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攻守之势

第二百六十二章 攻守之势

宁蝉儿将周大同等十九名马贼头目领走,先强迫他们服用逆灵散,看着他们一个个真元逆冲玄脉灵窍、失去战斗力之后,又给他们灌入少许逆灵散,令他们不能摧动真元疗养伤势。

接下来,她又赶回来找陈海,她还是惦念着此战缴获的事。

由于大量的物资以及中低级灵丹灵药、符篆,都在战事中消耗掉了,这一次的缴获,就远不如魔月湖一战。几件玄阶法宝灵剑,陈海、宁蝉儿都看不上眼,也就赏赐给此战有功的将领;宁蝉儿最后扫兴的拿了两枚修炼火候也就七八百年的妖丹离开。

诸将军卒都陷入再获大捷的狂欢之中,樊大春、邓童儿、韩文当、郭泓判也都兴高采烈,陈海的威望也提升到极点。

即便核心将领都能明白陈海的这个国使身份是假的,邓童儿更是能直接猜到陈海的真实身份,但这些都无损于陈海的威望如日中天。

而这也绝非宁蝉儿依靠几枚噬魂丹、控制住几名明窍境强者就能达到的——不要说邓童儿、樊大春等人体内的噬魂丹毒煞都已经清除,但就算不清除,犹受宁蝉儿控制,但也无法控制底下的中低级武官,对陈海狂热般的效忠。

这是陈海带领诸军将卒,创造了他们难以想象、完全可以说是奇迹一样的大捷,而且是连番大捷,几乎可以说将西羌国东北部大漠深处的马贼窝都清剿一空。

要是放在三个月前,有人跑过去跟樊大春说未来三个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樊大春一定会认为对方得了失心疯。

虽然黑山武尊孔鹏麾下还有上万精锐马贼,还有上万极可能是藏羌国兵马假扮的精锐,虽说西羌国内部的形势随时都有可能恶变,但经历诸多难以思异的奇迹大捷之后,即便是生性谨慎的樊大春,这时候都变得极度乐观,心想往后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然而樊大春、邓童儿、韩文当、郭泓判等人的极度乐观,却是陈海肩上的万钧重压。

马贼的优点与弱点同样明显,特别是留守兵马,并无真正知悉战事的大将之才,这才给他有机可趁——在用兵方面,陈海堪称宗师级人物,对手跟他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即便是兵力最精锐,在陈海眼里也到处都是破绽,何况也并没有真正能威胁到陈海与宁蝉儿的道丹境强者存在。

然而此时的精绝军,即便兵力勉强达到两万,却远谈不上精锐,而马贼之中并非没有不知兵之人,只是被黑山武尊孔鹏带走了,留下一个大空裆被陈海深深的钻了一把。

接下来,特别是黑山寇军缓过劲,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特别是黑山武尊孔鹏,除了有着道丹境初期的修为外,在弃族外逃之前,就长期担任过西羌军的北军都尉,有着丰富的治军领兵经验,手下马贼头目也都是老军头,绝没那么容易对付。

打下黑山城容易,考虑到西羌国形势随时都会恶变,一旦叫西羌国的内贼,与外敌联络,颠覆叶氏王族,窃得西羌国,黑山武尊孔鹏随时会率大股兵马反攻过来,到时候攻守之势发生变化,战局的演变就会更加复杂。

魔月湖那边短时间内也只能养四五万人,再多就超过负载,但十数小部族,再加上诸贼寨释放的大量奴隶,精绝军所控制的人丁已经超过十三万,还有两万兵马要养,黑山周围一连串中小型绿洲,都是绝不能轻易放弃的。

要不然的话,他们都撤到魔月湖去,窃得西羌国的孔鹏等贼,只要在黑山驻以两万精锐兵马,能有一年半载的耐心,就能直接将魔月湖拖垮掉。

黑山必须要守,但攻守之势一旦发生变化,精绝军就会失去主动权。

而且黑山所属的二十座中小型绿洲并不是集中于一处,主要分散以黑山为中心、半径为三百里的圆形区域内,这里面,最大的一处绿洲白石峪位于黑山南部三百多里外,面积也就不到二十里纵横,仅有魔月湖绿洲五分之一的大小——大量的人口、牲口、资源分散在这二十座绿洲里,守要怎么守?

