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潜伏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潜伏

“此人不知好歹,非要潜入湖里一玩,我们且待河兽将他吞吃掉,拿走他留下来的财货也不算劫掠,岂不快哉?苗雄,你非要提醒这厮作甚?”虬须汉子旁边的那个白面青年却是巴望着陈海出什么事情,责怨虬须汉子不应该提醒陈海。

此人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想此地即便是风狂水涌,陈海都还是能听见百丈内的蚁鸣微响,心里一笑,一样米养百样人,虬须汉子看似粗鲁,到底是心存善意,白面青年却是巴不得他人遇到天灾人祸,他好渔翁得利。

“我等都是天涯苦旅,能相见便是缘份,贺兄你怎可以存这样的心思?”那虬须汉子不悦的训斥起同伴来。

那白面青年受虬须汉子训斥,脸上有些挂不住,气恼说道:“是这厮自己寻死,碍到我什么事情?我刚才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苗雄你也能当真不成?”

另一名青年却是和事佬,劝白面青年与虬须汉子少说两句,好不容易登上鹿开峡,他们不能为不相关的外人坏了心情。

陈海心里只是一笑,贴着怪石嶙峋的湖岸慢慢潜入湖底,但他光潜入湖底还不算,这湖底真要有淬金砂矿的存在,必然会沉淀在极深的沙泥之下。

这时候陈海摧动全身真元法力,身上有阵阵浅金sè神华透出,身形似一枚浅金sè的棱梭,就往湖泥里钻去。

这土遁之法没有特别的玄奇之处,辟灵境玄修几乎是人人能修,但比起御风、辟水之法,往土壤甚至岩层钻,所耗真元法力就要巨大得多,动静也要大得多,好在这湖水有上百米深,兼之浪涌流湍,别人站在湖边也无法察觉到湖底的动静。

谁也不清楚天悬湖存在六七千年,这湖里到底积了多厚的沉积物,陈海摧动土遁诀往沙泥的深处挤钻了近四百米深,虽然砂砾层越来越密厚,但离真正的湖底岩层还有一段距离。

陈海没有继续再往更深处钻去,他在钻到差不多三百米深处,就已经能确认湖泥里的淬金砂矿含量具有冶炼价值了,他现在已经深入湖泥四百米深都没有到底,这意味着这座天悬湖至少沉淀了近一百米厚的淬金砂矿层。

虽然天悬湖的面积比聚泉岭要小得多,但也值得精绝都护军出兵占领了。

陈海浮出水面,天sè已黑,但那三名青年还在湖畔燃起篝火,正围着席地饮酒,他们都没有想到陈海在这处湖底潜了这么久,还以为陈海从湖底走到别处去了。

当然了,陈海在三名青年眼底虽然也仅是通玄境后期的修为,但这年头跑出门,谁手里头有几张品阶不凡的辟水符篆都不是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位兄台,在这湖底可曾寻到什么宝物?”白面青年眼窝深陷,鹰鼻狭目,一看就知道是羌胡人,眼睛yīn戾的盯过来,戏谑的问道。

陈海潜入湖底这么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潜入湖底寻找宝物——很多玄修、武修游历天下也都常这么干,要不然也无法解释陈海会在这湖底潜水这么久。

陈海并不介意别人误会他是寻宝客,但他这时候一身短襟打扮,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双手一摊,示意自己半赤着身子上岸来,要能在湖底寻到什么宝物,也没有地方藏着。

“不介意,这位兄弟可过来饮杯酒暖暖身子?”虬须汉子扬声邀请陈海道。

“多谢,天水郡蒙城陈林见过诸多兄长,”陈海走过来揖礼先自我介绍起来,说道,“张雄骤起战事,夺叶氏之都、驱董氏之女,此时也不清楚董氏的态度,我怕被董氏当作奸细抓起来,就不敢轻易从河西借道回天水郡,这些天被困在嘉吉、黑丘等城,今天才跑到鹿城来,看有没有商队要去河西……”

鹿城此时还是选择中立,对进出人员放得相对较宽,但陈海想要独自探听更多的情报,还需要捏造一个相对靠谱的身份,与鹿城的商旅接触。

“哦。”虬须汉子蹙着眉头,不大相信陈海的说辞,也直接表现在脸上,态度骤然间就冷淡下来,似乎后悔邀陈海过去喝酒。

陈海却是喜欢这性子梗直、心眼却不瞎的虬须汉子,但他今天要想入城,实在是很难编造出一个完美无瑕的身份出来;倒是那个惯当和事佬的青年不觉得陈海有何可疑的地方,热情邀他坐下来,倒了一碗酒递过去,介绍起他们的身份来。

