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秘密

第二百七十四章 秘密

即便陈海能确认,血云荒地就是连接罗刹域与九野天域的空间通道,但这也不意味着数以亿计的罗刹血魔,会立时如潮水般侵入河西。

毕竟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还在发挥着作用,三域还没有真正的联接为一体。

虽然血云荒地里有数以亿计的罗刹魔复活过来,但这些罗刹魔目前看来除了想要血云荒地里站稳脚跟外,更主要是想找出沉陷到地底深处的神殿。

短时间里,陈海也看不到罗刹魔有想侵入九野天域的迹象。

所以,董氏即便知道血云荒地的存在,也有可能不视之为威胁,毕竟罗刹魔进入九野天域之后,真要从西面大举侵入燕州,很可能是以千年为时间单位进行衡算的。

此时燕州的道胎境天榜人物,自身寿元都活过八百岁,谁会真正考虑数千年甚至数万年之后的事情。

就算董氏将罗刹血魔视之为威胁,会有怎样的反应,也不是陈海此时所能预料的。

金燕诸州有史以来,其他地方不是没有发生过邪魔入侵的事情,但据不多的史籍都能够看出,精诚团结、共同抵挡邪魔,并非金燕诸州的优良传统。

以陈海这些年对董氏的观察,他相信董氏一旦知道血云荒地的存在,最大可能的选择,就是加快对南面鹤川以及东面天水等郡的攻伐,以便董氏从最危险的区域迁移出去,而不是为其他宗阀世族挡住罗刹血魔入侵的第一枪。

此时的董氏强是够强了,但还没有取代赢氏、统治燕州的实力跟气运,陈海担心董氏知道血云荒地的存在后,只会让燕州的形势变得更混乱不堪。

而既然精绝都护府以后要在这片土地扎根,陈海自然就不能再将这诸多秘密瞒过董宁。

他此时借董宁之手,在黑山等地推行府兵制,看似是要在有限的给养下,以最大限度的增强精绝军的战力,同时他还希望有朝一日,黑山附近一旦出现空间通道彻底打通的迹象之后,黑山附近的诸多部族,能以最快的速度有序东撤。

没有兵农合一、兵牧合一的府兵制,是做不到这点的。

不过,他首先要确认董宁能更理智的看待血云荒地的存在,而非慌乱无措的直接将这些秘密告诉董氏了事–那样很可能将他的打算都打乱掉。

看着陈海脸上的凝重神sè,董宁心里困惑不已,心想陈海总不至于要她出卖董宁的利益,沉吟片晌说道:

“我生于董氏、也享受董氏的供养,对董氏一族自有推卸不去的义务跟责任,这也是我决意嫁入西羌国的原因。而在踏出铁流关的那一刻,我即便不会出卖宗族的利益,也决心要在西羌国为宗族争取更多的利益,但就我个人而言,已不再是宗族完全的附庸了。只是,话说是这么说,但其中的错综复杂,并不是说斩断就能斩断的,你问我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以往有人给取了诸多绰号,我都置之一笑,偏偏我入大漠之后,马贼唤我黑山箭魔,我却没有拒绝,可知是有什么缘故吗?”陈海问道。

“这里面有什么缘故?”董宁迟疑的问道。

陈海伸出手指,轻轻抵在董宁明洁的额头上,随着一缕缕神识渡入董宁的眉心,龙帝苍禹、神殿、左耳、罗刹魔、数以亿万的枯骨残骸以及往生大阵在血域苍穹之上启动形成血sè漩涡以及数以亿计的罗刹魔及诸多血妖、血兽在血云荒地复活的种种场景,化作一幅幅画卷直接呈现在董宁的识海之中……

“这些是什么?”

董宁踉跄后退数步,震惊得都差点站不住,难以想象陈海直接渡入她识海的那一幅幅画卷会是真实的存在。

“这座神殿及苍禹、左耳等强悍存在,虽然从金燕诸州消失已经有数万年之久–时间甚至有可能更久–此时已不为人所知。除了大漠深处这些残破的岩画外,即便是燕州最古老的宗门,都没有留下他们存在的明确记载,但数万年来,是他们一直孤独的在血云荒地镇守着,封堵住亿万罗刹魔入侵金燕诸州的通道,”陈海语气沉郁的说道,“时间过去这么久,即便是神魔也难免会殒落,待罗刹魔准备好下一波入侵之前,将再没有谁会替金燕诸州的人族去镇守血云荒地了。也不知道该说是有幸,还是不幸,我虽然是恭为神殿守护使之列,但实力实在是太弱了,根本无力承担起守护这片大地的宿命;也不知道该说你有多么不幸,黑山实是血云荒地的另一端出口……”

“你骗我的吧?”

