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药奴

 第二百七十一章 药奴

陈海推开简陋的石门,走进宁蝉儿借后山岩洞所开辟的洞府,石壁上插有十数支松脂火把哔哩啪啦的燃烧,将不大的昏暗岩洞大厅照得通明,就见那名叫周大同的马贼首领躺在地上全身痉挛抽搐,七窍都溢出黑血来,那碜人心的惨叫便是他嘴里发出来的。

宁蝉儿则在蹲开周大同的面前,剥开他的眼皮子,看他瞳孔的反应。

其他十数黑衣药奴都满脸畏惧的站在两边,看着眼前一切,他们脸sè很难看,如有身受,但不要说吭一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陈海率精绝军最后攻下黑山寨,有十数马贼头目拖延到最后一刻才弃械投降受俘,陈海没有将他们收编到精绝军,而是全部交给宁蝉儿充当药奴。

这两三个月来,宁蝉儿先是炼制出十数枚噬魂丹,强迫这些药奴服下,之后就不断的摧毁他们的窍脉灵穴,去试合入逆灵散之后的诸多丹药,看对窍脉有怎样的刺激作用。

此间有几个马贼心目忍受不住试药的折磨,试图反抗,但都被宁蝉儿用更狠辣的手段折磨死,剩下的十三名药奴且不管他们心里如何恨焰滔天,但在表面上再无人敢违拧宁蝉儿的意志。

周大同作为姑获山的三当家,有着明窍境后期的修为,这时候却被宁蝉儿折磨得满地打滚抽搐,偏偏宁蝉儿一脸专注的在研究他瞳孔透出来的反应,眼前这怪异的一幕,陈海看了也禁不住摇头不已。

“你刚回来就跑我这里来,不怕你的小情人吃干醋?”宁蝉儿早就知道陈海走进来了,待周大同扛住第一波的药力冲击,才封住他的玄脉让人抬下去,转过身来问陈海。

“你可以稍稍控制一下药力,不然这些药奴都要被你玩废掉了。”陈海却不是同情这些马贼药奴,实在是剩下来十三名药奴,都有辟灵境中后期的修为,更有三人开辟了祖窍识海,踏入了明窍境,这些人用好了,还是大有用处,要是都被宁蝉儿玩废掉了,还是有些太可惜了。

“怎么会玩废年呢?我只是拿灵药助他们提升修为而已。”宁蝉儿一脸无辜的说道,“你看这些药奴的修为,是不是都要比此前略强了一些?”

陈海也是无语,这些药奴的修为在短短两三个月内,被摧毁、重塑了两三个次,没有疯掉,就已经是神经意志够强大、坚韧的了——他也是废体重修,对这其中所要经历的折磨、痛苦都深为了解。

而这些药奴,用外药刺激,看似修为在被废之后重新恢复过来还要略强一些,但实际都有极大的隐患,可能再让宁蝉儿这样折磨两三次,肉身就会彻底的崩溃。

陈海也不管宁蝉儿怎么去折腾这些药奴,招手要韩采娘跟他去秘室。

宁蝉儿在韩采娘身上试药要收敛得多,这时候也才助她重新开启灵海秘宫,恢复到辟灵境初期修为,但毕竟是外药刺激,将萎缩、残缺的玄脉再度强行打通,会留下来极严重的隐患。

不要说玄脉灵窍间的破损了,韩采娘此时摧动真元行经诸脉都会针扎般的剧痛难忍,看似恢复辟灵境初期修为,但难以摧动真元法力,也远没有相应的实力。

这些窍脉间的严重隐疾,通常需要龙虎伐脉丹这样的灵药慢慢调养,但真要有那么多的灵药,足够重新培养出好几名辟灵境的好手,现在陈海只能抽出时间,尽可能运功帮她消除隐患。

韩采娘自然知道陈海是为她好,她倒是不奢望今生能踏明窍境,要是能尽可能消除十二玄脉内的隐患,她的寿元才能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准,而不至于突然有一天,玄脉灵穴突然完全崩溃而溘然辞世。

但想到陈海每次玄阳之气从脐下敏感之处渡入她的灵海秘宫之后才缓缓释入到玄脉之中,催|情作用实在是强烈到令她难以自禁。

要是男女欢爱倒也罢了,偏偏是陈海一本正经的替她疗伤,而她在陈海的面前一波波的冲上云端,前所未有的淫|媚之姿都会尽情的展露出来,每每事情都要躲开陈海脸红上好些天才能稍稍镇下来,这会儿看到陈海,她一张娇媚的脸蛋,还没有挪动步子就已经涨得通红。

**********************

韩采娘再一次精疲力疲的瘫软在床榻上,这一次的数波冲击尤其的猛烈,灵海秘宫里的真元散尽,与陈海渡入她体内的玄阳元息一起在滋养她破损的玄脉灵窍,这会儿她连爬起来换个地的力气都没有了,又不想让女儿看到她这样子,就拉起被子盖住脸了事。

