算一回事了——陈海同时还要邓童儿在魔月湖与黑山之间的两座袖珍绿洲以及在石月峡等三地建立补给防垒,能方便两地物资、人马更有效、有序的通过。

石月峡完全是荒漠深处的石山,地表没有水源,要建立补给基地极为困难,陈海要邓童儿在那里开凿深井,即便深井都打不出水源,也可以不惜部署一座凝水符阵汇聚雨露储水。

石月峡是魔月湖与黑山寨之间的中心点,不管现在要借魔月湖的资源攻下黑山寨,还是将来要将魔月湖、黑山寨都纳入精绝城的治辖,石月峡都是战略要点。

黑山寨附近共有十七座中小型绿洲,也共栖息十七家中小部族,此前都被迫降服于黑山寇的残暴淫威之下。

除已经主动投附魔月湖的六家部族外,还有十一家中小部族或因害怕黑山寇的血腥报复,或因不愿意放弃世居的水草丰美的绿洲迁到魔月湖去,或因被黑山寇同化极深,这时候都还没有选择归附精绝城。

但到这时候,陈海就不会再给这些部族更多的选择。

陈海亲自铸十一枚精绝校尉印,让郭泓判派人送往诸部族:

收下校尉印者,便是精绝城的校尉世族,需要五天内,以十抽一的比例派遣健勇,携带相应的战马、兵甲、粮草,赶到黑山寨外围参与围城战事。

陈海假借国使名义,这时候正式将黑山立为精绝城的副城,治周围三百里地,拒绝收下校尉印的部族,限定在半个月内,举族迁出黑山寨三百里范围内的绿洲。

要么举族参战,要么举族迁出,再没有继续留下来观望形势、坐享好处的选择了。

精绝军此前的连番大胜,再加陈海率近万兵马将五千兵疲将困的马贼死死围困在黑山寨内,再加上一点点的威逼利诱,十一家部族,共有九家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就接受陈海送过去精绝校尉印。

这九家部族有七万人丁,以十抽一的比例派遣健勇,携带战马、兵甲以及粮末赶到黑山寨外参战,再加上邓童儿从魔月湖派遣两千精壮,陈海在黑山寨外可以调用的人马,五天之后,就超过一万八千余众。

大量的粮食、铁料、木材等物资也都是源源不断的大量聚集过来。

陈海先安排三十架投石弩,将南城楼轰塌,清除城墙上的遮闭物,再造数十座楼车从两翼逼近城墙,内置千余弓箭手,以箭弩对射,将贼寇从城墙上逼下去,继而以长矛方阵一步步往城门口推进。

姑获山贼寇在茫茫大漠深处,最终撤入黑山寨,已经是走投无路之下的选择。除了必要的粮食外,他们主要将珍贵的财物随身携带,而将一些累赘的大宗物资丢弃在茫茫大漠深处,待他们到撤入黑山寨,发现寨城内一片狼狈,想要组织兵马守城,即便有数百匠工相随,寨城内却没有足够的木材、铁料给他们去造防御器械了。

虽然诸多贼寇大多数都身穿精良的铠甲,但有些时候,精绝军以双层排木用铁钉或铁丝扎摁在一起,造成挡盾、或偏厢的车板,防御性要比精良的铠甲都要好,而且同时能庇护大量的弓手、刀盾兵逼近城墙。

长矛方阵是有很大的弊端,但精绝军此时占据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士气又极其旺盛,不用担心侧翼遇袭,仅仅在正面形成密集的矛墙,一步步往前推进,则有锐不可挡之势。

马贼很快就被迫都退回到黑山寨内。

长矛方阵不利于复杂地形的巷战,其他刀盾兵、弓箭兵,在巷战里也都不如马贼精锐,陈海没有急于派兵进城夺巷。

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先将五千贼寇死死的封堵在城里,然后造出一架架的更多投石弩,架到寨城的外围,不间断的将一枚枚上百斤重甚至数百斤重的石弹,将内部掏空后充入火油的火焰弹投到寨城之中引燃,让这五千马贼知道退入黑山寨,是他们今后最错误的选择。

马贼的优势是在茫茫沙海纵横,攻寨守寨是他们致命的软肋,当然,以往西羌国看似兵强马壮,但想在茫茫沙海深处,要组织大规模的攻城战事,也极其不易。

配重型投石弩,造出来仅需要二三十人操作即可,射程也能远及两千步之外,而普通的人力型投石弩,每架都需要一两百人同时操作,才能将数百斤重的石弹投掷到千步之外,局限性太大了。

被困黑山寨的马贼,虽然以姑获山马贼为首,但也仅占三分之一的兵力,其他近三分之二的马贼,都是来自其他七八家山寨的留守兵马。

他们以为汇聚到姑获山,就能安然无恙,谁能想到精绝军的锋芒会如此之盛?

这世间,从来都是同富贵不易、共患难更难。

这八九家马贼要是汇聚到姑获山能不受什么威胁,还能安然相处,但弃姑获山东逃之后,内部的争议及矛盾就开始冒头,而到这时被死死围困在黑山寨,每时每刻都要承受大量石弹、火焰弹的轰击,是守寨待援、或杀出重围、或投降保命,矛盾就开始激化起来了。

第十天就有人偷偷送出秘信,意欲里应外合,助精绝军夺下黑山寨。

即便意欲投降的马贼,与邓童儿、樊大春都认识,但也很难辨别这是不是陷阱。陈海下令将劝降书投入寨城之中,要那些有心想着投降的将领,先放弃手下的兵马,自己跑过来投降、接受这边的控制,夺下黑山寨不需要他们里应外合;又或者他们不愿意放弃嫡系兵马,可以自行杀出黑山寨,到指定的地点放下兵甲投降。

再过三天,就有一部马贼再也忍受不住整天的石弹轰击以及死亡威胁,趁着每天清晨时短暂的歇战,扒开所负责防守的那一段城墙,两百多人冲出黑山寨来投降、接受整编。

这个就像是大湖决开口子,有第一支马贼出城投降,就意味着剩下的马贼士气已经进入最后的崩溃阶段。

很快就有上千马贼通过种种方式出寨投降,陈海这时候就不再犹豫,以这些投降的马贼为先驱,樊大春、韩文当、邓童儿率三千精锐,紧随之后,从三处破墙缺口正式杀入寨中,进行最后的夺城攻坚战……

十数天时间,投石弩持续轰击,累记开采出、造出数以万计的石弹及火焰弹投入黑山寨里,虽然马贼伤亡可能也就千人,但这种被动挨打、又不能还手的局面,对原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心的马贼而言,士气所受到的打击是近乎于崩溃的。

加上投降的马贼,共有四千精锐杀入黑山寨中,战事可以拿摧枯拉朽来形容,很多马贼没有投降的勇气,也没有抵抗的意志,在精绝军杀入黑山寨,就顺势选择放下兵甲投降。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再围黑山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