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68 意想不到的事情

268 意想不到的事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小练特意转到我的学校,还跟了我,都是陈队长安排的,陈队长想让儿子代替他为我效力。现在,我把陈小练赶走了,理应给陈队长说一声,无论这事再怎么难以启齿,也一定要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陈队长还像过去一样语气温和,问我有什么事?

在陈队长面前,我始终都是个小辈,而他也尽心尽力地扮演着长辈的角sè,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会站在我的身前为我遮风挡雨。

之前和宋光头一战,他明知有着极大的危险,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和我一起去了;后来我被爆狮和元朗联手追杀,他冒着被学校开除的风险,也要和我共同进退。

陈队长待我恩重如山,现在我却把他的儿子赶走了,说我心里不感到惭愧那是假的。我沉默了一下,才鼓起勇气说道:“陈队长,有关小练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陈队长从我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不对,立刻紧张地说:“怎么了,是不是小练给你添麻烦了?”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陈小练是个什么样的人,陈队长心里显然十分清楚,所以才一语切中要害。只是从他紧张的语气里,我也知道他是十分疼爱陈小练的,之前暑假在水库边上训练,也能看出陈队长对陈小练的溺爱。我握着手机,纵然有千般不忍,但也只能把这几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道来,包括刚才我甩了陈小练一个耳光,并且让他滚蛋的事情,也全讲给陈队长听了,并且诚恳地向他道歉,说我之前是有点冲动了。

陈队长听完以后沉默下来,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其实陈队长要是骂我几句,我心里反倒还好受一些,但他一句话都不说,让我心里特别难过。我轻轻地说:“陈队长,对不起……”

“不,不怪你。”

陈队长叹了口气,语气十分无奈:“小练这孩子,是被我宠坏了。其实他心眼不坏,就是有点骄傲、自负,我让他去你那里,也是想磨练下他,没想到给你添了这么大麻烦……巍子,是我该向你说对不起。”

听着陈队长的声音,我的心里再度难过起来,说陈队长,我有心想护着小练,可我当大哥的,总得公正一点,不然以后不好带人……

“巍子,我知道,你不用自责了,我不会怪你的,这事本来就是小练的错。我回头就把他召回来,让他在我身边呆一段时间。”

我嗯了一声,说陈队长,你能理解就好,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把他赶走其实是为他好。等这阵风头过了,我看能不能再把他叫回来,给他安排个合适的职位,再磨练磨练他。

我说这话并不是客套,因为我确实很看好陈小练,不止是看陈队长的面子。陈小练脑子聪明,身手也好,为人也讲义气,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我迟早会重用他的,是他自己太心急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也稍稍松了口气,回到手术室的门前重新坐下。

过了一会儿,豺狼的那几个兄弟相继被推了出来,并且转移到了病房里面。手术挺成功的,大家也都放下心来,豺狼让我先走,说没什么事了,他在这陪着就好。

其实当时我挺担心以陈小练的性格,或许会再折回来偷袭豺狼,所以就提醒豺狼小心。豺狼说知道了,他会小心的,又跟我说:“巍子,你也别太为这件事分心,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早点干掉元朗。”

离开医院以后,我本来想和李爱国再回深情酒吧谈事,但他看我挺疲累的,心情也不太好,就让我早点休息,说明天再来和我谈话。【择天记吧少年王】第二天早上,李爱国才来深情酒吧找我,继续昨天晚上的话题。

按照我们的计划,这几天我们的人没少去元朗的场子找茬,期待搞出一场更大的混战,但对方就是不接招,通通都当缩头乌龟。元朗更是不露面,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似乎铁了心要避我锋芒。

这样下去,还怎么打得起来,拿下整个罗城也就遥遥无期了。我就跟李爱国商量,说不行的话就直接来硬的,直接开抢他的场子,看他还能不能坐得住了。

李爱国说可以,反正元朗和爆狮也这么干过,咱们再干也不算理亏,是理所应当地报仇。

之前我舅舅刚被抓走的时候,爆狮和元朗一夜之间占尽我的场子,将我们的人逼到罗城附近的某个村庄,这份耻辱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不过这样干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当然就是可以把元朗的场子全抢过来,坏处就是不能把元朗彻底铲除,反而留下祸根。就像当初的我一样,随时都能东山再起。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先这么干了。