董宁震惊过半晌无语,即便她心里再认同陈海,一时间也难以承认他所说就是事实。

神殿、龙帝、罗刹魔、血云荒地,这可都是上古蒙昧时期传说中的存在,是传说中超越道胎境、已经证道飞升的存在,怎么可能都殒落在荒废到极点的血sè废地?

难道证道飞升都只是谎言?

神殿又是怎么回事,这些事情一下子都涌到她的眼前,令她如何能从容接受?

而陈海竟然是神殿守护使,宿命竟然是守护金燕诸州所在的这座天域,这算是开哪门子玩笑?

即便是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赢氏皇族,也仅仅是统治燕州一地的王者,绝不说守护天域这种话。

陈海苦涩一笑,伸出左手,令蛇镯在左手手腕上显现出来,跟董宁说道:“血云荒地就在这地底之下,只是受天地法则的阻隔,两处空间还没有完全衔接起来。你将一缕神识凝出来,随我牵引进入这蛇镯之中……”

董宁将信将疑的将神识随陈海附入蛇镯,看似寻常之极的蛇镯下一瞬便如张开的空间漩涡将她的心神魂意猛然间吞噬进去。

下一刻,董宁睁眼便看到一座到处都岩浆流淌的荒废大地呈现在她的眼前,天穹上血云翻滚,虽然没有雷霆异相,但血云里透出的异样压迫,令董宁感觉极其难受,仿佛三魂六魄随时都被会这异样的压迫碾碎。

“你还没有正式祭炼蛇镯,一缕神魂强行进入血云荒地,难免会受到不同天地法则的排斥——你只要不试图去感应四周的天地元息,神念在血云荒地停留片刻不是什么问题……”

听到陈海的说话声,董宁随即“低头看到”下方的石峡裂谷里站在一樽有近十米高的狰狞血魔,正张开口跟她说话。

陈海在这废地里完全是一副恶鬼形象,周身覆盖刺眼令人惊惊的深红sè血鳞,粗壮的下肢像虬结的树桩,长长爪甲伸出来,像最锋利的紫红sè玄兵,一块块隆起的肌肉蕴藏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而脸面像是剥去皮、露出血淋淋颊肉的恶鬼,额头两侧隆起来,像有两根峥嵘短角要长出来……

“……”董宁虽然仅有一缕神魂潜入血云荒地,也知道能以神念与陈海交流,但这一刻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我在血云荒地的分身,是不是有些丑得吓着你了?”陈海笑起来也很狰狞,自嘲笑道,“要不是这樽分身与罗刹血魔一模一样,我也没有办法一直潜伏血云荒地里,不被发现。”

“还以为你此前的样子已经够丑了。”董宁笑道。

既然都已经确认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董宁心绪却也没有想象中的慌乱。

只是这时候她犹能感受到天地法则对她的排斥,神魂无法长久的滞留在血云荒地里,与陈海慢悠悠的讨论这一切,问道:“你手里可有什么玄兵法宝,能让我的神魂附上去?”

虽说神殿共有七樽神卫傀儡,但其他六樽神卫傀儡都随神殿已经沉入在地底。

陈海此时也没有通过蛇镯,助董宁将其中的一樽神卫傀儡修炼成身为分身;这时候董宁的神魂想要较长时间的停留在血云荒地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件法宝或玄兵作为寄附物,才能最大限度降低天地法则对她的神魂压迫。

这么做是有一定的凶险,但这对董宁的神魂修炼以及对道之真意的参悟,帮助是极大的。

虽然每个人都身处天地法则之中,但不是谁都能感受到天地法则存在的。

陈海往裂谷下招了招手,一道玄光飞掠而来,落在他的手里化作一杆黑sè战戟。

黑sè战戟仅仅是黄级玄兵,勉强能让董宁潜入血云荒地的神魂寄附上去,笑着说道:“这柄玄兵战戟太简陋了,但此时我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陈海能在燕州炼制玄级玄兵,但在血云荒地里,他手里没有玄胎精铁、赤髓铜这样现成的天材地宝,也没有炼器专用的高级集焰符阵及炼炉,他此时能在血云荒地里炼制黄级玄兵战戟,已经是他多年努力下的结果。

潜入血云地的这缕神魂寄附到战戟之上,董宁的视野才能跟随陈海进入裂谷深处,这时候才亲自看到陈海这一年多来,在这座外围皆是岩浆河的裂谷深处的寄身处是什么样子。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四章 秘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