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六十章 伐兵真意

第二百六十章 伐兵真意

陈海手持玄胎铁弓,与宁蝉儿并肩站在已成一地废墟的南城门楼上,看着寨城外的血腥厮杀。

近万将卒厮杀成一团,天地元息一片混乱,明窍境强者不能借用天地元息,所能发挥的作用也极有限,但陈海这一刻直觉神魂深处有一种隐隐要按捺不住的冲动,似有一缕介入虚实之间、类似乎于道之真意但还未成形的气息,在神魂深处要苏醒过来。

自伏蛟岭练兵,陈海就知道罗刹血炼秘法除了能直接直接吞噬他人的血肉精华化为己身精元外,还能将由杀戮意志所凝聚而起的杀伐兵气,作为一种极特殊的元息导入体内用于修炼。

这会儿,陈海神魂深处的这缕气息蠢蠢欲动,几乎就将要自发的在他识海深处凝聚罗刹魔神秘相,这自然也是受数千将卒那旺盛杀戮意志所凝聚的杀伐兵气感应所致,但陈海此时才刚刚开辟祖窍识海,并不觉得能直接在这具肉身的识海里凝聚罗刹魔神秘相,因而摒息宁神,先将胸臆间这缕蠢蠢欲动的气息压制下去。

在正式开辟祖窍识海之后,陈海才真正认识到那具傀儡分身是何等的强大。

仅以识海的范围来看,傀儡分身的识海要大上好几十倍,有太多的神异之处,陈海自身的修为有限,都没有能充分的挖掘出来。而傀儡分身的识海能够直接凝聚魔神秘相,还是左耳直接灌注进去的。

他这时候在茫茫大漠深处,心想自身仅以明窍境初期的修为,就妄想直接凝聚罗刹魔神秘相,很可能秘相还未成形,就直接将识海给撑爆掉了。

陈海当初破掉宁蝉儿的幻境秘术,其实就是以魔神秘相所蕴藏的强悍杀戮意志侵入后将其识海撑爆掉,也亏得宁蝉儿反应够及时,最后只是受创而退,不然极可能直接掉一个境界的修为。

现在既然与杀伐兵气再生出感应,陈海猜想应该可以借用杀伐兵气去一步步修炼罗刹血炼秘法,直到他的神魂意念及祖窍识海修炼得足够强大,或许到那一刻才能真正将魔神秘相凝聚出来,但陈海此时不会急于尝试修炼。

宁蝉儿此时窥于一侧,他还不想将自己最根本的几个秘密都暴露出来。

随着寨城内的战事进入白热化阶段,陈海仅仅是站在城楼前撩阵观战,都觉得神魂深处那缕气息越发的蠢蠢欲动,难以再压制下去。

陈海心里想,难道这缕气息,就是与罗刹血炼秘法息息相关的杀戮真意雏形?

武道绝学以及玄修秘法,都蕴藏着诸道真意,需要修行者感悟、参悟,才能渐得大乘之境,以致最终修成无上秘法绝学。

明窍境开辟祖窍识海之后,能在识海凝聚道篆以感应天地元息施展强悍的神通,然而所参悟的诸道真意,不需要观想凝聚,就能固定的呈现于识海之内,仿佛与识海共永相、与识海同生灭。

此时陈海所开辟祖窍识海深处,除了被压制住的灵蛟蛊魂及媚魔魂种外,还有碎裂真意所化的一道剑气以及融合逆流诸意而得的风雷秘意所化的一道金纹篆印。

风雷真意作为上品真意,比碎裂真意要强出一个层次,陈海此时还仅仅是参悟出风雷真意的雏形,谈不上完全掌握,金纹篆印也有些模糊,但散发阵阵有如亘古洪荒的波动,要比碎裂真意所凝聚的那道剑气强大得多。

在识海深处,也是碎裂剑气在围着风雷篆印的旋转。

也正是风雷真意所化的篆印足够强,盅魂与媚魔魂种才被陈海死死压制在识海深处,没有彻底融入他神魂的机会。

同样的道理,罗刹血练秘法必然也蕴藏着比风雷真意更强悍、层次更高的杀戮真意……

神魂深处那缕蠢蠢欲动的气息,会是杀戮真意雏形吗?

这时候有一名明窍境大寇,撕开百余精锐悍卒的重围要逃走,而邓童儿、樊大春各缠住一名明窍境大寇,暂时无法脱身,但观战许久的宁蝉儿已经是饥渴难耐,岂会容一座人形宝山从眼鼻前溜走?她鬼魅似的身形仿佛一道幽暗的闪电掠出,眨眼间就到两百丈外,踏出繁花乱眼般的足影,像千山万岳朝那人当头镇压过去,硬生生将其逼回寨城内苦战。

趁着宁蝉儿正忙,陈海将胸臆间那缕再难压制的磅礴气息,转入眉心祖窍之内的识海,所悟道之真意也只有在祖窍识海之中才会具相化形。

自入学宫之后,陈海也化时间研究过燕州玄宗世族所藏秘典,到底蕴藏有多少种诸道真意,研究过诸道真意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燕州玄典秘学,所蕴藏的,也可以说是燕州宗门世阀子弟,这数千年来以来所悟的种种道之真意,分下品、中品、上品三类。

