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95 天上地下的差别

295 天上地下的差别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看到冯千月的瞬间,我完完全全地傻眼了,要知道我选的这所学校是一所普普通通的高中,既不是那种有钱人遍地走的贵族学校,也不是混混四处开花天天打架的垃圾学校,怎么就碰上冯千月了?!

在我印象里,她这种豪门出身的大小姐,什么样的好学校去不了啊,怎么会来这种平庸到极点的学校?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眼前这个女孩是不是长得像冯千月而已?

可是她这高高在上的态度,盛气凌人的口吻,好似她是翱翔在天空中的凤凰,别人都是被她俯视的蝼蚁,天底下真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没错,就是她,冯千月!

冯千月穿着一身挺淑女的衣服,很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学生气质,再加上她确实算得上漂亮的脸,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不过,她那副张牙舞爪的面孔,瞬间就把她的本性暴露无遗。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捡书?!”冯千月叉着腰,一脸不悦地看着我,眼神里透着毫不遮掩的厌烦。

在看到冯千月的瞬间,我还是慌了一下的,心想自己真是倒霉,好不容易避开李皇帝的耳目,悄无声息地潜到省城,结果还是碰到熟人了,这点也太背了点。

不过,当冯千月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时,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是王巍,而是王峰,她是不认识我的。看到冯千月,我的心中顿时怒火中烧,我永远都忘不了她们一家是怎么欺辱我的,她的父亲冯天道又是如何将我玩弄于股掌之中,想要欺骗我签下那份退婚协议的。我和我妈都气愤不已,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曾发誓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扬眉吐气地出现在冯家门前!

只是,现在当然不是发作的时候,我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去做,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个自以为是、刁蛮无理的女孩身上。虽然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所学校念书,但我也没什么心思去搞清楚这其中的原因,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在自己崛起之前,离这个令人生厌的女孩越远越好。

无论在哪,冯千月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态度,她的叫喊声也引来了不少的目光。这会儿正是下课时间,不少学生都聚在走廊上,冲我这边指指点点,大有幸灾乐祸的态度,不时有“竟然得罪冯大小姐,那家伙肯定完蛋了”“冯大小姐,给他点教训看看”之类的声音传来,看来冯千月在这学校也是非常有名气的。

在冯千月愤怒的目光下,在众人幸灾乐祸的起哄中,我忍着屈辱,默默低头捡书。冯千月掉下来的书有十多本,而且全都是崭新的,鬼知道她在下课时间搬这么多书干嘛?

“快点快点,慢腾腾的,你是残疾人吗?”冯千月突然变得焦虑起来,语气也更不客气了,甚至还踢了我小腿一脚。

我把书都捡起来,刚打算交给冯千月,她就一把夺了过去,还狠狠瞪了我一眼,嘟囔了句浪费时间,才转身匆匆离开。我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神经,但只要她没认出我来,这场风波也过去就好,倒是四周的一些学生满脸失望,他们本来以为冯千月会收拾我,终于可以看一场好戏了,没想到就这么平淡无奇地结束了,还有人说“冯大小姐今天怎么转性了”之类的话。

不管怎么说,总算逃过一劫,我可不想开学第一天就得罪冯千月,我只希望离她越远越好。我松了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刚走不远的冯千月突然“哎呦”一声,接着又是哗啦啦的声音传来,她竟然又撞到了一个人,手里的十多本书也再次哗啦啦落了一地。

看到这个情景,我还莫名其妙,心想冯千月今天是怎么了,频频跟人撞上,莫非眼睛不好使?

“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看路……”

道歉声传了过来,不过道歉的人却不是撞到冯千月的人,而是冯千月。这次撞人,冯千月不光主动道了歉,而且声音还特别的害羞和婉转,就连她的脸都红扑扑的,像是一个青涩的邻家小妹。

从大魔王到邻家小妹的转变,如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画风突转让我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原来冯千月还有这么温柔淑女的时候?不过,当我看到被她撞到的那个人时,我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那是一个模样很帅的男生,说是貌比潘安也不过分,尤其是两道剑眉,很是引人注目。虽然身上朴素的衣服略显寒酸,却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气质,像是古书里走出来的人物,就是同样身为男生的我,都不得不感叹人家长得就是好看,原来这世界不光是女人有倾国倾城的相貌,男人也有。

