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三章 重振颓局

第三百零三章 重振颓局

精绝军长矛重甲方阵在北翼不再会遇到什么新威胁,自然是以坚定不移的步伐往北插入叛军的前锋战线之中。

长矛重甲方阵以韩文当为主将,韩謇为副将。

韩文当没有直接上前厮杀的机会,这时候裸着胸膛,亲自擂动令人听了血脉贲张的战鼓,让诸将卒遵着战鼓的节点,一步步坚定不移的往前推进。

每一支加长铁矛,棱锋都用淬金铁开刃,以千年胡杨为杆,长逾五米,每五列重甲将卒肩并肩、腹贴背的挤紧在一起往前推进,就见一杆杆淬铁矛在他们身前,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矛墙。

在遇到一切阻碍之前,诸重甲将卒手里只有一个意志,就是往前刺、往前捅、往前刺、往前捅,然而再践踏过去……

叛军数千将卒已经倒下,但在淬金箭雨的覆盖下,很多人只是身受重创,还没有咽气死去,他们躺在地上,也不用去抵挡那恐怖到极点的矛墙,要是及时得到救治,他们或许还能活下来,但这是在最残酷、最血腥的厮杀战场之上,精绝军重甲长矛兵的铁靴一排排踩踏下来,大多数人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精绝军的重甲长矛兵个人战力都绝对谈不上有多强,手持五六米、重六七十斤的淬金长矛,甚至都玩不出一个完整的套路来。

要是单打独斗,任何有通玄境武修底子的人,都能轻松将绝大多数的重甲长矛兵打得满地找牙、找不到北。

然而在这一刻,诸部族派过来观战的斥候,看着那密茬茬的矛墙,心里寒气直冒。精绝军的重甲长矛兵根本不需要掌握多复制的战技,只要有三百斤以上的大气力——这是能从平民里挑选出来的——能穿五六十斤的重甲、能平端六七十斤的重锋淬金矛往前捅刺,经过一定时间的严格训练,就合格了。

五六米长、长得可以说极其夸张、极其不合武道的重锋淬金长矛,却能让长矛重甲方阵的矛墙,比寻常的盾矛枪结成的枪阵,密集五六倍。

在同等的接触面,矛墙密集五六倍,也就意味着攻击力暴增五六倍。

即便通玄境中后期的武修弟子,又岂敢说能在瞬间内同时迎接五六名健卒举起重锋淬金矛重刺过来?

面对这样的攻击,即便是辟灵境武修也会选择暂避锋芒。

陈海在茫茫大漠深处,就是要长矛重甲方阵,多次创造以寡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但在很多人看来,陈海此前交锋的,都是留下来看守贼巢的马贼,战力很大,是偷机取巧了,很多人并没有将长矛重甲方阵真正的重视起来,这时候才发现是一个多大的错误。

陈海暂时还无暇去细看长矛重甲方阵的表现,他们所能调动的兵力还太有限了,他此时率十二乘神机战车,正赶去支撑援樊大春所部。

樊大春所率骑兵,在数量上要多过叛军,然而孔鹏从诸寇选拔的嫡系,确确实实是纵横大漠的精锐马贼。

骑阵冲锋速度极快,讲究两军相接时的冲击力,没有太多的花样可说。而为避免精绝军战禽从空中射杀淬金箭,叛军骑兵即便放弃战骑冲刺的优势,双方纠缠混杂在一起厮杀,但依旧稳稳占住上风。

精锐马贼精擅骑射及戟术,跨下的战马、战兽也更优良,甚至张开獠牙支伸的血盆大口,直接撕咬精绝军将卒的战骑。

相比较之下,樊大春所率骑兵,主要是从马匪残寇以及黑山附近的中小部族里选拔出来,不仅个人武力差,跨下的战马也处于明显的劣势,接战之后,就承受极大的压力。

叛军骑兵里,辟灵境武将数量也要远高过精绝军。

当双方混乱的厮杀在一起,辟灵境武将乃至明窍境强者,所能发挥的杀伤力是极其恐怖的。

常常见一片戟芒剑光如惊月斜掠,就将数人连马劈成两半;一道道如浪如涛的战武气劲携奔山决海之势,将当前的人与马斩劈成一堆烂肉;辟灵境武将还能在肆无忌惮祭用杀伤力极强的篆符,一枚枚暴烈火球凭空射来、尖锐的冰锥、岩刺从四面八方冲击着精绝军的将卒、战马。

极短的时间内精绝军在南涧山西口外,就有上千骑兵被斩落马下。

尚大春、韩庆元等不多的强者,为了将黑山武尊孔鹏一人缠住,就已经相当吃力,已经难以顾及战场其他的厮杀。

要不是吴蒙将更多的战禽调过来,精绝军八千骑兵在侧后翼也可能很快就支撑不住去。

两军混战在一起,机关连弩难以发挥作用,七八十头凶猛灵禽加入战场,也只是弥补己方辟灵境武将的数量不足,稍稍搬回些劣势。

这些战禽的肉身也不弱,躯干都用赤髓铜丝所编的轻型链甲遮闭,在漫天的戟芒剑光中扑杀进退,鳞羽纷飞,受到损失却也不大,但叛军骑兵里暗藏不少剑修,祭御灵剑攻击速度极快,而且专朝赤髓铜链甲无法遮闭的头颈及两翼斩来,短时间内猝不及防,还是有十数头战禽被斩落在地。

