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外篇二 绝世

外篇二 绝世

  今天看到书评区非常火热,还有很多人飘红,谢谢大家的热情,谢谢所有人。

  下面的不是新书《圣墟》的内容,只是几年前写的短篇,放出来给大家看。

  按照以前说的时间,11月1日上午开始上传新书《圣墟》的正文。

  天缺道人点头,蛇行鹤打,虎扑羚跳,飘逸出尘,带着一种自然,抗击钵盂,消减上面的佛光。

  “住持快走!”

  就在这一刻,共有十八名僧人冲起,每一个都如金身罗汉一样,通体绽放黄金神光,围攻向天缺道人。

  这是十八罗汉大阵,由十八位顶尖高手施展,可以对抗无上宗师,再加上从天镇压而下的佛宝钵盂,恐怖无边!

  大光明寺的人变sè,没有想到慧清的一脉的强者这么多与可怕,难道真的要任他逃走不成?

  天缺道人被缠住了,独自对抗十八位金身罗汉,且还要抗衡大光明寺的镇教至宝,遭遇了极大的压力。

  “锵”

  突然,古天舒出手,铁剑横空,照耀出一片冷冽的寒芒,如一挂银河从天而降,他登天而上,追上了慧清禅师。

  剑气千幻,如九天银河垂落,绚烂夺目,铺天盖地,白茫茫一片。

  古天舒与慧清大战,杀气冲天,剑芒照亮了夜空,发出龙吟凤鸣之音,亦有千条瑞气、万道佛光不断幻灭。

  两人生死对决,最终一道神芒从天而降,“噗”的一声,像是仙剑降世,洞穿了慧清的天灵盖,将其毙掉。

  古天舒拔出铁剑,死尸坠落下半空,他人与剑合一,化成一道炫目的神光,“铮”的一声斩在光芒炽盛的钵盂上,火花四溅,将其劈飞。

  天缺道人压力顿减,大袖挥动,蛇行鹤打,猿跃龙缠,将十八位绝顶高手全部重创,倒在寺院中。

  慧清伏尸,十八位金身罗汉败亡,大局已定,剩下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大光明寺经历了一次大清洗。

  “小友真乃天纵奇才,在这个年龄段就已接近宗师领域,古今罕见。”天缺道人叹道。

  “前辈保重!”古天舒跃马远行,他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老道士了,一代奇人寿元将尽,不久于人世。

  果然,未足半月中原震动,无上宗师天缺道人溘然长逝,结束了他辉煌而灿烂的一生。

  十方皆动,许多人悲呼,老道士身为当世无上高手,震慑天下,斩邪除孽,曾在四十年前于万军中斩草原之主,惊的铁骑止步,不敢南下,让世人敬仰。

  “前辈走好!”古天舒听闻消息后,轻叹了一口气,将一杯酒水倒在地上。

  四大无上宗师去一,而今只剩下了三人,分别为北方草原国师莫勒,迷幻海主人盖九幽,焚炎谷主戚苍。

  一道奇人天缺道人逝去,全天下瞩目,而今谁能接替他的位置,成为第四位无上宗师?

  古天舒重出世间后,仗剑而行,已过去数月之久,一路所见,烽烟四起,许多百姓流离失所,路旁常有饿死骨。

  战乱席卷大地,旧朝名存实亡,大秦、大汉、大齐三足鼎立,战场上刀光剑影,流血成河,尸骨成山。

  山河已破碎,苦的最终是百姓。古天舒一路行一路思,他想改变现状,还人间安宁,但却觉得个人再强大,也难以主天下沉浮。

  洛阳城,雄伟磅礴,远眺城墙如一道绵绵不绝的钢铁长城,坚不可摧。

  它已落入大秦之手,虽然历经战火洗礼,但是它始终屹立不倒,为中原的不朽神城。

  城内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叫买叫卖声不绝于耳,遭遇战火后,人心惶恐,繁华有减,已比不上昔日,不过却远胜其他城池。

  古天舒在桃源村隐居两年,而今故地重游,感慨万千,不知昔日的故友而今在何方?

  “上将军潘明远被刺杀了。”

  洛阳城一阵大乱,人喊马嘶,许多精兵身上甲胄闪烁,封锁各个交通要道,街上一片大乱。

  古天舒心头剧震,用力抓住一个人,喝问道:“哪个潘明远?”

