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章 战前

第三百章 战前

陈海拖延着迟迟不进攻玉赤城,除了要利用战争压力在鹿城推行府兵制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机关连弩所形成的淬金箭雨虽然威力惊人,但对淬金箭的消耗实在是太恐怖了。

九十架机关连弩,一个呼吸间就能射出上千支淬金箭,陈海他们之前储备的四万支淬金箭,都不够在战场维持一分钟的连射;而此前为了重创叛军的战禽,及压制叛军骑兵的推进速度,就已经消耗了近两成的储备。

陈第拖延着迟迟不进攻玉赤城,还是先要在鹿开峡建成炼炉,以便就近能批量供应大量的淬金箭,以支撑后续的残酷战事。

不能自立更生,完全依赖聚泉岭的供应也不现实。

即便舅父陈烈完全支持他,但诸家共执之后,昭阳亭侯府即便份额最大,也才占聚泉岭所出淬金铁料的六分之一;此外,四十头巨鹫的运输量也实在是太有限了,往返一次需要一个月,仅有五六万斤的运输量。

鹿开峡天悬湖的湖泥砂矿沉积逾一百米厚,能直接炼出八级淬金铁料。然而淬金箭不需要如此优质的淬金铁料,陈海则将数倍多的普通铁料掺进去熔炼,用以大幅提高淬金铁料的日炼出量,年后就将淬金箭的铸造量,直接提高到日产一千五百支的水平上。

平卢大绿洲的冬季及初春是极其寒冷的,叛军准备不够充分,龟缩在玉赤城内不出,精绝军及叶氏王族军也不可能在冰天雪地里去围困玉赤城,双方在铁勒岭西麓对峙僵持,时间很快就进入益天帝七十七年的三月。

自叶氏王族军及精绝军占据铁勒岭,与占据玉赤城的叛军进行对峙之后,平卢大绿洲境内的形势发展,也恰如陈海所料,没有哪座城池再有投向叛军。

张雄、孔鹏只能从现有控制的城池挖掘战争潜力,将进驻玉赤城的兵马提高到六万人众。虽然妖神殿在陈海、葛玄乔的强势威压下变得更谨慎,但从藏羌、金越等国,依旧有很多羌胡部族,将数以千计的精锐弟子派入平卢大绿洲,加入叛军。

而这时,精绝军在鹿城推行府兵制以及叶氏王族军从鹿城四姓吸收精锐子弟,两军兵马规模更是提升到六万人,并不低于玉赤城的叛军。

很多平卢的中小宗阀部族,看到叛军连进攻铁勒岭的勇气都没有,同时也知道妖神殿精英弟子从鹿开峡被逼退的事情,即便都还保持中立,但也已经派出子弟过来,跟叶氏暗通曲款。

这时候,张雄、孔鹏发现他们虽然能从塔河等地获得一定的地持,却并无统治平卢大绿洲的根基,也就不再敢继续拖延下去,张雄、张俊兄弟又亲自从天爱山、西羌王城调集四万兵马,凑足十万兵马,一起往南涧峡西口碾压过来。

为压制机关连弩所形成的淬金箭雨,叛军用千年坚木造了两百乘人力推动的塔盾车,形成两道盾墙,将正面推进的盾戟兵、刀盾兵以及弓手掩护起来,往精绝军在南涧峡西口修筑的营寨围逼过来。

精绝军与叶氏王族军也不会让叛军真正逼近到营寨前修筑工事。那样的话,神机战车及机关连弩的作用就会被压制下来,而演变成更残酷的城寨攻防战——叛军有二十年前大燕西征军丢弃在西羌王城的战械,也依葫芦画瓢制造了上百架配重式投石弩,这使得很多即便没有绝强武力、训练短暂的普通健勇,在残酷战场能发挥出巨大作用来。

一旦让叛军在西口营寨前成功挖掘出阻碍人马通过的壕沟、修建出遮挡淬金箭雨覆盖的护墙,然后将大量的投石弩部署到前面来,后续就会演变成残酷的消耗战。

到时候,兵力本身不占优势的精绝军与王族军,就更难占到便宜了。

所以在叛军从玉赤城出来,精绝军与叶氏王族军在西口营寨的近五万兵马,也陆续打开营寨的辕门,进入铁勒岭西麓的平缓坡地排兵布阵,拉开铁勒岭决战的序幕。

妖神殿大弟子苏崇虎负责率精英弟子,护送张氏族人从南面的深山险壑间跋涉返回妖神殿,但苗明成、岳弈然两人带着十数弟子留了下来。

苗明成、岳弈然在年前就表明了妖神殿与太微宗都不直接牵涉入平卢战事的态度,又有胆留在鹿城,陈海却也没有借口将他们驱逐出去,也不得不让鹿城的一些秘密暴露在他们的眼鼻子底下。

在铁勒岭西麓决战拉开序幕的那一天,苗明成、岳弈然与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宗阀斥候,也都聚集在南涧峡南面的峰崖,观看这场极可能在未来三五十年间决定金州东域新格局的大战,到底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张雄、张俊、孔鹏在玉赤城东面,统领十万兵马,兵力是在精锐军及叶氏王族军的两倍以上,对机关连弩也作了充足的防备,岳弈然却想看,陈海此厮如何在铁勒岭西麓的战场打赢这一仗。

