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78 儿,恨爸爸么

278 儿,恨爸爸么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陈小练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我惹麻烦,在学校违规收保护费也就算了,顶多是被我责骂几句;可是后来,他为了报复,竟然重重伤了豺狼的几个兄弟,那次才让我忍无可忍,扇了他一个耳光之后让他滚蛋。

其实我对陈小练,已经仁至义尽了,换做一般人犯下这样的错,肯定不是打一个耳光那么简单,至少也得给他整得半死不活。也就是那个时候,陈队长跟我说如果找到陈小练,肯定会打断他的双腿,不让他再出门。

这样的话,如果是从一般家长口中说出,或许只是气话,但从陈队长的口中说出,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陈小练串通元朗,差点置我于死地,还好我提前就有准备,否则那天晚上真的有去无回了。当时我身受重伤,又因为李皇帝而忧心忡忡,没有心思去管陈小练,只让豺狼把他送到医院,再通知陈队长去接他。当时我以为,陈小练被元朗捅了一刀,差点身死,已经算是得到教训;哪里想到即便这样,陈队长还是没放过他,不光废了他的双腿,还把他带到我家门口,说是要杀要剐随我的便!

要知道,陈队长就这一个儿子啊!

陈小练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我已经对他没感情了,他就是伤了、残了、死了,我都不会有太大感觉;我唯一心疼的就是陈队长,我知道陈队长有多宠溺这个儿子,当初在水库边上训练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可以想像,陈队长是忍着多大的痛苦,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和在他心头剜一块肉,都没有丝毫的区别啊!

陈小练的双腿血迹斑斑,我也废过人,知道已经覆水难收。我回头看着陈队长那张像是苍老了十岁的脸庞,痛苦地说:“陈队长,你这是何必,小练他已经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并不代表就能逃过处罚。”陈队长咬着牙齿,斩钉截铁地说道:“监狱里的犯人每一个人都知道错了,可他们该坐的牢还是会坐,该判的死刑也还是会判!”

“我陈秋风年轻时候纵横江湖,从来没人说过我半个歪字,人送外号黑无常;结果人到中年,一世英名却毁在自己的儿子手上。这样的孽子,留着他有什么用?巍子,我将他带到这来,就是想让你亲眼看着他死!”

说完,陈队长便举起手中尖刀,朝着陈小练的胸口扎去。看他的样子,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真的要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陈小练再次吓得大叫起来:“巍子哥,救我、救我!”

我赶紧抓住陈队长的手腕,说陈队长,你冷静一下,我没有生小练的气,更不想他死,你别动手啊!

“是啊爸,我知道错了,巍子哥都原谅我了,你就放过我吧……”躺在一边的陈小练泪如泉涌,不断哀求地说着,真是又可怜又可悲。

结果陈小练不求还好,他一求,反而更激起陈队长的怒火。陈队长的一张脸布满狰狞,口中大喊:“我今天就要杀了你这个孽子!”手里的尖刀也继续朝陈小练捅去。

我抓着陈队长的手腕,又紧紧抱住他的身子,大喊:“陈队长,你冷静点、冷静点!”

陈队长的力气很大,我有点控制不住他,又回头叫道:“妈……”

我妈立刻说道:“王大头,老歪,把那孩子抬进家去。”

王大头和老歪立刻窜了过来,抬起担架就进了屋。陈队长像头发狂的狮,不断地咆哮着、怒吼着,而我始终紧紧抱着陈队长的身子,不停地安慰他,劝说他,说我真的不生小练的气了,还跟他说你就这一个儿子,如果真的杀了,小练的妈妈,小练的爷爷奶奶该有多伤心啊……

劝了半天,陈队长的情绪才慢慢缓和下来,垂下头去泪流满面地叹了一声:“孽子啊……”

我将他手里的刀子取下,回头递给了我妈,然后将陈队长扶起,走进我家里去。外面秋风萧瑟、天寒地冻,陈队长跪了半天,估计也挺难受。我妈熬了碗姜糖水给陈队长喝,陈队长却喝不下,仍旧捂着自己的眼睛默默流泪。

像陈队长这样的铁血男人,如果不是伤心到了极致,怎么可能掉下眼泪?

