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05 霸道的冯千月

305 霸道的冯千月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当过天的,知道天在学校的号召力,随着马向东这一声嘹亮的口哨,那些高三的学生就像是听到了冲锋号的士兵,连课都不上了,纷纷从教室里涌了出来,朝着活动室这边跑了过来。

听着这些几乎震天撼地的脚步声,我的脑袋都有些大了,而凶狠男不惧反怒,挺着胸膛对我说道:“峰哥,你放心吧,我们和你同生共死!”

凶狠男的性情我当然了解,这也是个不会轻易服输的家伙。而他带来的那些男生就不一样了,除了本来就和他要好的几个死党以外,其他男生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冲进来的,一开始还没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直到听到外面如同万马奔腾的脚步声,顿时被吓得不轻,脸sè都惨白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活动室的门就被撞开了,一大群气势汹汹的学生冲了进来,纷纷叫着:“小马哥,怎么回事?”顿时就把宽敞的活动室围得水泄不通了,还有好多学生进不来,只能站在门外往里张望。

这一下,我们这边的学生更慌张了,他们虽然昨天跟我打了一场胜仗,士气也正处在高昂的顶点,但是被这么多人围住,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再强的气势也被摧毁得一干二净,一个个露出畏惧之sè,本能地看向了我。

而马向东,在人群环绕之后,显得更加得意了,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接着又把自己的衣服穿上,才冷哼了一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王峰,这是你咎由自取,也怪不得我对你不客气。”

我意识到,这就是一个局,这几天我的风头太盛,引起了马向东的注意,所以他把我叫过来。试过我的身手以后,他就断定我是个危险分子,所以要把我驱逐出校,不知道他用这种手段,赶出去过多少人了。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还好,我和马向东的事怎么解决都行,可是现在凶狠男他们都在身边,如果真的和这帮高三的干起来,指不定要被打成什么样子。于是我硬着头皮,对马向东说道:“咱俩的事,咱俩解决,让我们班的同学先离开行不行?”

马向东还没回话,凶狠男就吼了起来:“峰哥,我不走,我要陪着你!”

马向东“啧啧”了两声,说:“听到了吧,不是我不放过他们,是他们自己不愿意走啊。也行吧,咱们学校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我也觉得是我太久没有出手,所以你们这帮低年级的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接着,他便举起了手,准备号召众人围攻我们。我一下就急了,又喊了一声等等,然后狠狠瞪了凶狠男一眼,语气凌厉地说:“你他妈别在这连累我,赶紧给老子滚,听到没有?!”

我这话有一多半出自真心,因为凶狠男现在确实连累到我了,本来事情是没有这么大的,是他在这胡搅蛮惨,把高三的学生也都召出来了。我手里一根甩棍,还想和马向东拼一拼,现在来这么多人,我就是三头六臂也干不过啊!

而凶狠男,以为我只是想赶他走,当时眼睛都红了,哆嗦着说:“峰哥,你别说了,你这套我在电视上面看过,你是怕我有危险才赶我走吧,你是想一个人承担下来!我告诉你,你要是觉得这样就能让我离开,也太看不起我了!我今天,就是要和你同生共死,谁都拦不住我的赤诚之心!”

说着,凶狠男再次一挺胸膛,冲着马向东吼道:“来吧,让你看看我们六班的厉害!”

听了凶狠男的话,我就觉得脑瓜子疼,怪不得在他当我们班老大的任期内,能把我们班搞成这副惨状,就这智商不惨才怪啊,典型的有勇无谋。而他喊的再响亮,也吓不到马向东半分,反而把马向东的怒火给激起来了,马向东直接冲着我们大声喊道:“给我干死他们!”

马向东一声令下,四周的学生顿时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我们涌来。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够把我们给淹死了,时至此刻,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按照老规矩,擒贼先擒王,只要把马向东给擒住,总能平安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我也顾不上凶狠男他们,毫不犹豫地朝着马向东扑了过去,而马向东就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迅速往后退去。在他身边的那八个学生,如同八个天神一样,拦住了我的去路,并且各施拳脚朝我攻了过来。

眼看着最后一丝希望也要破灭了,我的心中叫苦连天,心想自己的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就要栽到这个地方了吗?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世上还没有比这更惨的事么!