黑蛟庞大的妖躯,收敛起来蹲在岳弈然,即便黑蛟还远未长成,却像是一座黑sè石崖耸立在那里。

岳弈然往铁勒岭西面望运,叶青麟亲率的叶氏王族军三万兵马,以轻甲枪骑及戟盾甲卒为主,辅以少量的重甲骑及弓骑,出营寨后,主要分成三队,并列部署在南涧峡西口的南侧。

虽然过去一个时间里,叶氏王族军从河西获得大量的援助,但兵甲犹是简陋,大多数将卒还是以皮质护甲为主,近距离范围内都难以抵挡普通箭弩射杀、戟矛捅刺,但骑兵的冲击力是极强的,此时士气极盛,看架势只要战火点燃,叶氏王族军三万兵马就会源源不断的往最核心的战场推进,不会考虑后退的事情。

叶氏王族军真正值得重视的,是叶青麟身边,由另一名重要叶氏族人叶赫亲自指挥的两千重甲骑。

这两千重甲骑,是叶氏仅剩不多的精锐,几乎个个都有通玄境以上的修为底子,身穿黑鳞甲,也是淬金甲的一种,能挡住精锻重箭的攒射;重甲骑兵跨下战马都是大漠良种,差不多有四分之一是青狡鳞马,也同样披挂淬金甲片编制的马铠。

重甲骑除了战马及将卒都相当强悍、兵甲皆极强外,每十二匹战马还用铁锁环扣在一起共同进退。

“这是什么战法?”诸宗阀跑过来观望形势的斥侯,也都是诸族核心子弟,从小都受到严密的军事训练,却不知道战马披甲胄之后,还用铁锁环扣在一起算什么战法。

却也有一些眼光老练的人,看得出这种战法的厉害之处,说道:“为方便在茫茫大漠深处通过,金州诸国的骑马都是轻骑为主,以轻骑对抗重甲骑本身就吃了大亏,一旦十数重甲骑环扣在一起,黑山武尊要在正面部署多少战力,才能挡住重甲骑的推进。这应该是从燕州传来的战法……”

岳弈然看了大长老苗明成一眼,从去年底他们就加强了聚泉岭情报的收集,知道这是陈海隶入练兵实录里的甲马阵,最早由赤眉教的神将乐毅,用于河阳的战场之上,与虎贲军战力更强的重甲骑进行对抗,取得极佳的战绩。

看叶氏王族军在南翼的布阵,显然是要以这两千重甲骑结成的甲马阵为核心,切入战场。

虽然他们早就将相关的情报通传给张雄、孔鹏了,但张雄、孔鹏除了填入更多的兵力进行封堵、将不多的床弩部署在右翼外,他们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良策。

而两万精绝军在南涧峡西口北侧的布阵,则清晰分出两个梯次。

九千长矛重甲兵结成密集方阵,三千盾戟甲卒部署在长矛方阵的南面;精绝军精于骑射的将卒有限,此时也才勉强凑出八千骑兵,都由樊大春率领,部署在侧后方。

除了各用三十匹战马拖拽的十二乘黑铁战车,长矛重甲方阵的北侧翼,可以说完全暴露出来了。

“精绝军将北侧翼暴露出来,是想做什么?”岳弈然疑惑不解的问大老长苗明成,“难道他们是诱黑山军从北侧翼进攻,然后第二梯队的骑兵突然插过来,与张、孔他们进行决战?”

精绝军的战禽营此时增加到一百头凶猛战禽,在战场己方阵列的上空翱翔,随时都会往敌方一角战阵扑杀过去,但与集结于侧后的八千骑兵加起一起,兵力依旧还是太少了。

苗明成也很困惑。

精绝军选卒的范围很有限,要么就是收编马贼残部,要么就是从奴隶里征蓦将勇,以将卒的个人战力而言,难称精锐,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都不到十分之一,主要依赖更精良的兵甲以及更严密的战阵,弥补这一切。

苗明成虽然这些年退回到大金山潜修,但他在二十年前也是驰骋大漠的名将,他也曾在认真考虑过,要是他亲自率军与精绝军对战,一定要不顾一切从侧翼切入,将精绝军的战阵撕开。不错,精绝军的长矛方阵是很强,连弩也是无乱,但只要双方将卒厮杀在一起,长矛方阵及连弩不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就能将给予个人战力偏弱的精绝军,以致命的打击。

何况,精绝军所储备的淬金箭数量,毕竟不是无限。

虽然苗明成、岳弈然守着底线,没有直接跟张雄、孔鹏碰面讨论战事的安排,但战场上的部署来看,张雄、孔鹏也是极清楚他们应该要怎么做,他们就是选择精绝军布防的北翼作为主攻方向,差不多在这一侧集结了六万兵马,想要以狮虎搏兔亦用全力之势碾压过去,先将精绝军的阵线完全撕成粉碎。

看网友对 第三百章 战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