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淬金箭雨

第二百九十七章 淬金箭雨

虽说一头灵禽极速振动羽翼,能在四五息时间内横移出千余步外,与危险拉开距离,但面对五十架连弩暴射而出的淬金箭,黑山军派出的御禽玄修,第一反应也只是将捏成手里的篆符祭出,以极致的速度凝聚出一层层密集的防护灵盾或防护灵罩,去封挡箭雨,甚至想着以更快的速度逼近,令精绝军御禽锐卒手里所持的机弩失去作用。

在最初的一刻,他们最多只是往两翼稍散开,却没有想过掉头逃避。

在两军战禽第一次接近千步距离要展开试探性攻势,没有谁会想到自乱阵形掉头逃避,但在数以百计的淬金箭所形成的金属风暴覆盖过来,几乎在瞬间就将所有的防护灵盾、灵罩撕破成粉碎时,黑山军的御禽玄修想要兴起念头驱御跨下灵禽闪躲射杀,已经太晚了。

在四五百步距离内,轻型连弩所射的淬金箭,能射穿半寸厚的淬金铁板。

这就意味着,即便是玄阶灵甲,在这么近的距离也承受不住连续十数支淬金箭、一息短时的怒射。

加上双方接近时的阵形极为密集,黑山军的御禽玄修也没有想过要分散来,与精绝军的战禽一对一在铁勒岭的上空厮杀,甚至有数人想着能与乘御双头灵鹫的枯骨道人挨得更近,以便形成更强战力,能直接撕开精绝军的战禽阵列。

这就造成淬金箭雨覆盖时,黑山军诸多战禽挤贴得极近,相互间就将腾挪闪避的空间挤死……

枯骨道人始终防着陈海那神乎其神的箭术,驱御双头灵鹫往前突冲时,手里暗扣着六张庚金秘盾符,也是凭着强悍的精神念头,在箭雨覆来之际,同时将六张庚金秘盾符一起祭出,在身前凝成六张形如实质的金sè秘盾。

每一张金sè秘盾内皆有澎湃的庚金煞元流转,六盾齐出,即便是道丹境强者的全力一击,枯骨道人也有自信能轻松接下,但就在他的眼前,看着如漫天星辰的淬金箭笼罩射来,在身前的庚金秘盾上爆出来一团团刺眼的灵芒。

几乎不到两个呼吸的短时,就已有一张庚金秘盾就会被箭雨射破……

然而枯骨道人此时却不能躲开,他却不是痛惜身侧同僚此起彼伏的哀嚎、怒吼或灵禽的悲鸣,实是陈海此时已经将手里的玄胎铁弓拉开锁杀过来。

这一刻,不仅陈海搭在弓弦之上的破甲箭簇上雷光隐隐,在箭簇到枯骨道人的胸口之间,更是有无尽的细碎雷光从虚空中凝聚出来,形成一道古怪之极的电弧雷光长鞭,鞭梢就差三五尺,就会往枯骨道人的头颅卷过去。

枯骨道人心里清楚,不管他能不能避开陈海接下来射出一箭,都要承受这道电弧雷光长鞭的抽劈;他闪避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雷柱的轰劈。

而令枯骨道人最难受的,陈海蓄足势却不发,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左右战禽被金属风暴般的箭雨风狂射落。

而待他下定决心摧动苍炎尺要将这道雷光长鞭击碎时,护在他身前的六张庚金秘盾,已经被更密集的淬金箭雨破碎。

枯骨道人所祭用的苍炎尺,在金州也是极难得的玄阶上品法宝,卷动天地元息,凝聚青炎烈焰,仿佛化作一支长达七八丈的巨大焰尺,就往横在身前的雷光长鞭怒抽过去。

焰火崩溅,苍炎尺被打回原形,但雷光长鞭也被震碎。

枯骨道人与陈海这一击可以说平分秋sè,但平分秋sè又如何?陈海压制住雷光长鞭被震碎后的反噬,破甲箭还搭在弓弦上,而在枯骨道人最强的防御及攻击手段都使出来后,笼罩过来是更密集的淬金箭雨。

岳弈然他们站在远处,眼睁睁的看着枯骨道人,堂堂一名明窍境中期强者,仅与陈海平分秋sè的接了一招后,肉身连同身上的甲衣被金属风暴似的箭雨撕成粉碎。

枯骨道人跨下的双头灵鹫要好一些,毕竟那么庞大、强韧的肉身不是箭雨所能撕碎,在被数十支淬金箭射穿羽翼、躯干,坠地时更能抽搐几下。

岳弈然的眼角也猛然抽搐了几下,就感觉时间短到他就眨了两下眼,黑山军与精绝军前锋精锐的第一次接触战就结束了。

黑山军四十八头战禽,虽然有大半第一时间脱离接触,振翼飞出十数里外,但双方明明看上去势均力敌,黑山军却在短短几个呼吸间,被射落十八头灵禽,这样的结果也太难让人接受了。