  这个路人被吓的战战兢兢,颤抖着说出了上将军的来历,让古天舒久久未语,竟真的是他那位故人。

  他与潘明远、许长青、杨志毅等人生死与共,两年前他火拼紫发道尊时,几人得悉后连夜疾驰数千里,从天下各地赶去援救,皆大口吐血,差点活活累死。

  最终那一战,古天舒靠自己的力量斩杀了紫发道尊,不过却也元气大伤,因此而在桃源村潜修了两年。

  “潘明远死了……”他一阵失神,而后化成一道流光冲向远处的将军府。

  “不要让刺客逃走!”一群兵丁追赶,且有强者通体发光在天空中飞行追击一个青衣人。

  古天舒冷哼,一步登天而上,黑发飞舞,脸sè冰冷,背后铁剑铮铮而鸣,如一尊杀神一样挡在前方。

  青衣人似很吃惊,叫道:“天舒!”

  “长青大哥是你!”古天舒一呆,为什么会这样,昔日故友为何自相残杀?

  “走,我们去城外说。”许长青道,如一颗流星一样远去,身后追兵不能及。

  古天舒心中沉重,紧随其后出城,一路追了下去,当远去几十里,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真的是你杀的?”

  “是我,是我杀了昔日共历生死的潘明远兄弟。”许长青眼中有泪水滚落。

  “为什么?”

  “因为他疯了,欲引北方草原铁骑南来,助大秦平定天下,这完全是引狼入室,毁我中原!”许长青大哭,他与潘明远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共患难,感情深,但是却亲手杀了他,有血泪滚落。

  潘明远是一个很果敢的人,见天下四分五裂,想早日平定,还百姓太平乐业,铤而走险,想借北方草原铁骑的力量。

  “他说已布下绝杀毒计,利用完草原铁骑,将他们全部坑杀在中原,既统一了天下,又绝了北方大患。可是,他却是在拿全天下做赌注,铁骑南下,谁能保证一切可控,我们百般劝说,他根本不听,要上书秦主向草原借兵。”

  ……

  昔年,古天舒火拼紫发道尊时,潘明远第一个赶到,累的元气大伤,差点死在当场。

  而今,却再也不能相见了,他死在了故人的手中,古天舒一声长叹,皆是天下大乱之祸。

  “杀潘明远后,我亦不愿独生,但却不能这样死,我要去战场,若依然有铁骑南下,必以我血溅边境。”许长青毅然决然的道。

  “长青不要做傻事!”古天舒大喊。

  青衣猎猎,许长青远去,消失在天际尽头。

  古天舒一声叹息,得悉潘明远死去,有些心灰意冷,在一座荒山上建了一座草堂,又开始隐居。

  他吐纳练气,默诵黄庭,一心修行,一晃又过去了两年。

  他生平有两志,一愿平天下,二是望证道。

  天下大乱,群雄逐鹿,烽火连天,是为大势,若投身进去,不知何日才能脱身。

  修行之路,自古孤寂,无上宗师也没有迈出最后一步,总有死去的一天,他练气修身,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窥破生死奥秘,迈出前人不能走出的那一步。

  一晃两年过去了,这一日一声大呼打破了荒山的宁静,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向山上跑来。

  “天舒你果然在此隐居……”这是一个虬须大汉,满身是血,似乎刚从战场回来,身上有不少伤痕。

  “志毅!”古天舒走出草堂,露出惊喜之sè。潘明远、许长青、杨志毅、赵坤几人是昔日可以换命的故友。

  “草原铁骑南下,进入了秦、汉、齐三方战场,长青他……战死了!”杨志毅虎目中滚出泪水。

  潘明远虽然死了,但是大秦两年后终究还是引草原铁骑南下了,已进入三国交界处的战场,血水染红了大地,杀伐之气冲天。

  “天舒你天纵之资,可达到了宗师之境?草原国师莫勒来了,统率高手无数,无人可敌,专杀上将,长青就是死在了他的大弟子手中。”杨志毅道。

  “我与你去三方战场!”古天舒背负铁剑下山。

  三方战场,是一片染血的魔土,也不知死去了多少人,连土地都变成了血sè,每到夜间鬼火幽幽。

  若是雨天,可见到地上淌的不是雨水,而猩红的血,这里yīn气缭绕,常年笼罩魔云,森然慑人。

  大秦引草原铁骑南下,震惊天下,草原宗师莫勒无人可敌,杀中原高手无数。

  同在四大宗师内,迷幻海主人盖九幽欲出手,不想却被焚炎谷主戚苍所阻,无法进入三方战场。

  铁骑南侵,无人可挡莫勒,杀的天下高手尽变sè。

  就在这个月夜,传来一声大吼:“我来杀莫勒!”