韩采娘这么模样,陈海也非无感。

他只是照苏绫传他的办法,将胸臆间涌动的那一波波似烈焰冲动的春|情,一点点纳入识海,去滋养宁蝉儿种入他体内的媚魔魂种。

此时他就在宁蝉儿的洞府里,陈海也不能让宁蝉儿再次感应到媚魔魂种被他压制在识海深处,并没有与他的三魂六魄彻底的,陈海小心翼翼的掩饰,也是十分的辛苦。

陈海并非是想针对宁蝉儿做什么事情,实是将媚魔魂种喂养得足够强大,使之与文勃源通过蛊魂丹种入他体内的蛊魂融合,是反制文勃源或十九王赢述的唯一手段。

陈海也并非白白的运功助韩采娘消除玄脉间的隐疾,实是韩采娘是天生媚艳的美妇人,是喂养媚魔魂种的天生灵药。

看到韩采娘灵海内的真元已经耗尽,无法再替她运功,陈海将手掌从她温滑如凝腻的小腹上收回来,也在床榻前默默盘膝而坐,缓慢的恢复了消耗极剧的精神念力。

“啪!”笨重的石门被宁蝉儿从外面推开。

宁蝉儿的视线在韩采娘露在锦被外雪腻修长的大腿上逡巡不定,再看陈海衣裳整饰,她平时不以真容示意,但这时候一双勾魂夺魄的美眸满是迟疑,也不管韩采娘在场,困惑的问陈海:“苏绫那妮子将千魅幻灭大法传给你了,你要将这美妇人炼成自己的魅奴?”

也无怪宁蝉儿会怀疑,陈海替韩采娘治逾窍脉间的隐疾,她能理解,但韩采娘声嘶力竭都这般媚态,即便是女儿之身都会忍不住与虚凰假凤的玩弄一番,偏偏陈海事后还能一本正经的入寂潜修。

除了那百年苦修的石僧以及被彻底阉割的内宦,虽然世间也有诸多明心玄诀能压制心间的欲念,但关键是陈海需要在韩采娘面前压制什么?

宁蝉儿自然就想到苏绫已将千魅幻灭大法私传给陈海了,陈海实际是借用韩采娘在修炼千魅幻灭大法。

宁蝉儿如此猜测却也没错,但陈海只是借韩采娘修炼宁蝉儿种入他体内的媚魔魂种,但他既无心去修炼千魅幻灭之法,更无意将韩采娘练成自己的魅奴。

看到韩采娘一脸惊惧,陈海笑道:“你这体质却是极适合炼成魅奴,但我要将你炼成魅奴做什么?不过,你也适合修炼千魅幻灭之法,我便将此法传授给你,但你修炼有成,不得拿去害人……”

“千魅幻灭之法,乃我宗不传之秘,韩采娘倘若能对我忠心不贰,我自会传她大法,需要你代什么劳?”宁蝉儿闪身进入秘室,挥手打散陈海手指间凝聚的一缕烛火般的明辉,不让陈海直接将千魅幻灭之法直接借神识打入韩采娘的念识之中,说道,“你想我现在就传她千魅幻灭真诀,也不是不行,我那十三名药奴战力实在太差了,你得帮我想一套能提升他们战力的办法来。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这十三药奴在我身边,我不需要担心葛玄乔这老贼能对我产生什么威胁。”

陈海苦笑不已,葛玄乔在地榜都是排名前列的人物,修为已然通玄,更为关键的,修成道丹后,都已经不需要通过神识感应,道丹就天地元息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着微妙而玄妙的共鸣。

而像葛玄乔这种人物,修入到道丹境后期,肉身的结构都在发生微妙而玄幽的变化,真元法力不再简单蓄积在灵海秘宫之中,更是周身窍脉无处不有,这时候周身窍脉就像是一座开启的天地大阵,实力难以想象的强大。

三五千精锐悍卒所凝降的杀伐兵气,也难对这样的强者产生多大的压制。

十三名药奴,虽然有三人修为达到明窍境中后期,听上去实力不会太弱,但他们的玄脉窍穴被宁蝉儿折磨得就像破漏的气管,真元难行,都发挥不了正常修为的半数实力,要想联手能挡住葛玄乔这样的人物,可以说难以上青天。

“你将精绝军拍拍屁股就全送给你的小情人,我可没有说半个‘不’字啊,怎么轮我求你的时候,就这般推脱开来?”宁蝉儿戏谑的盯着陈海说道,手里把玩着一块玄胎精铁。

陈海也是苦笑,他在茫茫大漠深处能凝成精绝军,宁蝉儿怎么说也得算一半的功劳,她现在要收取一些回报也不能说她贪婪,沉吟片晌,说道:“我是可以传他们一套能固脉培元的玄戟秘势,但你能保证他们有朝一日不会摆脱你的控制?”

“这段时间我炼丹水平大有长进,这个无需你来担心。”宁蝉儿说道。

“那好吧,我先将这套武道秘势先传给你,但药奴能修炼到哪处程度,却不是我能保证的……”陈海伸出手指抵在宁蝉儿微凉的眉心,挑选出涉及到十二玄脉修炼的战戟图录,直接打入宁蝉儿的识海之中。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一章 药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