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九十章 潜伏

第二百九十章 潜伏

陈海怀疑妖神殿有更多的精锐战力潜伏在鹿城附近,但在乌鞘岭的北坡绝岭间,他与齐寒江缀着青衣道人及黑蛟逃跑的方向,往东追出二三百里,很快就发现再也找不到黑蛟飞过的痕迹了。

黑蛟这等灵兽,即便没有巨大的鳞翼或羽翼,仅凭借着天生有腾云驾雾的天赋神通,御风飞行的速度都不比寻常灵禽稍弱,想将陈海与齐寒江甩掉,实在是轻易得很,也就仅仅是在狭窄的空间里腾挪、肉搏,不如一些强悍武修灵活,但又有几个武修,敢学陈海这般,与黑蛟正面肉搏两个时辰而不力竭?

陈海是一个不能拿常理衡量的怪胎。

陈海与齐寒江往东还能追出二三百里,主要也是黑蛟与陈海一场恶战受创不轻,仓皇逃跑无法顾忌太多,巨大的妖躯横空飞越,必然会带动强劲气流,这就会在北坡绝岭之巅那经年不化的冰川,还有炽热的蛟血洒下来,才留下一些痕迹。

在青衣道人想到要掩藏痕迹时,只需要黑蛟的飞行高度拉起千余米,或者顺着风势在山岭间穿梭飞掠,也就不会再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来。

陈海与齐寒江再回到鹿开峡时,看到杜厉南带着十数骑,正在鹿天峡下的石岸前焦急的察看昨天恶战留下来的痕迹。

看到陈海与齐寒江回来,杜厉南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昨夜鹿城封闭,谁都无法进出,我们在会馆提心吊胆守了一夜,等到天亮城门开启就赶过来——怎么,国使昨夜没有在鹿河源?”

杜厉南才辟灵境后期的修为,又不像鹿城五姓在城外都有那么多的耳目,风雨夜看到鹿河城这边雷电格外密集,只是猜到这边有场恶战,但也不确认就一定是陈海被强敌伏击了,这才天刚亮就乘快马飞奔过来看究竟。

看到陈海与齐寒江安然无恙,杜厉南松了一口气,误以为陈海昨天没有在鹿河源,昨夜的恶战跟陈海没有关系。

“不是我们,又是谁?”齐寒江没好气的说道,想想昨夜一战还真是凶险,即便不是杜厉南告密,也觉得杜厉南有失察之嫌。

杜厉南却没有时间去理会齐寒江对他的排斥,听到齐寒江昨天这一战确实是陈海在鹿河源遭遇强敌,看附近留下崖断石崩的一地狼籍,心里震惊难抑,实难想象昨夜一战到底有多激烈。

黑蛟逃离时,伤势不算有多严重,但庞大妖躯也是多处被陈海斩伤,在落石残崖间留下来斑驳血迹,还蕴藏着炽阳妖元,令人不难想象昨天陈海他们所遇伏的敌手到底有多强大。

“妖神殿或有更多的精锐潜伏在附近。”

陈海看到还有好几拔人在附近察看昨天恶战留下的痕迹,他这时候不会责怪杜厉南失察之职,请杜厉南到一处能避开他人耳目的角落里谈事情。

一来杜厉南是太微宗的弟子,没有必要对他负责,二来种种迹象表明,妖神殿潜伏这么多的精锐弟子在鹿城附近,主要还是针对太微宗及董氏,杜厉南自己仅辟灵境后期修为,在鹿城能调用的人手又极有限,妖神殿能瞒过杜厉南,实在是太正常了。

陈海将黑蛟与青衣道人的相貌说给杜厉南知道。

“岳弈然!”杜厉南没有查明妖神殿潜伏在鹿城两名强者的底细,主要也是因为这两人随长乐城主府的商队进入鹿城之后,就没有公开露过面,但杜厉南对妖神殿的重要人物,还是了如指掌的,说道,“岳弈然乃妖神殿掌教御龙子周南的亲传弟子,本为塔河大绿洲小族岳氏的子弟,幼年就有擒虎御蛟之勇,入妖神殿修行,据传二十岁就开辟祖窍识海,踏入明窍境,被视为最有可能继续妖神殿掌教之位的侯选人。所御妖蛟,即便才七八十年火候,却也是大金山千年难见的异种。没想到昨天在此伏击国使的,竟然是岳弈然与他座下妖兽。”

恰恰是知道岳弈然这些重要人物的底细,杜厉南才更震惊,没想到陈海与齐寒江两人,竟然能将岳弈然与跨下妖蛟击退,这便道丹境人物都难以办到的事情啊。

岳氏在塔河是小族,早年受一家大宗族的欺压侵凌,差点族灭人亡。岳弈然修为有成之后,一人御蛟闯入这家仇族的族地,斩杀对方明窍境后期的家主之后全身而逃。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此时的岳弈然修为只会更加高深莫测。

当然,除了陈海击退岳弈然之事令人震惊不已,杜厉南更头痛的还是此前判断失误,顿觉棘手的说道:“岳弈然都到鹿城了,妖神殿潜伏在鹿城的绝不会仅有三五百精锐!”

