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铁勒岭

第二百九十五章 铁勒岭

(求月票、订阅……)

铁勒岭位于鹿城西四十里外,是从乌鞘岭北山往北延伸出来的余脉,也是鹿城与平卢大绿洲其他城池的天然分野。

铁勒岭南北长三百余里,东西宽十数里,相比较乌鞘岭北山动辄上万米的雄奇巨峰,最高峰都不足千米的铁勒岭绝对算不上有多少险峻。

铁勒岭对宗门玄修或武修而言,绝谈不上多险峻,但山嵴陡峭如剑戟插地,石怪崖陡、谷深涧幽,唯有南涧峡从中间劈开铁勒岭,方便从鹿城出发的普通商旅能直接走入平卢大绿洲的腹地。

鹿城虽然也算作平卢大绿洲的一部分,但鹿河并不汇入平卢海,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将铁勒岭视为平卢大绿洲东部的边界,南涧峡才是从东面进入平卢大绿洲真正的门户。

当然了,无论是从鹿城进入平卢大绿洲,还是西出平卢大绿洲,走入鹿城,不走南涧峡,从北面的宣凤城绕道,也就多绕四百多里,不算多费事,但张雄、孔鹏所率的黑山叛军,想要赶在精绝军之前,逼近鹿城,南涧峡则是必经之地。

此时精绝军距离鹿城仅三百余里,而黑山叛军从位于天爱山与平卢海之间的西羌王城出发,若从南涧峡通过,也是三百多里。

考虑到精绝军从黑山跨越茫茫沙海而来,即便是就剩最后三百余里路,也不敢纵马狂奔;张雄、孔鹏还是有可能集结一到两万精骑,提前赶到鹿城,逼使精绝军不能接近鹿城;而倘若不能从南涧峡通过,从北面的宣凤城绕道,即便是最精锐的骑营也要多走半天。

当得知精绝军距离鹿城仅三百余里,五姓家主即便知道再也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但五家相互牵制,争吵了半天,最后的决定还是先将鹿城封闭起来。

他们不知道妖神殿三百多精英弟子会不会悍然踏过鹿开峡,也不知道太微宗可能展开的报复有多血腥、残酷,他们这时候除了将鹿城封闭起来,能做什么决定?

即便是赵氏家主赵晋更倾向投入太微宗的怀抱,但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甚至都不能说服赵氏族人都支持,又如何说服其他四姓?

而真正要将鹿城封闭起来之后,大家迅速都意识到南涧峡实际成为双方的必争之地。

张雄、孔鹏率黑山军控制南涧峡,精绝军则不敢逼近鹿城;而精绝军控制南涧峡,则能将黑山军拒之在铁勒岭以西。

而就在五姓决定启动防御法阵封闭鹿城之际,就听着此起彼伏的鹰啸鹤鸣似音浪声潮从北面呼啸过来,很快就见七八十头巨禽,贴着鹿城的西北角,径直往南涧峡飞去。

早在城池封闭之前,苗明成、苏崇虎、岳弈然在百余骑的簇拥下往南涧峡驰去;在他们前面,则是簇拥葛玄乔、陈海西行的太微会馆的弟子。

不管是妖神殿借长乐城商队的名义,直接潜伏到鹿城的人手,还在太微宗光明正大派驻到太微会馆里的弟子,都是以最基层的通玄境弟子为主,各自都只有百余人左右,这两波人即便是撕破脸皮直接开打,也都无法决定南涧峡最后会落入谁手。

鹿城五姓即便暂时还决定保持中立,但也派出百余斥候,赶往南涧峡看情势;赵晋更是亲自出城,跟随葛玄乔、陈海赶走南涧峡。

即便赵氏这时候还无法孤注一掷做出最后的决定,但赵晋心里清楚,一旦鹿城落入黑山军的控制之下,鹿城商道中断,对宗族产业以工坊、商贸为主的赵氏,打击会有多惨重。

看着七八十头凶猛灵禽从头顶飞过,看着每头灵禽后背都有五六名锐卒披甲执卒而站,目光坚定。

虽然说精绝军四五百精锐,想要彻底控制住南涧峡这一战略节点绝无可能,但想到陈海这厮事前早已经将五姓宗族封闭鹿城这一反应都考虑到了,岳弈然他的脸sè也是难看到极点。

这种事事受制于他人、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并不好受。

出鹿城四十里就是铁勒岭,而且从鹿城西门到南涧峡之间,都是黄土夯就的驰道。岳弈然他们即便都是策马而行,也就半个多时辰的路程而已。

这时候,精绝军四百多甲卒已经将进入南涧峡,在南涧峡出入口设下简单的防务,阻止其他人马进入。

好在南涧峡比较开阔,而峡谷两侧的石岭低矮,只有一两百米高,要不然给精绝军战禽营先锋赶到,用两道撼地篆符摧垮两侧的石崖,将当中的通道掩埋起来,孔鹏、张雄他们兵马再强盛,都不可能赶在精绝军之前,推进到鹿城城下。

