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章 府兵制

第二百七十章 府兵制

精绝军加上叶青麟直领的王族军,看上去有三万兵马,但都是七拼八凑起来的,打突袭容易,但在张雄、张俊及孔鹏这样的老将面前,实难讨到什么便宜。

目前只能趁叛军难以完全掌控平卢大绿洲的局面,以及平卢大绿洲距离黑山有两千里的茫茫沙海阻隔,精绝都护府及叶氏王族军也抓紧时间进行休整,恢复元气。

陈海还是希望能引诱叛军跨越茫茫沙海来攻,他们这边以逸待劳,才可能会有更大的胜算。

要不然的话,就算这边的形势先安定下来,也需要在平卢大绿洲内部培养、扶持反抗张氏逆贼的力量,在有一定把握之后,再率三四万精锐直接插入平卢大绿洲,才是与张雄、孔鹏等逆贼决一胜负的机会。

现在还是要做一些基础性经营。

陈海以往要想派出数支勘测队,将黑山附近的地底岩层都勘测一遍,以验证他的推测,这原先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做到,但此时他有修为踏入道丹境后期的葛玄乔过来,很多事情就简单了。

陈海不在新成立的精绝都护府担任任何职务,也是想脱身出来,尽快验证他的推测。

一旦验证黑山附近的沙海地底是一整块能防溪河渗透的大岩层,他们今年就能开始做溪河改道的工作,明后年就能让黑山附近的绿洲面积逐步的扩大。

这才是精绝都护府能真正扎根沙海深处、推行府兵制的根本。

后期即便助叶氏成功复国,叶青麟也不可能在平卢大绿洲范围划一块水草之地给精绝都护府立足。

陈海与葛玄乔,花费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黑山周围的沙海里摸了一个遍,最终确认黑山周围三百里范围,实是一整块凹型黑砂岩层,岩层深度在三到五十米之间。

要是将覆盖岩层的沙层都清除掉,就会发现黑山周围,就像是一座四周环山的浅槽型盆地,外围十数座绿洲,恰好是浅槽型盆地外围的环形山脉主峰。

陈海与葛玄乔带着这样的结论返回白石峪,除了董宁、冉虎他们外,要率族人在此地扎根的韩庆元、韩謇、郭泓判等人更是兴奋,他们这一刻都能理解这一验证这一点的意义有多大,但心里还是很困惑:“这事做起来,也没有多难,怎么除了国使之外,以前谁都没有想到要做这事呢?”

陈海微微一笑,并不欲解释什么。

燕州的平民社会本质上还是农耕文明,而金州大漠深处,牧耕结合,平民社会的文明程度甚至要比燕州更低,虽说燕金两地的宗阀宗门,炼器及对符阵的研究都相当的发达,但这个跟平民社会没有丁点关系。

是这种巨大的隔阂,限制了诸多人的思维。

在验证黑山地底确是栈槽型岩层之后,接下来要做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精绝都护府还是要迁回黑山,在白石峪所筑的简易城寨,则移交给叶青麟所率的西羌王族军驻防,也以便能就近收编更多北逃的叶氏残族势力。

下一步除了在外围的绿洲,将涌泉所形成的断流溪河以及大小湖泊,分步的往黑山内侧改道导流外,还要在黑山附近寻找水脉,打穿岩层开掘出更多的泉井,加快浅槽型岩层储水的进程,以便能尽快繁育更大规模的草木。

经过两个月的讨论跟研究,精绝都护府也拿出大家都认可的府兵制推行方案来。

精绝都护府计划在诸多部族的基础上,设立五十座兵农合一、兵牧合一的军府。

除了魔月湖设十二座军府,黑山设二十四座军府外,精绝都护府同时还在金象岭、黑隼崖、姑获山等绿州,也设立三到五座不等的军府,争取以最快的时间,将诸多部族健勇以及释放的奴隶以及马贼降俘,都编入五十座军府管理。

每座军府编二百到五百不等的卫卒,除了平时耕牧、闲时操训、战时集结之外,还各自负责修造军府哨垒;同时董宁还计划将五十头黑羽巨鹫及相应的御鹫锐卒,分配到每座军府。

这么做,一方面是加强诸折冲府与精绝都护府之间的联络。

毕竟只有黑羽巨鹫这样的凶猛灵禽,能够在千余里范围,快速运转两三千斤重的货物,还能够监视大漠深处的敌情;这都有助于加强精绝都护府对下属折冲府的控制。

同时也是将每头黑羽巨鹫的伺养成本,分摊到下面的军府,以便黑羽巨鹫能更大范围的在大漠深处自行捕食猎物。

不然的话,一百头黑羽巨鹫,就能将精绝都护府吃穷掉。

当然,精绝都护府也会对下面的提供灵药、兵甲以及战械等方面的支持。

府兵制推行下去后,精绝都护府能编得卫卒两万三千余,而精绝都护府的常备兵马则控制在五千人以下。

这么一来,除了耕牧及水利改造有充足的劳动力外,精绝都护府平日所消耗的粮草,即便还有缺口,但也不像之前那么恐怖了。

而此前从诸寨收编的千余匠工,除了少量分配到各军府,确保军府都有一定的农具、兵甲修造以及哨垒建造及水利施工能力外,大多数人都集中在黑山城,编为精绝都护府直领的少匠府。

