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内贼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内贼

暂时还无敌踪接近黑山千里方圆之内,在白石峪的筑城、编训以及耕牧之事,有樊大春、韩文当、郭泓判诸将负责,陈海稍稍清闲一些,既然有这样的想法,就立时派出四队辎重兵,往断崖四周各二十里,掘沙挖井,探测地底岩层有多深以及岩层形貌。

断崖周围的情况,与陈海所预测的一样,岩层之上的积沙,仅有三四十米,之下就是密实坚硬如铁的黑砂岩层。

当然,这仅仅是断崖附近的情形,要想将二十座绿洲的湖泊河流都改变流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需要对黑山三百里方圆的地底岩层状况都摸清楚之后,才能做最终的决定,不然的话,浪费的人力、物力就太恐怖了。

陈海就直接在辎重营下面,成立一支四十余人规模的勘探队,专门负责这事。

这事真要能成,以黑山为核心、三百里半径的茫茫沙海里,哪怕是能有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区域孕育出新的绿洲来,都是极其可观的。

而黑山地底的涌泉,很可能与平卢大绿洲的平卢湖是相通,主要是来自乌鞘岭的冰川融水,水资源应该是足够的。

将勘探队派出去后,陈海率领马步军、辎重营继续上路,准备赶往白石峪,与主力汇合。

刚启程,就见一点黑影自远空快速掠来。

稍待片晌,陈海就看清楚是韩庆元乘走去联络韩謇及其他韩氏子弟兵的铁鳞巨鹰。

韩庆元从灵鹰的背上飞掠下来,朝陈海、宁蝉儿拱手施礼道:“庆元不负国使所托,韩謇率三百韩氏子弟,已经摆脱黑山寇军的追击,三天后应该就能赶到黑山,听候国使大人的差遣!”

“好!”陈海高兴的说道。

邓氏惨受打击,最后仅十数人随邓童儿投靠金象岭落草为寇,韩庆元、韩謇所在的韩氏,有千余族人被放逐后占山为寇,不论是成体系的授道修行,还是宗族内纪律严明、规整,都远非普通马贼能比。

韩氏归附,意味着陈海能选拔出一批合格的武官、民吏——这也是精绝军能真正成为虎狼精锐之师的关键。

陈海在伏蛟岭练军,敢压制宗阀子弟,是因为有一批寒门子弟可用,但在茫茫沙海深处,韩氏宗阀子弟不是最佳的选择,却要比那些胆大妄为的马贼头目靠谱多了。

大不了,先扶持韩氏成为西羌国外围的世族,然后再花时间去培养一些平民出身的子弟,加以制衡。

“西羌国与黑山寇勾结的内贼,在夜渠山已经露头了,国使大人可能想到是谁?”韩庆元这次也带回来极重要的消息,他希望韩氏能摆脱马匪的恶名,重新获得在大漠深处建立宗族、成就世阀的机会,眼下还是希望能多建立功绩。

“孔鹏当年被西羌国主叶辰天下令诛杀全族,传言是他与叶辰天的一名王妃私通,”陈海说道,“照此时的形势看来,当年自刭而死的那名王妃,未必就是真正与孔鹏私通的那人啊。”

“国使大人果真是神机妙算啊……”韩庆元与陈海接触的时间很短,甚至都没有私下接触交谈的机会,但也为精绝军奇迹般的崛起而瞠目结舌,相信韩氏复族的机会更应该寄托在陈海身上的。

虽然黑山武尊孔鹏与幕后的指使者,实力及势力要强大得多,精绝军最终获胜的机会不大,但韩氏有机会随精绝军撤入河西,犹不失一个好的选择。

韩庆元即便不像邓童儿那般,能直接猜到陈海的身份,但相信陈海在河西及大燕帝国必有极高的地位。

这已经不单单是陈海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强悍的武力,陈海出神入化的军事才能,才是一个大宗阀最为重视的天赋——韩氏在金州没有立足之地,占山为寇也非长久之计,内附河西或大燕就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诸寇围夜渠山,国使大人率部袭黑山、黑隼崖、金象岭诸寨,黑军寇军的士气一度差点崩溃,多家马贼都想撤围而走,以保根本,是西羌国主叶辰天的王后张氏出面许以重诺,才安抚了人心,”韩庆元说道,“此时甚为机密,竟有在夜渠山的诸寨首领见过王后之面,我也仅知重诺之事。”

“王后张氏与黑山武尊私通?”陈海能猜到与孔鹏私通是另有其人,却没有想到会是传言与西羌国主叶辰天感情极深的王后张氏。

“是的,王后张氏借病回张氏宗族休养,实际一直都秘密留在孔鹏老贼的身边,这也是韩謇亲眼所见……”韩庆元说道。

“你会不会知会西羌国主,救你小情人的夫家?”宁蝉儿戏谑的问道。

“韩謇出逃,黑山武尊孔鹏及王后张氏必然不会再管时机成不成熟,都会提前发动,”陈海蹙起眉头,问韩庆元,“张氏一族的实力如何?”