黑山绿洲本身的范围极小,仅与夜渠山相当,稀树草甸覆盖的区域仅有四里纵深,黑山之所以重要,除了地势较为险峻外,更主要是位于这二十座中小型绿洲的中心。

黑山并不适宜建造大城,两口涌泉出水,所孕育的稀树草甸,都不够牧养一两万头牲口,更不要说大量人口聚集后的生活用水及农耕用水了。

一定要建黑山城,统治周围三四百里地,应该建在南部水资源相对富足、草甸有二十里纵深的白石峪。

现在黑山城是彻底打残了,想要修缮,与重建没有什么区别,那还真不如将黑山新城建到白石峪去。

也只有白石峪能够长期驻守上万将卒,但大量的马匹、牲口,还是要分散到其他绿洲进行牧养。

同时,孔鹏真有一天能率大军反攻过来,白石峪也是首当其冲,守也要先守白石峪。

考虑再三,陈海最终还是决定让大军稍作休整,然而开始分批往白石峪转移,在哪里寻找新的战机。

同时马贼放弃姑获山时,在姑获山等寨,总数还有两三万身体虚弱到极点的奴隶,被遗弃在那里。

陈海原本暂时可以不去理会这些贼寨被遗弃的奴隶们,但由于马贼往魔月湖、姑获山两地转移时,将粮草、牲口等物资都尽一切可能的往魔月湖、姑获山两地集中,陈海要是不派人将这些奴隶集中到魔月湖或黑山,这些奴隶自己没有能力穿越茫茫大漠,就会困死、饿死在那些大大小小、水草看似丰美的绿洲之中了。

无论是魔月湖还是黑山,缺的还是人——陈海第一时间要做的,还是先将分散诸寨的被弃奴录,都集中到魔月湖或白石峪去。

而现在已经是益天帝七十六年春季中期了,大漠深处的绿洲,一年里能耕种的时间也就几个月,耕牧之事也尽快恢复过来。要不然的话,诸寨集中过来的粮食,也就只能支撑到明年,今年没有收成,十数万人丁后年就会面临大饥荒。

现在的局面,陈海既有近虑,又有远忧,如果他不将这些事情解决好,此前所积累的几场胜捷,不过是沙砾堆积而成的高塔,看似华美壮丽,却是一推就倒。

无论是樊大春这些马贼出身的将领,亦或是诸多小部族首领,都没有人精通农耕及水利事务,很多事情只能是陈海亲力亲为。

好在马贼也有修缮兵甲、建筑城寨的需要,而且要求都还不低,将诸寨奴隶都集中起来,从中竟然还能挑选出上千名熟练匠师、匠工来,这是意外之喜,为陈海省了老鼻子的事情,也是前期能大量制造投石弩的关键。

然而一切留给陈海的时间又太短了,短到他都没有时间造一架机关连弩或一乘机关战车出来。

*********************

除了留下百余韩氏族人率领三千多刚从残酷压迫下解放出来的奴隶,在黑山修缮城寨、从事耕牧外,陈海第七天也率辎重营及最后两千马步军,往南面的白石峪转移。

三百里路程,缓缓而行,也就两天的行程。

当天夜里,陈海他们选择一处能避风的石谷驻营。周围千里都无敌踪出现,他们没有必要连夜赶路;不然的话,对马匹的消耗太大了。

这座石谷位于茫茫大漠深处,没有水源,陈海站在一座百米高的断崖上,眺望左右暴露出茫茫沙海的黑砂岩层,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宁蝉儿有如一道惊虹,飞掠过来。

“除了石月峡外,我们在黑山外围所见到的几处石山断崖,包括诸多绿洲在内,岩石都是以这种黑砂岩为主,我在想,黑山等诸多绿洲的地底,会不会是地势相连的一整块大岩层?”陈海说道。

“是或不是,有什么区别?”宁蝉儿不解的问道。

“如果是,而且三百里方圆内地底下的整块岩层,距离地表都比较浅,那将周边十九座绿洲的涌泉,所形成的溪河流向加以改造,使之以黑山为中心,这样,溪河因渗透而流失的水就会大为减少,从而能孕育出更大规模的绿洲来!”陈海说道。

茫茫大漠深处,无论是冰川融水还是地脉涌泉,最终所形成的溪河,都会因为渗漏及蒸发,而消失在大漠深处,要扩大绿洲面积,主要只能从渗漏上想办法。

“啊!”宁蝉儿檀唇微张,没想到陈海所考虑竟然是这个。

黑山等地,地泉的水流量不小,但形成的湖泊、河流规模却相当有限,除了蒸发之外,更主要不断往四面八方的沙海渗透——要是黑山附近的地底,真是连成一片、又距离地表是比较浅的岩层,将诸多很多的河流,往内侧的引流,就意味着将有大量的水,被沙地下的岩层锁住,不再继续往地底渗漏,就不会再白白大量流失掉。

那这往后黑山附近所能孕育的绿洲面积,可能是以往的数倍。

“要怎么才能确认你的猜测?”宁蝉儿问道。

“在黑山附近的沙地里分散选址挖井,除了寻找新的水源,还能探查地底岩层的深度,是不是这回事,要能挖出一百多口沙井,大体就能证实,就可能进行后续的泉道改造了。”陈海说道。

虽然燕州的炼器极其发达,玄门高修飞天掠地,造出来的法宝有排山倒海之威,但都为一小撮人服务,平民社会还停留在农耕文明的阶段,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宗阀、宗门与平民社会所形成的巨大断层所致。

陈海心想他要有什么优势,就是在地球见过所建造那一座座巨大堪称奇迹般的工程,都是蝼蚁般的平民以凡夫之力造就。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二章 攻守之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