精绝都护府不可能无限制的依赖于河西的援助,而魔月湖、黑山的农牧产出实在太有限,只能从矿产及工造上想办法弥补缺口。

陈海清洗诸多贼寨,前后缴获五千多斤玄胎精铁,这并非偶然,实在黑山、魔月湖的黑砂岩层里,富含黑砂精金及玄胎精铁等物。

马贼掳掠那么多的奴隶,除了强迫他们修造兵甲、城池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从矿脉里开采、冶炼黑砂精金与玄胎精铁。

黑山及魔月湖等地,能产玄胎精铁的矿脉还有那么几条,但以往诸贼寨冶炼玄胎精铁的工艺太落后了,产出很有限,董宁就计划从聚泉岭请两名匠师过来。

要是黑山这边每年能炼成五六千斤玄胎精铁,就能弥补很大的一块亏空。

“还有要你写一封信送到聚泉岭提一下这事……”

等郭泓判等人商议过事情离开后,董宁跟陈海说道。

“你写信给周景元、赵无悔,他们必不会拒绝你,”陈海笑道,“此时还不是回归聚泉岭的时机,信也没有必要写,省得对他们造成不必要的干扰。”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留下来帮我?”董宁定睛看着陈海的脸,强忍住伸手去摸他脸上伤疤的冲动。

“无论是叶氏,抑或西羌国的民众,都需要一个能忠于这片土地的精绝夫人,唯有这样的精绝夫人才会值得他们效忠或并肩作战,他们所期待的,可不是一个已经沦为董氏或他人附庸的精绝夫人,这是我身为‘大燕国使’,却绝不能在精绝都护府任职的关键,”陈海笑道,“再说了,就算没有我,你也做得很不错啊。”

“无人相助,我也只能一个人咬牙坚持。”董宁不无幽怨的说道。

陈海心里也是一笑,现在人多嘴杂,有些秘密、有些事情要单独找机会跟董宁说。

**************************

董宁要主持精绝都护府及精绝军迁往黑山城的诸多事宜,而此时的黑山城也太简陋了,后面还要继续增建,但陈海也不会理会这些琐碎的事务,先期返回黑山去找宁蝉儿。

葛玄乔此时在白石峪坐镇,葛玄乔也是唯一能让宁蝉儿心存忌惮之人。

怕被葛玄乔看穿身份外,除了逃不过必要接触外,宁蝉儿宁可离白石峪远远的,这段时间独自回黑山,在黑山的北坡,借几座岩洞开辟了她在大漠深处潜修的洞府。这段时间,陈海与葛玄乔踏遍黑山附近的沙海,宁蝉儿则基本上都留在那里潜修、研究丹药。

陈海刚踏入黑山荒芜的后山,就隐隐听见山腹里传来惨厉的哀嚎,飞到宁蝉儿的洞府前,从山腹里传出的哀嚎越发清晰,知道宁蝉儿是拿周大同等俘虏试药。

他已经够铁血无情了,听到这惨叫犹豫觉得心底碜得慌。

韩采娘之女赵莹脸sè惨白的守在洞府前,她不忍心看周大同等俘虏让宁蝉儿拿过去试药,但这种几乎撕裂人心的惨叫传到耳朵里也是一种折磨。

“你要是不想听这叫声,我传你一式静心势!”陈海笑了笑,伸出手指在赵莹明亮的额头一点,直接将静心势秘形凝入神识里,化作一幅画卷,自眉心打入她的心神深处。

赵莹才刚刚开始跟随宁蝉儿筑基修炼,陈海将静心势秘形图打入她的心神深处,只能凝聚极短的数瞬短时就会消逝一空。

赵莹毕竟不是明窍境强者,能将这一幅暗蕴真意的秘形画卷永远的锁入识海之中,她这么短的时间无法记住太多,但也要比旁人一手一脚教她好许多,后续更多还是看她自己的悟性。

“多谢国使……”赵莹喃喃低语道,都不敢正眼看陈海的眼睛。

照道理来说,她与母亲都在眼前这人的女人,何况母亲跟这人又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她一时半会不知道在这人跟前自处。

陈海倒没想到这事情上去,见短短两三个月,赵莹就已经打通一条玄脉,算是为日后修炼打下一个不弱的基础,资质不错是一方面,宁蝉儿很可能也拿她试药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章 府兵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