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83 这是要我的命啊

283 这是要我的命啊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冯千月一改之前霸道女王的常态,转而对我温声细语,还诚恳道歉的时候,我以为她是真的悔改了,欣然接受了她的邀约;在冯千月站在树下,突然装腔作势地“引诱”我的时候,我只觉得她可能是吃错药了,不然好端端地对我这样干嘛?

但是,当她突然一把将我抱住,还高喊非礼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她的用意所在。我用力地推着她,愤怒地说放开我,你这个疯子!但冯千月的力气竟然很大,她死死地抱着我的脖子,甚至把腿也往我的身上缠,不断地大喊着:“来人啊,来人啊!”

说来也怪,刚才看上去还空无一人的后花园,突然就从四周闪出好多的人来,他们出现得非常及时,一边高声地大叫着,一边朝我扑了过来。这么快的速度,说不是提前安排好的,我都不信。

也就是在这瞬间,冯千月猛地放开了我,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指着我哭哭啼啼道:“你们快把这个流氓抓起来!”

一群人口不择言地骂着脏话,然后一窝蜂地朝我扑上来,瞬间就将我按倒在了地上。我当然可以反抗,我要是拿出我的甩棍,这些人想制服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我只是觉得没必要罢了,事情闹到这步,越反抗越说不清。

我只是想不通,冯千月有这么恨我吗,不惜用自己的清白来栽赃我?就算我俩之前闹过一阵,可终究谁也没有吃亏,至于这样子吗?一群人将我按在地上的同时,我也冷眼看着坐在一边演戏的冯千月。

冯千月的头发散乱、衣衫凌乱,哭得梨花带雨,看上去好像真的遭受了非礼。我突然意识到,这样“人赃并获”的情况下,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刚才在她抱住我的时候,还不如趁乱占点便宜,也免得自己受这种不白之冤。

“小姐,怎么回事?!”

一个慌乱的声音响起,又一大群人跑了过来,原来是上午在门口堵过我的那些黑衣人,领头的正是那个精壮男。精壮男好像没和冯千月串通,他是真的一脸紧张地问着冯千月,而冯千月哭哭啼啼地指着我说:“他,他非礼我……”

精壮男一听,瞬间就怒火中烧了,他应该是冯家很忠心的奴仆,毫不顾忌我的身份,猛地就朝我扑了过来,然后狠狠一脚踢在我肚子上。

“你这个下三滥!”精壮男大吼。

精壮男身为那群黑衣人的头领,当然是有几分真实力的,他这一脚踢得很用力,我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碎掉了,肚子里的晚饭都差点吐出来。平白无故挨这一脚,我的心里当然很不服气,可我现在就是想还手,也来不及了,四肢都被人按得死死的。

我只能恶狠狠地瞪着精壮男,试图用凌厉的眼神将他吓退,但他完全就不在乎,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个下三滥的淫棍,竟然敢非礼冯家的千金小姐。他踹了一脚还不够,竟然还想踹第二脚,但是关键时刻,竟然是冯千月叫住了他。

精壮男不解地回头看向冯千月,冯千月则哭哭啼啼地说:“他毕竟是我爸结拜兄弟的儿子,你别打他了,将他交给我爸来处理吧!”

精壮男恨恨地看了我一眼,显然还没有解气,可是冯千月的话,他又不能不听,只好让人去叫冯天道。在等待冯天道的过程中,我依旧被人死死按在地上,冯千月则在一边哭个不停,好像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精壮男不停地安慰着她,说等家主来了,一定不会让我好过。

过了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是冯天道、侯管家,还有冯千月的母亲赶了过来。几个人都是神sè匆匆,尤其是冯千月的妈妈,更是一脸的焦急紧张。

“月儿!”美艳妇人最先叫了一声,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而冯千月看到父母过来,更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哭得也更大声了。冯千月一头扎在母亲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美艳妇人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冯千月哭哭啼啼地指着我说:“我看他是爸爸结拜兄弟的孩子,想到今天上午自己的鲁莽行为,觉得很不好意思,就好心约他出来散步,结果他却,他却……”

冯千月没有再说下去,但她伤心的眼泪,和散乱的头发、衣衫,已经说明了一切。美艳妇人回头瞪了我一眼,又一脸埋怨地对冯天道说:“你看看你这把兄弟的儿子,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王大哥一生光明磊落,怎么会有这样行迹不堪的儿子?”

