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70 再叫我一声哥

270 再叫我一声哥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天晚上我到这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陈小练,现在终于看到了陈小练,当然不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择天记吧少年王】所以我站起身来就往外跑,李娇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我脸sè变得狰狞,立刻抓住我的胳膊,紧张地问我怎么了、怎么了?

我还是没有时间和她说话,猛地将她甩开,急匆匆就往咖啡厅门口跑去。到了门口,我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李娇娇和孙静怡一起跑过来了,都是一脸关切的神情,我便指着她们吼道:“不要出来!”

两人都站住了,眼巴巴看我出了门去,果然没有再跟上来。我一出门,就看到陈小练往旁边一条小巷去了,我一边大喊着站住、站住,然后迅速追了上去。

小巷子里黑漆漆的,连个路灯也没有,只能听到陈小练慌乱的脚步声,我立刻脚下生风,循着声音追了过去,仍旧一边追赶一边大喊。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前面传来“轰隆”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翻在地了,接着又是“砰”的一声,陈小练也跟着摔倒在地。

在巷子里跑了一段,我的视觉已经能够适应黑暗,又抓紧往前跑了几步,就看到陈小练趴在一堆垃圾上,原来他把垃圾桶打翻了。他正准备再爬起来继续跑,我猛地往前一扑,再次把陈小练压倒在地,不等他再挣扎,我已经紧紧勒住他的脖子,冲他大喊:“你给我冷静一点!”

陈小练却冷静不了,身子哆嗦地像只受惊的羊羔,回头慌乱地说:“巍子哥,我没想对静姐怎样,我只是想看看她而已,真的……”

原来陈小练慌成这样,是怕我责怪他跟踪孙静怡,我死死抓着他的衣领,说我没有怪你这个,你给我冷静下来,然后咱俩再说话。和之前一样,陈小练还是很听我话的,慢慢地不再挣扎,只是趴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小声地抽泣起来。

见状,我便从他身上翻下,坐在了他的旁边。借着天上的微弱月光,这时我才看到陈小练蓬头垢面的,身上的衣服也污秽不堪,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气息,真不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虽然前段时间,我因为陈小练的种种行为感到不满,可现在看他这样还是挺心疼的。我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支,又冲他递过去一支,问:“抽吗?”

陈小练坐了起来,摇了摇头。我又把烟放回去,把自己嘴里这支点着了。陈小练看着我,脸上露出不解的神sè,问道:“巍子哥,我跟踪静姐,你就不生气吗?”

我说不生气啊,我知道你只是想看看她,又没想干什么。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陈小练愈发不解。

“你爸找你。”我默默地抽着烟,说小练,你失踪好几天,最担心你的人是你爸,所以我是来把你带回去的。

“我爸……”

陈小练露出一点慌张:“你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吗?”

看来陈小练还是挺害怕他爸的,我说是啊,你爸把你交给我,我又把你赶走了,总得对他有个交代……嗯,你爸是挺生气的,你要是嫌怕的话,就先在我那呆上几天,等你爸气消了再回去。

我一边说,一边看着陈小练面黄肌瘦的脸,说你这几天没少吃苦吧,走,我先带你去吃饭。

说完,我便站起来,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陈小练却没动,抬头一脸复杂地看着我:“巍子哥,你不生我气吗?”

我说生啊,怎么不生,我当了这么长时间大哥,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人。也就是冲你爸的面子,否则我早把你给整废了。

陈小练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我又蹲下身子,轻轻拍着陈小练的肩膀,说小练,我知道你想挣钱,想出人头地,可很多事情你不能急,更不能觉得和我关系不错,就毫无忌惮、无法无天;相反,就因为咱俩关系不同,你才更应该自律,给大家做一个表率,否则不是让我为难么?这一次你犯了大错,我要是不惩罚你,以后还怎么带兄弟?但你要知道,我并没有放弃你,我本来就是想让你冷静冷静,随后有机会了再把你召回来。当然,前提是你得真的知道悔改。

陈小练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巍子哥……”

我又拍拍他的肩膀,说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咱们先离开这里。

“嗯!”

