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峙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峙

听陈海这么说,苗明成、苏崇虎两人皆是愕然,他们都以为岳弈然数日前与陈海一战,只是不想让妖神殿伏兵暴露,打得难分难解才最终撼然撤走,没想到陈海在鹿河源一战竟有斩杀岳弈然的机会。

这怎么可能?

苗明成、苏崇虎皆疑惑的望岳弈然看去,这令岳弈然更羞愧难当,绝口再不提与陈海单打独斗之事,却也无疑是默认陈立在鹿河源饶他一命。

这一刻,硬着头皮与葛玄乔、陈海走得亲近的赵晋,内心也是震惊万分。

掌握真意雏形,是开辟祖窍识海的基础,但在踏入明窍境之后,随着对道之真意更深层次的参悟,祖窍识海还有两次增强的机会。这不仅意味着更敏锐、强悍的神识感应,意味着对天地元息更强的驾驭能力,同时也意味着更强的精神念头。

然而除非刻意收敛,不然明窍境前期、中期以及后期修为,通过眼瞳都能看出明显的征兆来。

陈海此时处于从明窍境前期往中期跨越的过渡期,论修为境界比赵晋还要稍逊一筹。说及宗门玄修的实力,涉及到所修玄诀、所悟真意以及所御法宝灵剑等等因素,修为境界仅仅是一个参与,但也不会差得太离谱。

说实话,陈海与齐寒江在鹿河源,恶斗岳弈然与黑蛟,赵晋都觉得极奇震惊,甚至猜想岳弈然是受别的牵制才无奈撤走,却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有斩杀岳弈然的机会,却饶了岳弈然一命。

陈海有斩杀岳弈然的能力,却没有下手,赵晋对这个却不费解,心想陈海手下留情,主要还是不想将事态搞大,不希望妖神殿与太微宗直接卷入这场战事,这时候却不知道妖神殿领不领这个情了。

陈海冷冷一哼,没有再看岳弈然一眼,而是淡然往苗明成、苏崇虎看过去,言外之意,这时候只有苗、苏两人有资格跟他邀战。

苗明成是金州早就成名的地榜强者,苏崇虎作为妖神殿的大弟子,也于数年前已经踏入道丹境,即便没有陈海对岳弈然手下留情这事,他们都没有脸站出来跟陈海邀战。

要是一点规矩、一点底线都不讲,武威神侯董良一人前来,妖神殿不都得跪服?

陈海站在断崖之巅,没有直接进入南涧峡与吴蒙、冉虎他们汇合,但相距数千丈,不妨碍他们能直接通过神念交流。

苗明成、苏崇虎、岳弈然却是不知道陈海到底在跟崖下的精绝军先锋精锐在交流什么,他们三人也彼此商议着、猜测着。

此时南涧峡下,八十余战禽、四百余甲卒,虽然都是精绝都护府扈卫营的精锐,个个都有通玄境以上的武修底子,冉虎、吴蒙、齐寒江都有明窍境初期的修为,实力可以说不弱,但在一场大规模的战事之中,这点精锐依旧不够看;岳弈然也不相信陈海凭借这点人手能做什么。

张雄、孔鹏他们的反应速度不慢,黑山军数千精骑此时正在驰来南涧峡的路上。像苗明成这样的道丹境强者,视野即便被绵延山岭以及层层叠叠的云雾遮挡住,还是能从大地隐隐极微的震动里,感知到数千健马铁蹄锤击大地的动静。

苗明成能感知到,葛玄乔自然也能感知到。

很显然,即便是河西下了血本,给精绝军编三四千匹最精良的青狡马,但再精锐的骑失,在茫茫沙海深处连续行进一千六七百里,气血、体力都会消耗极巨,哪怕就剩最后两三百里路程,速度也没有办法拉上来了。

就算马能吃得消,以通玄境修为为主的精锐骑兵,也扛不住。

岳弈然暗暗估算着,精绝军最接近鹿城的那一批骑兵,以此时的前进速度,大概要拖到深夜,才能赶到南涧峡东侧,那就要比张雄、孔鹏所派的精骑整整晚两个时辰。

只要张雄、孔鹏能有一人亲率三五千精骑赶到南涧峡,岳弈然相信他们有两个时辰的宽裕时间,是足够攻下南涧峡的。

很快,岳弈然就看到陈海他们下一步的动作了。

吴蒙、冉虎这次带来八十头战禽,有三十头气力最大的巨鹫卸下人马兵甲战械后,在南涧峡稍作休憩,在服食过补充气血精元的灵药之后,这时候又再度振翼往北飞去。

叛军在北面,并没有拦截这三十头巨禽的空中战力,哪怕仅有三十名精锐射手乘着巨禽北去。

此外,三百甲卒在南涧峡内侧待命,负责砍伐树木,连枝带叶拖拽到峡谷的中间,尽可能制造更多的障碍;剩下五十头凶猛灵禽很快也振翼飞起,就像一片黑云集结于南涧峡西口的上空。

