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胁迫入宗

第三百五十六章 胁迫入宗

黑紫‘sè’魔气,遮天盖地,人族炼气士在魔气当中,不但视线受阻,就连感知都会大受影响。

在那座山巅,站立着的几道身影,身上都有淡淡灵光,隔绝了魔气的侵蚀。

这几人,都是离天域的大人物。

狱府的常森,鬼宗之主鬼瞳,灵宝阁的房晖,都赫然在列。

他们全都是修为达到凡境的大炼气士。

除此之外,天宫的老者黄凡,也带着苏琳,默然等候着。

离天域七大宗‘门’,只有凌云宗、灰谷和玄雾宫的人,因路途遥远尚未赶到。

待到血‘sè’莲台,释放着暗红‘sè’的血光,渐渐显现时,山巅的众人,都瞬间来了‘精’神。

“聂天!”

天宫的苏琳,一袭白衣,看到血‘sè’莲台的聂天时,忍不住轻声低呼。

“果真是他?”黄凡低声询问。

黄凡,就是前段时间降临离天域,准备剥夺宁央身上那一枚碎星印记的天宫强者。

此人乃玄境后期修为,实力比肩离天域最强的常森,他来离天域,原先是为了宁央。

但在宁央从离天域消失以后,他也没有出走。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坚信,聂天早晚有一天会重返离天域。

聂天出自离天域,他从聂天由天‘门’归来,唤醒血宗的骸骨血妖,率先帮血宗解围,就知道聂天此人并非不念旧情者。

他通过聂天的种种事迹,判断出聂天有情有义,一旦炼化了碎星印记,将第一时间来离天域。

他也的确没有猜错。

“咻!”

血‘sè’莲台,顺利降落到山巅。

黎婧待到聂天下来,也没有将血‘sè’莲台收起,而是满含戒备地盯着黄凡,道:“人,我给你们带来了。”

“见过诸位前辈。”聂天不亢不卑地行礼。

常森,鬼瞳,还有灵宝阁的房晖,都轻轻点头。

唯有天宫的黄凡,眯着眼,释放出丝丝魂力,仔细审视着聂天。

他脸上逐渐有了异‘sè’,“兼修多种属‘性’的灵诀,还能在短短两年时间,跨入到中天境的中期,确实有些‘门’道。”

时隔两年,同样出自天宫的苏琳,境界也仅仅和聂天持平。

苏琳,修炼的灵诀和秘术,只是单一属‘性’,还借助于天宫的庞大修炼资源,加上自身的惊人天赋,才能有此成就。

聂天孤身一人,一边逃避着各方势力的搜查,还要一边领悟碎星印记,居然也能修炼到中天境的中期,这让他感到惊奇。

常森和鬼瞳,也暗暗吃惊,对聂天境界的迅速突破,都有些诧异。

“黄兄。”狱府的常森,眉头一皱,道:“聂天已到,可你们天宫的宁央呢?按照你们的说法,只有三枚碎星印记合一,才能启动碎星古殿遗留下来的禁制,借助三座巨峰内部的秘阵,将空间缝隙重新封闭。”

“宁央不来,最后一枚碎星印记不出现,聂天的回归,岂不是徒劳?”

鬼瞳和房晖,同样微微皱眉,神‘sè’略显不悦。

最近半年,他们和黄凡时有沟通,他们通过黄凡的口风,知道因事态紧急,天宫那边已经动了夺取宁央那枚碎星印记,将其‘交’给聂天的心思了。

就是猜测出天宫的想法,他们才都期待着,聂天在炼化碎星印记以后,能尽早出现。

现在,聂天来了,宁央身上的那一枚碎星印记,就是关键了。

“宁央不会来了。”黄凡脸‘sè’平静,深深看着聂天,突然沉喝道:“宁央可是被你所杀?”

此言一出,离天域的众人,都骇然失‘sè’。

“不是。”聂天摇头,镇定自若地说道:“宁央先天境后期的修为,实力远远超过本身的境界,以我的境界和能力,怎么能击杀宁央?”

“可宁央却死了!那枚碎星印记,偏偏在你身上,你如何解释?”黄凡喝道。

天宫的苏琳,也以仇恨的目光,瞪着聂天。

离天域众人,全部都呆住了。

“你们怎么知道宁央死了?”聂天诧异道。

黄凡哼了一声,道:“宁央身为天宫的天之骄子,我们自然有办法,知道他是死还是活!他在死亡的那一刻,我们天宫就已经知道了!他刚死不久,你便在离天域现身,而且还携带着三枚碎星印记,你要说他的死亡,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绝不相信!”