陈小练的目光里露出感动,眼眶里还带着点晶莹的泪花,“刺溜”一下爬了起来,面sè坚定地站在我的身前。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到底打动他没有,但是目前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希望他以后真的能浪子回头。我抓着他的胳膊,正准备往外面走,突然听到前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不少人影正往这边走来,隐约还能看到他们手里寒光闪动。

“什,什么情况?”陈小练惊讶地看着前方。

我预感到情况不对,又拉着陈小练转身往后面走,结果后面的情况也是一样,无数的人影正往这边走来,同样手里寒光闪动。整条小巷子里,顿时显得杀气重重,甚至透着死亡的压抑气息。

“巍子哥,这……”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的陈小练顿时有点慌了。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终极目标是逃出去,知道没有?”我立刻抽出自己的甩棍,“唰”的一声紧紧握在手中。陈小练也是一样,立刻把尖刀摸了出来,和我背靠背地站好,紧张地盯着前后的来人。

随着两边的人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他们的脸,不出我的所料,果然是元朗带头。在整个罗城,有实力布置这么多人来堵我的,也只有元朗了。当了这么多天缩头乌龟的元朗,现在终于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不过却是以胜利者的身份,正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而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把握的时机还这么准确!

我本能地看向陈小练,难道是他和元朗串通好了,有意将我引到这条巷子里来?陈小练也瞬间明白了我眼神中的含义,着急地叫了起来:“巍子哥,不是我干的!我确实恨过你,可我还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情!我就是再混蛋,也绝不会这样的啊!”

陈小练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看上去确实不像说谎。我正想说两句什么,就听到对面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元朗大哥,我没说错吧,只要跟着我们小练哥,就一定能引出来王巍的。”

我惊讶地看向那个人,发现竟是高一的蜘蛛男。此时此刻,蜘蛛男正站在元朗身边,点头哈腰地和元朗说着话。刚才我的注意力只放在元朗身上,再加上巷子里也有点黑,我还真没看到蜘蛛男也在对面。

元朗轻轻拍着蜘蛛男的肩膀,说:“不错,这次多亏你献计了,事后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谢元朗大哥。”蜘蛛男继续点头哈腰,显得开心不已。

看到这种情景,我都来不及说什么,旁边的陈小练已经雷霆大怒,冲着蜘蛛男吼道:“刘定军,你他妈在干什么,谁让你把元朗叫到这的?”

蜘蛛男一听,便往前走了一步,看着陈小练说:“小练哥,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王巍对你不仁,那你就应该对他不义!凭咱们的能耐,在哪还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何必要在王巍这一棵树上吊死?今天晚上豺狼找我,向我打听你的消息,我当然知道你在哪里,可是我没有说!任凭他怎么打我,我就是咬紧牙关说不知道!豺狼那个笨蛋,还真被我骗过去了,有过上次的经验以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就立刻联系了元朗大哥!小练哥,王巍垮了以后,元朗大哥就是这城市的主人了,咱们跟着他一样可以风风光光的!”

蜘蛛男说完以后,元朗也抬勾了勾手,笑眯眯说:“是啊小练,过来我们这边吧,今天晚上过去以后,王巍就彻底成为过去式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陈小练却根本不搭理元朗,仍旧冲着蜘蛛男骂骂咧咧:“我X你妈,谁让你给我做主的?老子和巍子哥怎样,那是我俩的事,什么时候轮得着你来插手了?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死在这,也不会背叛巍子哥的!”

蜘蛛男面sè一变,凶狠地道:“陈小练,刚军训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是个人才,所以才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没想到你这么冥顽不灵,都被王巍欺负成这样了,竟然还帮他说话!既然你这么蠢,那你就和他一起死吧,我跟着元朗大哥吃香喝辣!”

“老子弄死你!”

陈小练已经怒到极致,不顾一切地拔刀冲了过去。我没有拦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身影,因为到了现在,我已经不能确定陈小练和元朗到底是不是一伙的,这一切是不是他们布置出来的局,我需要眼见为实,才能确定一些事情。

陈小练咆哮着,张牙舞爪地朝着元朗那边扑了过去,而元朗却没什么反应,一脸淡然地看着陈小练,好像完全不把陈小练放在眼里。而元朗旁边的蜘蛛男,脸上却浮现出诡异的笑意。

这一瞬间,我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一颗心也完完全全地沉了下去。

终究,还是背叛了吧。

果然,在陈小练冲到元朗身前的同时,刚才还张牙舞爪、一脸暴怒的他,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手里的刀子既没捅向元朗,也没扎向蜘蛛男,反而收了回去。