虬须汉子名叫苗雄、白面青年名为贺成章,而和事佬青年名为贺得昌,都是平卢大绿洲西部长乐城人士,是长乐城的低级武官,奉命护送长乐城主府的商队前往河西,此时也被困在鹿城进退不得。

长乐城主之位,在益天帝西征战事之后,就一直落在贺氏的手里,贺成章及贺得昌应该都是贺氏的旁系子弟。贺氏并没有明确站起来说投附叛逆,也没有明确说支持叶氏残族,与共同控制鹿城的几家世族一样,都还是中立态度;因而苗雄、贺成章、贺得昌,对燕州出身的陈海也没有多强的敌意。

然而坐下来饮酒,陈海还是能感受到苗雄、贺成章、贺得昌等人,虽然都不介意跟河西做生意,甚至满心期待因叛乱战事而中断的商路能早早打开,但他们都没有忘却二十年前的血腥战事,都不支持董氏过渡插手平卢大绿洲的事务。

即便是对董宁此时的身份以及叶氏复国等问题,苗雄、贺成章、贺得昌都有不同的意见跟立场。

在性子软弱的贺得昌看来,董宁既然已经嫁入西羌国,那他们作为西羌国的子民,也就应该认同她少君妃的身份,应该支持叶氏复国。

贺成章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更希望在叶氏与张氏争国时,他能找到个人飞黄腾达的机会。

而在性子最为梗直的苗雄看来,董宁不过是董氏涉足平卢大绿洲的傀儡跟棋子,叶氏借董氏的力量复国必然会被董氏更深的控制,到这时候叶氏就已经不能再算是西羌国的王族,然而苗雄也不认可叛逆篡位的张氏。

要是站在西羌国子民的立场,苗雄可以说是见解不凡、心志也最坚定,西羌国真要没有那么多的乱事,苗雄未来的成就,应该远在贺成章、贺得昌之上。

饮着酒,欣赏鹿开峡绝美的月sè,凌晨时,苗贺三人才收拾行囊回鹿城,贺得昌也邀请陈海跟他们一起同行去鹿城;陈海也不拒绝,走下鹿开峡,看到他登山时留在山脚的那匹老瘦黑马还系在水潭边的胡杨树上。

从河源乘马到鹿城百余里,天光已大亮,城门开启不禁进出。

虽然鹿城此时还保持中立,但与以往相比,也是极大加强了战备。

无论行走于西峡走廊的商旅,起点及终点在哪里,位于平卢大绿洲东部边缘的鹿城,都是绝大多数商旅所选择的歇脚点,这就突显出鹿城不仅仅在城池规模上,在平卢大绿洲的地位,也仅次于位于平卢海北岸的王都。

除了商旅发达外,鹿城与商旅密切相关的手工业也极其发达——这也是陈海看重鹿城的第二个重要因素,手工业发达,意味着鹿城拥有大量熟练的匠师、匠工,也拥有很多家手工业作坊及工场。

鹿城仅城池内的住民就高达七八万,远高于以牧业、农业经营为主的城池。

益天帝西征战事之后,西羌国复立,叶氏王族却没能将手伸到鹿城,也没有任何一家世族独占鹿城。

此时的鹿城有五家相对重要的世族,都有明窍境的强者主持局面,是这五族联盟控制着鹿城的军政、手工业及商旅事务;即便是城主之位,也是由五家轮流来坐。

以往鹿城隶属于城主府的卫卒共编有两千人,因此鹿城极为富裕,除了征募本城健勇为卒,还在整个平卢大绿洲大量招募有修为在身的武修担任武官,兵甲也极精良,使得鹿城城卫军在平卢大绿洲四十多座城池里,算是一支不弱的城主府战力了。

当然,鹿城卫军最终还是掌握在鹿城五族的子弟手里。

陈海这时候细观鹿城的城墙及街巷,怀疑鹿城这段时间扩张军备,城卫军的规模少说增加了一倍有余,此时应该在四千人以上。

鹿城此时也不排斥燕州子弟进出,陈海跟守城卫卒缴纳了一笔税金,进城后就与苗雄、贺成章、贺得昌三人分开,说是自己去寻住处,走到城西一条巷子,敲开一座院子的大门,却见是齐寒江拉开门,将陈海给迎了进去。

“真是爷您亲自过来啊?”

齐寒江看着陈海的脸微微扭曲一阵后,变回原先粗犷不羁的模样,吓了一跳。

吴蒙、齐寒江、葛同都没有在精绝军担当将职,没有统兵及治军的重任在肩,陈海要抽强者潜入鹿城侦察情况、伺机而动,实在是没有比吴蒙、齐寒江、葛同他们更清闲的人选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潜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