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15 月色下的身体

315 月色下的身体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来,我都做好准备和对方拼上一场了,如果实在拼不过,就当众揭开冯千月的身份。虽然冯千月很不愿意再和冯家扯上关系,但我也不能为了她的面子就折在这里。

结果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下午被我救过的那个眼镜男突然走了出来,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现场众人竟然很尊重他,齐声叫他鑫哥。这就实在让我想不通了,那个眼镜男怎么看都是处在食物链底层的家伙,今天下午被人追打也能很好地证明这一点,可现在众人的尊敬也不是假的,他的身份显然很不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眼镜男已经慢慢走了过来,就如他自己所说的,刚才确实是在睡觉,到现在还打着呵欠。现场一片静悄悄的,众人都是一脸畏惧地看着他,甚至有人连头都不太敢抬,只有站在我面前的肌肉男,那个叫港哥的家伙,冲着眼镜男说道:“刘鑫,你怎么来了?”

刘鑫?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在高三年级,推开厕所门找老墨的时候,里面的人曾说“敢直呼老墨名字的也就只有刘鑫”之类的话,当时就觉得这个叫刘鑫的肯定不一般,在职校的地位就算不如老墨,起码也算个人物了。

竟然就是这个眼镜男?!

他要这么厉害,下午又怎么会被人追得像条狗?

我迷茫了、糊涂了,一头雾水,就连我身后的冯千月,都是一脸迷茫地看着这幕。她并不认识刘鑫,就是本能觉得这个眼镜男看着也不厉害,怎么能在虎狼辈出的职校拥有如此惊人的地位?

而眼镜男刘鑫,面对港哥的疑问,却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我怎么来了,你还好意思问?我在这睡得好好的,你们吵吵什么呢?”

刘鑫一边说,又一边看向我和冯千月。似乎直到这时,他才认出我来,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小子,是你啊,又见面了!”他一边说,还一边拍拍我的肩膀,“早跟你说了,有事就来找我,怎么不听招呼呢?”

听着他说的话,我有点哭笑不得,心想我哪知道你是谁啊,而且下午看你那副自身难保的倒霉样,我就是有事也不会找你的啊。但是现在,看到他一出场就镇住了所有人,便把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便讪笑着说:“这不还没来得及吗?”

这时候,旁边的港哥突然疑惑地说:“刘鑫,你和他认识?”

刘鑫直接开口承认:“当然认识,这是我兄弟,发生什么事了?”

想我今天下午也没干什么,就是把追他的人引到其他地方而已,而他就在众人面前直接说我是他兄弟,不管他这番话是出自真心还是随口说说,都让我心里觉得挺感动的,也庆幸自己当时做了正确的选择。

可想而知,刘鑫这句话一出口,现场众人均是面面相觑,带头和我们过不去的港哥也皱起了眉头。还有我身后的冯千月,她也同样一脸吃惊,显然没想到这个在职校随便跳出来就镇住全场的人物,竟然是我的兄弟,所以看向我的眼神也更加复杂了,有种说不出的奇怪味道。

“哎,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多人闹我兄弟干嘛?”刘鑫又懒洋洋地问着港哥。

港哥面sè一凛,赶紧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从锅仔到冯千月再到我,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刘鑫,这几个外校的要找墨哥,一看就动机不纯,我准备把他们给抓起来交给墨哥处理,如果你和他们不怎么熟悉的话最好还是别趟这个浑水了。”

听过港哥的话后,刘鑫立刻回头看向了我,这个表面看着毫无杀伤力的眼镜男,这一刹那突然迸射出令人胆寒的眼神,让我的一颗心立刻忍不住提了起来,同时也砰砰砰地打鼓。

在职校里面,毫无疑问是老墨最大,老墨底下就算还有不少能人,也肯定是以老墨为尊的,否则人家凭啥当这个天?刘鑫就是冲着下午一面之缘的情义有心救我,现在冲着老墨也没法再说什么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而且,如果刘鑫和老墨关系很好的话,别说不会帮我,带头揍我都有可能。

现在,刘鑫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确实看得我有点发毛。不过我并不是怕了,凭我的阅历和身份,还不至于怕一个学生崽子,就是被他看得有点恼火而已,心想你要动手就动手,整这眼神攻击干嘛?

眼神能杀死我?

但是看着看着,我突然觉得不对,刘鑫好像没有看我,而是在看我身后的冯千月。

我稍稍侧了下身子,发现刘鑫的目光并没跟着移动,没错,确实在看冯千月。难道是冯千月长得漂亮,所以刘鑫见sè起意了?不可能啊,冯千月还蒙着面纱,只露着一双眼睛,这也能看出来很有姿sè?

