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拖延

第二百九十九章 拖延

近百架机关连弩齐射,淬金箭雨如灭天风暴般恐怖,即便是最精锐重甲骑也难挡其威力,而孔鹏麾下则以轻甲弓弩、枪骑为主,自然不敢轻易南涧峡前逼近,但也不意味着以叛军都督身份在玉赤城督战的孔鹏,就束手无策了。

孔鹏除了作为平卢大绿洲硕果仅存的四大道丹境强者之外,落草为寇之前曾在北军长期任职,不仅仅他,即便是他麾下几大寇首,都有丰富的冶军经验。

针对淬金箭穿透力强的特点,他们在玉赤城选用千年生长的坚木,大量制造双层甚至多层的高大塔盾。

这种塔盾也是极其笨重,但架在车轮子上,由三五名气力强壮的健锐推动着前行,也是能有效抵挡机关连弩的攒射。

这种是用千年坚木所造的塔盾车,还是要比同等防御力的精铸铁盾轻巧多了,只是在后勤补给线被精绝军战禽营强力压制下,不管是铁盾车还是塔盾车,孔鹏想在玉赤城造出足够的数量,却不是三五天能成的。

叶青麟、叶赫等将,还是希望赶在孔鹏、张雄等贼在玉赤城、天爱山、西羌王城造出足够多的针对性战械之前,能利用现有的优势,先对集结于玉赤城的三万多叛军进行毁灭性打击。

叶青麟他们的考虑自有合理之处,神机战车以及机关连弩是强,但数量还是太有限了,一旦叛军所造的铁盾车形成规模,在人数更为庞大的战场上,不到百架的机关连弩,所能发挥的作用就会变得极为有限。

配重式投石弩的技术含量较低,很容易仿制,一旦叛军在玉赤城能造投石弩,他们这方面的优势又将被削弱。

此外,妖神殿虽然不大可能再直接参战,但叛军依旧可以从平卢以西的大漠深处招蓦御禽修士,加强他们的战禽营,他们暂时在铁勒岭上空所拥有的绝对优势就会慢慢的被削弱。

陈海却不想这时候冒险急着在玉赤城与孔鹏决战。

虽然陈海与董宁,将铁勒岭西麓的战场指挥权交给叶青麟,但布防于南涧峡西口的精绝军,却不是叶青麟能指挥得了的。

而在扣除南涧峡西口的精绝军之后,叶青麟在收编四姓子弟之后,兵力扩编到三万人,面对黑山武尊孔鹏所率的兵马,却又难谈优势。

陈海心里还是希望真正的决战,能拖延到明年春后,或者更晚。

张氏一族夺下西羌王城、自立为王,在妖神殿与藏羌国的支持,在过去半年并没有能有效控制平卢大绿洲,大多数的城池还是保持中立,这意味着叶氏治西羌国四百余年,在平卢大绿洲还是拥有极强的基础。

此时他们在铁勒岭站住脚,与叛军直接形成对峙之势,时间拖延下去,其实是对他们有利的。

而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陈海要借当前的战事压力,将府兵制在鹿城强行推广下去。

虽然此时赵周杨顾都答应战后迁到铁勒岭以西各治一城,但一旦没有战争压力,他们会不会率大部宗族子弟退出鹿城以及叶青麟还会不会遵守承诺,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特别是鹿开峡内侧的天悬湖底藏有湖泥砂矿的秘密,一旦正式揭开帷幕,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所有的承诺都会变得苍白无力。

要保证精绝都护府战后能对鹿城有绝对的掌控力,只能现在趁极大的战争压力下,阻力最小时,强行推广府兵制。

陈海第一步所做的,就是将丁爽从黑山调过来,先负责整编将张氏驱逐出鹿城之后所留下来的势力。

张氏作为鹿城五姓之一,虽然在金燕诸州范围内只能算微不足道的小族,但在鹿河西岸到铁勒岭之间,却拥有耕地十七万亩田地以及数倍面积的牧场。

陈海在鹿河西岸、铁勒岭东麓,划编十二座军府屯寨,以辖治原张氏宗族旗下的土地,将原张氏宗族所属奴隶、附民五千余户、三万余口人都编入军府,以军功赏拔吏卒。

在不影响现在耕牧生产的情形,仅这一举措,就为精绝军多征集到六千精壮新卒。

精绝军此前从黑山征调了一万两千精锐,六千精锐守鹿城,六千精锐协同叶氏王族军守南涧峡西口。

新征募的六千新卒,陈海也没有花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单独编训一军的打算,而是直接派到南涧峡西口,由吴蒙、冉虎、樊大春接管,以一配一的比例,直接分插到各个小营里,将精绝军在南涧峡西口的兵力直接扩充到一万两千人。

短时间内,驻防南涧峡西口的精绝军平均实力会有所降低,但只需要在明年春季之前,不暴发大规模的战事,新卒就能够很快适应高强度的训练、熟悉战场;同时也会有一批基层武官培养出来,而这些基层武官,才是推行府兵制的基础。

