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肉身

第二百八十九章 肉身

齐寒江挣扎着爬上断崖,直觉得浑身的筋骨都快散架了。

这一战,齐寒江虽然仅仅是从旁辅助,但也是酣畅淋漓,爬上断崖都想大声叫痛快,也唯有如此痛快的激战,才能让他对武道修行有更进一步的参悟。

这时候已雨过天晴,一轮霁月洒下清亮的月辉,齐寒江看着青衣道人乘黑蛟在天际变成一点黑迹,渐渐消逝无形,困惑的问道:“爷,你怎么就放这孙子跑了?”

在激战之中,齐寒江对战场也有一种了如指掌的明悟,清晰感知陈海有那么一瞬是锁住青衣道人,而且他也冥冥感知到陈海那一箭与更深层次的天地气息融为一体,青衣道人即便是闪躲,但闪躲的同时会带动更深层次天地气息的微妙变化,不断修正那一箭的去势,不断加强那一箭的威力,能始终锁住青衣道人的后背,射他一个透心凉。

这种感觉很奇妙,但齐寒江又是那么的笃信,陈海这一箭射出,青衣道人逃不可逃,不死也是重伤的下场,绝不会如此轻易就拉开距离。

“你对武道的理解,也终于是进入那个层次了。”陈海颇为诧异的看了齐寒江一眼。他最初收服齐寒江时,齐寒江仅有通玄境初期的修为底子,要差吴蒙、葛同他们很多,没想到竟是他的武道之心最为纯粹,修行比其他人倒是后来居上,将来的成就,莫说葛同、沈坤他们追不上,甚至都有可能超越吴蒙、周钧。

至于为何要放过青衣道人,一方面陈海真要将那一箭射出,损耗极大,而且不单单是真元法力及精神念力的损耗。

因为那一箭已经超过借天地元息的层次,是他分出一部分神魂附在破甲箭上,才触碰到天地法则的边缘借势,是用天地法则之势将青衣道人彻彻底底的锁住,令他逃无可逃,但那一箭射出,青衣道人是逃无所逃,但陈海他自己的神魂就会受反噬,而出现真正的神魂损伤。

这个代价要比精神念力耗尽恐怖多了,不到万不得以,就跟罗刹血炼大法一样,陈海不会轻易施展。

此外,二十年前的血战,金州东域的强者殒落太多,两位正值鼎盛之年的道胎境强者、十数位道丹境强者殒落,极大削弱了金州东域诸国的潜力。

青衣道人目前是敌非友,但作为金州东域未来有可能真正崛起的有数强者,陈海也实难有痛下杀手的决心。

有时候可以在战场斩杀千上万的精锐将卒,但这只会暂时削弱一个地域的实力,毕竟普通的悍卒还是容易培养,数年或者十数年,就会有新的一批通玄境精锐悍卒涌出。唯有青衣道人这种百年难出一两个的惊艳人物,杀一个就少一个,可能两三百年都不会有替代人物出现;杀了就有些可惜了。

此外看青衣道人孤身一人埋伏在鹿河源狙杀他,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多磨磨他的性子,说不定未来还有合作的可能。

陈海考虑过了,他一定要争得平卢大绿洲的控制权,但不意味着要将妖神殿或藏羌国的势力斩尽杀绝。他非但不会如此,还要在控制平卢大绿洲之后,以军备对抗的方式,迫使妖神殿加强对大金山北麓塔河等大绿洲的整合,共同提升金州东域诸国的战争潜力。

“爷,您怎么突然间就瘦下来了?”齐寒江这时候才突然注意到陈海相貌及体型的变化。

不是陈海此前刻意控制皮窍肌肉将脸颊拉长,此时的陈海是一种过于累赘的肉身,在经历一场艰苦卓绝苦战后,血肉精华被大量消耗掉过后的削瘦,甚至还稍稍变矮了一两寸。

此时的陈海不再魁梧粗莽,有一种寒山陡峭的瘦削挺拔,气质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修为似乎也超越明窍境初期,更进了一步。

“是吗?”

