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安家失去灵宝阁的靠山,也没有被血宗接纳后,迅速没落了下去。

以前投靠安家的客卿,知道安家失去了灵宝阁的庇护,相继从安家离开。

就连安家内部,也有一些人眼看家族不行了,渐渐从安家出走,到了别的城池讨生活。

如此以来,安家的实力,就被大大消弱了。

原先黑云城的人,都对安家颇为尊敬,将安家的安荣,视为黑云城的无冕之王,当他为城主。

可现在,前来围观者,看向安家人的眼神,都充满了心灾乐祸。

安家‘门’前,安荣脸‘sè’‘yīn’沉如水,瞪着袁家的家主袁逢‘春’,正在极力争辩,想要为安家的族人讨个公道。

曾经送聂天去青幻界的安禾,站在安荣身旁,也气的浑身发抖。

安家稍稍有点实力的族人,都全副武装地来到‘门’前,做好了与袁家一战的准备。

袁逢‘春’神‘sè’冷漠,故意没有在安家的内部,去和安荣谈话,偏偏就在‘门’前。

他这么去做,就是要吸引黑云城的那些人来观望,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去羞辱安荣和安家,告诉那些人,如今的黑云城,究竟谁才是主人。

“今日,你们安家就必须全部搬出来,这是我给你们安家的最后期限。”袁逢‘春’扬声,每一句话,都刻意加重了声量,好让所有人都能听见,“我希望你们安家识时务,不要不识抬举。只要你们安家老老实实的,我也懒得理会你们,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安家的安荣,为先天境初期的境界,可袁逢‘春’则是中期。

巅峰实力,就已经不对等了,单单一个袁逢‘春’,就能稳稳吃下安荣。

袁逢‘春’身旁,众多袁家的族人,还有那些依附袁家的炼气士,大多数都是中天境中期和后期的修为。

以袁家眼前的力量,想要将安家赶尽杀绝,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袁逢‘春’!你不要欺人太甚!”安荣怒喝,“诗怡和小颖还在血宗,他们虽然不是血宗的弟子,但深受血宗宗主黎婧的喜爱。你敢动我安家,血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血宗?”袁逢‘春’摇了摇头,嘴角满是讥诮,“谁都知道,黎婧愿意接纳你们安家的那两个丫头,仅仅是因为血宗宗主给聂天面子。可聂天如今死活不知,就算是还活着,因为他不识时务,将天宫需要的碎星印记带走了,也成为了我们离天域的罪人!”

“你应该也知道,血宗没有接纳你们安家,是因为就算是在血宗的内部,都有一些人对聂天不满!”

“离天域四分之一的疆土,都被魔气淹没,以目前的速度下去,要不了太久,离天域就会完蛋。”

“那聂天即便还活着,等他回到离天域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在这种局势下,谁还能指望他?”

袁逢‘春’在说起聂天时,附近众多的围观者,都轻声咒骂。

那些人,都在说聂天不知好歹,非要逞强去炼化碎星印记,才导致离天域必须要遭受如此劫难。

他的一席话,让所有人群情‘激’奋,一副恨不得安家早死的模样。

人群中,变幻了身份的聂天,眼神灰暗。

本‘欲’立即冲出的他,强行止步,依然站在华暮和裴琦琦身旁,将那些人对他的指责,都一一收入耳朵。

“人‘性’”

他轻轻摇头,心中满是悲凉和酸涩,对聂家,对黑云城,他都渐渐绝望,再无感情可言。

“世人多愚昧,你们只觉得是聂天造成了离天域的厄难。”安家的安荣,冷哼一声,“但据我所知,如果不是聂天从天‘门’返回,将血宗的骸骨巨人唤醒,血宗已经完蛋了。如果不是血宗被解围,腾出手来的黎婧和骸骨巨人到了狱府,你们以为那些妖魔会提前撤离?”

“要不是聂天,离天域上一次的劫难,都渡不过!”

“在你们的眼中,只有自身的利益,只为自己考虑!你们,没有一个配指责聂天!”

