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09 黑暗中的女王

309 黑暗中的女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远处的那些影影绰绰,我就是用脚趾头猜,也能知道那是马向东。

上次,马向东处心积虑地想对付我,结果半道上却杀出来个冯千月。从那之后,马向东再也不敢找我的麻烦,在冯千月面前也表现出极度温顺乖巧的模样;今天晚上,冯千月被她爸爸带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冯家家主不可能再让女儿回到这里来了,马向东也迫不及待地露出了他的獠牙,一下晚自习就准备找人来围攻我了。

冯千月走的时候,我就意料到会有这么一刻,但是没想到马向东竟这么急,一天都等不了,是有多恨我?

我想起来之前在酒店吃饭的时候,我调侃他说既然叫冯千月是妈,叫唐临风是爸,那叫我们应该也是叔叔阿姨。想必因为这个,才让马向东急不可耐地想干掉我,这个擅长扮猪吃老虎的家伙,之前表现得有多乖巧,现在就呈现得有多yīn狠。

——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要是这点心计都没有,怎么当这个学校的天?

只是我的前瞻性,凶狠男他们都不能理解,凶狠男问我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回去?我还没有答话,石林就神秘兮兮地说:“你问这么多干嘛啊,峰哥肯定是要去找郝莹莹……”

其实以石林在班上的地位,完全没有资格和凶狠男这么说话,但是作为我来到这学校的第一个朋友,自从我“得道”以后,他也跟着鸡犬升天,和别人说话都粗声粗气的了。

石林一说,众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凶狠男也笑呵呵说:“好嘛,那就不打扰峰哥了,我们先走。”

接着,凶狠男又低下声,和我说道:“峰哥,之前因为你盯冯千月盯得魂儿都快没了,郝莹莹确实挺不高兴的,你可要好好哄哄她。”

我哭笑不得,心想这凶狠男可真八卦,不过让他这么误解也好,起码不会死缠烂打地留在这了——以凶狠男的性格,要是知道马向东准备围我,就是说破大天也会留下来的。

我倒不是出于义气才让他先走,而是真心觉得他留在这是个累赘,就他们这么点人又斗不过马向东,到时候还得分心照顾他们,多麻烦啊?如果是乐乐和豺狼他们在这,大家战斗力都挺强悍,那同战同退还没问题,凶狠男……算了,他脾气有,性情也有,就是实力不够。

所以,我宁肯一个人面对那帮虎狼之师,也不愿意让他们留下来拖累我。

以为我要去找郝莹莹的凶狠男他们,没有再说任何废话,很利索地就离开了。而我看看身后那帮加快脚步的人群,悄无声息地躲到了小路旁边的草丛后面。

不过一会儿,一大片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至少五六十个学生走了过来,马向东果然就在其中。这些学生个个都挺有气势,衣服里也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藏着家伙,显然是马向东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他知道我的实力,决定出手就不会手下留情,必然会做足够充分的准备。

“小马哥,要在宿舍里动手吗?”人群渐进,一个学生开口问道。

“嗯,王峰能调集的人不多,到了宿舍他就死路一条,咱们来个瓮中捉鳖,让他插翅难飞。”马向东yīn沉沉地说着。

“小马哥,咱们干了王峰,小恶婆要是回来怎么办?”另外一个学生谨慎地问道。

小恶婆,明显说的是冯千月,原来马向东他们私下是这么称呼她的,让我觉得有点好笑,仔细想想挺贴切的,可不就是个小恶婆么?

“不会,你们看今天晚上那个架势,小恶婆她爸都快气炸了,指不定回家怎么收拾她,还放她回来才怪。所以,放心大胆地干吧,老子这几天也是受够了窝囊气。”马向东咬牙切齿地说着。

马向东叫了那么多天的妈,可不受够了窝囊气吗?只是他不敢去找冯千月,却拿我出气,也是怂包一个。

马向东的话给予了众人勇气,他们的脚步更快,气势也更盛了,齐刷刷的脚步声,在这暗夜之中显得战意十足。这么多人干我一个,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我轻轻舔着自己的牙齿,心中的杀意也渐渐盛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大部队离我越来越近时,我的浑身上下也绷成了一张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走在最前的马向东。等到距离、方位、角度全都形成一个极佳的点时,我的身子猛地窜了出去,暗夜中只见一道黑影扑出,犹如一只灵活的豹,充满力量和速度。

