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93 最后的准备

293 最后的准备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力的所言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我的心房之上,让我心慌、让我惊悸。我的所作所为,李皇帝统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意图改头换面,悄悄潜入省城的事,李皇帝竟然一清二楚吗?

可是为什么呢,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我和我妈啊,就算加上天奴、老歪和王大头,也超不过五个人,李皇帝是怎么知道的?这几个人里,绝不可能出现叛徒和内奸,李皇帝难道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么?

还有,这么大的事情,李皇帝如果知道了,肯定会选择其他手段来惩戒我,怎么会让区区一个程力来提醒我?我并不认为程力和程叔叔有资格和李皇帝直接对话,他们只是李皇帝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更不可能代表李皇帝出来做些什么事情。

李皇帝派来的人,至少也是火爷这种级别的!

所以程力,更有可能是狐假虎威,在这吓唬我而已。想到这里,我便皱着眉头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在我眼里,程力根本就是个小角sè,我从来就没有看得起他过,和他说话也是居高临下的态度。上次订婚宴席,被我一个眼神就能吓退的程力,这次不知为何竟然底气十足,仍旧挺着胸膛冷声说道:“不干什么,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如果你对李皇帝还存着什么歹念的话,最好放弃这个念头,否则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程力开车过来找我,罗里吧嗦地讲了一堆,全部都是吓唬我、恐吓我,没有一点干货,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我也懒得和他再说什么,就骂了一句神经病,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就在这时,李娇娇突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对李娇娇,我的态度当然要好很多,就回过头去问她什么事情。李娇娇还是面sè复杂,咬了咬唇,才开口说道:“好长一段时间,你都在十里外的水库边上训练,现在突然结束了训练,而且出入频繁,像是要有什么行动的样子,有些人也盯你盯得更紧了。程力无意中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我拜托他过来提醒你注意安全而已。王巍,如果你真有什么打算,我劝你放弃好吗,你是斗不过李皇帝的!”

李皇帝有眼线盯着我,就是不用想也能猜到,原来是因为我这两天的行为异常,所以才引起了他们的警觉。而他们,应该是和程家有点联系的,所以程力就知道了这件事,李娇娇就拜托他过来提醒一下我。李娇娇本来是好意,但是程力的语气和态度实在是太让人不爽了。不管怎样,只要我真正的秘密没有被他们知道就好,所以就轻轻吐了口气,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自己会注意的!”

李娇娇点了点头,又轻轻拉了一下程力的胳膊,这才转身朝着车子走去。程力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也拉开主驾驶的门准备上车,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说道:“对了,提醒你一下,李娇娇是我的未婚妻了,希望你以后能自重一些,不要再联系她,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未婚妻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也瞬间就把我的火给拱起来了,强硬地说道:“是吗,你对我怎么个不客气法?”

这个程力,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被李皇帝利用了一回,就真的以为自己抱到了李皇帝的大腿,把自己当成李皇帝的人了。他竟然怒气冲冲地朝我走过来,并且伸出手就朝我的脸打过来,同时嘴里还说:“我抽你个王八羔子!”

放眼整个罗城,真的没人敢对我做这个动作了,即便是火爷和我闹了一回,也尽量顾全我的颜面,不会当众抽我耳光。这个程力倒好,胆子大到了这种地步,感觉他也有点太高看自己了。有一瞬间,我怀疑他是故意这么干的,为的就是激我出手,但是当时巴掌已经抽了过来,我也无暇再考虑什么,当即抓住他的手腕,先狠狠一个巴掌抽到他的脸上,接着又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

程力真的是太弱了,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但是毫无打架的经验,直接就被我给踹飞了,“哇”的一声栽倒在地,捂着脸哎呦哎呦地惨叫起来。我这一巴掌加一脚虽然也挺狠的,但还真不至于让一个大男人疼成这样,我正要出言讽刺他几句,就看到李娇娇已经扑了过去,抓着程力的胳膊问他怎么样了。

“疼,疼!”