在这个帅气的男生面前,一向行事跋扈的冯千月,都变得像兔子一样温柔了,还主动向人家道歉。不过那个男生倒是没说什么,默默地低下头帮冯千月捡起书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

冯千月仍旧很淑女、很温柔,赶紧蹲下身和那个男生一起捡书,和刚才对待我的态度真是天差地别。原来再刁蛮再暴力的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也会表现出这样的一面来。

看到这个情景,我好像有点明白冯千月为什么会在课余时间抱这么一摞书,以及为什么刚才会表现得那么急躁不堪了,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制造和这个男生“偶遇”的机会。

与此同时,四周又传来一切窃窃私语的声音,他们不敢让冯千月听到,但是我能听到。

“我说冯大小姐怎么转了性,没有狠狠收拾刚才那个男生,原来是急着要见唐临风啊。”

“可不是嘛,听说冯大小姐一直在追唐临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唐临风的心气可是出了名的高啊……”

“对对对,据说冯大小姐转学到这,就是为了咱们学校的校草唐临风。”

“嘿,就凭冯大小姐的样貌和家世,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唐临风迟早会就范的,你们就别瞎操这个心了……”

原来冯千月来这所学校,都是为了这个男生,为了追寻爱情转移学校,这事在青春期倒是经常发生,当初花少为了刘梦也是到我们镇上了。不过冯千月显然比花少大胆多了,很擅长给自己制造和这个男生接触的机会。

听着四周众人的议论声,又看着冯千月蹲在地上捡书的害羞模样,我回想起自己初登冯家门时,冯千月那副恨不得一脚踩死我的模样,心中顿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

不过这份酸楚,很快又化作绵绵的恨意。

还是那句话,她冯家小姐喜欢别人也没什么,毕竟我俩从小也没见过面,突然说要结婚确实有点唐突。她不喜欢我,我还不喜欢她呢,大家坐在一起一拍两散就行,这婚约退了也就退了,何必要和家人演那么一大出戏,来哄骗我签下那份退婚协议?

唐临风很快就把书捡了起来,并且交给了冯千月,冲她微微点过头后,便绕开她的身子,继续往前走去。而冯千月,则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久久都无法移开自己的双眼,活脱脱一个为情所困的花痴女。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仍旧对她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转身继续往前走去。找到我所在的班级,推门走入,还是下课时间,教室里面乱糟糟的,有聊天的,有打闹的,桌椅也东倒西歪。

不过在我进去的一瞬间,班里顿时安静了一下,大家看着我这位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都是一脸面面相觑的模样。门口的一个学生突然问道:“你找谁啊?”

我认真地说:“我是新来的,转学到这个班,请问班主任在哪里?”

听说我是新转来的,大家都表现的特别兴奋,纷纷打量起我来,还有几个男生走过来,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里转过来的。这些问题,我之前早就准备好了,所以现在也对答如流,全部答了上来。

我现在的名字、相貌、履历都很普通,说起来也没有任何的趣味,大家听了一会儿就索然无味,纷纷散开了。只有一个学生和我说:“下节就是班主任的课,你在这等着就好。”

我和他说了声谢谢,然后就站在教室门口等着。

不过,本来在角落里打牌的几个学生,倒是朝我走了过来,走在头一个的面目凶狠,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儿。我微微皱起眉头,心想自己表现的已经这么低调了,还是有麻烦找上门了么?

实在不行,还是用钱解决,我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学生身上。

“新来的,会打架么?”凶狠男走到我面前,直接不客气地问道。

我不知道他问这话的意义,难道我说会打,他就要当场和我打上一架?所以我模棱两可地说道:“不怎么会……”

“我不管你会不会!”

凶狠男突然伸手戳着我的肩膀,说道:“既然你是咱们班的学生了,以后就要听我的话,因为我是这个班的老大!还有,今天晚上放学别跑,咱们班要和三班的打架,你要是敢缺席,我弄死你!”

说完,凶狠男也不给我任何回话的余地,转身就走。

我一脸苦笑地站在原地,心想这都什么事啊?