这时候就见一头铁鳞灵鹰往他们这边飞过来,巨翼展开有十七八米宽,躯干包裹在用赤髓铜丝编造、炼制的一副链甲之中,链甲虽然不是法宝,不能提供全方面的保护,但用赤髓铜丝所编炼,躯干部位能有效抵挡剑芒斩劈及箭矢的攒射。

灵禽往敌阵俯冲起来,所遇到的最大威胁,多为剑修所御剑芒以及军中箭阵的齐射。

此外,这头铁鳞巨鹰的后背,还系着一张可供六人站立、扶持的鞍座,但上面空无一人,显然是专门飞过来接陈海的。

陈海飞身踏到铁鳞鹰后背的鞍座上,从储物戒取出玄胎铁弓,在御鹰往南涧峡西口飞去之际,虎目凌厉的扫了苗明成、苏崇虎、岳弈然三人一眼。

杜厉南安排在鹿开峡附近的眼线,已经看到有数十头妖神殿灵禽从南面逼近鹿开峡。

妖神殿有御兽法门,同时又能从乌鞘岭及大金山的南面绝域深处,捕猎到血脉更强悍的幼兽,兼之幼兽、幼禽都是陪伴精英弟子共同成长,有特殊的法门,能让弟子与灵兽的心魂相通,因此妖神殿所出的灵禽、灵兽战力通常都要强大得多。

相比较之下,河西所能批量豢养的黑羽灵鹫,只能算是很普通的低级货sè了。

此外,这次潜伏在鹿开峡以南深山里的妖神殿神弟子,都有辟灵境以上的修为。

也就是说,妖神殿潜伏弟子,哪怕第一批仅有三五十御灵禽参战,精绝军此时集结于南涧峡内的四百悍卒也将无抵挡之力。

而且,从鹿开峡过来仅一百余里,青狡马快速奔行也许需要一个时辰,但灵禽振翅而行极速,都不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这批妖神殿弟子逼近到鹿开峡,暂时却又没有越过鹿开峡,陈海猜测更有可能仅是苗明成对他们施加压力,但不管怎么说,他这时候必需先将黑山军四十余头战禽杀败,难对他们形成威胁。

看到陈海足脚铁鳞鹰当先扑杀过来,枯骨道人在松阳湖已经领教他射出即携风雷之力的箭术,当时就有六名辟灵境玄修,分乘两头巨鹫,往枯骨道人身边聚拢过来,看他们手里皆持十数张光华隐隐的符篆,必是想着以多欺寡,一起助枯骨道人抵挡陈海神乎其神的箭术。

除此之外,黑山军数十头灵禽,也是分成两队,凌空飞于枯骨道人的两侧。

这些灵禽的后背,同样系有供人站立、扶持的鞍座,每头灵禽皆站有两三人,一人持符篆,专门负责防御,一人或两人持弓弩。

河西或金州诸国,都有豢养灵禽的传统,更不要说妖神殿了,但灵禽编入军中,很少集中使用,主要也是高等级灵禽太难培养了。

也是在精绝军编战禽营,封锁黑山附近的沙海,张雄、孔鹏才被迫将为数不多的灵禽集中起来使用,还亏得有二十数妖神殿低级御禽弟子加入,黑山军的战禽营才稍成规模。

当然了,张雄、孔鹏皆是老将,编成战禽营之后,基本战术也都能揣摩出来,更何况妖神殿的弟子在这方面积累有更多的经验,核心就是要多携带防御性及远程攻击性的篆符及弓弩。

看到这一幕,岳弈然也是暗暗冷笑,也暗暗庆幸他们此前暗中补助黑山军的二十多头灵禽,虽然也不是什么上古遗种,但也不是河西所豢养的黑羽鹫这样货sè能比的,笑着问葛玄乔:“二十多年前,太微宗双手沾满鲜血,从我宗抢夺走几种驯养灵禽的法门,过去这些年好不容易能养一些黑羽鹫,便以为就能在这茫茫沙海里讨到什么便宜不成?”

葛玄乔默不作声,安静看着在南涧峡外即将接战的两队战禽,一脸肃穆,看不出悲喜。岳弈然只当葛玄乔忧心己方战禽弱小,待到他想再多奚落几句,但落在他的眼底,是精绝军战禽营将卒所持连弩匣口暴射而出的精芒,仿佛漫天星光一般,朝黑山军的数十头战禽覆盖而去。

岳弈然直觉在这一刻天地都凝固住。

即便这些灵禽背上的黑山军玄修们,每人都能第一时间祭出数张防御篆符,将跨下灵禽完全笼罩住,但陈海务求第一时间重创对方,在接近到八百步距离内,都是命令三架连弩同时锁住一头敌禽射杀。

轻型连弩,重五百斤,每息射十二箭,三架连弩每息射三十六箭,三只箭匣会在五息时间内完全射光,而战禽的体型极为庞大,几乎不存在射歪的可能,要有多强的防御,才能将这么短的时间内封住最多达一百八十支淬金箭的疯狂攒射?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