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一章 战车

第三百零一章 战车

神机战车,宽一丈五尺、长两丈,体积看上去与驰道上常见的重载马车相当,仅仅是正面稍宽一些,但通体都是用淬金铁铸造,差不多是一辆重载马车十倍重。

车体架在三对结构极其坚固的负重轮上,需要用三十匹健马拖拽,才能在崎岖不平的战场快速进退。

战车的轮毂有长短不一、带棱锋的尖锐铁刺,往两边支伸出来,随着车轮的快速转动,任何想接近战车的物体,不小心就会被这些尖锐的铁刺切割斩碎。

战车的正面及侧前方都用第八级淬金铁料铸板,还额外炼入金刚秘甲道篆进一步加强防御;即便是道丹境武修,想要一击就斩裂正面的护甲,也是极困难的事情。

整个车厢是双层结构。

四架中型连弩,固定在战车底层的侧前端,弩槽从射击孔伸出来,转动角度有限,主要锁住在侧前方,也另外有八个可开阖的观察孔洞,以供底层车厢里的将卒能够往外捅刺长矛,防止敌卒接近战车。

战车的上层,是半遮掩结构,放置十二名执戟甲卒是近战后守御战车、与敌卒贴身肉搏的主力,皆是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精锐,更是由一名辟灵境修为的精英武官指挥战车的进退。

这一战,陈海就是要以这十二乘神机战车,将叛军的战阵撕成粉碎,他与齐寒江、葛同,也是直接登上神机战车,与这十二乘神机战车共进退,但在表面看上去,是他们手里兵力有限,不得不亲自出马,以便能守住长矛重甲方阵的侧翼。

看得出叛军,还是想要一举摧毁这边看似最薄弱的侧翼,以致此时集结于北侧的叛军兵马,一次就有逾三万人马,仿佛滚滚铁流往这边冲来。

两百多架塔盾车形成断断续续的盾墙,遮闭在前锋线之前。之后是数千弓手与人数更为庞大的刀盾甲卒混编的前锋战阵;孔鹏亲率的五千精锐骑兵,则是在侧翼紧随前锋战阵缓缓前行,视要寻找更有利的战机。

除了孔鹏,叛军在前锋战阵里也有数名明窍境强者,但位置稍稍靠后一些,想必这时候也没有人愿意时刻去防备陈海那神出鬼没的箭术。

他们在人头攒动的扈卫簇拥下,却不虞陈海的箭术还能奈何得了他们。

看得出孔鹏、张雄都清楚的意识到,想要压制密集的长矛重甲方阵,还是要大规模使用穿透力强的强弓劲弩。

很显然,叛军也想着用塔盾车所形成的绵延盾墙,尽可能抵挡、消耗他们这边所储备的淬金箭。

在叛军前锋线推进到两千步距离以内,陈海才下令割断缰绳,让人将拖拽神机战车的数百匹健马以最快的速度都拉到后面去。

一旦厮杀起来,未经训练的寻常马匹就会惊恐四散,会冲乱己方的战阵。

在叛军前锋线推进到八百步,神机战车上的四十八架连弩,就发动了第一轮齐射,五息时间内,近三千支淬金箭狂射而去,所形成金属风暴般的箭雨,在瞬时间给人有将天地撕裂的恐怖威力。

千年坚木所造的巨盾,还蒙着多层兽皮,防护力可以说不弱,但也纷纷被强悍如金属风暴似的淬金箭雨无情的撕碎。

只是塔盾车的车架子极低,几乎贴着地面,仅有极少的车架子被摧毁,而每一辆塔盾车前后都至少立有三层护盾,同时还有六面备用的护盾。

第一次淬金箭雨覆盖,虽然摧毁十数辆塔盾车,却没有能将整道盾墙摧毁。

在盾墙后,叛军将卒也有两三百人死伤,但这完全在叛军的承受范围之内,更多的人只是举起巨盾,防备战禽营从空中突袭过来——当然,此时防备战禽营突袭的最有力手段,还是叛军自己的精锐弓手。

虽然叛军没有机关连弩,但成千上万精通骑射的弓骑或弓手,一次所能形成的箭雨覆盖,不会比几十架机关连弩稍差。

看到这一幕,站在远处观战的岳弈然心情也骤然轻松起来,与苗明成笑道:“这个黑山箭魔也是太自负了,年前他们借助这些机关弩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但他却将孔鹏、张雄他们当成等闲马贼首领,仅仅是千方百计想着拖延时机,以能方便他们在鹿城站稳脚。他却不知道,不管多强的战械都有克制之法,精绝军仅有两三万孱弱之卒,一旦失去先机,让张、孔二人想出应对之策,他又能成什么气候?”

