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原来如此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原来如此

诸人之中,半步道丹的叶青麟修为最高,原本是叶氏旁支子弟,因为天赋异禀,被西羌国先主收为养子,列入叶氏嫡系,但此时相距一百多里,他也无法看清楚巨鹰背上那人的相貌。

这时候,黑山寇军更是彻底的动了起来。

两万多寇军,原本是从东西两翼扎营结阵,将叶青麟所部残军死死围困在山岭之上。这时候就见两万多寇军都纷纷上马,放弃原有的营寨,开始往外围聚集,一队队马骑结成战阵,似乎在北面有一支庞大的援军正快速接近,令他们不得不严阵以防。

很快,冉虎、叶青麟他们就看到西北方向有烟尘滚滚而起,仿佛黄褐sè的烟龙缓慢而坚定的穿越茫茫大漠,只是距离还是太远,差不多在两百里开外。

随着烟龙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叶青麟、冉虎、董宁都惊呆住了,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有多少兵马正往他们这边快速驰来——

一万、两万?

看烟尘滚滚的规模与范围,冉虎一时间难以确定到底有多少援兵过来,但能确定援兵数量不会低于两万!而且往前推进的速度极快,不需要一个时辰,就能直接冲击敌寇的北翼。

是陈海吗?但陈海从哪里搬来这么一支精锐援兵?

是河西出兵了,还是西羌国主叶辰天清理掉内部的不安定分子,派出大股援兵过来了?

虽然他们此前不认为河西会出援军,但河西真要派出数万精骑,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西羌国的形势,却也不是绝无可能。

“诸将听令!”看到这一幕,不管援军从何处而来,哪怕是贼寇设下的陷阱,叶青麟都不会再迟疑。

能否成功突围,就在此时一搏,叶青麟命令受他节制的冉虎、叶赫诸将,将手下所有的兵马都往西北坡集结,准备与援军里应外合,痛击围困他们两三个月,令他们折损一万六七千精锐的黑山寇军。

随叶青麟退守这处山岭的残军,虽然是叶族最嫡系的精锐,但被围困到今天,士气也是近乎崩溃,仿佛在茫茫沙海里迷途濒死的旅人,在这一刻突然看到有一座水草丰美的绿洲,就在眼前……

这种从绝望中骤然间焕发出来的生机,是极其惊人的,山岭上空的雷云瞬息间就被撕碎冲散。

分守诸段山坡的将卒,很快都集结到西北麓的一座小谷里,冉虎将刃口断缺不堪的战戟抓在手里,他的坐骑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战死了,与大多数人都下马而战,所剩不多的五百余战骑,都集中侧后翼,准备在他们冲出山谷后,从中间让出来的缺口,往前突杀。

董宁也穿上天青sè的战甲,准备与诸将卒一起杀出山岭,而不是躲在最后面,享受他们浴血奋战的庇护。

***********************

冉虎率前锋步卒杀出山谷,就看到黑山寇军正快速往西撤去。

黑山寇军几乎都是精锐骑兵,甚至每人都有两三匹战马轮换,在损失大多数战马之后,叶青麟所部残军,除了五百精骑在叶青麟的率领下,死死咬住黑山寇军的殿后兵马,其他人是没有能力追击寇军的。

冉虎、叶赫他们这时候只能在山岭的北面,接管黑山寇军撤出一座残营结阵,等候援军快速赶来,心里都巴望着援军能以更快的速度,云咬住黑山寇军的尾巴,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黑山寇军的撤退速度太快了,也或许是援军远道驰来,即便是兵力众多,但也没有办法将速度拉起来,只是坚定不移的往松阳湖这边推进,暂时也没有贸然追击穷寇的意思。

冉虎、叶赫等将领都急红了眼,这时候放跑黑山寇军,一旦拉开距离,什么时候才能报今日之仇?

只是等陈海率援军赶过来,看清楚援军的真面目,看到陈海身后仅有四五千疲弱骑兵,冉虎、叶赫等人都目瞠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樊大春、韩庆元、韩謇等将,下令将卒将绑在每匹马后面的大树杈子都解开来,下马原地休息,他们在松阳湖只能小作休息,不管黑山寇军有没有看穿他们的诡计,他们都在入夜间踏上返程。

援军主力没有跟上来,叶青麟所率五百余骑,自然也没有追击黑山寇军的机会,不甘心的退回来,才看清楚压根就没有所谓的三四万援军,援军只有四五千兵马,一切声势都是战马后面拖拽的数千根大树杈子,搅动沙尘搞出来的。

黑山寇军竟然就这样被吓走了?

