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附庸

 第二百七十三章 附庸

张氏一族及黑山寇,想要控制西羌国内的局势,也是一日之功,短时间内是没有能力跨越两千里纵深的茫茫沙海来攻黑山来,而精绝军及叶青麟亲率的西羌王族军也非一日之内就能整顿出模样来的。

葛玄乔留在白石峪坐镇,预防叛军有明窍境以上的强者突然穿插进来行刺,而陈海留在黑山,除了传授药奴及韩文当等将领裂天戟外,也是借这段难得的平静潜心修行。

虽说黑山城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经历两场激烈的战事,很庆幸的,黑山城地底当作库房使用的那座岩洞,由于岩层十分的坚厚稳固,没有受此前激烈战事的波及而坍塌。

黑山城作为精绝都护府的府城,后续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扩建。

陈海没有直接在精绝都护府担任职务,就让人在黑山城外的后山石地,新开凿出一段百余米长的新甬道,能直接走入与岩洞。

这条新的甬道凿通之后,之前连接黑山城内府的通道也没有封闭起来,就相当于黑山城里有一条秘密地道直接能通往城外的后山;虽然这段新的通道,在别人眼里还有少许暖昧不清的意味,毕竟董宁率精绝军赶到黑山城驻扎下来,她就将残破不堪的内府整理成自己的私苑居住。

当然,陈海除了在黑山南坡建了一座木层作为潜修之地,更多还是将那座留有上古人类所绘岩画的岩洞当作自己潜修的洞府。

岩洞石壁上那些残缺不齐的壁画,在世人看来这仅仅是上古人类在大漠深处存在及活动所留下的遗迹而已,但在陈海的眼里,这些则是龙帝苍禹、左耳等强大存在曾统治、守护过这片大地的明证。

看着这些残破的岩画所记录下的龙帝苍禹播云洒雨、左耳教化万民的一幕幕,陈海有着比宁蝉儿、董宁更深的感受——从这些岩画上,陈海能看到更多他人所无法发觉的细节。

而这两三个月来,陈海与葛玄乔踏遍黑山周围三四百里的每一寸沙海,又发现六七座同样残留有上古岩画的岩洞,结合这些岩洞里的壁画,陈海大致知道在数万年前,甚至还要更古老一些,金燕诸州还是处于蒙昧黑暗的蛮荒期,大地上妖兽纵横,人类要比现在弱小得多。

那时候,至少在金燕及北部的瀚州,还没有像大燕这样的大帝国出现,诸多弱小的人类部族,被险峻的高山及湍急而宽阔的大河阻拦分隔开来,彼此之前极少联系。相比较而言,体内混合人族与妖兽血脉的妖蛮一族,要强大得多,才是金燕诸州的真正统治者。

龙帝苍禹及左耳是最早期的罗刹魔入侵出现在这片大地的,岩画里有关罗刹魔的入侵描绘极少,可见当时龙帝苍禹等神殿守卫正是极盛之时,罗刹魔根本没有肆虐金燕诸州的机公。之后龙帝苍禹等神殿守卫在大漠深处停留了数百或数千年的时间,传授弱小的人族耕牧及修行之法,在稍后期的岩画里就没有再出现过去。

之后妖族与人族争夺这块土地,上万年甚至数万年反反复复的拉踞,以致上古时期这段极重要的历史,到现在除了这些残破岩画外,已经没有史籍有清晰的记载。

这两三个月来,这些残缺的岩画,所带给陈海的震惊绝非外人所能想象的。

要是神殿及龙帝苍禹也非金燕诸州的原生土著,那就意味着在地球、在罗刹域、在血云荒地之外,在无尽的元初混沌之中,还存在不知其数的异域空间,神殿及龙帝苍禹到底来自于哪里,又是怎么跟罗刹域及罗刹血魔纠缠上关系的,与地球又是什么关系?

而龙帝苍禹、左耳他们既然并非金燕诸州的原生土著,以他们那么强悍的存在,为何又要数万年如一日镇守血云荒地,堵住亿万罗刹血魔入侵的金燕诸州的通道?

