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过去和现在的命运(中)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过去和现在的命运(中)

琴音缭绕在她的身周。

她看不到弹琴的人,只听得到琴声,却不知道从何而起。

弹琴的人,在哪里?

一曲罢了。

她取出一张方盘,搁在身前的地面上。

那张方盘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本体黝黑仿佛生铁,却比铁多了一份温润,像是墨玉,却比玉石要多了一份坚强。

黑sè方盘的表面上绘着很复杂的图案与线条,如果有懂得的人看到那些图案,大概会联想起来离宫外面那些算命骗钱的假道人。

是的,这是一张用来推演命数的命星盘。

那些线条相交的地方,都是星辰的位置,而整个大陆,只有她和很少的一些强者,才明白那些线条是星辰移动的轨迹。

她的双手落在命星盘上,然后开始移动,动作非常自然流畅,就像是在崖间唤云的风,海畔浴翅的凤。

随着她的动作,命星盘上那些图案和线条也随之开始运转起来,无数道圆环的旋转速度并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看上去无比复杂,如果盯的时间长些,只怕会眼花甚至直接晕过去。但她没有。她静静看着命星盘,睫毛不颤,没有错过那些图案线条哪怕最细微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结束了自己的推演计算,收起命星盘,向树外走去数步,解下长弓,挽弓搭箭,向着山道尽头的某处射了过去。

嗖的一声响,夜晚的山崖被惊醒。

弓弦的振动更是让那棵孤树摇摆不定,竟似有断掉的迹象。

然后,又过去了很长时间。

没有任何异变发生,那枝箭仿佛消失在了虚空里,她抬头看着夜空里的某处——箭逝的那处——沉默思考了很长时间。

这是她的箭,无论面对再如何强大的敌人,哪怕是聚星境的强者,也不可能如此悄然无声,至少应该会有回响。

没有回响,只能说明两种可能,今夜她的敌人比她的实力强大太多,或者她推演计算出来的位置有问题。

前者不可能,因为这里是周园,而且如果是魔将那种水准的魔族强者,根本不需要等到现在,对方早就应该出手

那么便是计算出来的位置有问题。她对自己的推演之术非常有信心,如果真是算错,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位置本身出现了问题。

在这一刻,她像陈长生在天书陵前观碑时一样,想到了一句话。

位置是相对的。

这里的相对,指的是空间里的相对,是遥遥相对。如果空间本身并不真实,无法计算,那么在这个空间里的位置,自然也无法计算。

这条孤寂的山道,原来是通向一个虚假的空间吗?那道清扬的琴声,是在欢迎她走进这个死地,所以才会那般欢愉?

她负手走到崖畔,望向远处那片草原,开始思考。

如果黑龙能够看到这幕画面,一定能够想明白,为什么圣后娘娘会无比宠爱这名白衣少女,因为她这时候的模样,真的很像年轻时的圣后。

但黑龙看不到。

在她的眼中,那名白衣少女走到那棵孤树下后,便再也没有动过,没有拿出命星盘推演,更没有挽弓向夜空里射出那一箭。

周园的世界也已经来到了夜里。

但这里也看不到满天繁星,不是因为雪花飞舞的太疾,雪云积的太厚,而是因为那片从雪老城里漫过来的yīn影遮蔽了整片天空。

这里离雪老城太近了,恐怖的魔君不需要出城,便可以把自己的意志推进到此间,化作一片yīn影,漠然地注视着那个人类。

如果是普通的人类,在这片yīn影来临的那瞬间,便会被冻成冰柱,神识尽毁,最后化作雪原上的烟尘,但苏离没有,因为他不是普通人。

他的左肩上有一道清晰的伤口,却看不到鲜红的血,只能看到漆黑浓稠如墨汁一般的东西,而且那些黑水还在汨汨的沸腾着。

这是什么毒,竟如此可怕?

