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岳弈然

第二百八十七章 岳弈然

破甲箭,本身就是用精纯的玄胎精铁所铸,除了箭簇镌刻提升锋锐度的道篆之外,并无其他额外的加持。

玄胎精铁本身就已经是坚硬无比,就陈海目前所接触到的多种天材地宝,也仅有紫辰砂金等极少数金铁材质,性能比玄胎精铁更优越。

提升锋锐度的破甲箭,陈海以风雷真意御之,即便是道丹境强者也不敢等闲视之。

然而就在这一道剑光的暴斩之下,破甲箭破裂、粉碎,在倾盆暴雨中化为齑粉——破甲箭簇将要凝聚而成的雷柱,也寂然熄灭,唯有明窍境强者才能感应到以破碎箭簇为核心,那沛然莫御的雷罡元息仿佛潮崩一般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好强的剑意。

陈海能感应到隐藏在雨幕后的御兽剑修,气息还没有强大到修成道丹的地步,但其所御剑芒得剑意加持,强到能一剑斩碎玄胎精铁所铸的破甲箭,也是悍然到极点。

破甲箭破碎,剑芒也寂然而灭,毕竟破甲箭碎的那一瞬,雷罡元息虽然没有真正凝聚成雷柱劈出,但也决堤的怒潮,将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息冲得混乱不息。

一道穿青sè道袍的身影,从雨幕深处踏出,落在黑蛟的狰狞头颅上,一柄青sè巨剑在此人头顶熠熠生辉。

刚才那道剑芒,便青衣道人御剑斩出。

青sè巨剑夷然无损,但青衣道人瘦长的脸颊浮起一线潮红,可见他御剑挡下陈海所射的破甲箭,也不是轻松到毫不费力。

陈海这时候又取出一支破甲箭,盯着青衣道人的脸,看此人年纪也不过三十岁刚出头,竟然有明窍境巅峰的修为,这样的青年强者不要说是在藏羌、西羌这样的小诸侯国了,即便是在燕州青雀榜中,也是极耀眼的存在……

齐寒江持戟静守在陈海的身侧,压着声音问陈海:“这就是妖神殿潜伏在鹿城的两大强者之一?”青衣道人敢御剑往这边斩杀过来,齐寒江就负责执戟接过剑势,以便陈海能继续射杀黑蛟的要害。

“怕是未必。”陈海蹙着眉头说道。

陈海能感知到青衣道人与他脚下这头黑蛟存在某种神魂上的联系,这应该就是妖神殿所传能控制妖兽为傀儡、但妖兽还能保持独立灵智的御兽法门,说明青衣道人就是妖神殿的弟子,但陈海不确认青衣道人就是杜厉南所说的两大强者之一。

青衣道人要潜入鹿城容易,但黑蛟藏踪就困难了,陈海怀疑青衣道人一直都潜伏在城外,妖神殿借长乐城主府商队进入鹿城潜伏的两大强者另有其人。

陈海隐然意识到,妖神殿潜伏到鹿城来的强者,极可能远超乎他的想象。

“黑山箭魔,一箭之威果然不凡。”青衣道人不比陈海大出多少,但说话的声音却喑哑,像是破风箱在呼哧呼哧的拉动着。

“妖神殿在鹿城应该潜伏不少高手,莫非你自信一人一蛟就能将我拦下来?”陈海撇嘴一笑,面对青衣道人及黑蛟,在气势也不会落于下风,只是意识到他与齐寒江如此守战很吃亏。

齐寒江实力还是弱一些,无法执戟冲上去与青衣道人及黑蛟贴身搏杀,他每消耗一支破甲箭,都相当于一件黄级上品法宝,但也无法对青衣道人及黑蛟造成致命的威胁。

“斩杀你是足够了。”青衣道人招手将头顶的青剑抓在手里,屈指轻轻弹振剑刃,发出的震鸣之音,竟如黑蛟咆哮有同工异曲之妙,蕴藏有冲击神魂的神秘力量。

“你来执弓!”陈海突然间就将玄胎铁胎及箭囊塞给齐寒江,他取出淬金玄胎戟,身形化作一道黑线,往黑蛟及青衣道人斩杀过去。

陈海决定换一种战法,他正面突破,硬拼黑蛟与青衣道人联手,由齐寒江执弓从旁牵制。

齐寒江的箭术很一般,加上要拉开玄胎铁弓,距离一远就谈不上什么准头,更不要说超越极限距离借风雷之势去射杀三四千步外的远敌,但他距离黑蛟、青衣道人就百余丈远,黑蛟那么庞大的体积,他便是闭着眼睛想射歪都难。