“凭什么是聂天‘交’出碎星印记给宁央,他获取的碎星印记,可是足足两枚!为什么不是天宫的宁央,将那一枚碎星印记给聂天,让聂天能极早将三枚碎星印记合一!”

“聂天乃我们黑云城,凌云宗,甚至整个离天域的骄傲,他为何非要给他们天宫让路?”

安荣大声反驳。

然而,很快他的反驳声,就被袁家人,还有黑云城那些人的咒骂声淹没。

那些人,压根不记得聂天的好,不记得聂天曾经为离天域做过什么,他们只觉得拿了碎星印记悄悄潜隐的聂天,背弃了离天域,让他们被迫遭受如此绝望的境况。

他们都在嚷嚷着,说区区聂天,怎么比得过宁央?

聂天拿了碎星印记又如何?不依然没本事炼化,若能炼化,为何至今没有出现?

在他们的心中,身份尊贵,从天宫走出的天之骄子宁央,才是那个能够助离天域脱离苦海者。

“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裴琦琦冷声评价。

华暮脸‘sè’漠然,他对人‘性’复杂和‘yīn’暗面的认识,太深刻了。

他早就知道会如此。

他也知道,聂天一旦返回黑云城,就会面对这些,所以才极力避开黑云城,不想让聂天看到眼前的局面。

可聂天坚持要来。

他下意识瞥了一眼聂天,知道经历了黑云城这些事情,聂天从今以后,心‘性’都可能会发生变化。

人‘性’险恶的一面,**‘裸’地暴‘露’在他眼前,会让聂天变得愈发冷酷无情。

“对他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华暮皱着眉头,心中自语:“有的人,面对这些‘yīn’暗面,可能会心‘性’大变,再也看不到阳光的一面,从而变得嗜杀成‘性’,自然而然坠入邪魔妖道,希望他不会如此。”

他不想聂天看到这些,就是担心聂天会心灵崩溃,这样不仅影响修炼一途,还会让聂天仇视一切,从此沉沦于杀戮不可自拔。

“凌云宗,我是不打算去了,等这边事情结束了,我们去血宗一趟。”聂天忽然轻声道。

“不去了?”华暮错愕。

“我师傅既然不在,就不用去凌云宗了。”聂天回应。

他以前就对凌云宗就没有什么归属感,当年他母亲意外身亡,凌云宗的一些人,觉得在他母亲身上‘浪’费了太多的资源,回了一趟聂家,就莫名其妙生了个孩子,不久死亡。

这导致凌云宗对聂家颇多不满。

聂东海和聂茜,就是因为失去凌云宗的信赖,才遭受了众多的磨难。

如今,在他从离天域消失后,凌云宗内部的一些人,又是这样的态度,放任聂家还有黑云城不理不问,使得如今的黑云城,变成这样的一个疯狂世界。

他自然觉得凌云宗背负着不少责任。

“袁家之主,在先天境的中期。”华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要不,等这边告一段落了,我帮你解决?”

他身份特殊,不愿意抛头‘露’面,众目睽睽之下去杀袁逢‘春’。

他知道聂天不凡,可聂天毕竟只是中天境,他担心聂天‘乱’来后,没有击杀袁逢‘春’,还惹来后续的麻烦。

“我想试试。”这般说着,聂天终于再次迈步,悄悄走向袁逢‘春’。

他走动的那一霎,就运用了生命血脉的新天赋生命潜隐。

他体内的血‘肉’,灵气,生命动向,都迅速下降收敛。

“咦!”华暮轻呼。

若是不动用魂力仔细探察,在他来看,眼前的聂天,都仅仅只是一个没有灵气在身的凡人,会毫无防备。

穿过人群,聂天悄无声息地,接近着袁家族人。

旋即,他突然营造出‘混’‘乱’磁场,并瞬间发动了星烁。

一瞬后,他就陡然在袁逢‘春’背后显现,并立即‘抽’出了炎星!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