要不是陈海此时与金燕诸州一损俱损,还没有置身事外的强悍实力,他才不会去认真罗刹血魔的威胁。

陈海就希望左耳没那么容易死掉,要不然这些疑惑,怕是这辈子都找不到人给他解答。

**********************

董宁焦头烂额的处理好一天的琐碎事务,回到简陋的私院里,也忍不住从秘道走入岩洞,看到陈海果然就在岩洞里面壁潜修。

陈海的心神意识近乎完全收敛在识海之中,在识海之中以风雷真意为基础不断演化风雷诸相。

即便是董宁从精绝都护府内的入口走入岩洞,陈海也没有收功,董宁就看到陈海盘膝坐在冰凉而坚硬的石地上,眼瞳似睁非睁的看着对面的残缺岩画,左手伸开,就仿佛是从雷云深处探出的狰狞龙爪,不计其数的细碎雷光电弧,似从虚空中源源不断的生出,最后在陈海的左手虚抓下,凝聚成鸡蛋大小的一团……

董宁也踏入明窍境,但看到陈海左手虚抓之下的那团雷光电弧,心知她对天地元息的掌握,实要差陈海一大截——这时候再看残缺岩画露出的一角龙爪这时候雷华熠熠,这时候竟然也凝聚少许的雷光电弧,仿佛不再是呆板的岩画,而是真正从虚空探出的真龙鳞爪。

董宁此前也数次走入这岩洞看过这岩画,即便祖师堂首座葛玄乔葛老祖也没有看到这岩画藏有什么蹊跷,很困惑这时候怎么能直接凝聚少许的天地元息?

作为玄修,都知道一个常识,唯有蕴藏或暗合真意的物体,不论是符阵、法宝或入道的书画,才能与天地元息生出感应,但一件物体是否暗合道之真意,董宁心想她或许会看走眼,但应该瞒不过葛老祖的火眼金晴啊。

陈海没有在岩洞里设下禁止他人进入的符阵禁制,董宁猜测他或许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便耐心等着陈海修炼完毕。

陈海很快就从潜修中回过神,看到董宁站在身边,看她也正好奇的打量着残缺的岩画,笑着说道:“要不是我所修的传承,与这岩画有着直接的关系,也无法参悟出什么来……”

都传说陈海必是获得从未问世的上古传承才有如此的成就,但这些年来,谁都猜不透陈海所得的到底是什么传承,毕竟金燕诸州上古时期太混乱了,史料记载甚至都没有这些原始的岩画记录清楚——董宁是想与陈海亲近,但两人关系每每有接近的机会之时,却又因为种种意外而骤然疏远,董宁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陈海心里到底有多少分量,也就不便去问这些私密的问题。

“怎么想起来今天跟我说这个?”董宁笑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个,有个问题很残酷,但我一定要问。”陈海站起身来,袖手而立,看着董宁绝美而明澈的眸子,说道。

“什么问题?”董宁似能看到陈海眼瞳里炽热的火焰,这是她以往在陈海的眼睛里所没有见到的,能让她感觉到在陈海看似粗莽的外表之外,隐藏着更为纯粹明澈的世界。

“此时的你,还是只知忠于董氏、此生都会为董氏牺牲的附庸吗?”陈海问道。

董宁没想到陈海问的是这个问题,一张美脸痛苦的微微扭曲起来,艰难的问道:“这有什么区别?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吗?”

“嗯,是非常的重要。”陈海点点头。

陈海通过蛇镯,心神意念能潜入对血云荒地,但随着距离远近的不同,时间有极微小的差别。这时间差别甚至短到一念之间,需要距离远及两三万里之外,陈海才会有所感觉,而随着他正式踏入明窍境之后,越发能确认这种差别的存在。

而通过这种细微的时间差别,以及黑山附近留下来那么多的残缺岩画上,陈海这时候已经能够确认,血云荒地的另一端出口并不是他以往所以为的太微山,而是在太微山以西,就在他此时的脚底下黑山。

这是一个极其残酷,以及他都不想承认的事实。

葛玄乔试探是否有成为大漠之王的野心时,陈海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葛玄乔,也没有办法直接跟葛玄乔说,黑山实是一座大盖子,盖住一个世人绝不愿看到血练魔狱……

陈海也无法想象,一旦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不再起作用,正式与金州及罗刹域联接在一起,数亿计的罗刹血魔揭开黑山这座大盖子,从血云荒地像潮水似的涌入大漠,有什么大漠之王,能抵挡住亿万罗刹魔的如洪荒黑潮般的吞噬?

陈海不难想象,金州大漠广及七八万里,一旦黑山这座大盖子被揭开,数以亿计的罗刹魔吞噬大漠后,第一选择必然会往东侵入燕州,而铁流岭、太微山、玉龙山实是人族抵御亿万罗刹魔的第一道防线。

陈海实在不清楚,董氏要是知道血云荒地的存在,要是知道血云荒地极可能连接罗刹域与九野天域的空间通道会有什么反应?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三章 附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