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箭魔

第二百八十八章 箭魔

(下午多码了一章,就发出来求点月票……)

岳栾然脸sè苍白,任瓢泼大雨往他身上浇灌而下,战到这时,他灵海秘宫里内的真元法力消耗越多,但真正令他心惊的是他此时头痛欲裂,祖窍识海变得极不稳定,像是随时会崩堤决口的大湖,这是精神念力过度消耗、消耗怠尽的迹象。

岳栾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与强敌恶战到精神念力消耗殆尽,都还分不出胜负。

当然,这时候并不能说胜负未分,岳弈然要不是仗着脚下气力无穷的黑蛟,他早就大败特败了。他性子再狂傲也得承认,他根本没有可能在黑山箭魔的战戟之下,支撑一个时辰。

在他看来,黑山箭魔这畜生,压根就不是一个人,简直就是一樽人形神魔。

自金燕诸州有史以来,有哪一个人类武修,能与气力占据绝对优势的灵蛟,正面硬拼一个时辰而不力歇的?

即便是道丹境乃至道胎境强者拥有降蛟之能,但在面对肉身极其强大的蛟兽时,这些强者也只是依赖所修炼的强大术法神通或武道绝学杀招,在极短的时间内进行碾压性的打击,从而获胜。

谁会傻乎乎跟一头巨蛟——哪怕是一头还没有长成的灵蛟——比拼气力消耗的?

换作以往,岳弈然绝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幕,所以他此前有绝对信心殂杀黑山箭魔,破除了精绝军对鹿城的野心,但他这时候只能勉强的站在黑蛟的背胛上,全凭黑蛟与陈海正面搏杀,他只能从旁防备齐寒江隔三岔五射杀来的冷箭,以及偶尔出手,挡住陈海斩往黑蛟要害的战戟。

虽说齐寒江射来的淬金箭,能破黑蛟的鳞皮,但黑蛟肉身太强悍了,淬金箭刺破鳞皮,不能深入筋骨,对黑蛟而言只能算微不足道的轻微伤。

这时候黑蛟相对柔弱的腹皮下插挂着二三十支淬金箭,除了不多炽热的蛟血洒落下来,并没有多大影响黑蛟的战力。

黑蛟身上真正的伤势,颔下、腹下、头颅,一道道破开鳞皮、深可见骨的创伤,以及左前肢被斩断两趾的鳞爪,都是拜陈海手里的淬金玄胎戟所赐。

即便如此,黑蛟犹有强悍的战力,而且有愈战越勇之势。

这还是一头未长成的黑蛟,还没有开悟灵慧,更不要说化形了,竟然有如此之强的战力,也是令陈海心惊,心想,要是一头成年的巨蛟,怕是得有道胎境天榜强者的战力吧?

“弓来!”陈海看青衣道人精神念力已然耗尽,他体内的气血也差不多榨干净了,没有时间再跟这头黑蛟纠缠下去,伸手朝齐寒江那边抓去。

玄胎铁弓虽然纯粹依赖玄胎精铁所铸的弓臂蓄力,但弓臂也炼入攻防兼备的阵法禁制,以便陈海持弓与敌近身不至于完全缩手缩脚。

玄胎铁弓里诸多不算多强的阵法禁制,陈海都祭炼过,附有他的神魂气息,他伸手一抓,玄胎铁弓即从百余丈外齐寒江的手里,似闪电般快速飞入陈海的手里,下一刻,陈海已经淬金玄胎戟收入储物戒里,取出三支破甲箭来,一箭搭在弦上,两箭衡在口中,迅速与齐寒江往左右狂退,欲与黑蛟拉开距离。

这一刻,岳弈然也是骇然。

近身搏杀时,黑蛟能将陈海压制在正面,陈海想要斩及黑蛟的要害,也需要在小范围内快速腾挪,这个时间虽然极短,但也足够让他与黑蛟做出及时的反应。

此时一旦让陈海拉开距离,黑蛟的要害就会完全暴露出来,岳弈然心知他已经没有办法施展几次防御术法,黑蛟的处境就会变得危险。

要说在直线上的飞行速度,黑蛟绝对是要强过陈海,但陈海与齐寒江借着鹿河源附近石岭的崎岖、狭仄地形,左冲右突,以迅如闪电的诡异身形快速腾扭转移,黑蛟稍不注意,就被拉开一两百丈长的距离。

虽说岳弈然能确认,陈海所修的箭术与太微宗的太微神箭术有所不同,但绝对是同一层次的强悍玄宗箭术玄诀。

妖神殿视太微宗为死仇,这些年没有少研究太微宗的玄法绝学。

岳弈然心里清楚,太微神箭术这种层次的玄箭术,射杀距离不能以常理度之,而且射箭也不能以弓臂的强度衡量之;要是掌握这种玄箭术所蕴藏的真意,差不多在三千步到六千步之间,能极大借风雷之势,将一箭的威力提升到极致。