被冯千月栽赃陷害,我的心中已经充满怒火,美艳妇人现在又拿我爸说事,更是让我气得不轻,可是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说什么好像都是徒劳了。

冯天道也一脸yīn沉沉的,他先看看伤心欲绝的女儿,接着又看向了我,缓缓说道:“王巍,怎么回事?”

从事发到现在,无论是精壮男还是美艳妇人,他们都单方面相信冯千月的话,没有一个来问问我是怎么回事。只有冯天道,虽然他的脸sè很不好看,但还是愿意听听我的说法,在这充满冰冷和不屑的后花园里,他的话语无疑让我心中一暖。可是,冯千月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就算我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他会选择相信我吗?

尤其是,冯千月演得实在太逼真了,一般女孩谁会拿自己的清白开这玩笑?而且冯天道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让人把我放开,我仍旧被人死死地按在冰凉的地上。

所以,我一时没有开口。而面对我的沉默,美艳妇人倒像是抓住了把柄,埋怨地说道:“你还问什么呀,难道咱们女儿还会说谎吗?”

而冯天道还是不死心,他甚至蹲下了身子,直视着我的目光,说道:“王巍,到底怎么回事,你能告诉叔叔吗?”

在这个冯家,也只有冯天道这么关心我了,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我抬着头,说冯叔叔,我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你会相信我吗?

“你先说吧,说不说是你的事,而信不信,是我的事!”冯天道认真地说。

有了冯天道这样一番话,我也像是吃了定心丸,便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道来,说冯千月向我道歉,我接受了;她约我散步,我也出来了;她突然引诱我,但是被我拒绝;再然后,她就撕破了自己的衣衫,扑到了我的身上,大叫非礼……

我还没有说完,冯千月就大骂了起来,说我满口胡言,明明非礼了她,还倒打一耙。美艳妇人也气得不轻,亲自站起身来指责我,说我怎么可以昧着良心这样说话,还说要不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早就把我拖出去让疯狗给咬死了。

在我看来,冯千月和她妈妈才是疯狗,不过我并没有搭理她们,而是直视着冯天道的眼睛说道:“冯叔叔,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你也说过,信不信是你的事情!”

冯天道正准备说话,美艳妇人突然说道:“老冯,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准备怎么办?就算他是你结拜大哥的儿子,你也不能黑白不分吧?!”

冯天道一时哑口无言,嘟囔着说:“这不是还没搞清楚吗……”

“没搞清楚?!”美艳妇人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还要怎么样才算是搞清楚?你看看月儿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在自己家里,恐怕大错已经酿下了!你能不能给女儿做主,不能的话我亲自来!”

冯天道一脸无奈,说你别着急,我再问问。

接着,他又回头看向四周众人,说当时你们谁在现场,有谁看到是怎么回事了吗?

冯天道一说这话,立刻便有好几个人跳了出来,说自己当时就在现场,看到确实是我先非礼小姐的。这几个人,就是一开始最先跳出来按住我的那些家伙,他们明显是和冯千月串通好的,这个局布置的其实并不高明,但就是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有了这些证人之后,美艳妇人更来了劲,说:“老冯,你听听,你听听!闺女一个人说谎就算了,难道这些人也陪着闺女一起说谎吗?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信不过,你是怎么当这个父亲的?”

冯天道一脸的无奈,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边是他的亲生女儿,一边又是结拜大哥的儿子,也难怪让他这么为难了。而我也有点忍不住了,冲着刚才那几个指证我非礼冯千月的人说:“你说你们都在现场,那我倒觉得有点奇怪了,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吧,你们到这天寒地冻的后花园里来干什么,难道和我一样,也是来散步的?”