这时候,就听刘鑫轻轻叹了口气:“多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被打成这样?老港,你也下得了手?”

冯千月确实受伤不轻,被港哥撞了一下之后,到现在还爬不起来,而且还喷了一口血,把面纱都染红了一小片。其实我也感觉有点奇怪,冯千月好歹是个练家子,虽然实力不怎么强,但也不至于一下就被港哥撞成这样子吧?

至于刘鑫说的老港,当然就是港哥,港哥似乎挺意外刘鑫会说这个,皱眉说道:“刘鑫,咱们在说墨哥的事,你怎么扯到……”

“我在说这姑娘受伤的事……”

刘鑫直接打断了港哥的话,沉沉地说:“这姑娘是我兄弟的女朋友,你把她打成这样,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刘鑫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摆明了是要反将港哥一军啊。只是,刘鑫把冯千月说成是我的女朋友,冯千月当时看着就有点不高兴了,刚准备反驳的时候,我立刻瞪了她一眼,制止她说下去。以冯千月的脾气,如果是其他场合,早就破口大骂起来,好在这姑娘坏是坏,但是并不蠢,也知道刘鑫这么说的用意,只能把这口气硬生生咽了下去。

我心里想,你就忍忍吧,反正你是我没过门的媳妇,说是我女朋友也不掉你的价。

而港哥,更是十分意外,说道:“刘鑫,你别故意找茬,刚才我都说了,是他们鬼鬼祟祟地要找墨哥,我才……”

不等港哥说完,刘鑫再次打断了他的话:“是我让他们去找老墨的!”

刘鑫这一句话,再次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众人面面相觑,显得有点傻眼。而我心中怦怦直跳,刘鑫这是要帮我帮到底了啊,就凭今天下午我没出卖他藏身之位的一点情义,不可能吧?

这事怎么想怎么有点邪乎,我不觉得自己的功劳大到能让刘鑫这么舍身为我,只是刘鑫现在确实是这么做的,那我当然也装傻充愣、沉默不语。看着港哥惊愕的表情,刘鑫说道:“我找老墨有点事情,所以让这几个朋友去喊老墨,有意见吗?”

“没,没……”港哥嗫嚅着说:“您怎么让外校的……”

刘鑫反问:“外校的怎么了,我就不能交外校的朋友了?他们到这就是专门来找我的,不然出事以后能想着往天台跑?当然是因为我在这里!”

好家伙,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都能联系到一起,这个刘鑫确实厉害。刘鑫这一番话,直接把港哥说得哑口无言了,其他人也就更不用说了,现场再次一片沉寂。

“你找墨哥有什么事?”憋了半天,港哥终于又问了一句。

“操,我找老墨,还得和你交代?你算哪根大葱?”刘鑫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当然,不知者不为罪,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到,我也不怪你打伤我兄弟女朋友的事了,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刘鑫一边说,一边冲我使了个眼sè。显然,他并不准备把事闹大,只是帮我解围而已,刚才说那一大串话也只是为了堵港哥的嘴。我也立刻会意,回头伸手去搀冯千月的胳膊,结果冯千月还是站不起来,我只好俯身将她抱起。

之前情况紧急,我是一路将她扛过来的,现在情况好一点了,我可以抱着她走。我要抱冯千月,她当然不愿意,还有点抗拒的动作,我低声说道:“姑奶奶,你别犟了,咱们先离开这再说。”

冯千月这才不说话了,任由我将她抱了起来。刘鑫在前,我抱着冯千月跟在他身后,准备离开这里,结果港哥突然身子一横,像座大山一样拦住我们去路,语气沉沉地说:“刘鑫,今天这事,我左想右想,总觉得有点不对。不过我脑子笨,想不通,所以你也别怪我多管闲事,我还是觉得该把墨哥叫过来看看,他说放人,那就放人。凭你和墨哥的关系,如果这几人真是你的朋友,他也不会去为难的,是不是?”

刚才刘鑫过来的时候,整个天台的人都齐呼鑫哥,唯有港哥直呼他的名字,说明港哥和他至少是平起平坐的。而刘鑫在天台叨叨这一大堆,主要也是为了过港哥这关,现在港哥铁了心不让我们走,这可如何是好?

