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杜厉南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杜厉南

(感谢丽萍、古猫、蔚蓝、风云米、dgere、古熠、阿毛、飘的风、分开旅行、瑶右、夜饮雪等等兄弟们的慷慨捧场。昨天上架到现在,一共有两百次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

鹿城可以说是金燕两地商旅的必经之地,城里很多地方,与河西的城池极为相近,街巷里也多为粉墙黛瓦的小院。

陈海走进齐寒江他们落脚的这栋小院,院子很普通,墙灰都有些剥落斑驳,青石台阶以及青砖铺砌的墙脚长满青苔,院子里种了两棵枣树,也不知道哪一年栽下,长得枝叶茂密,入秋后就挂满金丝小枣,这时候也没有人思量着采摘,有时候风窜进来,枣子落在砖铺地的天井里,也没有人想着去收拾。

“这些可都是破绽啊!”陈海指着院子里的落枣,跟齐寒江笑着说道。

“啊……”齐寒江微微一怔,片晌后才明白破绽在哪里,平卢粮食精贵,金丝小枣虽然不是灵物,却也有滋养气血之效,任其凋落而不知收捡,让外人看到不正说明院子里的人心思都在别处吗?

齐寒江也不知悔改,嘿然笑道:“我做什么事情都粗枝大叶的,本想着冲锋陷阱就行,爷您偏让我干这细致活,一时间哪顾得上太周全?”

陈海是想磨磨齐寒江粗枝大叶的性子,没想到他却破罐子破摔起来,还埋怨自己将他派遣过来,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多罗嗦什么。

此前还不确定就是要在鹿城下手,吴蒙、葛同两人各带人手潜伏到其他备选的两座城池里,暂时都还没有过来汇合,仅齐寒江率十数嫡系扈卫,扮作回燕州不得的小型商队,潜伏在这里有大半个月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主公这趟会亲自潜入鹿城跟大家汇合,都赶忙过来行礼。

“大家在鹿城就不要再拘礼了。”陈海挥了挥手,让大家散开来,各自去忙手里的事情,没必要都凑到他跟前来。

虽然鹿城保持中立,也不禁燕州的商旅进出,但他过来时注意巷子外有好几名监视这边的暗哨,这说明鹿城对集中在这条巷子里居住的燕州商旅,还是保持足够的警惕。

鹿城是西出铁流岭第一座城池,而且是商旅聚集的大城,董氏不可能不派人渗透进来,甚至还光明正大以太微宗的名义,在这座名为乌桥巷的巷子口,建了一座太微会馆,派了一名辟灵境的主事常年驻扎在这里,为河西进入金州的商旅提供必要的方便。

只是太微宗派驻此地的主事,乃是与昭阳亭侯府有极深私怨的杜氏子弟,而即便鹿城这时候没有听从叛逆张氏的命令,驱逐河西派驻过来的人手,但也必然会加强对太微会馆的监视,齐寒江他们潜伏过来,暂时还没有跟太微会馆的接触。

“你让人去请杜厉南过来。”陈海跟齐寒江说道。

当年在燕京伏蛟岭,陈海为整顿军纪,用赤髓铜鞭行刑杖废杜氏的天之骄子杜镛,算是与杜氏结下极深的私仇。

主持太微会馆的杜厉南虽然是杜氏子弟,但齐寒江他们潜伏到鹿城才十数日,进出还受到监视,说到对鹿城的熟悉程度,是绝对比不上已经受命在鹿城太微会馆驻守已经有两年了的杜厉南。

精绝军想要拿下鹿城,用好杜厉南,将事半功倍。

燕州滞留在鹿城的商旅,主要集中住在太微会馆附近。

陈海在静室里刚饮过一盏茶,齐寒江就已经派人将杜厉南请了过来。

杜厉南年纪不到三旬,中等身材,步覆平稳、踏石无声,已有辟灵境后期修为,是太微宗上七峰内门弟子。在青灰sè的袄衫还穿着一件狐裘,戴着一顶平卢特有的皮瓜帽,与其说是玄宗弟子,还不是说更像一名市侩阔绰的商贩。

“杜主事你好,我是陈海,特将你请过来,有好事相商。”陈海开门见山的请杜厉南进静室说话,亲手给他沏上一盏灵茶。

杜厉南进院子里隔着门就认出陈海来了。

杜镛放在整个燕州,或许说还有些微不足道,毕竟五年一届的学宫闱选,杜镛这样的弟子数以百计,唯有像陈海这样能入闱选青雀榜的人物,才会耀眼一时,但对于杜氏而言,有机会修成道丹的杜镛,可能关系着杜氏一族百年之后的繁荣兴盛。