当然,要做这事,就要做得漂漂亮亮,不能像元朗和爆狮当初那样,只图一时痛快,场子倒是占了,人也都放跑了。我们这次行动,要最大限度削弱元朗的力量,即便他日后还会反扑,也控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肯定不能脑子一热说干就干,还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谋划和布局。现在我们是狼,元朗是羊,局势对我们大大有利,但越是这种情况越要小心翼翼。

我们几个高层聚在一起商量了大概两三天,计划一再打碎了重组,并吸取我们之前逃亡的经验,绝不能让元朗事后还能保存一定实力——比如说,封住全城出口,不让元朗的人逃出城外。同时,因为郑朝宗的压力,我们也不能把战局扩展到街上,尽量就在他们的场子里面解决。找不到元朗,先把元朗的人干掉再说,到时候他一个光杆司令,也翻不了天。

这些事情,都要谋划和安排,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这天晚上,第N+1次的会议散了之后,一个近乎于完美的作战计划已经形成,再过个一两天大概就能实施了。我让大家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磋商,送走大家之后,我也觉得无比困乏,准备回去休息。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来自陈队长的电话。

自从上次和陈队长谈过陈小练的事情之后,我和他就再无联系,这次他突然打电话过来,我本能觉得肯定有事,于是赶紧接起电话。果然,陈队长的声音布满忧心忡忡,问我这几天有没有见陈小练?

我说没啊。

自从那天打了陈小练,还让他滚蛋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了。听豺狼说,蜘蛛男他们几个回学校了,但是陈小练没了踪迹,我还以为陈小练被陈队长带走了,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听到我也没有陈小练的消息,陈队长顿时有点着急,说那天接到我的电话以后,他就一直在找陈小练,但是始终没有消息。他甚至还亲自到我们学校去了一趟,找蜘蛛男他们几个问过,但他们也都不知道陈小练去哪里了,只说从工厂出来以后就分开了,再也没有消息。

说到底,陈小练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突然失踪好几天,身为父亲的陈队长当然着急。我赶紧跟陈队长说,只要陈小练还在罗城,我就有把握将他给找出来,让他也别太心急了。

陈队长知道我的能力,实际上这也是他打电话给我的目的,便说:“好,那就麻烦你了。”

顿了顿,又叹着气说:“巍子,真是对不住,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麻烦你了。等找到小练,我就把他腿打断,让他以后再也出不去了。”

这样的话,如果是从普通父母口中说出,可能只是气话而已;可从陈队长口中说出,我就忍不住心中一凛,知道他是真的动了这样的心。于是又赶紧劝慰着说:“哎,不至于,还是教育为主嘛。”

挂了电话以后,我就立刻打电话给豺狼,让他回学校好好问问蜘蛛男他们有没有陈小练的下落,还有陈小练的那个女朋友,也要重点问问。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豺狼回过来电话,说仔细问过了,他们确实不知道陈小练去哪了。

我知道豺狼“审人”的能力,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说明蜘蛛男等人确实不知道陈小练的下落。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陈小练这家伙一个人到底上哪去了?

想到陈队长还在等着,我也只能给各个兄弟下令,让大家四处留意一下,找找陈小练。上次动用全部力量找人,就是找陈小练;这一次,竟然还是,这家伙真是叫人不省心啊。

以陈小练的身手和能力,我不怕他有什么危险,就怕他误入歧途,干出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来。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把他找出来再说,希望这家伙没有出城。

我们找人,有时候比条子还管用,因为我们的人遍布大街小巷,处处都是我们的眼睛。命令发布下去之后,我便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等着,脑子里还寻思着,如果找到陈小练了,不能急着将他交给陈队长,否则陈队长一怒之下真有可能打断他两条腿,还是先放在我这缓上几天再说。

正想着事情,我的手机突然响起。

我以为是陈小练有消息了,赶紧拿出手机一看,看到来电人时,却顿时愣住,竟然是麦俊打来的!

