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辞行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辞行

董宁的心神意念回到己身体内,看着四壁残缺的岩画,心里有一种隔世般的恍然与迷茫。

她没想到陈海身上竟然藏着如此惊天的秘密,没想到陈海独自背负着如此巨大的责任,细想来,不正是陈海身上这些所有人都看不透的秘密,才是诱她一步步深陷下去的致命诱惑吗?

看着陈海深邃似星辰的眼瞳看过来,董宁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抓住陈海长有老茧的手掌,低声问道:“我要怎样才能帮到你?”

看着董宁雪腻无暇的面容以及藏着炽热火焰的美眸,陈海伸手轻轻抚摸她滑如凝脂的脸颊,心里也感慨这一切或许都是命运使然,要不是董宁在这时出嫁西羌国,要不是血云荒地的另一端出口恰好就在黑山地底,要不是这四五个月里发生过这么多事情,以致西羌国形势错综复杂使得董宁有机会在黑山自成一系,他也不会这么早就下决心将一切秘密说给董宁知道。

“我劝你在黑山推行府兵制,更主要的目的,就是在黑山发生异变时,兵牧、兵农合一的府兵制,能让精绝都护府的军令、政府非常迅速、有效的执行下去,这样才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将黑山附近的部族子弟撤到河西去,”陈海说道,“但仅仅是黑山附近推行府兵制是不够的,我们不能将栖息生存在平卢大绿洲的数百万人丁抛弃掉——而西羌国的数百万人丁真要都能有序撤到河西,都是未来抵挡罗刹血魔的潜力。但想在平卢大绿洲全面的推行府兵制,在精绝军奠下一定基础之前,并不能太早助叶氏复国。”

董宁以往虽然潜心修行,但生长在大宗阀之中,能理解陈海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是什么。

叶氏这时候不得不借助董氏的力量复国,这才不得不接受精绝都护府的存在,但叶氏复国成功之后,即便会遵守诺言,不会贸然取缔精绝都护府,但也会想尽办法限制精绝都护府的发展。

而在伯父董畴那里,也未必精绝都护府的势力发展特别强大,一切又都是因为她那个野心勃勃的父亲牵连。

“黑山、魔月湖,皆弹丸之地,即便在张雄、孔鹏的压迫,不断会有人跨越茫茫沙海逃过来,但人口顶天也就三四十万,精绝军又能奠定多深厚的基础?”董宁虽然铁心要助陈海,但眼前灰蒙蒙一片,实在看不清楚出路在哪里。

张雄、孔鹏率叛军掌握平卢大绿洲后,控制的地域将是黑山、魔月湖的百倍之大,人口也将是他们的二三十倍,何况张雄、孔鹏等叛军后还极可能有藏羌国的支持——藏羌国的实力,甚至不在此时的河西之下。

董宁实在不清楚精绝都护府治下这么点土地、人口,能干成什么事情,她猜测宗族那边的意思,更多的也是期待他们能牵制住叛军,让西羌国内此时的混乱局面维持下去,不能威胁到河西就好。

陈海微微一笑,说道:“兵不在多而在精。聚泉岭那边接到你的信函,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联络。而只要董宁不封锁秦潼山到黑山的商路,你且看我怎么将精绝军打造成纵横金州大漠的第一强军!”

“冉虎堪担大任否?”董宁问道。

“你要依赖的是中高层将官整个群体,而不是单独某个人,”陈海说道,“樊大春、邓童儿、韩庆元、韩謇、韩文当、郭泓判,要是单独看,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一堆缺点,心思也没有那么稳定,当你不偏不倚的将他们当成一个整体去看,又是没有问题的。冉虎等河西子弟,也大可能任用。将来有个别河西子弟,或许会有不同的选择,但整体一旦融入精绝都护府,则不会有什么问题。何况你现在就是精绝都护使,冉虎他们加入精绝都护府,名义上已经与河西、与太微宗斩断关系了。”

“这就是你说的,凡事先统一大家的思想?”董宁问道。

“是的。”陈海笑着点点头。

“你或许不会留在黑山太长时间,要是以后我遇到什么事情要问你,要该怎么办?”董宁问道,“有什么办法,让我的神魂也随时能潜入血云荒地?”