苏离看着远处那座如小山般的魔将,微嘲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只知道弄这些小家子气的毒,难怪一辈子都只能添老大的脚背。”

那名魔将在魔族大军里排位第二,正是无比恐怖强大的海笛大人。

先前不知道发生了怎样激烈的战斗,第二魔将海笛在苏离的肩上留下这道恐怖的伤口,却付出了更惨痛的代价。

他的右臂被苏离的剑斩了下来。

但在海笛的脸上看不到太多痛苦和愤怒,只有一片漠然。

他看着苏离无所谓说道:“一百多年前就被你斩过一次,养上十来年就能养好,至于老大的脚背,她如果愿意给我舔,我早就跪了。”

苏离啧啧称奇,说道:“也就你们魔族才能无耻到这般理直气壮的程度,不过就算你把老大舔舒服了,现在被我斩了一臂,难道就不怕老三趁虚而入,取了你的性命,然后把你撕来吃了?”

魔族以实力为尊,他说的这幕画面还真有可能发生。

一道声音在夜雪里响了起来,那是黑袍的声音:“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我不允许,陛下也不允许。”

海笛望着苏离点点头,拾着自己的手臂向远方退去,每一步脚步落下,雪原上便会出现一道深约数丈的裂痕。这是他伤后难以控制气息的结果,真难想象他完好无损时拥有怎样可怕的力量。当然,更难想象的是,一剑把他的手臂斩下来的苏离,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

苏离虽然胜了一场,却没有任何机会。

因为又有两座如山般的魔影缓缓靠近。

那是第四魔将和第七魔将。

为了杀死这位离山小师叔,魔族出动了太多强者。

那都是真正的强者。

自数百年前,那场天昏地暗的大战结束之后,这种阵势还是第一次出现。

苏离往身前吐了口血唾沫,搓了搓有些冷的脸颊,说道:“一场一场又一场,你们烦是不烦?能不能于脆些?”

黑袍笑了起来。虽然有帽子的遮掩,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宛如深海般的眼睛里流露的笑意却是那样的清晰,夜sè掩之不住。

他看着苏离微笑说道:“你开始慌了。”

苏离微嘲说道:“只有真正心慌的人才会慌着用这种心理战。”

黑袍平静说道:“时间慢慢地流逝,你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还能撑多长时间,怎么可能不心慌呢?”

听到这句话,苏离沉默无语。

从开始到现在,他的唇角始终微扬,哪怕与海笛血战之时也如此,对魔族的yīn谋和这片冰雪天雪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轻蔑与不屑。

这时,那抹笑意终于敛没。

(鞠躬,谢谢大家投出来的每张票,我会继续好好地把这个故事写好的,虽然是老话套话,也是真话,虽然这还是套话,祝大家周一上班愉快。)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过去和现在的命运(中) 的精彩评论

16 条评论

  1.  沙发# 秦朝那些事 : 2014年11月30日

    沙发啊

  2.  板凳# 秦朝那些事 : 2014年11月30日

    这是第二

  3.  地板# 秦朝那些事 : 2014年11月30日

    前三我占了!!!!!!!!

  4.  4楼# : 2014年11月30日

    我第二位,哈哈,终于有我的份了

  5.  5楼# !!! : 2014年11月30日

    哎。。。来晚了!!!

  6.  6楼# : 2014年11月30日

    这么晚了,就是因为每天都在想徐有容和长生见面,总是在等

  7.  7楼# 匿名 : 2014年11月30日

    又要追更了…

  8.  8楼# 折袖 : 2014年11月30日

    感觉明天只有一更…或者没有………………

  9.  9楼# 大懒猫 : 2014年12月01日

    【不过就算你把老大舔舒服了……】,他老大还是个女的!老猫向来都是这么隐晦的淫荡!!!

  10.  10楼# 12434 : 2014年12月01日

    前十也可

  11.  11楼# 弟,一次! : 2014年12月01日

    11不错,来了,看了,走了~

  12.  12楼#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 2014年12月01日

    太少了

  13.  13楼# 浣心丶 : 2014年12月01日

    这是要发疯了

  14.  14楼# 金元宝 : 2014年12月01日

    黑袍是女的~应该是被周后抢去皇上的女人

  15.  15楼# 唐36 : 2014年12月01日

    擦 老大应该是魔君吧 魔君是女人啊
    不会是 苏离的老婆吧

  16.  16楼# 红柳 : 2014年12月01日

    苏离+圣后 ——徐有容
    皇室后裔————陈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