之前因为孙静怡的事情,我和麦俊互相留过电话,但是后来也没有打过。这一次,麦俊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本能地心中一凛,难道是孙静怡出什么事情了?

我赶紧接起电话,询问麦俊有什么事。

一开始,麦俊还东拉西扯,问我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和孙静怡联系之类的。就在我以为他并没有什么事的话,他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王巍,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这一句话,又让我紧张起来,我让他有话就赶紧说,别吞吞吐吐的。

麦俊沉默了一下,说:“王巍,其实这件事不该和你说的,毕竟你平时也挺忙的,而且你也不是孙静怡的男朋友。但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和你说一下的好。”

麦俊告诉我,自从发生过上次的事情以后,孙静怡就不再和他说话,但他还是比较关注孙静怡的。就是这两天,他无意中发现有个外校的男生在偷偷跟踪孙静怡。

孙静怡上课的时候,他就在窗户外面偷偷地看;孙静怡吃饭的时候,他也在附近偷偷地看;就连孙静怡回宿舍,他都要在后面跟着。

一开始,麦俊还没有当回事,因为像孙静怡这样的女生,有仰慕者偷偷看她实在太正常了。但是他觉得这个人做得有点过分了,几乎无时不刻都在跟随孙静怡,几乎都有点变态了。

因为担心孙静怡会有危险,麦俊有心提醒她一下,但是孙静怡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要看到他马上就会掉头离开。

没有办法,麦俊只好找了几个朋友,准备警告一下那个男生,结果那个男生实在太厉害了,竟然反而把他们几个给打了一顿,还反过来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麦俊什么办法都想过了,找过学校的保卫科,甚至还报过警,但是不管是保安过来还是警察过来,那个男生又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就找不到,反而像是麦俊在说谎。

但保安和警察一走,那个男生就又出现了,继续无孔不入地尾随孙静怡。

“当然,自从我报过警以后,那个男生的行为收敛了点,跟踪孙静怡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但我还是能偶尔看见他。那个男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一脸的凶煞之气,我是真的担心孙静怡会有问题,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的,你看你能解决一下这个事吗?”

听完麦俊的描述,我的一颗心怦怦直跳,怀疑跟踪孙静怡的人就是陈小练,因为只有他才对孙静怡这么痴迷。我问了一下麦俊那个男生的相貌体征,麦俊和我描述过后,我就更加确定那是陈小练无疑了!

陈小练失踪这么几天,陈队长找他都快找疯了,结果是跑到孙静怡的学校去了,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第一反应,就是给陈队长打电话,然后让他和我一起去找陈小练,后来想想不妥,陈队长现在正在气头上,见到陈小练没准就把他腿打断了,还是得我先去找他,将他带回来再说。

于是我立刻跟麦俊说,让他在学校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便急匆匆下楼,开了车就直奔孙静怡所在的重点高中。我过去的时候,正赶上学校晚上放学,学校门口挤挤嚷嚷的,我好不容易找了个位子把车停下,进了学校以后就给麦俊打电话。

一片人潮之中,我和麦俊见到了面。

麦俊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阳光帅气,不过因为孙静怡的事情,让他变得有点忧心忡忡。我问他跟踪孙静怡的那个男生在哪,他说现在没有见到,但是只要跟着孙静怡,就一定等到那个男生。

于是我俩不说废话,转身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但是还没走上几步,麦俊突然急匆匆将我拉到一棵树后,说:“小静出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一片拥挤的人群之中,孙静怡正款步走来。孙静怡是一个人——大多数情况下,孙静怡都是一个人,她不太喜欢和人一起。

夏天已经快过去了,天气逐渐泛凉,孙静怡虽然只穿了简单的白sèT恤和牛仔裤,但依旧无法阻挡她耀眼的光芒,行走在人群中的她回头率依然很高,马尾辫一跳一跳,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因为暑假期间,孙静怡一直给我补课,所以我俩也就近一个月没见而已。可我再看到她,仍旧心中一动,因为她身上的气质实在太迷人了,再加上她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庞,恰到好处的苗条身材,确实让人无法自拔。

麦俊也是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孙静怡,显然有点呆了。

而我却迅速发觉有点不对,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还出校门的不是家在罗城的,就是要去吃夜宵的,孙静怡这是准备干嘛?我问出这个问题,麦俊也是一愣,说是啊,平时小静白天都不出去,就更别说晚上了,她这是去哪?