学校对我来说,只是学习和隐匿身形的地方,我既不打算在这里称王,也不打算将学校当作我的起步点——因为过去的种种经验说明,学生大多是靠不住的,逞威风的时候一个顶俩,真有事了立刻一哄而散。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豺狼就能培养出一批可靠的精锐学生军团来,照样可以血战沙场、所向披靡。但我自问没有那个本事,也不想浪费那个时间培养人才,所以还是打算从社会起步,一步到位、一了百了。

白天在学校安安稳稳地上学,晚上再出去找场子溜达,看看有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就是我来到省城的初步打算,和我刚到罗城的时候差不多。我说过了,没有兄弟的帮助以后,我赖以生存和起家的就只有我过去的一些经验了。

但是现在,刚到学校,就被班里的老大盯上,让我晚上去参加战斗,想低调都低调不了,颇有点命运弄人的感觉。不过,凶狠男说了,这是和其他班的打架,应该算是集体活动吧,到时候我混在人群里面,保证自己不受伤就行了,其他的爱谁谁去,谁赢谁输都和我无关。

打定这个主意以后,我也就继续坦然地站着了。

过了一会儿,上课铃响了,学生们纷纷回到了自己座位,就我还在教室门口站着,因为我还没有安排座位。还好老师也来得挺快,这节课是历史课,也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看上去刚劲有力、生机勃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很好。

果然,他一开口,也没让我失望,声音温和有礼:“这位同学,你是?”

“我是新来的,我叫王峰。”

我把教导处主任签过字的手续递给他看,班主任点点头,先让我上台做了个自我介绍,接着又给我安排了座位。座位不算好也不算坏,处在墙边靠窗的位置,同桌是个面容有些猥琐的四眼仔。

“你好,王峰。”我冲他伸手,不论怎样,和同桌搞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石林。”四眼仔也和我握手。

感觉上,不难相处,也冲刷了我刚来学校时,先遭遇冯千月,又遭遇凶狠男的不悦心情。

开始上课。

只有三十多岁的班主任在台上侃侃而谈,讲起课来也很精彩,让我不知不觉就听得入了迷,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认真地听过一节课了。一上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因为不知道食堂在哪,所以我打算跟着石林一起去,并且提出请他吃饭。

学生大多缺钱,有人请吃饭的话就会特别开心,石林也是一样,瞬间又和我感情好了很多,不仅亲自带我到食堂去,还告诉我在哪里充值饭卡。一步一步做完之后,我们便去排队打饭,这个学校很普通,食堂也很普通,就是一个大厅,外加各sè配餐的窗口。

刷我的卡,和石林各打了一份米饭之后,刚回过头,我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肘撞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面,接着便传来“砰啪”的声音,一份连米饭带汤的餐盘摔落在地。

该死,今天不宜出门么,两次撞到别人了。

“对不……”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又愣住了,因为被我撞翻餐盘的不是别人,竟然又是冯千月!

何止不宜出门,简直命犯煞星!

我越是想离冯千月远点,就越是和她屡屡撞上,搞什么鬼?!

这一瞬间,冯千月也认出了我就是上午撞过他一次的那个人,之前她着急见唐临风,所以放过了我一次。现在唐临风又不在身边,可想而知以她的脾气怎么会饶过我,她一把就抓住了我的领子,恶狠狠道:“好啊,又是你,看我这次不把你的腿打断!”

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食堂里面突然发生了冲突,迅速围上来一众学生看热闹,旁边的石林看到是冯千月,也吓坏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现在我的身份是王峰,立志在这个学校低调不惹事,但我本质上依旧是个男人,男人又怎么忍受得了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生欺负的屈辱?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正准备把冯千月的手甩开,这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回事?”

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唐临风竟然又走过来了。

好嘛,来的还真是时候。

刚才还凶狠如女王的冯千月,瞬间又化作了绵绵细雨,温柔的不像话了,娇滴滴地说:“啊,没事,不小心打翻了餐盘,我实在是太笨了……”

“没烫着吧?”唐临风关切地看着冯千月。

冯千月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赶紧摆着手说:“没有没有,只是弄脏了衣服而已,这种小事我怎么会在意呢……”

只要唐临风一出现,冯千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眼睛里也只有唐临风一个人了。趁着这个机会,石林也赶紧拉着我离开人群,远远地走开之后,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冯千月仍旧和唐临风在那里说话,模样和姿态要多淑女有多淑女。

虽然再次逃过一劫,可是我的心里依旧非常不爽,坐下来后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石林说道:“老天爷,你还生气?多亏了唐临风啊,不然你就完蛋了知道吗?以冯千月的脾气,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才怪,以后见了她还是躲远点好……”

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看向唐临风和冯千月,感慨地说:“长得帅就是好,能被这种富家女看上。冯千月的脾气虽然不好,但如果哪个男的娶了她,一辈子都不用奋斗啦,就是受点委屈也没什么……你说,唐临风的命咋就那么好呢?”