杜镛被废,对杜氏而言,损失比死一百名无足轻重的旁系子弟还要心痛,还要毁根基。

要不是世子董畴强行弹压这事,杜氏都已经筹划调集人手,进燕京刺杀陈海以雪此仇了。

杜厉南当时还在宗门之内,也被家主召集回宗族,准备参与刺杀之事。

虽然这事让世子董畴强行弹压下来,但杜氏宗族内部却不会轻易忘却此仇。

杜厉南见过陈海的画像,也知道陈海身为姚氏弃子等事,在最早有所谓国使借兵的传闻传到鹿城,杜厉南就第一个想到陈海了,只是他这时候没有想到陈海亲自来到鹿城,愣怔了片晌,也没有甩袖就走,而是上前行礼道:“杜厉南见过国使。”

越城郡主董宁在北面大漠深处成立精绝都护府,以及董氏支持叶氏残族成立西羌王族军复国之事,杜厉南都没有资格参与,甚至一些更核心的机密都没有人知会他,但大体的事情他都还是了解的。

即便这时候河西大都护府以及太微宗都没有给陈海正式的身份,但杜厉南心里清楚,陈海在大漠深处收编的马贼,才是精绝军成立的根基,这其实意味着河西是默认陈海在黑山的地位;何况都说祖师堂首席长老葛玄同此时就在黑山坐镇,杜厉南怎么可能会因为宗族间的私仇,甩袖就走?

而陈海出现在鹿城,虽然极令人意外,但也意味着精绝军及叶氏的西羌王族军,在黑山蛰伏有半年没有什么动静,下一步的大动作就是鹿城。

杜厉南未必不会去想杜氏与陈海的私仇,心里还有一种隐隐难以抑制的兴奋,同时也不拆穿陈海的假身份,以国使相称。

“国使可容厉南去去就来?”杜厉南进入静室没有坐下喝茶,而是请求暂时告辞离开一下。

齐寒江虎目怒瞪,警告杜厉南安分些,莫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玩出什么花样来。

陈海要齐寒江稍安勿躁,杜厉南真要想出卖他,也不会如此的迫切。

杜厉南能猜到齐寒江在怀疑什么,坦然说道:“齐爷要是有什么不放心,可随我回会馆走一趟。”

陈海身边数人,周钧、吴蒙成名最早,葛同、周景元、沈坤、丁爽等人也早就独挡一面,唯有齐寒江寇奴出身,一直都在陈海身边冲锋陷阵,还没有独挡一面的机会。虽然齐寒江这次在黑山服用九转金液丹,在周景元、沈坤、丁爽、周钧四人之前开辟社祖窍识海、踏入明窍境,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名气。

杜厉南也不认得齐寒江,但齐寒江既然不信任,也不介意齐寒江跟他走一趟。

齐寒江冷哼一声,示意门外的扈卫放杜厉南独自离开。

虽说他们在这院子里才十数人,但杜厉南真要藏什么歪心去告密,杀出重围护送陈海出城的自信,齐寒江还是有的。

太微会馆距这边的院子里就百余米,杜厉南很快就又跑回来,陈海亲手给他沏的那杯茶还没有凉透。

杜厉南移步到陈海身前坐下,将手里捧着一堆新旧文卷放到桌子上,说道:“这些都是厉南到鹿城后这两年收集到的资料,国使请看。”

陈海找杜厉南过来,就是想要了解鹿城的详细情况,这些资料,杜厉南自然都了如指掌,自然可以直接说给陈海听,但因为陈海与杜氏的旧怨,杜厉南说得再多、再详细,陈海、齐寒江听入耳都会要打折扣的。

杜厉南索性将他这两年收集的资料都捧过来,这样也是方便陈海他们验证他所说的话是否有依据,就省去诸多不必要的猜测。

陈海翻看杜厉南捧过来这堆资料,有鹿河两岸的地形图,有鹿城城防、官署街巷布置图,有鹿城五族在鹿城内外的大小府邸。

除了城卫军的武官、将卒规模、兵甲装备外,杜厉南对五族私兵的规模、兵甲装备以及五族主要子弟的名录以及彼此间的师传、姻亲关系,都有详细的调查。

此外,杜厉南到鹿城后,这两年来进出鹿城的主要商队,以及西羌国主要宗阀势力在鹿城所设的会馆及防卫力量都详细的观察。

这些资料不管新旧,字迹都是同一个,说明这些资料都是杜厉南到鹿城后,亲手整理出来,而且整理得极其细致、有条理。

虽然杜镛要不是被他所废,此时早已经踏入明窍境,将来也极有可能修成道丹,成为杜氏新一代的家主,但陈海的眼里,杜镛比眼前的杜厉南实在是差得太远。

陈海实在想不明白,杜氏怎么舍得将这么一个子弟放到鹿城来。

杜厉南到鹿城来看似也算是独挡一面,但由于河西与西羌国二十年前所结的死仇,杜厉南主持鹿城的太微会馆,实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羌胡豪勇刺杀的无关角sè。

而杜厉南将这堆资料捧过来,也是表明在宗族私怨面前,杜厉南更渴望建功立业,陈海猜测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思,杜厉南才会选择到鹿城来的吧?要是留在太微宗或杜氏族内,像杜厉南这种聪明才智已经威胁到嫡支的旁系弟子,恐怕更难有出头之日。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杜厉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