论了解孙静怡的程度,这世上除了孙静怡的父母之外,恐怕就属麦俊了,连我都自愧不如。麦俊都不知道孙静怡要去哪里,可见这事确实奇怪,当时我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是陈小练约孙静怡出去?

暑假期间,陈小练到我家吃过不下十回的饭,还跟着我一起叫孙静怡姐姐。虽然,孙静怡对陈小练没什么特别的态度,但我觉得如果陈小练约她的话,她还真有可能出去。

我立刻往孙静怡的四周看去,每一个人都没有放过,甚至树后、草坪也全扫了一遍,没有发现陈小练的踪迹。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我和麦俊立刻悄悄跟了上去。

但是麦俊在这学校也是风云人物,走不了两步就有人和他打招呼,我担心他惊动到孙静怡,所以就让他别跟着了,我去就行。麦俊说好,又提醒我注意安全,才退到了一边。

而我,则继续悄悄跟了上去。

孙静怡走路目不斜视、脚下生风,和她的人一样干脆利落,所以并没有发现我在后面跟着。一直来到学校外面,孙静怡才站住脚步,然后左顾右盼,似乎在等什么人。

我也赶紧走到一边,找了个适合观察她又不会被她发现的位置,静静等着,看她是在等谁。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如果真的是陈小练约她,我该怎么办呢?

我倒不是吃醋,我并不认为孙静怡会喜欢陈小练,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当场把陈小练带走?陈小练跟了孙静怡这么多天,估计也是鼓足了勇气才约孙静怡的……

正胡思乱想着,一辆出租车突然停在孙静怡的身前。

孙静怡看了看车里的人,竟然什么废话都没有说,直接就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因为视线原因,我并看不到车里的人,但是当时把我吓了一跳,这可是晚上九点多啊,这出租车里的人要把孙静怡带去哪里?

在我困惑的时候,出租车已经掉转方向走了。

这一下,可把我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我怎么都没想到孙静怡会坐车离开。虽然并不确定出租车里坐着的人就一定是陈小练,但我还是担心孙静怡的安全,我赶紧奔出校园,开了我的车子就追过去,一直追了两条街,才看到那辆出租车在某个咖啡厅前停下了。

我也赶紧把车停在不远处的地方,只见出租车的车门已经打开,孙静怡率先走了下来。接着,她又回过头去,伸手去拉车里的人。看到这个景象,我的心都凉了,孙静怡竟然主动去拉那个人的手,说明她和那个人的关系确实很好——说句实话,我都没见她拉过除我以外的人!就是她宿舍里的人,她也不会主动去拉的!

我坐在车里,呆呆地看着前面的景象,只见一只手先从车里伸出,拉住了孙静怡的手。因为离得有点远,我也看不清楚那人的手,但是感觉还是挺白挺嫩的,肯定不是陈小练那黑小子的手。

难道是个小白脸?

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定定地盯着那边的情况,只见那人拉住孙静怡的手后,腿也跟着迈了出来。那双腿挺细,穿着黑sè丝袜,原来是个女生啊,我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但是当她整个人都下来的时候,我就完全傻了眼。

因为这个女生,竟然是李娇娇!

原来晚上九点多把孙静怡约出来,还用出租车把她带走的,是李娇娇!

和简单穿着的孙静怡不同,李娇娇穿着性感的黑sè短裙,脚上还蹬着一双高跟鞋。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孙静怡高,在孙静怡面前低了半个头。李娇娇好像在哭,下来车后还揉着眼睛,孙静怡便张开双臂,将她拥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脊背。李娇娇也不客气,直接趴在了孙静怡的肩膀上,看上去就跟受伤的小妹妹寻求大姐姐安慰似的。

坐在车里的我,看到这种情况,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

看网友对 268 意想不到的事情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你大爷 : 2016年10月21日

    王巍你个畜牲,一次让两个妹子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