杜厉南排查这么久,大体能确认鹿城内有三五百精锐,是受妖神殿或藏羌国直接控制的,但这三五百精锐,主要还是以通玄境的武修为主,仅仅是相当于三五百名道衙兵。

这部分精锐,目前看来还是能影响鹿城局面的,特别是还有两名明窍境巅峰甚至半步道丹境的人物藏在幕后,但真正等精绝军及叶青麟所统的西羌国王族军抵达鹿城城下,这三五百精锐所能发挥的作用,又会变得极其有限。

所以,此前的策略,杜厉南也是想着帮陈海争取赵氏或周氏的支持,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鹿城。

而此时看来,妖神殿潜伏在鹿城附近的精锐,要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妖神殿没有提前出手,大概是认定太微宗及董氏一定会干涉西羌国的内战,他们是想以鹿城为陷阱,等太微宗及董氏的援兵踏入这个陷阱,才予以伏击!

想明白这些,杜厉南也是吓出一身冷汗。

即便太微宗及河西大都护府不会直接出兵,要是精绝军及叶氏王族军在鹿城受到伏击而损失惨重,他这一辈子都不要想在河西及太微宗能有出头之日。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妖神殿这部精锐到底藏在哪里,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潜伏到鹿城附近的?

太微会馆在平卢其他城池都有眼线,杜厉南并没有发现太多的蛛丝马迹。

“鹿城五姓,必然已经有人投向妖神殿,帮着隐藏妖神殿的精锐弟子!”齐寒江大咧咧的说道。

鹿城五姓保持中立,是五姓相互牵制的结果,并不是每一家都想保持绝对中立,杜厉南也怀疑鹿城张氏说不定早已经暗中倒向妖神殿了,只是被其他四家牵制着无法公开表态而已,但他还不觉得妖神殿的这批精锐,隐藏于张氏在城外的田庄里,说道:“妖神殿不以炼器、炼丹及符篆闻名,但都有御兽的法门,几乎每一名精英弟子,自小都会训养一头神魂相通的灵兽或灵禽跟随——就像岳奕然跟前的那头黑蛟。张氏在城外也有好几处田庄,辖有逾十万亩粮田,要隐藏两三百人容易得很,甚至藏二三千人都容易,但要想能瞒过他人的视野,藏住两三百头凶猛的妖兽,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露出来。”

说到这里,杜厉南看到陈海正蹙眉看向鹿开峡以南的群峰,他也是浑身一震,不确定的问道:“国使也认为妖神殿的精锐弟子,极可能就潜伏在鹿开峡南面的群山之中?”

陈海点点头,他想到赤眉教在秦潼山起事的事情来。

那时候秦潼山虽然聚集数百万流民,但在朝堂大臣们及京郡八族子弟的眼底,流民数量再多,也都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只是没有几人会想到天师巩梁率赤眉教千余精锐弟子早就潜入秦潼山中。

此时在河阳、历川、蓟阳与西园军、虎贲军争雄的黑燕军,就是在赤眉教千余精锐弟子的基础上整合数百万流民而得。

乌鞘岭以南的荒山绝域,比秦潼山脉都要险峻陡绝,万米之上的雪峰冰川比比皆是,即便是河西道衙兵、以通玄境弟子为主的精锐战力,都不可以动辄翻越近万里、绝大多数都在雪线之上的重重绝岭,但倘若妖神殿此时所调派的,都是至少拥有辟灵境修为底子的最精锐弟子呢?

如此推测,也能解释太微宗潜伏在平卢、塔河的眼线,为何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了。妖神殿没有从塔河大绿洲(藏羌国)诸族借兵,也没有从塔河、平卢大绿洲之间的借道,谁能发现蛛丝马迹?

现在最关键的,已经不是说服鹿城赵氏或周氏投向太微宗了,而是先确认妖神殿在鹿开峡以南的群山深处,到底潜伏了多少精锐战力。

要是妖神殿集结三五百名辟灵境以上的精英弟子,再加上所御的数百头凶猛妖兽、妖禽,即便是河西调派上万道衙兵精锐驰援平卢,要没有什么提防,怕也难逃大溃的惨淡下场。

妖神殿没有忘记二十年前的血仇,除了暗中支持张雄、孔鹏颠覆叶氏王权、破坏董氏与叶氏的联姻,更想直接诱歼河西的精锐兵马啊!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章 潜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