陈海能意识到自己肉身正发生微妙的变化,但都没有来得及细看,这会儿他伸手在身前一抹,释出一团寒煞之气,在眼前凝聚一片明亮如镜的玄冰,陈海看到冰镜里自己的脸,确实是从此前满脸横肉的粗莽、粗犷,线条变得刚硬、俊朗起来,他不是他故意为之,一时间也不能完全断定是什么缘故,只是说道,

“这真是艰苦卓绝的一战,也是好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的大战一场了,大概是将我身体内的气血精华榨干了不少。”

陈海说是这么说,但他知道他此时肉身的变化,绝不是仅仅气血精元榨干所致。

齐寒江经历这一战,所获极多,他的感悟及收获自然也不浅。

特别是以凡人之躯,与黑蛟这样的强悍灵兽正面肉搏,不仅将他百骸的血肉精化都榨出来,而在肉身在这一战中,不知不觉间发生着深刻而微妙的变化。

以往他修炼武道,肉身极其结实,如千锤百炼过一般,坚如木石,可以说是达到凡人之躯的极致,很难再有提升的空间,但在这一战之中,他的肉身不仅突破了此前的瓶颈,还经过一个初步的重构,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仅以肉身强度来说,他此时已经可以说是坚如铁石的新境界了,而他双臂的气力,也隐隐感觉有提升三四成,甚至都完全没有大战过后的乏力与虚弱。

这自然绝不是气血精华榨干后应该有的迹象。

唯一合理的解释,很可能是他与黑蛟正面肉搏时,进入浑然忘我之境,以致风雷真意彻底融入绝学战技之中,牵动雷罡元息遍布全身、百骸,使得他每一招每一式都带有风雷之力的同时,筋骨皮肉也在不断经受着雷罡元息的淬炼、改造,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这应该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肉身修炼之法。

天地元息不仅仅可以借用来施展威力绝大的术法神通,竟然还能直接用来淬炼筋骨皮肉,增强肉身修为,陈海都不确定他的推测是不是就一定正确,也不确定这真要是事实,又会在燕州的玄修宗门内引起怎样的轰动!

这种肉身上的变化,比修为境界踏入明窍境中期,带给陈海更大的惊喜。

有史以来,武修在燕州并非修炼的正途,但倘若凡人也能修炼神魔之躯,武修还是那样的没有前途吗?

这种种感受,陈海一时间还没有参悟透彻,也就无从跟齐寒江说起来;说了也没有用,陈海回想激战时的情形,暗感想要此法淬炼肉身的前提,就是要能以真意引导天地元息布满周身百骸,才能对筋骨皮肉做进一步的改造。

而说到对道之真意的参悟,就燕门的玄修宗门而言,通常都分两个境界,第一重境界是掌握真意雏形,第二重境界是掌握完整的真意,而到第二重境界,真意就可以融合、提升。

但很显然,陈海在修炼过程中,发现既便是掌握完整的真意,之后也能分出不同的境界,比如说他进入浑然忘我之境,风雷真意能彻底融入武道战技之中,就显然是一重更高的境界。

当然,想要以天地元息淬炼肉身,就需要先踏入这个境界。

********************

天际这时候泛起鱼肚白,陈海没想到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齐寒江疑惑的问道:“青衣小贼太狂妄自大,以为单打独斗就能对付得了爷您,这才带着一头恶蛟在这鹿河源伏击我们,但一场恶战差不多持续了半夜,妖神殿潜伏在鹿城的其他高手,怎么都没有跑出来凑热闹?难道他们都是很讲风格的翩翩君子?”

“两军交战,没有谁会讲这种风格,”陈海微微一笑,说道,“妖神殿潜伏在鹿城内的强者没有出来围杀我们,唯一的可能就是鹿城五姓还想保持绝对的中立。五姓既不想干涉我跟青衣小道的私斗,同时用防御大阵将城池封闭起来,不放妖神殿潜伏的强者出城,也是不想让妖神殿有以多欺寡的机会……”

“绝对中立?”齐寒江一时有些不理解。

“有人想投向妖神殿,更多人担心投向妖神殿,会彻底断了商道,相互牵制之下,就成鹿城五姓当下的局面。”陈海解释道。

“只是这青衣小贼怎么就猜到爷您要到鹿河源来?”齐寒江还是怀疑杜厉南。

陈海摇头一笑,说道:“杜厉南真有问题,他们就会在鹿城动手了,不仅能伏杀我,还能逼迫鹿城五姓倒向他们——我事前没有料到妖神殿有那么多的强者潜伏鹿城,被他们看穿行踪,实在正常得很。”

陈海此前是刻意扭曲脸部的肌肉,也压制自己的修为进入鹿城,他这种变化,苗雄这些修为低微的人是看不出来,却也压根不要想能瞒过明窍境巅峰的强者。

要是妖神殿的强者刻意盯着鹿城城门进出的动静,他被猜穿身份,就没有什么意外了。

之前杜厉南察明妖神殿有两名修为深不可测的强者潜伏在鹿城之中,现在最令人预料不到的,就是妖神殿在鹿城之外,还极可能潜伏着一批实力更强、人数更多的精锐;鹿城更像是一个针对太微宗的陷阱——妖神殿一直以来实际还是视太微宗及河西董氏为死敌。

只是,这批精锐潜伏在哪里?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九章 肉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