我妈也劝说着他,说孩子犯点错是正常的,以后改了就行,不用一直揪着不放。

“以后?”陈队长摇头,喃喃道:“没有以后了,再也没有以后了……”

我一听,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心想陈队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不打算放过陈小练?还没想明白,陈队长已经站起身,朝着里面的卧室走去,我赶紧跟了过去,紧张地叫道:“陈队长……”

“没事,没事……”陈队长依旧喃喃地摇着头。

走进屋中,陈小练就躺在我的床上。看到陈队长进来,陈小练又吓得往里面缩去,一双眼睛也充满惊恐:“不要,不要……”

陈队长走到床边,默默地凝视着陈小练,过了半天才说:“你知道错了么?”

“我知道错了,爸,我知道了!”陈小练小声地哀求着。

陈队长叹了口气,回头冲我说道:“巍子,我是没脸继续在罗城呆下去了,好在我这几年也攒了些钱,准备带着家人回老家去生活,以后可能就见不到面了,希望你一切顺利,尽早救出阎王大哥。”

想到以后都见不到陈队长了,我的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可我也知道他决心已定,不是我几句话就能改变的,所以也点了点头,说:“好的,希望您也一切顺利,有空我会去探望您的。”

陈队长点点头,弯下腰去将陈小练的身子抱起。陈小练仍旧有点害怕,哆哆嗦嗦地抗拒着,这一刹那,陈队长再次老泪纵横,颤抖着说:“儿,恨爸爸么?”

“不……”陈小练摇着头,抱紧了父亲的脖子:“是我错了……”

陈队长抱起陈小练,和我道了声别,便转身出了屋子。我一直送到院外,本来想开车送送他们,但是看陈队长并没这个意思,只好作罢。我站在门口,看着陈队长的身子越来越远,最终慢慢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回过头,看到我妈和老歪、王大头都站在院子里。

“没想到小阎王还有这样硬脾气的兄弟……”王大头喃喃地说。

“是啊,以前还以为小阎王交的都是不三不四的人,看看宋光头那德行……”老歪也跟着说道。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

“王大头,老歪。”我妈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了嫂子?”二人恭恭敬敬地看着我妈

“今天为什么把巍子放跑了?”

“……嫂子,我们也不想的。”二人都是一脸无语。

“去,墙边拿大顶!”我妈一脸严肃。

二人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但又不敢违抗我妈的命令,只好走到墙边挨个双手倒立,拿起了大顶。对于我,我妈倒是没有太多责怪,只是让我赶快回去休息。

唉,亲生的就是好。

我看了一眼在可怜巴巴倒立在墙边的王大头和老歪,赶紧进屋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家里养伤,足不出户,和外界的联系仅靠电话。和李爱国通话得知,元朗手下的那批余孽基本上都除干净了,我们也逐步拿下了整个罗城的地下世界,但凡大一点的场子都归我们管辖。当然,我们也会给那些零散势力一些活路,将一些边边角角的地盘让给他们,做法和当初的陈老鬼差不多,我们也不可能去养那么多闲人。

总之,我们已经成为罗城最大的势力,而我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罗城地下世界的唯一主人。天气慢慢入冬,我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在我妈的同意下我也回到罗城,照例巡视了一番自己的场子,也和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见过面,以求能维持和谐的关系。

郑朝宗那边自不必说,我仍旧遵守着过去的承诺,他也乐于给我提供一些便利;还到桃花园去了一趟,专程谢过火爷曾经对我的帮助。火爷真是神通广大,竟然也听说了李皇帝禁止我踏足省城的事,告诉我说这样挺好,不用去触李皇帝的霉头,安心驻守罗城这一亩三分地就行。

我嘴上应承着,不过心里知道,我和李皇帝迟早是有一战的。

罗城这边的事都妥当以后,我又回了趟家,和我妈促膝长谈了一次,谈到了当初和我爸的承诺。我妈沉默许久,才跟我说:“明天,你去找一趟你父亲吧,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会告诉你的。”

我重重点头,说好。

在家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妈将我送到门口。以往总是很淡定的我妈,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面sè显得忧心忡忡。我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又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孩子,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你可一定要考虑清楚啊!”

从她的话中,我就知道,我爸给我安排的路,恐怕会更加艰难、凶险。我知道她还是担心我,就跟她说:“放心吧妈,我早就考虑好了。”

我妈知道拦不住我,轻叹了口气,才放开了我的胳膊。

我也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再次和我妈道别之后,便再次驱车赶往监狱……

看网友对 278 儿,恨爸爸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