想我堂堂一个城的地下主人,竟然会被一群学生围攻,想想也真是凄惨到了极点。不过事已至此,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我只能把自己口袋里的甩棍抽了出来,准备杀出一条血路。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活动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马向东,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这也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女孩子骂起人来,也是这么的霸气十足。而在整个学校,敢这么骂马向东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冯千月。冯千月虽然不混,可她的地位是超然的,就凭“冯家大小姐”的身份,别说马向东了,就是外面的那些老大,在她面前也得规规矩矩的。

我在刚听到冯千月的声音时,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冯千月这时候过来干什么?

救我?

根本不可能,无论我是王巍还是王峰,她都烦我烦得要死。

但是,随着这一声大喊,活动室内外竟然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了。而门外,则持续响起冯千月的声音:“让开让开,没看见挡我路了吗,好狗不挡道知不知道?”

人群散开一条小道,果然是冯千月走了进来。她还是和往常一样,虽然长得漂亮,但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好像谁欠她几百块钱似的。当然,她有不耐烦的资本,反正别人也不敢拿她怎样,她的温柔和笑脸只对一个人绽放——唐临风。

而在冯千月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容貌出众的女孩,是郝莹莹。郝莹莹一脸惶恐、亦步亦趋,显然有点被这个场面给吓到了。看到郝莹莹,我知道冯千月为什么来了,肯定是她叫过来帮我的,否则冯千月怎么可能主动过来?

我就是死在这里,冯千月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

和一脸惊慌的郝莹莹不一样,虽然四周布满气势冲冲的高三男生,而冯千月始终一脸高高自上的模样,仿佛这些人在她眼里只是一群卑微的蝼蚁。冯千月一路走过来,最终来到我的身前,看到我脸上的血迹,不由得露出鄙夷的神情。

而郝莹莹,却“啊”地叫了一声,迅速扑到我的身前,紧张地问我有没有事?

这一瞬间,我的心里是温暖的,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确实很好——当然,凶狠男也担心我,这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了。还是那句话,要说郝莹莹喜欢我,这我是不相信的,最多是对我有了一点好感,再加上我俩昨晚还散步、聊天了那么久,怎么样也算是好朋友了。在这种紧急的时刻,她能把冯千月叫过来帮我解围,也足以说明她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起码比凶狠男好使多了。

看着郝莹莹关切的神情,我微微冲她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郝莹莹赶紧拿出纸巾,小心翼翼地帮我擦脸上的血。

冯千月往我们这边瞟了一眼,还故意哆嗦了一下,说:“真肉麻!”

接着,她又大叫起来:“马向东,你在哪呢,给老娘滚出来!”

刚才,马向东为了躲避我的袭击,已经钻到人群里去了,现在活动室里到处都是人,确实看不到马向东在哪里。不过,随着冯千月一声叫喊,某个角落有了一点动静,果然是马向东走了出来。

他不走出来也不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除非他永远不在学校出现,否则冯千月迟早能找到他。

和刚才的嚣张模样不同,在冯千月的面前,马向东一脸的笑意,如同春天里的春风一样温暖,温和地说:“原来是冯家大小姐来了,是哪阵风把你吹到这来啦?”

面对马向东的客套,冯千月一句废话都没有说,直接指着我,冲马向东说:“是你把他打成这样子的?”

马向东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顿时变化万千,显然想不通我和冯千月到底是什么关系,更想不通为什么冯千月会为我这个转来还没几天的学生出头。不过面对冯千月的问题,他也不能不回答,小心翼翼地说:“嗯,我刚才和王峰切磋了一下……冯姐,你不是不管学校的事吗,干嘛为他出头啊?”

马向东的态度十分温顺,而冯千月听后却是眉头微皱,径直朝着马向东走了过去。马向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冯千月已经扬起手来,狠狠抽了马向东一个巴掌。

啪!