“张氏一族,阀主张雄,也是王后张氏的父亲,乃西羌国四大道丹境强者之一;此时算上孔鹏,西羌国还是有五位道丹境的人物。张氏一族崛起较晚,张雄也是在大燕西征金州之时修成道丹而崛起,近年隐于天爱山潜修,此时乃张氏第二号人物张俊担任西羌国南军副都尉,在西羌国,兵权位于南北两军都尉之下。不过叶青麟率南军两万精骑援夜渠山受挫,损兵折将,被困月牙湖,此时在西羌国内,是张俊暂代南军都尉一职,而且留下来的南军兵马,也都是以张氏子弟为主要将领……”韩庆元说道。

陈海蹙起眉头,西羌国兵马,除了相对独立的诸城卫戍兵马外,受王族叶氏直领的兵马分为南北两军,北军主要是防备茫茫大漠深处的马贼,兵力及人员相对较弱,骑兵加重甲步卒约四万;南军负责对藏羌国的防务,实力最强,骑兵及重甲步卒约有六万。

这意味着张氏一族极可能掌握四万精锐去发动政变,要是西羌国主叶辰天及北军没有足够的防备,怕是难逃一劫。

西羌国主叶辰天会有足够的防备吗?

陈海想想也难,他想到当初在黑山寨里,看到那批镌刻北军都尉府印记的精良兵甲,还一度误以为是西羌国北军内部有将领与孔鹏勾结呢,即便是西羌国主叶辰天有一些防备,也极可能会被张氏一族误导,而猜疑北军将领。

“叶青麟所率残兵,情况如何?”陈海又问道。

“西羌国主应该是意识到内部有问题,叶青麟所部受挫后,并非再派出援兵,叶青麟率残部想突围回西羌国,但数度受挫,此时还有三千多兵马被围于松阳湖畔……”韩庆元说道。

“那也是距离我们不远了。”陈海感慨道。

韩庆元骑走铁鳞巨鹰,精绝军的侦察范围也就有限,只能将侦骑放到七八百里外,还不知道叶青麟残部与黑山寇军几番厮杀,已经距离他们也只有两千多里了。

******************

韩庆元归来,陈海就不在半路慢悠悠耽搁,留辎重营及两千马步军缓慢,他与宁蝉儿、韩庆元先赶往白石峪,与主力汇合。

说是白石峪,两三百丈高的石岭,主要还是黑砂岩层构成,唯有石岭的深处,有一段百米深的白石谷,遂名白石峪。

白石峪,石岭东西约有四里绵长,有数口涌泉分布在石岭的南麓,数道溪河弯弯曲曲,在山南十里外,汇聚成一座千亩方圆的湖泊。

以这座湖泊为中心,白石峪绿洲约有四百平方里的样子,草树葱郁。

黑山寇占据黑山后,为防止四周的部族滋生反抗之力,强令白石岭的部族拆毁寨城。

千余屋舍错落有致的座落在石岭与湖泊之间,樊大春、韩文当、郭泓判率主力赶到后,已经着手在之前被摧毁的寨墙上,修建新的城墙,但这不是三五天就能做成的事情。

绿洲里,土壤是珍贵的资源,不能随便开采,好在歼灭姑获山马贼,缴获得一套炼器用的集焰符阵。

这一套集焰符阵品阶不凡,所凝聚玄阳罡煞能形成的烈焰温度,足以一次熔炼上千斤重的淬金铁料,聚泉岭所造的多座炼炉,也都是采用这种级别的集焰符阵。

这时候没有淬金铁料可冶练,樊大春他们就在这套集焰符阵的基础上,先建了一座熔砂炼炉,采砂所制的大砖,比黑砂岩都要坚固;这时候与四五千劳力进石岭开采石料相结合起来,能加快筑城的速度。

这时候哪怕是围着寨城先砌一道半米高的护墙出来,也要比全无遮挡要好出许多。

白石峪最多时,有三万多人丁在这里滋息繁衍,在黑山寇控制这片区域,大量的民众流亡或惨遭迫害,人丁就下降不到万人。

此时,精绝军主力一万五千余众聚集过来,加上姑获山等寨的释放奴隶也不断的往这边转移,白石峪顿时间又热闹起来。

虽然白石峪绿洲的范围不小,水资源还算丰富,但四五万人聚集过来,以及大量的牲口及马匹转移过来,压力还是极大。

陈海赶到白石峪,先将樊大春、郭泓判、韩文当等将召集过来议事,将张氏一族的情况通报给众人知道;邓童儿那边,陈海也是特意派铁鳞巨鹰去接过来参加议事。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内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