此时,在玉赤城东门外结阵的叛军预备兵马,看到北翼战场前锋线崩溃后,惊恐万分之余,也知道北翼战场的唯一胜机,就寄托在孔鹏亲率五千精骑能杀溃精绝军的骑兵后,再包抄精绝军的长矛重甲方阵。

叛军在玉赤城外的预备兵马,除了驱御两千骑兵,欲从西翼包抄长矛重甲方阵外,更是将手里仅剩的四十头战禽派过来与孔鹏所部精骑汇合,几乎可以说,北翼战场一开始就以最短的时间推进到白热化的高潮。

相比较之下,南翼战场,在察觉到北面的惊变后,张俊所率两万骑兵就变得警慎起来,分成两队往更宽阔的战场外围斜掠,以弓射对叶青麟亲率的叶氏王族军进行试探性、浅接触性的攻击。

叶青麟率王族军簇拥着两千重甲骑,坚定不移的往北推进,只要从战场的西面穿插过去,与精绝军合围歼灭叛军在北面的兵马,就将奠定他们这一役的大胜。

然而重甲骑的速度提不起来,战场又太宽阔了,就像叛军要从玉赤城调更多的兵马增援北线需要大量的时间外,叶青麟率两千重甲骑赶到北线战场,也不是眨眨眼就能飞过去的。

而同时,在铁勒岭东面,精绝军除了留三千兵力守城,其他七千人马也全速往南涧峡推进,但同样需要一段时间后才有可能进入战场。

不知道身处血腥战场中的张雄、孔鹏、张俊等人是怎么想,岳弈然、苗明成等人站在南涧峡北侧的峰崖之巅,看着眼前的这场血战,不由得想着二十多年前由大燕西征军拉开的那一幕幕血战。

二十多年前,金州东域的羌胡部族,可以说在妖神殿的发动下,力量空前的团结,但真正强过此前的大战、恶战也没有几场。

黑山军北翼前锋线崩溃的太突然、太迅速,以致孔鹏不得不提前将嫡系精骑都压上去决战,以致张雄在玉赤城不得不提前将半数预备兵马派入北翼战场。

即便黑山叛军在北翼投入前锋线的两万兵马已经被打溃,但兵力依旧远远超过精绝军,这一战胜负难说。

岳弈然、苗明成被迫要遵守承诺,不能亲自参加,但这一刻,心脏也是提到嗓子眼,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一战将决定平卢大绿洲未来几十年的格局。

张雄、孔鹏若败,所部精锐尽丧,即便还能勉强控制天爱山、西羌王城一线,却无法拒绝其他中小宗族部族纷纷投回到叶氏的怀抱里;而叶氏王族军、精绝军若败,元气大伤,连鹿城都守不住,只能退回黑山去休生养息。

他们也是往葛玄乔看去,而代表太微宗在鹿城坐镇的葛玄乔,为表明太微宗不直接插手战事的态度,也是袖手站在峰崖之巅观战,此时的他不悲不喜,只是肃穆看着山前的血腥厮杀。

陈海率十二乘神机战车,以锥形阵从侧翼楔入南涧峡西口南的战场后,先令吴蒙率战禽营赶过来与他汇合,左冲右突,横扫整个战场。

神机战车突进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比寻常战马还要稍慢一线,但即便黑狡马甚至更强的战兽集结冲锋,都难撕开密集、混乱的战场,而反复穿插。

一些异种黑鳞狡马以及一些极为强悍的战兽,冲击力是比神机战车还要强悍,但无论是最强悍的黑鳞狡马,或者直接是岳弈然跨下黑蛟以及苗明成身边的猞猁灵兽,都是血肉之躯,再强悍,面对前面暴斩而来的上百道剑光剑芒也会被迫躲避。

而每一乘神机战车,都是重逾两万斤的铁疙瘩,正面都是加强的八级淬金铁护甲。叛军里明窍境强者所发出可能掀翻战车的暴强攻击,都由陈海、齐寒江、葛同亲自接下来,而其他的剑芒戟煞、暴烈火球、冲击气劲,虽然无比的密集,却是分散的轰击在神机战车的护甲上,却不能挡住神机战车的前冲之势。

虽然宗门玄修都习惯施展防御法术御敌,但防御法术与自己的真元法力密切相关,任何微小的攻击都会消耗真元法力,相比较之下,由数寸厚八级淬金铁板所形成的物理防御更实在可靠。

在陈海亲率十二乘神机战场驰入、与八十多头战禽,就形成一个无坚不摧的战团,像一柄锋利无比的利刃,以锐不可挡之势,犀利无比的切割着叛军的骑阵,同时又尽可能将己方的骑兵收拢到两翼,重振这边的颓局……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三章 重振颓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