“不是我杀的。”聂天不受他的恐吓,淡然道:“他被一名域外的邪冥所杀。我在炼化一枚碎星印记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去找寻他的时候,恰巧看到他和邪冥战斗。邪冥斩杀了他,试图夺取那枚碎星印记时,属于他的那枚碎星印记,主动飞了出来,融入在我体内。”

“出现于裂空域的邪冥?”黄凡沉声道。

天宫手眼通天,对于发生在裂空域的大变,自然也有所耳闻。

在聂天没有开口前,他们也仅仅判断出宁央死亡了,却不知道宁央死于何处,也不知道宁央其实潜隐在裂空域。

天宫有件器物,所有宗‘门’的天之骄子,都会注入一缕魂丝在内。

注入魂丝者,一旦在外死亡,那器物内的魂丝,就会消散开来。

但那器物,仅仅只能判断出生或死,却没有能力,将注入魂丝者的方位,给‘精’确地锁定。

也是如此,他们只知道宁央死了,却不知因何而死,也不知死于何处。

“嗯,就是在裂空域降临的域外邪冥,击杀了宁央。”聂天一口咬死,“裂空域的废墟东部,有一片奇异的生命禁区,时常会有域外陨石坠落。宁央无法炼化那枚碎星印记,就觉得那块区域和碎星古殿有关,想去找找机缘,看能否炼化那枚碎星印记。”

“而我,因为修炼碎星决,需要大量的星辰石,也去了那儿。”

“一块天外陨石,坠落时,宁央再次过去,却没有预料到,陨石内藏着一名邪冥。”

“……”

他半真半假的,隐瞒了自己和裴琦琦、薛龙,联手击杀宁央的过程,而是将一切的罪名,都推到那个邪冥的头上。

黄凡,还有离天域的各个玄境强者,都皱着眉头,一边听着,一边暗暗琢磨着。

等聂天讲完,所有人都暂时保持着沉默,似乎在判断,他的说辞有多少是真相,有多少是谎言。

“我姑且相信你。”许久后,黄凡冷哼一声,道:“既然知道宁央死于裂空域,我们天宫自当会安排人前往调查。若是让我们知道,宁央因为你而死,你总要给我们天宫一个‘交’代!”

“你们天宫要什么‘交’代?”血宗黎婧冷冷道。

黄凡瞥了她一眼,很淡定地说道:“也简单,他既然斩杀了我们天宫的一名天之骄子,自然要赔偿的。天宫造就一个宁央,耗费了无数的心血和财力物力。宁央死了,就由他填补宁央的缺口,加入我天宫。”

这话一说,离天域的众人,面‘sè’都变得古怪起来。

就连苏琳也是一愣,她似乎没有预料到,看起来怒不可遏的黄业,惩治聂天斩杀宁央的手段,竟然是要‘逼’迫聂天加入天宫。

常森等人,则是渐渐意味过来。

他们都明白,将三枚碎星印记合一的聂天,算是得到了碎星古殿的完整传承。

这样的聂天,不论到了哪个宗‘门’,融入他魂体的,而无法再次被剥夺的碎星印记,都能为一个宗‘门’带来新的修炼理念和秘法。

天宫,在意识到宁央无法融合碎星印记时,准备剥夺他身上的碎星印记,‘交’给聂天,就是准备以第三枚碎星印记,要求聂天成为天宫‘门’徒。

可黄业也没有想到,聂天没有通过他们天宫,就将宁央身上的碎星印记夺取了。

如此一来,以第三枚碎星印记,来‘诱’导聂天入天宫的计划,就有些难以实施了。

所以黄业另辟蹊径,以宁央死在聂天手中为理由,再次找了一个借口,要‘逼’聂天加入天宫。

聂天入了天宫,也就意味着他得到的碎星传承,也是属于天宫的。

“这些以后再说,还是先将撕裂的空间缝隙封闭,才是当务之急。”狱府的常森提议。

“嗯。”黄业也点头同意,旋即有些怀疑地询问道:“聂天,你仅仅只炼化一枚碎星印记,可有把握能启动碎星古殿遗留的秘阵,去封闭空间缝隙?

“封闭空间缝隙,借用的,乃是三大碎星印记,还有此地原有的阵法,我仅仅只是发起者而已。”聂天解释。

“那好,你尽管放手去做,没有人能影响你。”常森振奋道。

聂天旋即端坐下来。

在他从血‘sè’莲台下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所在的山峰,就是三座巨峰之一,内部存在着碎星古殿遗留下来的秘阵。

他于是沟通‘胸’口的三枚碎星印记。

……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六章 胁迫入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