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裂天戟十二势

第二百七十二章 裂天戟十二势

陈海每打入一缕神识,便化作一幅仿佛亘古长存的秘势画卷,熠熠生耀的凝聚在宁蝉儿的识海之中……

宁蝉儿心神沉入识海之中,最终看到识海之内十二幅画卷仿佛亘古长存,并没有因为陈海的神识中断而破碎消逝,她心里明白,这意味着这十二势,每一势或多或少、或强或弱都蕴藏有真意碎片,才会像一枚枚真意火种存在她的识海之中不灭。

只要她有需要,她随时可能将这一幅幅秘势画卷从识海的最深处调出来参悟。

虽然宁蝉儿一时间还无法完全掌握这十二秘势的精髓,但也能意识到,这十二秘势的强大,真正修炼到大成,多半能掌握一种完整的道之真意。

而宁蝉儿每观想一势秘图,百骸必有一条主玄脉与之产生震鸣感应,十二战戟秘势,实际又对应着十二玄脉的修炼。

这意味着修炼这十二战戟秘势,只要能成功筑基,就已经踏入辟灵境圆满了;而且观想秘势图不断,玄脉震鸣感应此起彼伏,气血精元像潮水一般鼓荡,在百骸间汇聚出难以想象的巨大劲力要磅礴而出,宁蝉儿即便不用直接施展出来,以她修行的经验,也不难判断十二战戟秘势的威力,要远在一般的武道绝学之上。

宁蝉儿心想,这十二战戟秘势修炼到大成境界,则能掌握一种完整的道之真意,这又是踏入道丹境的必备条件,意识着这实际是一种入手简单、门槛低、宗门普通子弟武道筑基时就可以修炼,却又一直连贯修炼到道丹境的玄功绝学。

道丹境武修都能修行的武道绝学,燕州数以百计,但入手门槛如此之低的道丹境武道绝学,即便称不上独一无三,就宁蝉儿所知,燕州存世可能也就三五种而已,也都是顶级宗门、宗阀的不传之秘。

比较知名的,像戳神戟、大日焚天剑,燕州当世也就仅存残卷。

宁蝉儿实在不清楚,陈海从哪里获得这门玄功绝学的传承,迟疑的问道:

“这是什么玄戟绝学?”

她这时候都有些犹豫,犹豫着要不要真将这十二战戟秘势传给那些药奴了,是不是将这十二战戟秘势作为一门传承带回道禅院;这十二战戟秘势的价值,不在于修炼后武威有多高,而在入手的门槛极低,道禅院缺少这么一门武道传承。

“此乃裂天戟十二势!”陈海古井无波的说道。

为了将十二战戟秘势图直接打入宁蝉儿的识海,他的精神念力消耗极大,识海的范围都缩减了有三分之一,需要好几天的潜修,精神念力才会恢复过来。

这些年来,陈海修行、参悟武道,从上百种玄功绝学拆解出数以百计的基础武道秘形,又在这些基础武道秘形的基础上,创造出基本步法、拳法、腿法、掌法、战戟、刀法、剑法等等,进而融合创造出适合他自己修行及施展的十步断水斩等战势,掌握武道碎裂等真意。

而在他开辟祖窍识海,踏入明窍境之后,他就开始思考,如何能让那些由武道秘形融合而成的诸多秘势、战势更成体系。

裂天戟十二势,仅仅是他初步的尝试。

裂天韩十二势,脱胎于十步断水斩及碎裂真意,也是为了体现武道之碎裂真意,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可以说是他这些年武道修行、参悟的集大成产物。

虽然在燕州玄修宗门,裂天戟十二势看着是能跻入一流的武道绝学之列,但要是换到龙帝苍禹及左耳等神魔级数的存在视野里,这还仅仅是武道筑基的起步;碎裂真意也仅仅是陈海早期所掌握的第一种武道真意。

虽然在陈海看来,碎裂真意还有进一步参悟、提升的空间,而此时以燕州玄修宗门的标准来看,还只能算中品级真意。

陈海此时已经掌握比碎裂真意层次更高的上品级风雷真意,也就没有必要再将这裂天战戟十二势敝帚自珍、秘不外宣了,他实际也有意将裂天戟十二势,在精绝军及聚泉岭推广下去,因而这时也不介意传给宁蝉儿,在赤眉教或黑燕军中流传开去。

“裂天戟!”宁蝉儿喃喃自语,又笑道,“这十二势可以说是道丹境武修都能用的无上武道绝学,但以裂天为名,是不是又太托大了些?再说了,那些药奴修炼这裂天戟,即便是都能筑基有成,但联手似乎也难当葛玄乔老贼这样的敌手吧?”

“你的修为,或许不能在识海里同时观想这十二幅秘势图,”陈海平静的说道,“但你应该有能力同时观想三到四幅战戟秘势图,你看会有什么异外的反应?”

“……”宁蝉儿将信将疑的看了陈海一眼,心想战戟秘势虽然都极强大,但以她的神魂修为,同时观想七八幅秘势图应该不成问题,心里是这么想,她还稍稍保守了一些,并不意识陈海是无的放矢。

宁蝉儿在陈海面前也没有拘束,当然就直接入寂,心神意念沉入识海之中,同时观想四幅战戟秘势,就觉得得手厥阳、足厥yīn、手少阳、足少阳四条主玄脉同时受到感应,在她的识海里幻化出震鸣似的幻音出来,但变化并不仅仅止于此。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这四条主玄脉竟然出现共震般的感应异象,形成一股难以言喻的强烈冲击,往她的识海反震过来,差点将她的三魂六魄震得粉碎。

“这是什么鬼?”