程力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脸颊,还有鼻血从他的指缝流出,做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就往李娇娇的怀里钻。这时候我才看明白了,这小子跟这玩苦肉计呢,目的就是想获得李娇娇的怜悯,好和李娇娇能有亲密的肢体接触。我直接给看乐了,笑着说道:“娇娇,你别信他的……”

“够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娇娇突然厉声喝止了我,我一脸错愕地看向她,只见她满脸的无奈,说道:“王巍,就算程力的语气不是很好,可他毕竟是来提醒你的,就算你不打算感谢他,也不用对他动粗吧?而且刚才,他的话也没有说错,我现在确实是他的未婚妻,这是整个镇都知道的事情,他在礼仪上也没有任何犯错的地方,你凭什么就下这么狠的手?”

面对李娇娇的指责,我一时目瞪口呆,这才反应过来程力刚才出手准备打我的时候,准备上车的李娇娇并没有看到。等她看过来的时候,程力已经倒在地上了,还一副惨兮兮的模样,难怪她会有此误会。

“不是的,刚才……”

我正想解释两句,李娇娇又打断了我,她一边费力地把程力扶起,一边冲我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之前你在订婚仪式上说的话,我也希望你能收回,因为我是不会等你的,我们之间从此就保持距离吧,免得引起什么闲言碎语!”

现在的李娇娇一脸冰冷,语气也十分的绝情,变得我都有点不认识她了。这几句话,也如一盆凉水,将我浑身浇了个透心凉。而李娇娇,也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搀扶着程力一步步朝他的车子走去。

程力打开车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满脸奸计得逞的模样,嘴角还露出狡黠的冷笑。看着他们两个相互依偎的模样,我的心中自然充满憋屈和苦涩,感觉自己就像个傻X一样,上次大闹他们的订婚仪式,被火爷像条死狗一样丢出酒店,却硬生生忍下了那口气,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娇娇迟早是属于我的。结果到头来却是自作多情,不仅被人家当作了破坏感情的第三者,还希望我能离人家远点,因为会对她的名声有影响!

我的心中难过极了,心里的苦水几乎要泛出来,搞得我嘴巴里面都充满了苦味,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了呢,李娇娇的前后变化怎么会如此之大?我明明记得,在订婚仪式上,在我说出“等着我”的时候,她也同样泪流满面了啊!

我呆呆地看着李娇娇的身影,多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样冲我笑下,或是和我说几句温情的话。可是没有,她的眼睛里似乎只有程力,只有她的那个草包未婚夫。

她将程力送进驾驶座后,又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坐了进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和我说一句话。

隔着车窗,我都能看到程力得意的笑容,程力甚至还按了一声喇叭,来庆祝自己此战获胜的得意心情。接着,程力便缓缓驶离车子,载着李娇娇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很久很久,才像一具行尸走肉般走向自己的车子,坐进了驾驶座里。我心里明白,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阻挡我即将要进行的计划,更不能因此而影响了心情。

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我在车里坐了很久,才勉强把自己心中的难过慢慢压了下去,然后启动车子朝着罗城方向驶去,整个过程像是被人抽走灵魂,机械而麻木。

刚走了几公里远,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这是短信到来的提醒。我把车靠在路边,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可是一看内容,我就知道是李娇娇发来的:王巍,你有静姐,还有一门娃娃亲,你不缺爱你的人。所以,还是忘了我吧,程力对我很好,我会嫁给他的,你千万别为了我做傻事。最后一次,再见,永别。

看着这条短信,我终于明白了李娇娇的良苦用心,知道李娇娇为什么那么绝情,为什么不肯给我一点点机会了,她是不想我去做傻事,不希望我和强到逆天的李皇帝去斗。

她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就是死心塌地的和程力在一起,以此来断绝我的念想!

我紧握手机,趴在方向盘上,心中万千情绪涌动……

可是,李娇娇未免有点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不服输,人人认为我斗不过的敌人,我偏偏要去斗上一斗;人人认为不能捋的虎须,我也偏偏要去捋上一把!