清脆而响亮,活动室里的所有人,在这刹那都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

“谁是你姐,乱攀什么亲戚?!”一记巴掌过后,活动室里又响起冯千月凶巴巴的声音。

冯千月这一巴掌打得干脆爽利,毫不拖泥带水。我和冯千月也是交过手的,知道这姑娘确实有两下子,但她绝对不是马向东的对手,如果马向东要躲开这一巴掌,是完全没问题的。

但,马向东不敢躲。

这一巴掌,直接把马向东的鼻血都抽了出来。

坦白说,在这个学校里面,敢这么抽马向东巴掌的,也就只有冯千月一个人了,估计连校长都不敢这么做。一时间里,活动室里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傻眼了,呆呆地看着冯千月和马向东。

其实冯千月也真是的,以她的辈分,马向东不敢直呼她的名字,又不能像郝莹莹一样亲昵地称她为千月,所以只能折衷地叫了一声冯姐。平心而论,冯姐确实难听,但也代表了马向东的尊重之意,冯千月就这么直接扇过去,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马向东啊。

不过谁都看得出来,冯千月就是故意在找马向东的茬。

马向东身为这个学校的天,就这么众目睽睽地挨了一巴掌,心里肯定是极其不爽的,虽然不敢表现出来,但呼吸还是不可避免地浓重起来。

这一点小变化,被冯千月尖锐的眼睛捕捉到了。

“怎么着,还不服气?!”

冯千月的声音顿时提高八度,也再次伸出手来,“啪啪啪”地连续扇了马向东好几个耳光,每一下都落到实处,重重扇在马向东的脸上,而马向东一下都不敢躲。

这几巴掌,也将冯千月的霸道展露无遗,那感觉真是往死里打马向东。也让我想起了,自己曾在冯家遭受到的侮辱,这位冯家大小姐的作风确实让人心惊胆颤。

“不敢,不敢……”

马向东捂着脸,往后退去,那模样真是屈辱极了。刚才在我面前霸气十足的马向东,现在像是一只落水的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不敢什么?”冯千月不依不饶地问。

“不敢不服……也不敢叫您冯姐了。”马向东低着头回答。

“对了,以后要叫妈!”

冯千月再次踢出一脚,直接把马向东给踹翻在地了。

马向东倒在地上,连个敢扶他的人都没有,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中无比感慨,这人的背景果然重要,让我感到头疼的马向东,就这么被冯千月三拳两脚地给解决了,谁让人家有个好爸爸呢?

冯千月踢翻马向东后,便拍着手朝我走了过来,冲着郝莹莹说:“好啦,给你男朋友出过气了,现在可以了吧?”

郝莹莹脸红得像只熟透的大虾,挤出两个字来:“谢谢……”

“谢什么谢,跟我还客气啊!”

接着,冯千月又回过头去,指着还坐在地上的马向东骂道:“我警告你,王峰是我朋友,你以后要是再敢对他怎样,看我饶得了你!”

“是,是……”马向东连连点头。

“走啦!”

冯千月又冲郝莹莹使了个眼sè,便大剌剌地朝着外面走去。现在的冯千月,还真是有股霸道女王的范儿,不过,虽然她帮了我,她在我心中的印象也并未得到半分改变,因为我知道她是冲着郝莹莹的面子才过来的,我要谢也该谢郝莹莹。

郝莹莹也拉着我,和凶狠男他们一起,跟着冯千月往外走去。

活动室里人很多,就连走廊外面都满登登的是人,不过没有一个敢拦我们的去路,冯千月就像地下世界的大姐大,所过之处一片哀鸿。而我们,就像她的小弟,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

坦白说,这种感觉很不爽。

但终究,是冯千月把我们平安带出来的。

离开剑拔弩张的高三,回到我们高二年级的走廊,一切才算风平浪静。凶狠男他们也是无比庆幸,争先恐后地向冯千月道谢,冯千月白了他们一眼,说关你们什么事,我是冲着莹莹的面子才去的!

一句话,就把凶狠男他们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接着,冯千月又看向我,说道:“你哑巴啦,连个谢谢也不会说?”

听她这句话,我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说不关我们事的是她,嫌弃我哑巴不说谢谢的也是她,这女人是不是心里有毛病啊?我忍着心里的怒火,从口中挤出两个字来:“谢谢!”

“怎么着,我看你这模样还挺不情愿?”冯千月皱起眉头。

眼看着冯千月又要发火,郝莹莹赶紧拉了她的胳膊,说千月,你干嘛呀,不能好好的吗?

郝莹莹说话果然管用,她就像是个灭火器,一下就把冯千月的火给灭下去了。冯千月笑嘻嘻地说:“哎呀,逗你男朋友玩而已,看你紧张的!”