宁蝉儿“噗”的张口吐出一口血,低头发现手心里握住的那枚玄胎精锐,竟被她纤纤玉手抓出五道清晰的指印来。

她自己都有些吓住了,没有想到四条主玄脉受四幅战戟秘势的感应共震后,体内的气血精元受之鼓荡,能生出如此恐怖的气力来。

宁蝉儿肉身修为还不如陈海,手指在一块玄胎精铁抓住指印,手指也受巨力反噬破碎露骨,血迹斑斑,好在指骨受到的伤势不严重。

韩采娘裸身裹在被褥之中,看到宁蝉儿几乎将一小块玄胎精铁捏碎,也是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要知道一块玄胎精铁,不知道要比普通的淬金铁坚硬多少倍,玄修的肉身怎么可能将其捏变形,那一瞬时,宁蝉儿指爪间涌出的劲力得有多恐怖?

岂不是随手就能将一件玄阶玄兵捏碎?

这也是道丹境武修才拥有的实力吗?

“你应该能想到的,”陈海微微一笑,跟宁蝉儿说道,“即便你现在想不到,只要确保能控制那几个药奴,让他们修炼裂天戟十二势,过段时间你也能看出来。”

“玄戟秘阵?”宁蝉儿难以压抑内心的震惊,檀唇张开几乎能塞进去一枚煮熟的鸡蛋。

要是听到陈海的提醒,宁蝉儿都不能想明白其中的关窍,也就枉称燕州数百年罕出的玄修鬼才了。

她在识海内同时观想四幅战戟秘势图,能令四主玄脉产生共震感应,使得她百骸气血精元鼓荡凝聚劲力的程度暴增数倍,以致她的神魂及肉身都有些经受不住,但要是不同的四人,在同一时间施展战戟秘势,不同的四人之间,玄脉气血精元鼓荡,会不会产生这种共震感应现象?会不会自发的牵动身外的天地元息,融入战戟秘势之中,往强敌倾泄而去?

要是这一切推测都成立,裂天戟十二势,单独是一种道丹境武修都能修炼的无上玄功绝学,多人联手施展,实则是一套玄戟秘阵。

道禅院在被大燕帝朝屠灭之前,之所以能成为燕州第一玄修宗门,除了千魅幻灭大法等无上绝学以及天罡雷狱阵等绝阵之外,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因素,就是道禅院掌握着一套最多能六名剑修联手施展的青元玄剑秘阵。

青元剑阵,就是借剑修施展剑势时玄脉间的共震感应,最多能将六人的气息融为一体,以此震荡、借用天地元息以御敌,威力甚至比六人的战力简单相加还要强大出一截。

道禅院自创立以来,数千年都脱离于世俗势力之外,也曾以为凭借诸多无上绝学、天地绝阵以及有序的师徒传承,能够超脱于世俗势力之外。

直至八十年前被大燕帝朝借讨逆之名,发五十万虎贲军精锐强攻道禅院山门,世人才发现所谓的燕州第一玄修宗门,在真正强大的世俗权势面前,依旧是那样的脆弱。

道禅院四名道胎境大天师,殒落其三,即便大天师巩清成功逃脱,也是如丧家之犬般东躲西藏了七八十年,才能再次借太平道宗(赤眉教)站在世人的面前。

道禅院山门陷落后,青元剑阵的秘本与诸多重宝,都落入赢氏皇族的手里;即便是大天师巩清,这时手里也仅剩青元剑阵的残卷……

要是裂天戟十二势,能最多将十二人的气息融为一体,十二名以辟灵境为主、配以三名明窍境强者的药奴,对抗葛玄乔这种道丹境后期的地榜强者,将不再是妄想。

这也难怪陈海要她确保能绝对控制这些药奴后才能传授。

陈海微微一笑,宁蝉儿会如此的震惊,他一点都不意外。

以傀儡分身强大,陈海也还无法在傀儡分身的识海之中,演化十二臂魔相的罗刹魔神去同时施展十二战戟秘势;而他在血云荒地也才控制住八名血卫,所以说以辟灵境为主的十二药奴,修炼裂天戟有所成就之后,联手能否真正压制葛玄乔这样的强者,他此时也说不好。

宁蝉儿顾不是韩采娘是什么反应了,美眸盯住陈海的眼睛,问道:“如此绝学,燕州最顶极的宗门闻之都会疯狂,你真就不管不顾的任其流传开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陈海自然不会将血云荒地的秘密说给宁蝉儿知道,换了一个说法笑道,“要是让其他宗门知道天底下只有我一人掌握裂天戟十二势及秘阵,你说会有多少人跑出来追杀来。现在任其流传出去,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追杀的价值了。”

宁蝉儿自然不会相信陈海的说辞,但此等绝学陈海都毫不吝啬的任其流传出去,她这时候觉得陈海当年任练兵实录流传出去,放手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以及此时将精绝军交给董宁掌控,也就有什么好震惊的了。

宁蝉儿怀疑陈海毫无吝啬的将这些闲棋冷子丢出去,很可能是掩盖他那大到难以想象的野心与图谋……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二章 裂天戟十二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