正在行走的人群显然是想不到的,在我扑出去后只有几个人“啊”的叫了一声,更多人则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纷纷站住了脚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窜到了马向东的身前,并伸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干什么……”

众人一脸吃惊,顿时将我们二人团团围住,又露出无比恼火的模样,倒是我手里的马向东挺老实的,一动不动。我环视四周一圈,冷冷说道:“最好都安静一点,否则我掐死你们的小马哥!”

面对我的威胁,众人却并不买账,一来我只是个学生,二来这又是在校园里面,谁也不相信我敢在这杀人。所以,他们不光没有安静,反而愈发破口大骂起来,让我赶紧把他们的小马哥放了。

而我面对众人的谩骂,却置若罔闻,低头幽幽地对马向东说:“你看,你的手下不相信我敢掐死你,你说怎么办呢?”

这一瞬间,我的杀气笼罩马向东的全身,他既然也算半只脚踏入社会了,不会看不出我这一身的气势代表什么,这也是他一直表现老实的原因。但,马向东好歹也是一个学校的天,经历过的大战小战也有不少,又不是面对冯千月,所以表现还是挺淡定的。他摆了摆手,四周的人安静下来,他斜眼看着我说:“王峰,你想干什么?”

我也斜眼看着他,说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想干什么,大半夜带这么多人到宿舍去,是准备把我往死里整么?

都这种时候了,马向东再否认也没有意义,所以直接坦率地承认了:“整死你倒不至于,但肯定是想把你赶出学校去的。王峰,还是那天的话,要么你自己退出学校,要么我把你打出学校。上次你运气好,冯千月出来保你,我无话可说,现在冯千月也回不来了,这事就得重新计较一下。当然,你想掐死我也没问题,如果你觉得值得的话。”

马向东的坦然让我挺吃惊的,这家伙在冯千月面前那么怂,现在又表现得这么强硬,是认准了我不敢拿他怎么样么?

恭喜他,他猜对了。

虽然王峰是我的假身份,但我也爱护这个身份,不会随随便便去杀人的,更不可能在学校这种地方动手。于是我的手指稍松了松,说道:“我走,可以,我们班的人呢?”

马向东稍稍瞥了我一眼,明白了我的意思,直接说道:“你放心,我只针对你一个人,你们班的学生不会有任何事。”

“好,希望你言而有信。”我的手指愈发松了。

马向东露出一丝欣喜:“好,也祝你一路顺风。还是那句话,等我两个月毕业以后,你还可以再回来,到时想怎么折腾都没问题!”

“这就用不着你管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彻底放开马向东,然后朝着旁边的草丛扑去,瞬间就没了身影。远远的,还能听见有人着急地说:“小马哥,就这么放过他吗?”

马向东回答:“目的就是赶他走,现在目标达到了,干嘛还穷追不舍?况且真打起来,以那家伙的实力,咱们这边也会遭到重创,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挺好?”

我的身影渐渐远去,慢慢地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最终来到围墙边上,一跃,翻身而过,离开了这所学校。

离开学校以后,我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洗了个澡以后,便躺在了床上休息。我当然不是真的心甘情愿离开了学校,只是因为我有了其他的计划。在学校这么多天,我已经看出了我和马向东的差距,身为一校之天的他,地位真的不可撼动,随随便便就能叫来一大帮人,这是我拍马都追不上的资本。

指望凶狠男他们,根本对付不了马向东。

换句话说,学校里面的马向东就是无敌的,以前还有个冯千月能镇住他,现在冯千月一走,他就成了彻彻底底的王。我就是有一身本事,就是有满脑子的计谋,在学校里面也奈何不了他。

所以,我决定另辟蹊径,准备在学校外面干他。

马向东在学校外面不是有几个场子吗,虽然他是个学生,但也要时不时地出去看看。而在外面,他就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可以使用,更不可能一声口哨就呼来那么多人了。