对周赵杨顾四族所属的奴隶及附民,精绝都护府的做法就无法这么直截了当跟粗暴了,而是推行各方面都能接受的赎买政策;即对于四姓所属、又愿意加入精绝军作战的奴隶与附民,皆由精绝都护府出资从四姓手里进行赎买。

精绝都护府对每一名精壮奴隶及家人的出价是十斤淬金铁料,这在平卢大绿洲的奴隶市场,是一个极高的价格;毕竟在一场大规模的战事之后,四姓宗族还可以从敌对方捋夺大量的人口充当奴隶。

赵杨周顾四姓一方面希望精绝军变得更强,将来能更有力的与王族军协同作战,更有力的打击叛军,一方面也拒绝不了这样的报价。

以及四姓宗族在鹿河两岸的田地、牧场,精绝都护府也都是作价进行赎买。

益天帝七十六年的整个冬季,从聚泉岭直接输入鹿城的二十多万斤淬金铁料以及两千余套兵甲,是作为七千户奴隶及家人以及十数万田地的赎资,转交到四姓宗族弟手里。

叶青麟也乐于接受这样的赎买政策,毕竟大量兵甲、弓械以及淬金铁料从精绝都护府转移到四姓宗族手里,也是直接加强叶氏王族军的实力,同时还不增加叶氏对河西的欠债。

在这期间,不仅驻守鹿城的精绝军扩编到一万人。

陈海同时还接管张氏驱逐出鹿城后所留下的一座铁矿场以及一座治炼场,又将在黑山的匠工营半数匠师、匠工都迁入鹿城。

陈海还征用人手,从鹿河源往上开凿通往鹿开峡的石梯道。

鹿开峡位于鹿河源上方三千余米,地势极险。

以往鹿城绝不会想到要费尽心思在鹿开峡之上筑城,自然不会想到开凿高低悬差三千余米的石阶梯道,但妖神殿弟子一度从南面的群山逼近鹿河,陈海这时候在鹿开峡上建造城垒,还将鹿城里的一座防御法阵拆下来,部署到鹿开峡上,就显得理由正当了。

当然,在石梯道开凿出来之前,大量的人力、物资,都是通过巨鹫直接背上去的。

炼炉是直接从张氏冶铁场直接拆下来的;只是淬金铁料的治炼,需要炉焰温度极高,但对此时的聚泉岭来说,暗中送一套高级集焰符阵过来,也是人不知鬼不觉的事情。

在进入益天帝七十七年的第一天,鹿开峡的铸造工场,就已经成功炼了第一炉的淬金铁水,浇入提前打造成形的箭戟坯模之中。

当然了,这些动作是瞒不住河西的。

河西控制着西进大漠的口子,能大体统计出输入大漠的淬金铁料,两相一核算就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鹿开峡炼出第一炉淬金铁料时,陈海还特地邀请葛玄乔、杜厉南到现场观摩。

“……”杜厉南看着四五千斤炽红的高温铁水,分模冷却成型,五十杆淬金战戟、战矛的坯件很快就在他眼前铸造出来,张大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淬金铁料只是统称,即便是陈海此时所用的玄胎铁弓,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只是淬金铁,只是玄胎精铁的含量相对要高一些罢了。要是这么一张铁弓,完全都用玄胎精铁铸造,仅弓身就将重达两三万斤,谁人能用?

当世,根据玄胎精铁、紫辰砂金等极珍金铁的含量,将淬金铁分为九级。

第九级淬金铁料,通常就能用来铸造最顶级的凡铁兵甲;第八到第六级,对应黄级下品到上品的玄兵,可炼入道篆及法阵禁制。

陈海此时所用的玄胎紫辰戟,是在第八级淬金铁料基础上,炼入三百斤玄胎精铁、两百斤紫辰砂金,战戟重逾一千两百斤,但也只能算第四等的淬金铁。

而纯粹的玄胎精铁、紫辰砂金是要比顶尖的淬金铁更是数倍珍贵,但比蚕豆大不了多少的一块玄胎精铁,就将近百斤重,筹造、炼制轻薄的小件灵剑、法宝可以,但不要想能用来铸造大型的玄兵重器。

鹿开峡湖底所采的砂矿湖泥,质量要比聚泉岭更优质一些,能直接炼出接近八级淬金铁料来,杜厉南怀疑妖神殿知道鹿开峡湖底的秘密,会不会肠子都悔青了。

妖神殿数百精英弟子如此接近这笔难以想象的宗门资源,最后竟然被陈海给唬退了?

“葛老祖,此间所出的淬金铁料,半数都可以供应给河西,只是这个秘密未必能长期守住啊。”陈海跟葛玄乔说道。

“你给妖神殿开出条件,允许他们在平卢大绿洲的西边割据长乐城,无论是留一个后门,方便太微宗在此间增设一座道院,”葛玄乔轻轻叹道,“我留在太微山或在这鹿开峡潜修,都没有什么区别。再说董宁这丫头也是从小看着长大,我也不想看到她发生什么意外……”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九章 拖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