接着,他伸出手,和元朗的手握在一起。

元朗冲他微微笑着,还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好像大哥夸奖小弟一样:“兄弟,干得不错。”

“好说。”陈小练的声音里充满得意。

接着,陈小练又亲昵地拍了拍蜘蛛男的肩膀,用同样的语气说道:“兄弟,干得不错。”

蜘蛛男一脸得意,骄傲地说:“都是小练哥安排的好!我就说嘛,以小练哥的本事,何必要屈从于王巍之下?他十七岁能当大哥,咱小练哥十六岁,也能!”

听着蜘蛛男的吹捧,陈小练满意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嘴角也勾起一丝yīn沉的笑:“王巍,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心中充满了失望和苦涩。

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其实从蜘蛛男刚才说他骗过豺狼,我就知道他在说谎了。蜘蛛男这个人心很黑,但是胆气却没几分,如果真的知道陈小练的下落,以豺狼的本事不可能问不出来。

所以我能断定,这一切都是陈小练刚刚才安排好的,分析时间的话,应该就是我在咖啡厅里听李娇娇和孙静怡说话的时候。陈小练看到我一个人在,所以才迅速布置下这一切。

我早说过了,陈小练除了人品不是太正以外,其他各方面的能力都很突出,也确实是个做大哥的料,yīn狠、毒辣、果断……样样齐全。

看我不说话,陈小练反倒有点不高兴了:“王巍,你总该说点什么吧?”

我想了想,说道:“小练,你这样做,你爸他得多伤心……”

“别提我爸!”

明明是陈小练让我说的,可我真的说了以后,陈小练立刻怒不可遏地打断了我的话语,冲我吼道:“我爸把我交给你,就是让你那样对我的吗?!我爸对你多好,你和宋光头约架,他一个人就陪你去乱坟岗子!朱校长不让你在贵族学校呆着,他宁肯不干他那个薪资丰厚的保安队长,置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于不顾,也要陪着你一起冒险!我爸对你肝脑涂地,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坐奔驰、开酒吧、泡美女,你把能干的全部都干了,我却连一点保护费都不能收!区区一万块钱,你都和我较真,你喝一晚上的酒,都不止一万块了吧?还美名其曰说是要磨练我,让我稍安勿躁,以后会给我机会……”

说到这里,陈小练气喘吁吁,一双眼睛恨恨地看着我,里面充斥着恨意和毒辣:“王巍,你一个混黑的大哥,还整天教育我这个,教育我那个,你人要是那么好,就他妈别走这条路,直接去开慈善中心啊,山区里多的是孩子等着你去解救!你他妈把我当三岁小孩来哄,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你实力没有我强,脑子也没有我聪明,你就是怕我混起来以后抢了你的风头!”

“就是!”陈小练刚刚说完,蜘蛛男也跟着吼了起来:“你比起我们小练哥来差得远了,你就是怕我们小练哥崛起以后,再压过你!像你这样心胸狭隘的老大,根本就没资格做我们小练哥的大哥!我们小练哥就是单打独斗,也比跟着你被你压迫一辈子强!”

蜘蛛男的聒噪之音,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我只是定定地看着陈小练,原来我在他心里是一个这样的人。可我知道,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对我的误会已经深如山渊,永远都不可能化解了。我的敦敦教导,在他看来是伪善假慈;我的好心好意,在他看来也是不值一提。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或许已经无从解释,我在他心里已经定了型。

我只是心疼陈队长,他知道陈小练这样子后,会悲痛到什么地步?

面对我的沉默,陈小练却误以为说中了我的心事,面sè变得更加狰狞和咬牙切齿起来:“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我告诉你,我就是一条龙,你永远都压不住我的!你不肯给我机会,没关系,我可以跟元朗大哥,元朗大哥愿意给我机会,让我展翅翱翔,让我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

站在陈小练身后的元朗嘿嘿笑了起来:“说得没错,龙是压不住的,给他一点机会,就能一飞冲天。王巍,你还是太狭隘了,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在你手里,你都不知道好好利用,反而便宜了我啊!我相信迟早有一天,这罗城地下世界的主人既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小练!”