在外面下手,要在学校里面下手容易多了。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把这小子干成重伤,至少让他一个月下不了床的那种。学校里面没他主持大局,那帮家伙群龙无首,还不是任我宰割?登上天的位置,也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这,才是我决定暂时离开学校的真正原因。

这个计划,自从马向东那天在活动室里围攻我未遂之后,我就一直在谋划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发生了冯千月被迫离开学校的事件,马向东也迫不及待地对我展开攻击。

只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马向东的所作所为,反倒给了我离开学校的理由,同时也向马向东要了一个承诺,确保我们班的同学可以安全无虞,也让我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了。

这一觉,我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我才精神百倍地醒过来。

穿衣、收拾、洗涮、整理,出门。

因为之前,我就把学校附近的场子都转过一遍了,所以对地形还是比较了解的。很轻松的,我就找到了马向东所看管的两家KTV和一家网吧,因为这些场子都不是很重要,所以看场子的也不多,几个学生,外加几个社会人物,就是不见马向东。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慢慢地等。

钓鱼要有耐心。

经过三天的蹲守,我终于掌握了马向东的行踪,每天下了晚自习后,他都会到自己的场子里转一圈,一个人来,也是一个人走,有很多动手的机会。

我对这个调查结果很满意,决定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这几天里,我没回过学校,也不知道学校的情况怎么样了,不过想必马向东不会食言,因为我们班的学生对他来说实在没有威慑力。只是,我的突然失踪,肯定会让凶狠男他们迷惑不解,不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随后回去再和他们解释就行。

第四天的晚上,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然后在某家KTV门口蹲守起来,等待着马向东的现身。只要马向东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干掉他,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所以我对今晚的行动充满信心。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还有半个多小时,马向东就该来了。虽然马向东对我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只要干掉了他,将标志着我将踏上崛起省城的第一步,所以我特别看重,也特别小心。

我又绕着KTV转了一圈,确保今夜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出现。

时间差不多了,我便戴了一顶帽子,走进KTV中。KTV里挺热闹的,各个房间都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走廊里也时不时走过几个醉鬼,我上了一趟洗手间,将自己的精神状态提到最佳。

但,就在我洗手的时候,意外却偏偏发生了。

一只手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惊了一下,立刻回过头去,身后的人令我吃了一惊,竟然是郝莹莹。

她怎么会在这里?

相比我的惊讶,郝莹莹却是一脸欣喜:“王峰,真的是你啊!我听人说,这几天看见过你在这间KTV附近晃荡,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

原来是有人看见我了,所以郝莹莹才过来找我。我刚松了口气,却又隐隐担忧起来,郝莹莹都知道了,马向东会不会也知道?应该没有吧,否则他能不来找我?

郝莹莹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还在和我说着话:“王峰,你突然离开学校,大家都很担心你。后来我们才知道,是马向东把你给逼走了!王峰,你放心吧,咱们班主任已经去找马向东谈过了,他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跟我回去吧……”

郝莹莹一边说,一边拉了我的手就往外走,然而就在这时,我恰好看到洗手间的外面,马向东正好走了过来。我的心里一凛,立刻捂了郝莹莹的嘴,将她拉进了男厕所里面。

郝莹莹一脸吃惊,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疑惑而又迷茫地看向了我。我只冲她做着“噤声”的眼神,然后将她拉到了某个隔间里面,并且迅速把门反锁上了。

隔间里面位置狭窄,我捂着郝莹莹的嘴巴,又将她拉到了我的怀里,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同时侧耳倾听着门外的动静。我可不计划在KTV里动手,这里看场子的虽然不多,但是引发动乱也不是什么好事。

郝莹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我一脸紧张的模样,也配合着一动不动。只是我俩的距离特别近,动作也非常暧昧,这让本就腼腆的郝莹莹又红了脸,不过她很快就适应了,还慢慢把头靠在了我肩膀上,双手也环住了我的腰。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显然是马向东走了进来。

刚才确实太悬了。

马向东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撒起了尿。

马向东很快就尿完了,并且抬步往外走去,我也轻轻呼了口气,我倒不是怕他,就是不想计划遭到破坏,等了三天才等来这个机会。但,我一口气还没有出匀,就听见马向东的脚步声竟然又返了回来,而且是朝着我们这个隔间走来。

怎么回事?!