黑蛟虽然极其强悍,但毕竟还没有长成,只要陈海将青衣道人及黑蛟同时缠住,令青衣道人无法给黑蛟施加防御法术,齐寒江即便是用玄胎铁弓射出淬金箭,还是能破开黑蛟的鳞皮。

黑蛟妖躯强大,鳞爪撕抓之下,神力涌动无穷,陈海持戟与黑蛟鳞爪硬拼时,要是不借风雷真意凝聚雷罡元息以抵抗,也不知道会被黑蛟的鳞爪一巴掌拍到几百米远去,而黑蛟腾云架雾,飞行速度不在寻常灵禽之下,但其宠大的妖躯,在与小如蝼蚁般的人族强者近身搏杀,在狭小空间内的转动不够灵活,则是其最大的弊端所在。

无论是在血云荒地,还是在茫茫大漠深处,陈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陷入生死搏杀的恶战之中了,这一刻战意在胸臆间澎湃沸腾,风雷真意似乎贯穿百骸窍脉,不仅淬金玄胎戟上雷光滚滚,便是陈海的双腿之上也雷光隐烁。

面对黑蛟鳞爪的撕抓以及青衣道人斩来的道道剑芒,陈海在极速距离内的转折进退,都快得超乎想象,几乎都不依赖额外的防御术法,直接就将剑芒及猛如雷霆的黑蛟鳞爪避让过去。

这近乎于武道的极致,令青衣道人越战越心惊。

青衣道人与黑蛟联手,此时还是处于上风,毕竟陈海需要将他与黑蛟同时缠住,才能让齐寒江从容不迫的站在百丈外以玄胎铁弓制衡;而一旦看到黑蛟或青衣道人有脱身去战齐寒江的意图,陈海就必需硬碰硬的将其拦截下来。

这时候陈海在气力上还是要差黑蛟一截,而就算是想接住青衣道人一道半弧形的剑芒,压力也不轻于黑蛟鳞皮雷霆万钧般的一抓。

**********************

鹿城笼罩在倾盆而下的暴雨之中,狂风四飚,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天幕,令人心惊胆颤。虽说南面的雷电更密集些,但在这样的风暴夜里,也没有几个人,能注意到百余里外的鹿河源正暴发一场难得一见的恶战。

西城角营巷,一名身穿青sè道衣的老者负手站在院子里,老者平淡没有丝毫凌厉的气势散发出来,但在天井上空却似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狂飚而至的雨滴悉数挡在院子外。

“……那人真就是黑山箭魔吗?小师叔怎么都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将黑山箭魔斩落剑下。”苗雄站在老者身后,焦急的看着城南天际隐约若现的雷柱,不安的问道。

苗雄只是论宗族辈份,是青衣老者的族侄孙,修为实在是不值得一提,毕竟没有正式进入妖神殿修行,他自然无法感知百余里外恶战具体情形,只是从鹿河源上空更密集的雷电,判断那边的战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都没有停息。

宗门玄修相斗,术法神通固然强大,有排山倒海之威,但即便是借天地元息为己用的明窍境,搏杀时都会快速消耗精神念力才能驾驭天地元息,激战的时间通常都不会太长。

黑蛟作为金燕诸州最强悍的妖兽异种,气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持续恶战一个时辰不是什么问题,但黑山箭魔凭什么支撑这么久而不力竭?

天地间有如此强悍的人族吗?这还能算人吗?

而且恶战都持续一个时辰,南城外的天际都还不断有人在接引雷霆之力,精神念力该是何等的强大?

苗雄虽然关心鹿河源的战况,但夜sè已深,鹿城四门紧闭,他们也无法出城助阵。

特别是这样的风暴夜里,为防止敌人突然袭来,城池四角的防御大阵也都启动,这时候谁都无法轻易进城,也无法轻易出城。

“看来我们还是小窥了这黑山箭魔的实力,此厮可能已经将武道真意完全融入搏杀战技之中了,根本不需要通过识海消耗精神念力去牵动天地元息——我该亲自出手的……”老者轻轻一叹道。

“师叔是说黑山箭魔是完全用肉身所施展的战技秘形牵动天地元息?但这是武道真意修行的第二重境界,明窍境武修就能掌握?”一名身穿黑sè罩袍的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来,站到老者身侧,困惑不解的看向城南天际那隐然不断的细小雷霆,问道。

“人在肉身气力上,是完全不能跟蛟魔相提并论的,岳弈然拖到这时候都没能解决掉这场战事,我所说却是最大的可能了……”老者说道。

“小师叔岂不是危险了?”苗雄担心的问道。

“栾然想走,有蛟魔相助,天榜之大,有几人能挡得住他?”褐衣人微微一笑,岳栾然没能解决黑山箭魔,已经很令他意外,但他相信,岳栾然想走,天榜之下、地榜之中,能挡住他的人也不多。

黑蛟在近身搏杀时,在狭窄空间里转动是不够灵活,但要突围带着一两人飞走,即便是中型防御大阵,也能强行突破。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七章 岳弈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