甚至连他们都信以为真,都奋不顾身的冲下山,要与黑山寇军作最后的拼死一战。

叶青麟啼笑皆非,却又不得不叹服,河西竟然有这样足智多谋的名将,族兄选择与河西联姻,真是明智之举。

在随扈的引导下,叶青麟赶过来与陈海相见。

在一座简陋的营帐里,董宁脸颊似有泪痕未干,这也难怪,被围困这么久,乍得解围,谁心里都有重获新生的狂喜,喜不自禁泪沾巾。

陈海相貌粗犷,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狰狞,一看就是有万夫不挡之勇的武将,谁能知道在他粗犷的外表,竟然令诸寇咸服的智谋。

陈海也在暗中打量叶青麟。

西羌国主叶辰天的族弟,或者说是叶辰天养兄弟,灵麟侯叶青麟,年纪刚过五旬,却有着明窍境巅峰、半步道丹的修为,也是西羌国有数的名将,崛起二十年前的抗燕战争,深受叶辰天的信任,最早与黑山武尊孔鹏并称双壁,是西羌国上一代最杰出的两大天之骄子。

叶青麟原本手下有叶氏最精锐的两万精锐,也是西羌国南北两军十万兵马的精华,却因叶青麟大意失荆州,在松阳河畔接连受挫,此时已剩不下三千残卒。

“姚兴奉命出使西羌国,中途遇寇,又闻越城郡主受困于贼,擅自主张,招抚樊、韩、邓、郭诸将,召集义师、讨剿寇寨、驱逐寇军,未曾事先知会西羌国主及诸大臣,还请叶侯降罪。”在冉虎的引领介绍下,陈海朝叶青麟揖礼而拜。

叶青麟早就听冉虎、董宁说过陈海的真实身份,也知道陈海很早就弃官离开聚泉岭,他手里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出使国书,但这时候,这还有什么重要的?

不过,陈海这时候坚持不恢复真实的身份,叶青麟也是随便,激动而热忱的搀住陈海的肩膀,不让他行礼,说道:“国使拯西羌于危厄之中,叶某感激还来不及,何罪之有?我相信到平卢后,国主也必以恩主相待,叶某就担心西羌国小物微,款待不周,冒犯国使了。”

所谓的国使,只要西羌国认可就行。

西羌国与大燕帝朝还是敌对关系,都不需要考虑大燕帝朝会戳穿陈海的身份。

“恐怕大家暂时都无法回平卢去。”陈海说道。

“怎么回事?”叶青麟脸sè微沉,他如此之高的修为,都不需要别人跑到他跟前说什么,这段日子也听到河西子弟在私下议论陈海与董宁曾有过婚约,这时候听到陈海说这话,以为他是要将董宁带走。

叶青麟虽然感激陈海的救命之恩,但此事有关西羌国及叶氏王族的颜面,哪怕是撕破脸厮杀一场,他怎么都不可能答应的。

“叶侯可知西羌国内暗中与诸寇乃至藏羌国勾结之人是谁?”陈海目光炯炯的盯着叶青麟问道。

“是谁?”

谁都不傻,叶青麟这一刻自然也是早就知道西羌国内部出了大问题,要不然他们在松阳河畔怎么可能会败那么惨?

“孔鹏北逃大漠,与其私通之人,乃王后张氏。韩謇曾在夜渠山亲眼见过张氏,当时要不是张氏对诸寇许下重诺,在我袭夺黑山之后,诸寇联军就会分崩离析,但因为张氏的存在,诸寇才会舍弃老巢,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陈海说道,“所料不错的,西羌国内在四天前,就应该已经发生政变了。”

“张天爱!”叶青麟虎目瞪得溜圆,难以置信陈海所说有的一切,但他信不信已经无关紧要,要是张氏一族已然在王都发生政变,解围之后,很快就会有人将信息传递过来。

孔鹏在逃离西羌国之前,曾任北军都尉,在意识到西羌国有内贼之后,叶青麟一度以为内贼藏身北军之中,谁能想到是与他共掌南军的张氏;而且南军真正忠于叶氏的两万精骑都已经随他出援,而且在松阳河被打残成这样子。

“……”冉虎、董宁等人都目瞪口呆,没想到西羌国竟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剧变,也难怪诸寇会盯住他们这么久都没有退去。

考虑到张氏一族布局谋划已久,且在西羌国内根深蒂固,短时间内陈海也无法派斥候潜入西羌国王都,一切都是照他最初所制定的“各打各的”战略在推行。这时候他也并不十分清楚西羌国内的局势发展,但先撤到黑山观望时局,是最佳的选择。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原来如此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