陈海抬起左手,露出手腕上的蛇镯,说道:“此灵镯能祭入多人的神魂气息。你也将神魂气息祭炼上去,到时候你只要人留在黑山城,如有必要,我就能通过蛇镯,将你的神魂意念一起带入血云荒地之中。虽说这么做,极耗精神念力,但有什么紧要事情,我们还是能在血云荒地里说上话的……而现在我在黑山,你的神魂要经常能潜入血云荒地潜修,观悟天地法则,对你的修炼也极有好处。”

董宁刚要滴血祭炼到蛇镯之中,陈海却将蛇镯隐去。

董宁疑惑不解,下一刻才感应到有人从外侧走进岩洞里来,她还疑惑是谁,待看清宁蝉儿的身影,才省得要与陈海分开些。

“我说你们两能不能稍稍克制一些。这时候叶氏还没有复国,精绝都护府还谈不上有什么根基,这要是一不小心弄出孩子来,大家脸面可就难看了。”宁蝉儿戏谑的说道。

宁蝉儿始终未以真面目示人,董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以往她也只是认为这是陈海不想让他人知道的秘密,她也不知道陈海待她的心思,也就没有打听。

这时候与陈海亲近的一幕,叫宁蝉儿撞见,宁蝉儿便偏偏还说得肆无忌惮,自小遵奉礼节的董宁羞得满面通红,恨不得挖道地缝钻进去。

“董宁,你大概绝想不到太孙妃宁蝉儿,会是道禅院的弟子吧。”陈海这时候自然不需要再在董宁面前,替宁蝉儿掩饰身份了。

“啊!”董宁傻在那里,她以往猜测宁蝉儿的身份,猜测一万种可能,也绝没有想到她会是当年害陈海修为被废、被姚族驱逐的宁蝉儿,更想不到宁氏天之骄女、声名要比她还要响亮数倍的宁蝉儿,会跟乐毅一样,竟然是赤眉教培养的奸细。

董宁檀唇微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这人嘴巴真是不牢,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的小情人灭口?”宁蝉儿横了陈海一眼,她只是嘴里这么说说,但想到陈海既然将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董宁,都怀疑在她过来之前,董宁与陈海已经干过苟且之事了,眼眸在董宁身上打量不休。

董宁既震惊又心虚,在宁蝉儿面前顿时就没了气场。

“你是过来辞行的?”陈海问宁蝉儿。

“你怎么知道我要走?”宁蝉儿问道。

“你能从我这里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再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更多的收获,我也想不出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陈海说道。

裂天戟十二势以及练兵实录第二卷,宁蝉儿都已经得手了,这也是宁蝉儿此行最大的收获,陈海不以为宁蝉儿还会继续留下来,助他继续巩固精绝都护府的根基。再说黑燕军与虎贲军的战事,一直都没有停歇,宁蝉儿得到新的东西,也要先回一趟燕州。

“你最近要是不想出兵平卢大绿洲,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热闹可看。”宁蝉儿慵懒的说道,“你说这天下之大,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去逛逛?”

陈海想去哪里,也不会告诉宁蝉儿这妖女,打了哈哈,说道:“精绝军实力太弱,想拿下平卢大绿洲不容易,短时间怕是真没有什么热闹好看。”

“那我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宁蝉儿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玉瓶,扔给陈海,说道,“这是答应给你的九转金液丹,另外,韩采娘、赵莹母女,就送还给你,夜里服侍你,白天还可以服侍你的小情人吧……”

十三药奴都被宁蝉儿毁了容,又受她完全控制,不管带到哪里都不虞会泄漏她的身份秘密,偏偏韩采娘及赵莹母女,不能以最严厉的手段控制,就索性不带走了。

“精绝都护府能成势,多赖相助,”董宁看到宁蝉儿真是要走,也恢复镇宁,揖手施礼道,“不但河西与黑燕军以后会不会有冲突,但凡你以后到黑山来落脚作客,精绝都护府都会待为上卿。”

“哈,”宁蝉儿嫣然一笑,盯着董宁的美眸,说道,“你现在也不用谢我,我只是暂时没有办法杀掉你的小情人而已;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恨我入骨了。”

董宁尴尬一笑,实在是摸不透宁蝉儿反复无常的性子,看着宁蝉儿鬼魅般的身影,消逝在岩洞的另一端入口处。

“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董宁这时候才疑惑的问道。

“苏绫实则也是道禅院的弟子,十多年前是道禅院的余孽,送到我舅父陈烈手里收养下来,当时还以为她仅是剑客的遗孤,谁能想到她与送入宁氏收养的宁蝉儿,是嫡亲姐妹。宁蝉儿一直以来,是有心想除掉我,但后面看到我拿出练兵实录,跟诸家的心态一样,都想知道我是不是有更多的东西藏着,也就一直没舍得杀死我,”陈海说道,“她这次跟着我进入茫茫沙海,用意也是如此……”

“原来是这样啊!”董宁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问道,“这些年你也与赤眉教保持联系,他们就没有想到要招揽你?”

“他们倒是想要招揽我,开的筹码还不低,却不像是有代赢氏而治燕州的气象,我也没有答理他们;无非是做些兵甲生意。”陈海笑着说道。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辞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