谁要能参悟出上品真意,无不是燕州冠绝一世的绝世之才。

而在传言中在上品真意之上,还有极品、绝品两类只存在传说中,但近数千年来,都还没有听说有人参悟出来——或许唯有极品、绝品真意,才是突破生死之门、超越天地牢笼的关键所在。

杀戮真意便是传说中的极品真意,但那是上古时期才出现过的玩艺,学宫古册里记载参悟杀戮真意,真意雏形入识海化血云一片,掌握完整的杀戮真意,又分一到三重境界,可凝聚诸魔神秘相,魔煞神威难以想象……

然而陈海将胸臆间翻腾的这缕气息化入识海,却并没有化为杀戮真意所特定的杀戮血云形态,便化为一团形态变幻莫测的玄光,在识海之上翻滚不休。

这团玄光扭动不休,作为真意雏形,还没有真正形成最后的形态,但隐然能看出一枚巨大的法印,要镇压下来——虽说玄光法印远未成形,但碎裂真意所化的剑气却嗡嗡震鸣,在识海里围绕风雷篆印转动的速度骤然间缓慢下来,似乎同时要臣服在玄光法印之下。

玄光法印所代表的道之真意,竟然堪比上品级的存在?

而因为这枚玄光法印的存在,陈海神识延伸出去,对杀戮意志所凝聚的杀伐兵气感应更为清晰,仿佛似能拿肉眼看到有一片白蒙蒙的薄云笼罩在黑山寨战场的上空,天地元息就是这层白蒙蒙的薄云牵动下变得混沌错乱,差不多有二三十里方圆的样子。

二三十里纵深,已经超出绝大多数明窍境强者神识所能延伸的范围,也难怪明窍境强者的神识在混乱的战场之上,再难以驾驭天地元息。

这一刻,陈海明白识海之上这团似法印变幻的玄光,到底是对应什么真意了?

在学宫的秘典里,对这一种道之真意及杀伐兵气的描述极少,虽然只言片语,却也不是没有。

有的地方称兵阵真意,有的秘典里称伐兵真意,也有称之为玄骧真意,具体叫什么都只是一个名称,但所代表的意义却又是明确的,就是陈海不想到自己有朝一天,会达到了从兵术入道的境界。

或许称伐兵真意更合适一些。

除了武道及玄法修行外,燕州还有很多由琴棋书画甚至种种草树就突然顿悟入道的先例,当然也不缺修兵法、兵术入道的先贤,只是这几千年来极少有这样的兵法大家问世。

陈海没想到这一幕会落到他的身上。

据学宫不多的记载,参悟伐兵真意,在识海凝聚伐兵法印,并不能与天地元息产生感应,也没有操纵风云、撕山裂海的大神通,在上古神魔时代,视为天地法则之下的小道,但仅仅是通过对杀伐兵气更清晰的感应认知,陈海自此之后,他对兵势之变化也会进入前所未有的境界,身在混战阵中也能清晰知道战场每一处角落的细微变化。

更何况,参悟伐兵真意,就可以将杀伐兵气纳入体内,化为至纯至正的一缕精纯元息,或助修炼,或补充真元法力的不足。

陈海此前观战局的发展,如何调兵遣将还要默默计算一番,还要耐着性子观望双方的兵形与抵挡意志与阵形的强弱对比。

这时候那一层薄云般的杀伐兵气变化,就是战局中双方将卒意志的最直观反应,两三千贼寇已经是没有什么反抗余地了,陈海将两队预备兵马,直接从左右两处寨墙缺口,调入寨中参加战局,将贼寇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抵抗意志,直接压垮掉。

樊大春、邓童儿都亲自参与战局,各缠住一名明窍境大寇。

而此前有一名明窍境马贼首领韩庆元,与韩文当同出一族,都是在平卢大绿洲与叶氏王族争权夺势失败后衰落的郭氏子弟,他在三天前选择率部出寨投降。

在进行最后的入寨巷战时,陈海将韩庆元这些临阵投降的马贼将卒编为一部,最先杀入寨中。这时候为了在精绝军争得一席地位,韩庆元率降卒拼杀最是勇猛,对寨子里那些不愿降或者说还没来得及投降的马贼,下手也不留情,以此表明他要与其他马贼彻底斩断关系。

郭泓判负责监掌后未动的长矛方阵,韩文当也抽调百余精锐好手往寨子里这边走来,准备拦截想突围而走的马贼强者。

姑获山马贼有六名明窍境强者,樊大春、邓童儿、韩庆元、宁蝉儿拦不住所有人,但明窍境不能借用天地元息,实力即便比辟灵境武修要强,但也有限,陈海这时候也是尽可能抽调小股精锐,围在黑山寨的外围,以拦截有可能会突围而走的马贼头目。

而这时候,陈海也是将铁鳞巨鹰召到他身边。

这路马贼原先也有几头灵禽随行,都不如铁鳞巨鹰勇猛,在此前的追逐战里,就有两头灵禽被铁鳞巨鹰在空中撕碎,现在还有一头黑羽鹫在寨中,但陈海不会让马贼头目有乘黑羽鹫逃走的机会……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章 伐兵真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