这时候黑山军的前锋线,与十二乘战车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五百步,而长矛重甲方阵则在战车后五百步,这时候则缓缓前往逼近。

孔鹏亲率五千精骑,在前锋线的侧后压阵,这时候也稍稍上前,紧盯住部署在南涧峡西口外的精绝军八千骑兵。

只要这八千骑兵往前穿插、突冲,孔鹏就会毫不犹豫的率五千来用骑从侧翼包抄上来。

以眼前的形势,不管怎么看,精绝军都没有胜算,苗明成、岳弈然则将视野放到南侧。

这时候叶青麟、叶赫已率部进入战场。

王族军最为依仗的两千重甲骑,在结成甲马阵后,推进速度不快,但异常的坚定,像层层叠叠要摧毁一切的怒浪狂潮。

在南侧,张俊率领两万骑兵布阵防范。

张俊也知道甲马阵很难在正面组织兵力抵挡,索性将他麾下两万骑兵分散到南翼战场的两侧进行集结,中间留出纵深三四里的空当,任速度难以提上来的甲马阵随意进出,而是将南翼战场决胜的契机放在两翼骑兵的冲杀上。

而在更远方向,张雄亲自左右两翼的后备兵马,随便关注战场形势的变化。

看到张雄、孔鹏如此布局,苗明成、岳弈然都挑不出毛病出来。

当然,在他们看来,可能会有的最大变数,还是叶青麟麾下的两千重甲骑身上,很可能横穿纵深达十六七里的草甸,直接进入北翼战场,冲击孔鹏所部,张雄应该要在正面部署一支防备战力。

当然,真要出现这一变故,重甲骑每十二匹战马环扣在一起,速度很有限,张雄那边还是能从后备兵马里派出持弓轻骑,从侧翼进行拦截。

如此看来,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新的变数了,即便精绝军在鹿城还有一万兵马,此时也在鹿城之外集结,但即便插翅飞过铁勒岭,这一万兵马的战力更弱,也应该改变不了最终的战局。

然而决定战局发展的真正变数出现时,叛军的前锋线与十二乘神机战车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三百步以内,叛军躲藏在遁墙后的数千步甲弓手,这些也张弓射箭,对神机战车形成箭雨覆盖。

寻常弓箭的钻透力太有限了,只听到砰砰啪啪密集的金属锐响,密集得跟暴雨袭地似的,但对神机战车坚不可摧的车厢毫无损伤。

即便是看到这一幕,岳弈然、苗明成也不觉得有什么。

战车如此笨拙、笨重,防御力自然不会厚,但拖拽的战马已经撤去,战车防御力再强也是无法进退的死物;而十二乘战车就算有精绝军百余最精锐的甲卒守御,也会在眨眼间淹没在黑山军汹涌的人潮之中。

这难道还能有什么疑问不成?

数十甚至数百战卒,一起将这一乘乘看着像似上古凶兽般、让人看了心里极不舒服的战车推翻,连同车厢里的机关连弩也会失去作用。

可能在接触的短时间内,机关连弩还能造成一定的伤亡,但这点伤亡,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了。

“……精绝军最后那点压箱底的骑兵出动了!”岳弈然看到樊大春率八千骑兵往前压去,但他脸上尽是轻蔑,精绝军投入骑兵的时机太犹豫、太迟了,这时候已经完全无法改变战局。

黑山军前锋阵列里的数千弓箭手,这时候正稍稍往后集结,想着前面的盾戟兵借盾墙的护墙,将十二乘战车推翻,那精绝军在五六百步外的长矛重甲方阵就应该往这边推进了,那就用密集的箭雨迎接他们的。

神机战车底部的风阵匣发动起来,无数人就觉得有一股贴着地面的狂风飚旋起来,吹着石走砂飞。

在数万集结厮杀的战场之上,天地元息混沌一片,意味着明窍境以上的玄修,想要以神识驾驭天地元息变得极其困难,动不动就会受到反噬,但这并不意味着天地元息就不存在了,就完全不能被一些极特殊的符阵所借用。

神机战车还是太沉重了,即便是最精密的风阵匣,也需要两部同时发动,速度才能提升到与普通奔马相当,但这已经足够。

叛军所造的塔盾车用千年坚木所造,重量也不轻,不仅也难拟抵挡淬金箭雨的摧毁,但面对仿佛铁砣似的神机战车,又是太轻了。

在神机战车突然往前冲锋时,叛军在正面集结了有六十多辆塔盾车,每五辆塔盾车一组,每组塔盾车后又集结一百名精锐戟盾兵,准备一拥而上,以最快速度将精绝军这些令人看了厌恶、压抑的丑陋战车推翻。

即便五辆塔盾车紧挨在一起,也根本就挡不住神机战车的冲撞,在塔盾车被撞翻、撞开、撞毁后,一百名精锐戟盾甲卒暴露出来,惊恐的面对加上负重甚至都超过两万斤、每息短时能往前突冲十数米的铁疙瘩时,又能有什么防御力?

何况这时候,每一乘神机战车四架连弩,往前呈扇形扫射,那些没有盾墙遮闭的戟盾甲卒以及在相距不足两百步的轻甲弓手,又能有什么防御力?

在岳弈然、苗明成眼里,看似坚不可摧的黑山军前锋线,就在几个眨眼里就被完全撕碎,黑山军将卒就像秋后的麦子,被凌厉而疯狂的箭雨,一茬茬的割倒。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一章 战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