她的这条短信,不仅未能使我偃旗息鼓,反而更加引燃了我的雄心斗志。我堂堂七尺男儿,命运岂能掌握在别人手中,怎能甘心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

许久许久之后,我才面sè凝重地抬起头来。再看这条短信,心境又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每看一眼,不甘便多上几分。因为之前和李娇娇闹别扭,把她的电话删了,现在又重新存了起来,心中也暗暗发誓,再拨出去这个号码之时,便是我夺回李娇娇之日!

把手机放回口袋,我便重整心情,继续朝着罗城驶去。到了罗城之后,我和李爱国见了一面,这次,我才把我的计划全盘对他托出,包括使用“王峰”的虚假身份潜入省城,也全部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

李爱国只知道我一直在筹划着对付李皇帝,却完全不知道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展开反攻,因为这个计划听上去实在太过天方夜谭——独自到省城去,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直到斗过李皇帝的那天,这事怎么听都像是愚公移山,完全不可能的任务。李皇帝在省城根深蒂固多少年了,我这一个人过去从零开始,猴年马月才能斗得倒他?

即便是愚公,最后也是玉帝下旨,派了天神才把两座大山搬走,否则直到现在他的子孙还在搬山!

而我,又有多少年去和李皇帝相斗?

“不管多少年,我会坚持下去。”

我认真地对李爱国说:“从学校的天到罗城地下世界的主人,我也不过用了一年多而已,对吧?所以,你不用再阻拦我了,我已经和我妈商量好了,这也是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否则我们呆在罗城,是永远斗不过李皇帝的。而且,我也不是从零开始,我不是还有你们吗?等我势力发展得差不多了,咱们联合起来,总能斗得过他!”

李爱国欲言又止,似乎有话想和我说,但是看到我坚定的眼神,又生生咽了回去,换了个话题说道:“这件事情,你会和乐乐、豺狼他们说吗?”

我摇摇头,说不能和他们说,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我去了省城之后,这边的一切事务就交给你了,为了防备李皇帝的眼线,所以我也暂时不会和你联系,等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再找你的!

李爱国听后,却是大摇其头,说道:“你好端端一个老大,突然就失踪了,像什么话?自己兄弟都糊弄不过去,怎么糊弄李皇帝的眼线?这可不是你一走了之就完事了,后面的事你得多考虑考虑,就算是替身好歹你也找一个啊!”

我点头,说我这次过来,就是和你商量这件事的。反正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来罗城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在家接受训练,也慢慢习惯我不在的日子了,突然失踪也不会引起太大波澜。但就像你说的,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替身的事情,还是你费费心,帮我找一个来,住到我家都行,也不需要和大家见面,让他们知道我还在就够了。

李娇娇和程力的提醒,也让我明白了自己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失踪,李皇帝的眼线始终都在盯着我。

李爱国想了想,说:“行吧,我试试看,不过你也别急着走,总得想出个万无一失的招儿来,你再金蝉脱壳不迟。”

我答应了,让李爱国多费费心,然后就离开了他。

下一站,是去找我爸。

此去省城,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临别之前去见我爸一面也是应该的。以我现在的身份,很容易就能见到我爸,而且还是直接征用监狱长的办公室,有茶有水有沙发,简直不要太爽。

又是一段时间没见我爸,我爸的气sè不错,想必他们给我爸提供的伙食挺好。我爸刚见到我,就笑呵呵地说:“怎么样,冯家答应帮你忙了吧?”

看着我爸志在必得、信心满满的模样,我的心里当然很痛,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冯家是怎样对我的,尤其是虚伪的冯天道,更是让我想起来就恶心。或许我爸和冯天道确实曾经交情很好,但那也是过去式了,就像我妈说的,人心总是会变的,只有我爸才对他的结拜兄弟依然抱有希望。

不过,我妈说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我爸,他都已经坐牢了,没必要再因为这个事情添堵。所以,我也只能强颜欢笑,假装非常开心地说:“是啊,冯叔叔对我很好,我一说要对付李皇帝,他就表示会全力支持我的!爸,你从哪认识这么厉害的结拜兄弟?”