我的眉头皱起,难道马向东察觉到了什么,否则干嘛单单朝我这个隔间走来?

郝莹莹也是一样,睁着一双疑惑不解地眼睛看着我。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玄机所在,原来刚才进来的时候太过匆忙,郝莹莹有一截衣服的边被夹在了门外,那衣服是蕾丝边的,一看就是女孩的衣服。

男厕所里出现女生,但凡是谁都会有好奇心的。

听着马向东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一咬牙,低下头去,吻住了郝莹莹的嘴巴。

郝莹莹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一手,两只眼睛瞬间就瞪大了,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而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一边吻着她的嘴唇,一边故意发出一些声音,就好像一对饥渴的男女在厕所内偷欢一样。

对于接吻,我没有什么经验,也就李娇娇蜻蜓点水式地亲过我嘴唇一下,也不知道那次能不能算作初吻。我一直以为,自己正儿八经的初吻,会给李娇娇或是孙静怡,怎么都没想到会给了郝莹莹,还是在这充满怪异气味的厕所隔间里面。

一开始,我只是学着电视剧里那样,吻着郝莹莹的嘴唇,后来不知怎么开了窍,接吻的幅度开始变大。这样一来,接吻的声音就更大了,听上去也比较真实。

整个过程中,郝莹莹一动不动,像滩软泥一样任我摆布,她既没有配合我的亲吻,但也没有把我推开,只有一张脸越来越红,呼吸声也有点加重起来。马向东那个家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才“嘿嘿嘿”地笑着走了,他是这里看场子的,肯定不会随便打搅客人。

马向东一走,我才赶紧松开了郝莹莹的嘴巴,认真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不用我解释,想必郝莹莹也能明白。她一张脸红的像个番茄,低头像蚊子一样哼哼:“没……没关系,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就好。”

我点了点头,把手放在郝莹莹肩上,说莹莹,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能先离开这个地方吗?随后我会回学校去的,不用为我担心!

郝莹莹点了点头,转身打开门,逃命似的冲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我又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唇,不得不说,和女孩子接吻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觉得这一吻足以让我回味好长时间了。不过,现在的我可没时间沉浸在这个吻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于是我立即出了厕所,朝着KTV后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按照我这几天蹲守的经验,知道马向东在巡视完这间场子之后,会从后门出去,前往另一个KTV去。这期间里,就是我最佳的动手机会,这种机会转瞬即逝,所以绝对不能错过。

从后门出来,是一条比较偏僻的马路,我迅速藏身在一根电线杆的后面,同时将口袋里的甩棍摸了出来,就等马向东从后门走出以后,迅速将他击成严重伤害。

三天时间,我已经将马向东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精确到分钟都没有问题。

从后门出来的人本来就少,所以我基本可以确定,下一个出来的人肯定就是马向东。我屏着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后门,这是我崛起省城的第一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砰!

后门突然被人撞开。

不出我的所料,出来的人是果然是马向东。

不过他不是走出来的,而是飞出来的。

是的,头在前、脚在后,四肢朝天地飞了出来。这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看错了,马向东怎么可能会飞出来呢,还仔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但是没错,马向东确实飞了出来。

空中划过一道残影,然后重重跌在地上,而且看他的模样,已经鼻青脸肿,显然是被人揍的。

我的心中惊骇莫名,这里可是马向东的地盘,谁把他打成了这副模样?!

我的震惊还没完全挥发出来,就听后门就再次被人踹开,一道靓影窜了出来,是个极漂亮的美女,上身穿着黑sè的皮衣,手里还持着一截皮鞭,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像个霸道女王。

她一出来,手中皮鞭也跟着狠狠甩了过来,在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又准确无误地抽在马向东的脸上。

“啊!”

马向东的惨叫声回荡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

看到那个手持皮鞭的霸道女王,我是完完全全地惊了,竟然是冯千月!

看网友对 309 黑暗中的女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