我没说话,低头默默地吃着饭。

因为请石林吃了饭,石林对我的态度也很好,给我讲了好多学校里面的趣事。虽然这是一所很普通的高中,但是古龙先生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所学校当然也不例外,富家子弟横行霸道、美女校花多人追捧、各方势力大打出手之类的事,这里当然也有,虽然没有其他学校那么夸张,但也层出不穷。

说到打架的事,我便询问石林我们班上那个自称老大的凶狠男,以及晚上要和三班打架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石林一脸不屑,告诉我说那个凶狠男虽然是我们班名义上的老大,但是基本没人听他的话,至于晚上打架的事,根本不用搭理,到时候找茬跑了就行。

“为什么啊?”我挺吃惊,那个凶狠男看上去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啊。

“他能打是能打,就是脑子不太够用,老是被其他班的人坑,被人围攻过好几回了,搞得我们在外面也没面子。所以时间长了,大家都敷衍他,有打架的事也是能躲就躲,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跑,知道了吗?”

“哦……”我吃着饭,若有所思。

吃过饭后,我们便回到宿舍,石林又带我去宿管那里报道,帮我领了铺盖和被褥到寝室去。不得不说,这顿饭请的挺值,确实省了我好多功夫。宿舍本来都是按班划分的,不过因为我来得晚,我们班的宿舍又都满了,只好把我安排到其他班的宿舍。寝室里面,看着也都是老实人,应该没有发生冲突的可能,我也松了口气。

午休过后,下午继续上课,同样是充实的一个下午,让我可以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遨游。一直到了晚上,晚自习下课以后,我们班的老大凶狠男,就上了讲台,号召班上的男生都跟他走,并且发布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希望大家打出风格和热血,要有不服输的劲头,干死三班等等。

说完之后,凶狠男才打开门,让班上的男生和他一起走。

众人浩浩荡荡地出门以后,就开始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了,有的说肚子疼要去医务室,有的说作业忘在教室了要回去拿,有的直接连招呼都不打,趁着混乱就跑了,没一会儿就只剩七八个人还跟着凶狠男了。

“妈的,都靠不住,什么玩意儿!”凶狠男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往前面走。

走到篮球场边上的时候,石林冲我使了一个眼sè,我俩心有灵犀地低头朝着旁边的围墙跑去,瞬间就隐没在黑暗中了。

逃出来后,石林说要回宿舍,我则说我还有点事,便和他分开了。

我还是那个打算,准备到外面的场子溜达溜达,看看到哪去应聘当个看场子的。因为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校门挺远,所以我打算翻墙出去,结果因为地形不熟,好半天才找了个看上去矮点的墙。

我翻过墙头,然后纵身一跃,就来到了围墙外面。外面是一片小树林,看上去还挺荒的,但是远处可以看到灯火和车水马龙,我就准备穿过树林,到对面去看看。

结果没走两步,就发现树林里面有不少的人,而且是分成两拨,一拨有十来个,一拨有三四个。

两边都是学生,有十来个的那拨我不认识,但是三四个的这拨我却认识,就是我们班的老大凶狠男,和他的几个死党。我一出现,顿时吸引了两拨人的注意力,就好像误闯进围场的猎物,他们两边纷纷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而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们,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我勒个去,不是这样吧,好不容易逃出来了,竟然又让我给撞上了!而且,这凶狠男也太可怜了,带了我们班近二十个男生出来,最后竟然只剩这么一点人了?

“王峰,好兄弟!”

凶狠男看到我,顿时激动地叫了出来:“咱班果然还是你最靠谱,快过来吧,准备打了!”

看网友对 295 天上地下的差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