无论是长乐城商队的人马,还是太微会馆的子弟,亦或是鹿城五姓派出的城卫军斥侯,这时候都只能在南涧山东面的旷野里停下来。

这时候能看从西南有四五十头凶猛灵禽飞过来,为首就是差点在松阳湖被陈海一箭射杀的双头灵鹫。

张雄、孔鹏知道消息并不晚,也及时派出手里仅有的战禽,但还是慢了半拍。

看到精绝军的先锋战禽已经控制南涧峡,黑山军的战禽就没有继续往前逼近,而在停在南涧峡西南的一座岭头,两百多精锐在枯骨道人的率领下,从战禽后背跳下来,做些简单的防备,他们显然是等着黑山军后续的兵马赶来汇合。

大股兵马的集结、推进,速度总是快不了,但岳弈然相信,张雄、孔鹏再蠢,也能先调两三千精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南涧峡来,应该再有一个多时辰,就能直接对南涧峡发动进攻。

很显然,精绝军第一波精锐骑兵,还没有这么快能赶到南涧峡,他到时候就要看,陈海就凭借四五百人,怎么守住南涧峡,等后续的大军赶到。

“葛玄乔,太微宗果真能置身事外否?”苗明成凌空飞起,与苏崇虎、岳弈然都没有直接闯入南涧峡,而是飞到南涧峡南面一座近三百丈高的崖头,yīn沉着脸传音问道。

这时候就见此前在鹿河源与陈海恶战近小半夜的那头黑蛟,从铁勒岭南面的山岭间腾云驾雾飞来,收起粗壮的鳞爪,像头幼兽般蜷立在苗明成、苏崇虎、岳弈然的身后,却透漏出凶悍莫御的气息。

齐寒江掣出淬金玄寒戟,直接走入南涧峡,与第一批赶到的冉虎、吴蒙等人汇合。

赵晋跟随在陈海、葛玄乔也飞到南涧峡南面,在相距不到两千丈处选择一座峰崖而立,这时候他都能直接感受到那头黑蛟所侵凌而来的威压,他都怀疑这头黑蛟要是与叛军四五十头战禽一起直接往南涧峡扑过去,就凭精绝军这点人手,会不会直接就被杀得屁滚尿流。

“太微宗是否置身事外,就要看苗真人你们的选择了。”葛玄乔不管赵晋心里在慌然想着什么,淡然的回应苗明成的质问。

“陈真人呢?”苗明成yīn沉着脸问陈海。

“你们还要不要点脸,还不如要精绝军的将卒都捆起手脚任你们宰杀?”陈海毫不留情面的辱骂道。

葛玄乔代表太微宗表明置身事外的立场,本人就不能直接参战,但他要是再受妖神殿三两句话就钳制不能直接参战,以张雄、孔鹏二人道丹境的强悍修为,联手而至,就能直接将他们此时在南涧峡的脆弱防守撕成粉碎。

虽然说虎狼之师凝聚的杀伐兵气,搅乱或强力锁住天地元息,能有效压制明窍境以上强者,无法借用天地元息,但吴蒙、冉虎、齐寒江身边才四百多都护府扈卫营悍卒,还不足以凝聚锁住天地元息的杀伐兵气。

他们这边要是没有牵制道丹境强者的存在,任张雄、孔鹏冲过来左冲右突,将造成极其恐怖的杀伤力。

故而对苗明成的无理要求,陈海是毫不留情面的骂回去。

受陈海的辱骂,此时可以说是金州东域十大地榜强者之列的苗明成,脸sè自然难看到极点,然而比起表面上的受辱,更令他们难受的,则是葛玄乔一人就牵制他、苏崇虎以及岳弈然加黑蛟不能下场参战。

在陈海的无敌箭术之前,黑山军的灵禽数量又处于劣势,在大股骑兵赶过来之前,都没有能力逼近南涧峡,他们这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先抵达的四百多精绝军将卒,除了洒下大量的地钉下,还用种种手段在南涧峡的西口制造更多马步军进入的障碍。

“此前你在鹿城向我邀战,可还算数?”岳弈然yīn沉着脸问道。

陈海一人的战力就太强悍了,不管怎么样,岳弈然都要想办法不让陈海有借口直接参战。

“数日前,我在鹿开峡饶你不死,你事后大概都没有脸跟苗真人、苏真人提起吧,这时候怎么又有自信向我邀战?你问问你,可还有资格跟我邀战?”陈海撇嘴一笑,不留情面的质问道。

岳弈然到底是脸皮子嫩,听陈海如此说,脸皮子顿时就涨得通红,偏偏又不能指责陈海胡说八道;而他此前偏偏又没有将当初逃离鹿开峡时那最后一瞬的必死感受说给苗明成、苏崇虎知道。

他以为那一瞬是错觉,不知道他都觉察到陈海要射一箭,又怎么连一箭都躲不来?

然而这时候让陈海直接点破,岳弈然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五章 铁勒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