在三五百步范围内,岳弈然还不真怕陈海开弓射箭,毕竟玄胎铁臂弓自身的蓄力还是有限,但距离一旦在某个瞬间拉开两千步甚至三千步以上,那射出的一箭,就绝不仅仅是借弓臂自身的蓄力了——岳弈然都不知道此时的他,能不能帮黑蛟挡住几处防御薄弱的要害。

当然,岳弈然驱御黑蛟,在地形复杂的峡谷间紧盯住陈海的身形,努力不让陈海将距离拉开。

这时候,陈海脚下像装了两只大力弹簧,往鹿开峡方向跳跃,岳弈然知道他想必是要鹿开峡背侧更复杂的地形拉开距离。

岳弈然犹豫着不敢驱御黑蛟往北飞去,他知道以陈海这边的强者,哪怕只是一瞬,必然能抓住张弓射箭的时机,驱御黑蛟紧随陈海之后冲入鹿开峡,却不想这时候募然从侧面杀出一道身影,华丽暴烈像是一道黑sè闪电。

却是齐寒江先一步进入鹿开峡,这时候杀起战戟暴斩而来,淬金玄霜戟仿佛一道黑sè的闪电,从半空暴然劈下。

黑蛟鳞爪动作更快,往齐寒江暴抓过来。

齐寒江的身躯在普通人面前也是极其魁梧,这一刻与黑蛟鳞爪硬磕了一下,沛然莫御的巨力反冲过来,齐寒江的身子就被一枚被弹射出来的弹丸,狠狠砸向一旁的石壁,整个人都嵌了进去。

金刚秘篆甲再次破裂,化作一团碎光流影散掉,又是一张中级符篆用掉了。

跟黑蛟这样的悍然巨妖力拼,真是大破财的买卖啊,齐寒江来不及为今天消耗的符篆心痛了,只觉得浑身的筋骨都要碎掉了,日,真不知道爷怎么就能支撑到现在,竟还能杀得这头畜生嗷嗷直叫。

齐寒江此时看似毫无还手之力,但岳弈然不敢趁机让黑蛟扑杀上去,便是借齐寒江这一斩,陈海已经将距离拉开到千步之外,这时候玄胎铁弓已经拉至满圆,箭似黑电破空而至。

黑蛟感受到极大的危机,看似笨拙的妖躯硬生生在瞬时移出数尺,让开左侧腋下直抵心脏的要害,破甲箭狠狠扎上它的右爪与肢体的衔接处。

鳞爪可以说是黑蛟身上最坚硬的部位,胛骨也最为粗壮,但陈海这一箭之威,绝非齐寒江此前所射上百支的淬金箭能比,顿时间就将黑蛟的鳞爪穿了一个对穿。

更恐怖是这箭所附带的雷电伤害,几乎将黑蛟的右爪烧焦,过后还有滋滋电光在鳞皮上跳动。

钻心裂痛的剧痛,让黑蛟狰狞的咆哮起来。

岳弈然这时候也知道,不能再缠斗下去,黑山箭魔麾下这粗莽汉子,看似修为要差一点,却能悍不畏死的为陈海争取射箭的机会,要是再有三四次这样的不慎,他与黑蛟非要折在这里不可。

想到这里,岳弈然也是果决,当即驱御黑蛟往左侧的山峰后飞去,他这时也要借复杂的地形,与陈海的距离在瞬时间拉开五六千步以上,以便能在瞬间脱离那把巨弓的威胁。

岳弈然的策略也是聪明,陈海飞掠上一座视野开阔的断崖时,他与黑蛟已经在六千步之外了,这应该脱离那把破弓的威胁距离了吧?

但是,后背那种如蛆附骨的感觉为何没有消失!

岳弈然惊骇转头看去,就见陈海站在断崖之上,再次将玄胎铁弓拉满如月,箭簇上雷光跳动。

虽然破甲箭不是祭炼后附有神魂气息的法宝灵息,但岳弈然却能清晰意识到这一箭的落点就在他的右肩下,将直接射穿他的心脏,而且这一刻时空仿佛停滞下来、凝固起来,岳弈然有一种的感觉,就算他怎么闪躲,都无法躲开这一箭直接从右后肩斜射他的心脏!

岳弈然吓了神魂惊颤,这是什么箭术,为何会让生出箭出就再也闪避不开的错觉?要知道箭势再快,就算这一箭能超越六千步的极限距离,但在箭出之后也应该给他留出一瞬闪躲的时间才对啊!

为何生出箭出就再无法闪避的错觉?

岳弈然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的之近,第一次感觉有一种碾压他命运的威压令他的神魂颤栗。

这种几乎令岳弈然神魂崩灭的威压很快消失一空,他这时候才陡然发现,他乘黑蛟与陈海所在的断崖已经拉开到上万丈距离。陈海并没有将手里的破甲箭射出,而是收弓站在断崖前,仿佛一棵断树耸立在断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岳弈然这时候已经没有扭头再战的勇气。

最后数瞬的生死危机,是自己的错觉吗?还是这黑山箭魔真有一箭夺他性命的神通手段?

一定是错觉!

黑山箭魔没有道理会放过他。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八章 箭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