  神月当空,皎洁灿灿,月光洒满战场,却难以照散死亡yīn气。

  “天缺道人已逝,戚苍不出,盖九幽老迈,还有谁能与我莫勒争锋?”北方草原国师是一个高大雄伟的老人,如一头老狮子一样,满脸虬须,身上流淌有神华。

  半个月来,消息传遍天下,有奇人将出世大战草原无上宗师,也不知有多少高手关注,来到了三方战场。

  夜月下,人影闪动,除却大军外,还有很多修士,尽在远观。

  “是我,古天舒!”夜月下,一个男子脚踏虚空而来,如水的月光洒落,将他映衬的如同一名谪仙一般。

  “年轻人不懂得珍惜生命。”莫勒也登天而上,浑身黄金神光璀璨绽放,让这个高大魁伟的老人看起来如同一尊战神一样。

  “莫勒,你若率铁骑离去,我转身就走,若不然今日取你项上人头,仗剑杀入草原!”古天舒话语铿锵,如剑铮铮剑鸣。

  “轰”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爆发!

  剑气纵横,照亮了整片战场,白茫茫一片,气冲斗牛!

  莫勒魁伟,大开大合,双拳挥动,惊雷阵阵,电闪雷鸣,如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

  古天舒左拳右剑,气贯长虹,每一击都让天地震动一下,在两人间各种光华闪烁,像是要撕裂了虚空。

  这还是人力吗?所有人都不禁要这样问,两人的表现,几近神明!

  “轰!”

  最终,古天舒一剑劈出,勾动了一片遮空的云朵,降下万丈雷电,向莫勒劈去,震惊三方战场。

  “神迹,这是神迹啊!”

  人们忍不住惊呼,技几乎道,这超出了常人的理解。

  “砰”

  莫勒被万丈雷电劈中,但并没有化成飞灰,张嘴吐了几大口鲜血,浑身金光璀璨,淹灭了电芒。

  “轰”

  就在这一刻,他的手中亦发出一片刺目的光华,如一轮太阳在绽放,莫勒大喝道:“如此年轻的无上宗师古来罕见,让我以草原至宝战神戟送你上路!”

  在其手中有一杆战戟,沉重如山,像是要压塌虚空一般,戟杆乌黑,戟刃雪亮,带着阵阵血光,一看就是饮过无尽生灵之血的可怕武器。

  “哧”

  战神戟如有生命一样,在其手中颤抖,向天一击,射出一片可怕的血芒,一下子就震碎了天穹的云朵。

  而后,莫勒双手持战神戟立劈而下,斩向古天舒,威压惊慑九天十地!

  所有人都震撼,这果然是一杆属于神明的兵器,戟杆未变,依然是原来那么粗,持在莫勒手中。可是,前方的戟刃,却光芒刺目,化成了山岳一般高,劈杀了下来。

  凡人的力量怎么阻挡?那可是与山比高的一片雪亮的戟刃,吞吐出可怕的血光,骇人心神!

  “锵”

  古天舒横剑阻挡,以手中铁剑斩在了战神戟上。

  炫目的光芒爆发而出,像是有十轮太阳炸碎了,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喀嚓”

  最终,铁剑崩碎,战神戟完好无损,向下压来,隆隆而响,电神雷鸣,惊慑世间。

  “失去了铁剑,你还拿什么与我斗?”莫勒的声音冰冷无情,站在虚空中大喝。

  “只要我这个人还在就行,即便你手持神明的兵器亦无用。”古天舒踏月而进,道法自然,与天地相合,融为了一体。

  “杀!”莫勒大喝,手持战神戟又一次劈落下来,将天穹都震裂了,光华淹没了天地。

  古天舒避过这凌厉一击,而后踩着如山岳一样大的戟刃,落在戟杆上,如一尊神灵一样化成圣光扑杀向莫勒。

  “噗”

  一道血光出现,古天舒以手代剑,在莫勒的颈项上一划,一颗染血的头颅带着不甘与不相信的神sè飞了出去,无头尸体喷血,坠落在三方战场中。

  明月夜下,古天舒天人合一,手持战神戟而立。

  遥远的北方大草原,一座古老的神庙中,腾起一道划破了古今未来的光芒,一尊巨大的神明虚影上抵九天下踏九幽,眸光冰冷,望向中原。

  同一时刻,中原也有数道不朽的神光冲上九霄,像是有几尊神明觉醒,透过虚空,遥望三方战场。

  古天舒身与天地大道相合,感应到了那几束不朽的光辉,他向前踏出了一步,像是要破碎虚空而去,道:“你们真的存在,也想介入人族的战争中吗?”

  短篇到这就结束了,明天上午开始正式上传《圣墟》的正文。

  

看网友对 外篇二 绝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