我爸一听,腰杆都挺直了,气势豪迈地说:“那是当然,别看你老爸我现在落魄,当年确实交了不少仗义的朋友!对了……”

我爸说着,表情又变得神秘起来:“有没有见过冯家女儿?”

我的心中又是一痛,说道:“见了!”

“怎么样,漂不漂亮,喜不喜欢?”我爸的脸上布满嬉笑,已经六十多岁的他,看上去跟个老顽童一样。

然而他笑得越开心,我的心里就越难过,对冯天道一家的恨意也就更深。通过种种信息来看,我爸以前没少帮过他家,现在我爸是落魄了,他们就这样对我爸么?

只是,不管我的心里有多难过,面上依旧得表现得轻松自如,撇着嘴说:“漂亮是漂亮,就是性子太刁蛮,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孙叔叔家的闺女。”

我爸说哎,刁蛮点怕什么,再刁蛮也是个女孩子,你要发挥男性的优势嘛,彻底镇住她后就会彻底粘着你了。当然,老孙家的闺女也不错,只要你把握的好,将来都是你的……

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说爸,你说什么?

我爸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赶紧摆着手说没事没事,这些事情说着还早,咱们还是说回到李皇帝,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去省城?

我说最近我就准备走了,这次是特意过来和你道别的。

我爸一听,面sè就变得严肃起来,冲我说道:“好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遇到事情多和你冯叔叔商量,千万别自作主张,知不知道?你冯叔叔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你要多听他的话!”

我爸对冯天道真是特别推崇、看重,对这个结拜兄弟也是一万个信得过,才会毫不怀疑地将我交给冯天道。我忍着心中的难过,郑重对我爸说:“知道了爸,我会记住你说的话!”

和以前一样,我又和我爸一起吃了顿温馨的饭,方才离开监狱。

我没有回罗城,而是直接回了家,做最后的准备。

现在,就等李爱国给我找个替身,实施最后的金蝉脱壳了。

这天晚上,我正在家里看书,我妈突然敲我的门,说有人找我。我出去一看,顿时眼前一亮,竟是杨帆。说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杨帆算是我第一个最得力的手下了,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下黑手,独门绝招黑板擦让我终生难忘,为人也特别的机灵和机智,所以我很喜欢他。可惜的是,后来我转学到罗城,说好了他和我一起,结果最后他妈不让他转,联系这才慢慢少了。

不过,身为我最初的兄弟之一,他在镇上也有自己的产业和场子,过得也算挺潇洒和滋润的,这次突然过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杨帆见到我,就特激动地拉着我的胳膊,说:“巍子,我说服我妈了,我能转学和你在一起了!”

我:“……”

“巍子,你怎么了?”杨帆一脸迷茫。

我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表示相当地无奈。

看来我和杨帆是有缘无份,当初我转学到罗城,他妈不让他转;现在我要去省城了,他却说他要到罗城去,命运还真是有点造化弄人。

我正想跟他说别费这个功夫了,目光突然在他身上一扫,顿时发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那就是我俩的身形特别相近,甚至连发型都一模一样,如果只看背影的话,都区分不出谁是谁来!

我还眼巴巴地等着李爱国给我找替身,这不就是现成的最好的替身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而杨帆却被我看得有点发毛,忍不住用手挡着身体,说道:“巍子,我承认我是喜欢跟着你,但你可不能对我有其他想法……”

我踢了他一脚,说去你的,我找花少也不会找你。

接着又回头激动地对我妈说:“妈,你看他怎么样?”

我妈也正盯着杨帆,显然和我打着一样的主意,她上下看了又看,最后意味深长地说:“完全可以!而且,我观察他半天了,这孩子也足够机灵,应该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看网友对 293 最后的准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