港哥自称脑子不好,所以要喊老墨过来,在我看来这却是他yīn险狡猾的一面,他没法直接和刘鑫抗衡,所以才搬出老墨。而老墨能当职校的天,肯定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一来就知道刘鑫是在说谎,到时候我和冯千月就更走不了了。

这一下,我是真不知道刘鑫该怎么帮我了,他总不能连老墨都不放在眼里吧?当然,他要是就此妥协,不再管我和冯千月,那我也能理解,毕竟他已经帮了我不少忙,人还是应该懂得知足的。

港哥站在刘鑫身前,面sè坚毅、不卑不亢,像是一座雷劈不开、斧砸不动的铁塔。就在我以为刘鑫都要没辙的时候,就见他突然抡圆了自己的胳膊,狠狠甩了港哥一记耳光。

啪!

这一声,清脆响亮、惊天动地,清楚地传到天台上每一个学生的耳朵里。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是跟着一颤。

与此同时,现场也响起刘鑫暴怒的骂声来:“我X你妈的,我不过是给老墨面子才一直没搭理你,你他妈还真把自己当个角儿了是不是?老子现在就要带我兄弟走,老子看看哪个敢拦!”

刘鑫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天台,震得人耳膜都嗡嗡直响。我都难以相信,看上去个子瘦弱矮小的他,竟然能发挥出如此强有力的能量,这还是下午那个被人追得像狗一样的眼镜男吗?!

我怎么觉得这个世界,彻底颠覆了我的想像?

而,挨了一耳光的港哥,则完全地傻了眼,鼻血顺着他的嘴唇流下,整张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模样,显然无法接受刘鑫刚才打了他的现实。回想之前在高三的走廊上,他出场时的模样和何其威风霸道,所有人都叫他港哥,所有人都为他让路,一点都不比刘鑫出场时的气势弱。

恐怕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和刘鑫是可以平起平坐的,所以他才敢拦住刘鑫的去路,才敢搬出老墨威胁刘鑫。但刘鑫这一记响亮的耳光,彻底击碎了他美好的想像,让他认清了残酷的现实。

其实从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港哥的地位是不如刘鑫的——港哥称呼老墨是墨哥,而刘鑫则是直呼其名,就像之前厕所里那几个学生说的一样,在这学校里面,敢直呼老墨名字的,也就只有刘鑫一个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我一个外校的都能看得明白,港哥竟然还拎不清,显然有点“身在庐山中”了,只有“活该”二字可以形容。

总之,刘鑫打过这一巴掌,又骂过一通狠话之后,港哥是彻底老实了,没有再拦我们的路,也没有再废话半句。而刘鑫,则大大咧咧地冲我说道:“兄弟,走着!”

我点点头,抱着冯千月跟在他的身后,继续往前走去。

天台上的学生很多,但是没人敢拦刘鑫,刘鑫走到哪里,哪里就低下一片的头。看到这样的状况,我的心中不禁更加疑惑,那他下午到底是为什么被人追成那样的?

只是现在,也不方便问这些东西,只能一声不吭地往前走着。

刘鑫领着我和冯千月,一路穿过人群,最后离开天台,朝着楼下走去。楼下也一样都是人,似乎整个学校的学生都不上课,都出来看热闹了。我想起锅仔和飞机他们,挺担心他们现在的安危,连忙和刘鑫提了一下,刘鑫听说我带进来这么多人,表情显得有些讶异,但也没有多问,而是随便招呼过来两个学生,让他们去打听一下情况。

过了一会儿,那两个学生回来了,和刘鑫说没见过我说的那些人,就是之前被人围攻的那个学生,也不见踪影了。

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趁乱跑了。

我和怀里的冯千月对视一眼,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这也是我俩难得心有灵犀的一次。接着,我又和刘鑫说了一声谢谢。

“没事,我送你出去吧!”刘鑫挺大方的。

刘鑫继续在前面走,我也抱着冯千月继续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刘鑫的背影,冯千月不知怎么突然嘟囔一句:“看看人家,多威风啊。”

我赌气地说:“哪天让你看看我威风的一面。”

冯千月嘁了一声。

刘鑫说到做到,一直将我送到学校门外。来到外面,就算是安全了,我还想再和他说几句话,刘鑫摆了摆手,说道:“你有话要问我,我也有话要问你,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怀里这个娘们伤成这样,还是赶紧送她到医院去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说话。”

果然,刘鑫知道冯千月不是我女朋友,才称呼“这个娘们”的。

他都这样说了,我也没说废话,便冲他点了点头,走到马路边上打了辆车,准备送冯千月到医院去。冯千月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仍旧连站都站不起来,我还是觉得奇怪,港哥就撞了她一下而已,至于伤成这样子吗,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结果刚坐上车,还没开多远呢,也就刚到我们学校门口,冯千月就叫起来:“停车,停车!”