接着,他又拍拍陈小练的肩膀:“小练,你比当年的你爸还强。其实小阎王坐牢以后,你爸完全有机会掌控罗城的,只是你爸自己主动放弃了,才让宋光头那样的人崛起而已。当然,你爸没有争权夺利的心,向往隐世者的生活,咱们也能理解。只是你还年轻,可不能走你爸的老路,一定要趁着雄心壮志,坚决地把这条路走下去!王巍能当大哥,你当然也能!”

听到元朗这么说,陈小练的胸膛挺得更高了,一脸得意地看着我,那模样显然在说:看吧,你看不起我,自然有人看得起我。

而我,却轻轻地叹了口气。

陈小练却一下毛了,恼火地说:“王巍,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叹气,你什么意思?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装什么深沉?我告诉你,不要妄想我今天会放过你,我一定会把你杀了,永绝后患!”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小练,难以想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还是那个和我一起在水库边上练功的陈小练吗?这还是那个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巍子哥的陈小练吗,这还是那个和我一起抓鱼、一起洗澡、一起打闹的陈小练吗?

回忆过去的种种,我的心中犹如万箭穿来,这种被人背叛的滋味,根本无法用词语形容,什么心如刀割、心如裂石,都太苍白了。我看着陈小练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心中百感交集,有无数的话想说,却又哽在喉头无法说出。

过了许久许久,才说了一句:“小练,还能叫我一声哥么?”

在这种情况下,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不合时宜,还莫名其妙的。元朗那边均是一片迷茫的神sè,陈小练也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听你再叫一声哥,就当满足下我临死前的愿望吧。

陈小练冷笑一声:“你这是在打温情牌么?想让我心里有所触动,然后放过你么?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可以叫你一声哥,但你休想我会因此对你心软!”

接着,陈小练直视着我的目光,咬牙叫了一声:“巍子哥!”

巍子哥。

我轻轻吐了口气,终于又听到这熟悉的叫声了。我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阳光毒辣、蝉鸣悠远的暑假,我和陈小练站在广阔无边的水库边上,一起练习扎马步时的情景……

“巍子哥,我爸这会儿没看着,要不咱去摸会儿鱼?”

“算了吧,我还是好好训练……”

“哎,那你练着,我去摸鱼,咱们中午炖鱼吃。”

说完,陈小练便脱了衣服,一头扎进水库里面,而我只能摇头苦笑。

“巍子哥,好大的鱼啊,咱们中午有口福了了!”没多久,水面上浮出一个人头,陈小练举着条鱼嘻嘻哈哈地冲我大喊……

世事真是难料啊,那个时候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却成了咬牙相对的生死敌人,怎能让人不感慨万分?

“看在你又叫了我一声哥的份上……”

我慢慢地抬起头,幽幽地说:“不妨再教你一个人生道理……虽然,你一直很厌烦我对你的说教,但我还是要讲给你听:在你的上级面前,你可以诉说你的志向,但最好不要太过,否则会适得其反,让你的上级对你生出提防之心,甚至早早把你扼杀在摇篮里。比如刚才,你说你是一条龙,谁都压不住你,这话就有点过了,让刚收了你当小弟的元朗怎么想?他会不会因此而防备你,找机会干掉你?”

“够了!”

陈小练突然对我大吼:“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挑拨我和元朗大哥的关系,你真他妈……”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他的脸sè呈现出一种奇异的sè彩,有震惊、有错愕、有不可思议……

接着,元朗的声音在他身后幽幽响起:“我觉得吧,王巍是真心为了你好,你应该听听他的话的。他虽然只比你大一岁,但是江湖经验实在比你丰富太多了,要不是他始终惦记着你是老陈的儿子,又始终都把你当作朋友,你根本没机会骗他的……”

在元朗yīn沉的声音里,陈小练慢慢地,慢慢地回过头去,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王巍对你这么好,你都能背叛他,我还真怕你有一天也背叛我。”元朗幽幽地说着,然后慢慢从陈小练的背上拔出了刀。

接着,他又轻轻推了一把陈小练,陈小练便“轰”的一声,倒向黑暗无边的地上。

这一刹那,我闭上眼睛,实在不忍再看下去。

看网友对 270 再叫我一声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