这些人的穿着普通,既不是保安,也不是护院,明显就是冯家最普通的下人。这些下人大晚上的不在屋内休息,却跑到这冷飕飕的后花园里,说出去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冯叔叔,我建议你好好审审他们,我受点冤枉还不要紧,他们的行迹实在有点可疑啊!

我这么一问,这些人全部都哑口无言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本能地看向了冯千月。而冯千月看到yīn谋有败露的迹象,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撒泼,扑在美艳妇人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不停地让她妈给她做主。

美艳妇人狠狠一跺脚,说老冯,你到底给不给女儿出头?你要是偏着你这个结拜大哥的儿子,置女儿的清白于不顾,我现在就带着闺女回娘家,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一听美艳妇人这么说,冯天道立刻有点慌了,说别别别,事情不是没闹清楚吗?女儿要是真的受了委屈,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别动不动就提回家,都这么大的人了……

美艳妇人哼了一声,说还有什么好闹清楚的,事实不就摆在咱们的面前吗?

冯天道再次一脸为难地看向了我,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看到这里,我也看明白了,冯天道是真的很怕老婆,和那些“尊重老婆”的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之前是我判断错误了。

这样的男人,我也不去评价他的好坏,毕竟一家有一家的活法,我只是觉得我爸的这个结拜兄弟活得有点憋屈,有点悲哀。

当然,我也不忍心看到冯天道因为我而这么为难,人家一家过得好好的,是我打扰了他们,看来我不该来的。于是我便抬头说道:“冯叔叔,您不用为难了,我还是走吧,就当我没来过!”

冯天道一听,赶紧又说:“不行不行,你爸让你来找我,事情还没谈好,你怎么就走?你要是就这么回去了,我怎么对得起王大哥!”

冯天道说完,美艳妇人又不乐意了,说老冯,你和你结拜大哥之间的事我不管,但是女儿的事你一定要有个交代,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去!

这一回,冯天道倒是稍稍强硬了一些,说道:“事情还有点蹊跷,我需要再查一查,你先带女儿回去吧!”

美艳妇人不高兴了,嘴巴一张又要说话,而冯天道一脸乞求地看着她。美艳妇人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心软下来,决定在人前给冯天道一个面子,便把女儿搀了起来,让冯千月和她先回去。

冯千月哭哭啼啼地和美艳妇人离开以后,冯天道又把其他人都驱散了,才把我扶了起来,一脸惭愧地说:“侄儿,真不好意思……”

看得出来,冯天道实在是太为难了,和了一下稀泥对他来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才说没事的叔,我也理解你的难处,我觉得我还是走吧!

冯天道再次摇头,劝我不要离开,说我的那件事情,他正在考虑,马上就考虑好了。

“你一定要先住着,相信叔叔好吗?”冯天道拍着我的肩膀。

冯天道诚恳的话语、真挚的眼神,再次让我的心中燃起一丝希望。要对付李皇帝的话,单凭我自己的力量确实不够,能得到冯家的帮助肯定最好,于是我点了点头,说行。

冯天道松了口气,才和我一起返回别墅,并且亲自将我送进房内,还告诉我说没什么事就不要出来了,免得又出其他的幺蛾子。

冯天道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东西一样,对于他诚恳的劝告,我也接受下来。冯天道离开以后,我才重新躺了下来,一下就睡着是不可能的,脑子里又忍不住回想起刚才的事来。

说句实话,身为罗城地下世界主人的我,也算是身经百战、千锤百炼了吧,什么样yīn险龌龊的人没有见过?可是今天晚上,我竟然栽在一个刁蛮的少女手上,这可真是让我太憋屈了。

当然,也不算栽,其实只要我想,我有很多种法子为自己洗刷冤屈,比如审问那些下人之类的。奈何冯天道实在是太软了,在妻女的夹攻下,完全不能为我出头,能和个稀泥已经算不错了,实在不能指望他做得太多。

想起刚见到他时,是何其的霸气,结果这还没有一天,就彻底原形毕露了,我爸怎么会和这种人结拜兄弟的?