接着,冯千月又冲我说道:“以后没那个本事,就别轻易去找别人麻烦。你是什么人,人家马向东是什么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今天要不是莹莹和我,看你能活着走出高三吗,自己长点心吧!”

说完以后,冯千月便转身而去,回她们班上去了。

而我因为冯千月这一番话,顿时又气得不轻,郝莹莹又赶紧安慰我,让我不要和冯千月计较,说她就是那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而已,其实心地特别善良。

我心里想,善良他妈个大头鬼,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她指使疯牛差点杀掉我的模样。刀子嘴豆腐心的我又不是没有见过,李娇娇就是这样的人,她能和李娇娇比?

冯千月就是那种典型的“一个坏人做了一百件坏事,只做了一件好事,大家就说她其实是个好人”的类型,殊不知,她只是随着性子做事而已。

当然,我肯定不会和郝莹莹说这番话。

郝莹莹还在担心我身上的伤,硬把我拉到医务室里去看了一下。医生给我上药、包扎,忙活了半天,郝莹莹始终陪在我的身边。等从医务室出来,我情不自禁地说:“莹莹,谢谢你!”

“不客气……”郝莹莹的脸又红了,阳光下面看上去特别的美。

总之,经过冯千月这么一闹,马向东是不敢再找我的麻烦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我们班的学生在外也更加扬眉吐气。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肯定是从此安全了,坏处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干掉马向东,主动上门去找麻烦肯定不合适,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冯千月又不会帮我争这个天。

得想想其他办法。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和石林、凶狠男他们几个准备去吃饭,刚走到门口,一个女生突然跑过来,冲我说道:“峰哥,你也太不够意思,吃饭也不叫莹莹啊?人家都等你半天了!”

我一回头,看到郝莹莹果然坐在位子上没动,头也很低很低。在班上的人看来,我俩现在正处于发展期,一起吃饭也是应该的。而且凭良心讲,今天上午郝莹莹帮了我那么大忙,于情于理我也该请她吃饭以示谢意。

于是我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郝莹莹的桌子,说莹莹,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嗯……”

郝莹莹的声音像蚊子哼哼,接着才站起来跟着我往外走去。

看我和郝莹莹在一起,凶狠男他们也都识趣地不和我们在一起了,给了我俩单独相处的时间。我和郝莹莹边走边聊,说来也巧,下楼的时候,正好就碰到冯千月了。

冯千月站在人来人往的教学楼门口,好像在等什么人。

郝莹莹问她干嘛,冯千月敲了郝莹莹的脑袋一下,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是在等唐临风!

郝莹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好嘛,你继续等,我和王峰先去吃饭啦!”

冯千月白了我一眼,说:“走吧走吧,别在我面前秀恩爱,我看见你俩就头疼。”

郝莹莹笑嘻嘻地和冯千月道了别,又和我一起往前走去。

和郝莹莹相处是舒服的,既不像和孙静怡在一起时抱着尊敬,也不像和李娇娇在一起时一惊一乍,郝莹莹就像阳台上摆放着的一盆清雅兰花,安静、平和,让人心情愉快。

郝莹莹吃饭很慢,每一口都细嚼慢咽,和她的人一样淑女。吃过饭后,食堂里都快没人了,我照例又送她回宿舍,校园里也没什么人了。我俩沿着小路往前面走,路过已经空荡荡的教学楼时,赫然发现冯千月竟然还在那里。

只是,冯千月没有再站着,而是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落寞。

郝莹莹吃了一惊,立刻飞奔过去,询问冯千月怎么回事?

人前凶狠霸道的冯千月,在郝莹莹面前,似乎才会露出一丁点的脆弱。冯千月拉着郝莹莹的手,红着眼睛说道:“莹莹,我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见到唐临风……”

“怎么回事,他在上面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冯千月撇着嘴巴,委屈地都快哭出来了。

“那你怎么不去上面看看?”

“我,我不敢……”冯千月低下头去,声音已经变得有点哽咽。

一旁的我,心里也有点吃惊,这世上还有冯千月不敢的事?

看到冯千月这样,郝莹莹就更着急了,她一边劝着冯千月,一边回头对我说道:“王峰,你可以去楼上看看唐临风怎么回事吗?”

我点点头,问清楚唐临风的班级之后,便抬腿进入教学楼中……

看网友对 305 霸道的冯千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