十八头灵禽栽落到铁勒岭的峰崖里,虽然大多数还没有立时死去,但羽翼被箭雨撕破,也就剩下喘息的气力,而黑山军所派出的御禽玄修伤亡更惨,有四十一人或死或伤,都被箭雨射落在地。

这其中有七人是妖神殿的弟子,有两人看上去已然气绝,但还有五人虽说身体被多支淬金箭射穿,鲜血狂涌,短时间还能撑住。

只是他们也无法逃跑,他们的灵兽或毙或残,他们也都身受重伤,怎么也逃不过精绝军战禽的追杀,只能眼巴巴的看向岳弈然、苗明成、苏崇虎所站在的峰崖。

岳弈然眉头直跳。

这些妖神殿是以个人名义加入黑山军,与宗门无关,除了妖神殿直接涉及这场战事,不然的话,他们也不能以宗门的名义提供援助。

陈海使吴蒙率战禽营,继续驱赶黑山军的其他战禽,以及往西深入,尽可能将黑山军数千精骑驰往南涧峡的速度压制下去,他则驱御铁鳞灵鹰重新飞回到葛玄乔的身边,振臂落到断崖上,目光凌厉盯着两千丈外的苗明成等人,扬声问道:“此前所议条件,苗真人应允否?”

“这便是机关连弩吧?”苗明成以低到只有岳弈然、苏崇虎两人才能听到的蚁语喃喃自语。

他们此前收集过陈海的情况,也了解到聚泉岭有造机关战车、机关连弩之术,但机关战车、机关连弩虽然已经被造出不少,但在诸家还被视为机密,也只有黑燕军在河西战场少规模使用,苗明成他们都没有看到过实物,也就无法想象数十架连弩竟然能在狭窄的空间形成如此密集的箭雨。

此外,淬金箭的钻透力也未免太强了一些。

这也不怪苗明成他们对连弩没有足够的重视。

机关连弩要形成如此恐怖的射杀力,与淬金箭的大规模使用密不可分。

金洲铸铁冶炼,比燕州还要差一大截,以致淬金铁料在金洲大漠的价植,要比河西高过数倍,走西峡走廊的商旅,利润最丰厚的一宗物资就是淬金铁。

不过,因为河西对这种战略物资的封锁,每年仅有数十万斤能从燕州各地经河西流入金州东域诸国。即便加上金州东域诸国宗族所掌握冶炼场,金州东域诸国每年也就一两百万斤淬金铁料的供应,勉强能抵得上消耗。

陈海此前扫荡诸寇老剿,收罗三四十万斤的淬金铁料,是平卢北部诸多马贼多少年的私藏,在扣除其他耗用后,剩下的也就够铸几千支淬金箭。

要不是从河西及聚泉岭获得大量的支援,刚才短短几个呼吸的接触战,陈海他手里储备的淬金箭就会一次消耗殆尽。

机关连弩的威力,是与淬金箭规模是密切相关的,外界不清楚聚泉日产六万斤淬金铁料的底细,自然就无法准备评价机关连弩规模使用的威力。

面对陈海此时的质问,苗明成也只能艰苦吞咽一口唾沫,说道:“妖神殿弟子并未踏入鹿开峡。”

虽然妖神殿弟子已有数十人御灵禽逼近鹿开峡,这些弟子都有辟灵境修为,所御灵禽心魂相通,也更强大,但真正到没有遮拦的空中战场上,与精绝军的战禽营相斗,苗明成此时已无必胜的信心,何况妖神禽弟子踏过鹿开峡,也意味着对太微宗宣战。

以往他们能相信黑山军数千精骑能提前两个时辰赶到,对南润峡展开攻击,但这时候在数十战禽及如此强悍的弩箭的压制、扰袭下,推进的速度必然就会被压制,未必就能比精绝军骑兵更快抵近南涧峡。

即便是黑山军能更快逼近南涧峡,在开口不过数百步的南涧峡西口,黑山军精锐能付出多惨重的伤亡,才能突进到精绝军战卒的阵前?

苗明成、岳弈然、苏崇虎再不愿,也要承认,在争夺南涧峡的控制权上,张雄、孔鹏所率的黑山军,可能要先输一阵了。

陈海瞥眼看着落在远处峰峦间的叛军伤兵,不动声sè的跟苗明成说道:“这些伤兵,要能事后不再加入叛军,还请苗真人放手施治……”

他们此时在南涧峡的人手太少,还没有能力收治战俘,他此次是想助中叶氏复国,借机控制鹿城,这些都是有大义名份的,也没有必要增加额外的仇恨了,这时候只能让妖神殿将伤残接走。

其他人可能不救,但五名妖神殿弟子不能见死不救。

既然已决定妖神殿不直接涉入这场战场,苗明成都要开口跟陈海求这个情,现在陈海主动提出来,他也就省了开这个口,让苏崇虎、岳弈然乘黑蛟,将十数伤残都接过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七章 淬金箭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