我莫名其妙,说医院还没到呢,干嘛停车?

结果冯千月的倔劲儿上来,真是无法理喻,仍旧叫着停车、停车!

我只好让司机停了车,司机把车停到路边,回头对我说道:“这钱你得照给啊!”

我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丢给他十块钱,然后抱着冯千月就下了车。冯千月把自己的面纱摘下来,我看到她的脸sè已经白到不像话了,显然是失血过多的征兆,我就更加觉得莫名其妙,我记得她只喷了一口血而已,怎么感觉像是快贫血了?

“回学校……”冯千月有气无力地说着。

冯千月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但她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我只好抱着她,又继续往学校里面走去。时间已经挺晚了,晚自习也早就下了,学校里面黑洞洞的,宿舍楼也熄了灯。

“放下我……”

冯千月突然推了我一下。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只好将她放了下来。冯千月脚一沾地,便踉踉跄跄地往前走去,好像我是什么魔鬼,就想离我越远越好。而就在她下地的瞬间,我觉得自己胸前湿漉漉的,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全是殷红的血迹。

怎么回事,我没受伤啊?!

我心里吃了一惊,又抬头朝冯千月的背影看去,只见她脊背上也是红通通的一片,而且还在不停往外渗着血。这一看,我就明白她为什么脸sè惨白,为什么失血过多了,为什么被港哥撞了一下就爬不起来,原来是她脊背上的旧伤撕裂了,所以才流了那么多血!

从另一方面也能证明,冯天道下手有多狠!

对待自己亲生女儿尚且如此,遑论别人?

就在我吃惊不已的时候,刚走了几步的冯千月突然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栽倒在地。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迅速搀住了她的身子,询问她怎么样了?

冯千月的脸sè无比惨白,真是一点颜sè都没有了,我着急地说:“你这样不行,我还是送你上医院去!”

“不,不……”

冯千月摇着头,又指了指旁边的草坪:“你先把我送到那去。”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还是听她的话,赶紧将她送到草坪里面。冯千月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给了我,说:“给……给莹莹打电话,让她送药下来!”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接过手机,找出郝莹莹的电话,然后拨了过去。但,不知道郝莹莹是睡着了还是怎样,我连续打了三遍,她都没有接听,我又着急地说:“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不,不……”冯千月还是摇头。

“为什么?”我急了:“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去,你不用管我了,你先走吧……”冯千月又推了我一把。

冯千月这个姑娘喜怒无常,我实在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再这样任由她流血下去,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肯定不能一走了之,所以咬牙说道:“我帮你上药吧?”

“什么?”冯千月讶异地看着我。

我从怀中摸出伤药、碘酒还有纱布,说我这都有现成的东西,你要是不想死的话,还是我帮你上吧!

粗粗算来,我走这条路已经有两年了,受过的大伤小伤不计其数,所以随身携带医药用品也成了我的习惯。而且久病成良医,现在的我处理一些小伤还是不成问题的。

看到我有这些东西,冯千月的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接着又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她的牙齿咬得很紧,一口就回绝了我,好像我帮她上药,是占她便宜似的。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受伤的地方又不是什么敏感部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今天中午我该看的也都看过了,实话说我对你也没什么兴趣,你就被再犟了。”

“你……混蛋!”冯千月像是被我侮辱了一样,眼睛都红了,气息也浓重起来,似乎恨不得把我杀了。也是,哪个女孩不把自己的清白看得很重?突然听到我这么轻薄的话,不气才怪。

而我继续说道:“行了,就算你想杀我,也等伤好了再说。你现在弱成这样,连站都站不起来,就别扮演贞烈女子了。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清楚,要是再不上药,后果有多严重,我不说你也明白!”

其实我说这些话,也是故意轻薄,故意说得满不在乎,让她不要压力太大,甚至有点故意激将冯千月的意思。因为她这样的女生,和她好好说话根本没用,就得怎么过分怎么来。

最终,冯千月还是妥协了,她咬牙切齿地说:“今天晚上的事过后,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我要你命!”

我没好气地说:“你还是先活下来再说吧。”

然后我将她扶起,又端坐在她的身后,将各种医药用品一字排开摆在地上。头顶是皎洁的月光,四周是昏暗的树木,温柔的风轻轻吹来,冯千月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地、慢慢地褪去了自己身上带血的衣衫……

看网友对 315 月色下的身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