实在想不通,想不通啊。

就算他答应帮我对付李皇帝,我估计这事也要被他老婆和女儿给搅黄了。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来冯家是个错误,把希望放在冯天道的身上更是个天大的错误。

算了,我还是走吧,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还不如自己想想怎么对付李皇帝。

打定主意以后,我的心里也安定不少,踏实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侯管家又来叫我吃饭,当然还是我一个人,没有冯天道的作陪。吃过饭后,我也没和谁说,直接就出了门,准备离开。

不能怪我没有礼貌,我要是去和冯天道告别,他肯定又不让我走,还是悄悄地离开这吧。

冯家的势力是大,不过看来我是用不上了。

冯家进来很难,出去却很容易。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大门外面,天空有些yīn沉沉的,和我的心情一样。我的车子还停在外面,不过挡风玻璃已经换了新的,挂在上面的大铁锤也不见了。

还是那句话,冯家的待客之道还是不错的,其他的嘛……唉,不说了。

我拉开车门,正准备上车,身后却传来一个yīn沉沉的声音:“你把我家当什么地方了,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我一回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冯千月站在了大门口。

冯千月还是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又恢复了她霸道女王的架势,根本不将我放在眼里。一看到她,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恼火地说:“怎么,我连走都不能走了?”

“是的,你不能走!”冯千月扬起眉毛,冷笑着说:“昨天晚上非礼了我,现在想跟没事人一样离开,你觉得有可能吗?”

“神经病!”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两个都很清楚,现在她还拿这个出来说事,简直有病到了极点,所以我这骂人的话也脱口而出。我实在想不明白,就算是她很讨厌我,那我现在主动要离开,她应该表现的很开心才对,怎么还出来阻止我了?

不过,我也没心思计较她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最好一辈子都别再见她。同样都是刁蛮任性,李娇娇比她可爱多了,起码李娇娇没有什么坏心眼吧?

而冯千月呢,简直一肚子的坏水。

在骂过她一句之后,我也不等她发火,直接说道:“我现在就要走,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完,我就准备往车里钻。

到时候我一脚油门,看看她还怎么阻止我离开?

“疯牛,给他一点教训!”就在这时,冯千月突然高喊了一声。

疯牛?!

我的目光一滞,发现昨天那个手拿铁锤、疯子一样的保安突然出现在前面的马路上。这家伙那股子不要命的疯狂气势,我昨天已经见识过了,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他确实担得上“疯牛”这个名号。

我是真没想到,冯千月为了阻止我离开,竟然又把这个疯子给召出来了。疯牛的实力,就算我不用跟他交手,也知道他的厉害,也深知自己如果和他相斗,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更不想被疯牛的铁锤砸头,于是我赶紧就往车里面钻,准备一脚油门离开这里。但是已经迟了,疯牛手持铁锤砰砰砰地朝我冲了过来,那家伙的杀气已经完全散了出来,看样子就是打算来要我命的。

我他妈的算是服了,来的时候就差点被这家伙给搞死,走的时候竟然还要和这家伙对上。我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这会儿再钻到车子里的话,后果只有一个,就是再被疯牛的铁锤给砸破挡风玻璃,直取我的脑袋。

现在看来,还是逃回冯家比较安全,起码冯天道会护着我!

于是我想都没想,立刻转身就往大门里跑,而冯千月也看出了我的用意,立刻将她手中的皮鞭甩了出来,“飕”的一下朝我脑袋抽了过来。

“我看你往哪跑?!”冯千月大喊。

说实话,我真是杀了冯千月的心都有了,这他妈的算什么玩意儿啊?!

前有皮鞭、后有铁锤,相比之下,还是冯千月的皮鞭好对付些,于是我伸手就抓住冯千月的皮鞭,接着又如法炮制地使劲一拽。本来想把冯千月的皮鞭给拽下来,结果她却没有放手,在我巨大的拉力之下,她的人也跟着一起被我拽了过来,瞬间就来到了我的身前。

与此同时,疯牛也到了我的身后,抡起手里的大铁锤便往我头上砸了过来。

这是真要我的命啊!

我急中生智,立刻把冯千月往我怀里一拽,接着又伸手抓住她的脖子,口中大喊:“给我住手,不然我掐死她!”

看网友对 283 这是要我的命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