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16 说出来,吓死你

316 说出来,吓死你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天中午,我已经在小花园看过冯千月的身体,但那时只是看到她胸前的部位,并没看到她受伤的脊背。因为郝莹莹之前描述过冯千月的伤势,以及冯千月后背衣服上浸出的血迹,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冯千月将衣衫和纱布都褪下来的时候,我的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震。

那面本来光滑如缎、白皙若雪的脊背,现在布满一道又一道纵横交错的伤口,而且每一道伤口都往外面渗着鲜血,像是一张张咧着嘴的血盆大口,看上去无比的触目惊心,让人浑身发寒。

冯天道啊冯天道,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是这么的狠吗?

我的父亲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和你这种人结拜兄弟!

饶是我再铁石心肠,再看冯千月不顺眼,可看到这样凄惨的场面,我的心中还是隐隐疼了起来。这是人的正常感情,就好像看到受伤的流浪汉,或是流浪狗、流浪猫,也会觉得心疼一样。

“快上药啊,还愣着干什么?”冯千月突然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赶紧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给冯千月上起药来,先帮她清理伤口,接着又止住了血,撒上了一层细细的药粉。进行到这一步,就该往上缠纱布了,但是我却愣着神没动。

“怎么了你,赶紧弄啊!”止住血后,冯千月的精神好像恢复一些,说话的语气都足了好多,不像刚才那么虚弱了。

我看着她纵横交错的脊背,说道:“你这样,你怕留疤么?”

冯千月苦笑一下,说留就留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冯家那样的大家族,肯定有自己的秘制伤药,可以不留疤的那种,但是冯千月出来的急,估计也没来得及带。我沉默了一下,说女孩子,皮肤还是光滑点好,我这除了普通伤药,还有一种极品伤药,擦了以后可以不留疤,就是味道不太好闻,你要不要试试?

冯千月嘴上虽然说不在乎,但是一听说可以不留疤,立刻来了兴趣,问道:“怎么个不太好闻?”

之前来省城的时候,预料到会有各种情况,所以找李爱国多要了几管伤药。这些伤药,我都当金子一样爱护,一般是不会用的,但是冯千月嘛……毕竟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将来娶了她后虽然是要休的,但也要抱着睡上几天不是?我可不乐意抱着这么一个背上都是伤疤的老婆睡觉,于是就把伤药拿了出来,拧开盖子给她闻了一下。

“天!”

冯千月立刻惊呼出来,脸上也露出万般嫌弃的神情:“这也太臭了吧,和臭鸡蛋的味道一样!我不擦,坚决不擦!”

冯千月的描述已经够客气的,只说是像臭鸡蛋,以前李娇娇说这像屎。看她这么说,我便把盖子拧上,说随便你了,反正是你留疤,又不是我留疤。

我一边说,一边把伤药收了回来,准备给她缠上纱布了。冯千月却又犹豫着,小心翼翼地问:“这个臭药真的管用吗,真能不留疤么?”

我心里暗笑一下,心想女孩子到底还是爱美的,为了能美回来,什么样的罪受不了?便说:“放心吧,肯定不会留的,我实验过很多次了。”

冯千月考虑了一会儿,像是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最后咬牙说道:“行,你擦吧!”

我说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擦了这个药以后啊,至少会臭一个礼拜。

冯千月咬着牙说:“别废话了,赶紧擦吧!”

冯千月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不再废话,小心翼翼地给她上起了药。过程之中,冯千月不断埋怨这药实在是太臭了,什么样的变态才能做出这种味道的药来?

我说那你还上不上了?

冯千月这才闭上了嘴。

我把药给她上好以后,又忍不住唠叨一句:“以后伤还没好,就别随便跟人打架,逞什么能呢?”

“逞能”这词,是冯千月之前一直形容我的,现在也被我说了一回。大概也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冯千月这次竟然罕见的没有回嘴,老老实实地听我训话,这种感觉还蛮爽的。

给她上完药后,冯千月浑身上下都弥漫着难闻的味道,想到自己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都是这种味道,她委屈的眼睛都有点红了,嘴巴也撇了起来。

我又开始给她缠纱布。

缠纱布不是只缠她的背部,要绕过前面的部位一起缠,饶是我尽量小心翼翼,也还是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一些不该碰的部位。手感柔软、滑腻,每触碰一次,我的心跳都快上一分。

要是其他场合,冯千月早就发飙了,指不定怎么用鞭子抽我,但是现在她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能咬紧嘴唇默不作声,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只是一张脸像熟透的虾,烫得几乎能在上面煎鸡蛋了。

我心里想,你该忍就忍吧,被我碰两下也不吃亏,反正以后还要被我睡的。

缠完纱布以后,工程就算是结束了,冯千月除了身上还有臭味以外,其他已经看不出什么端倪。我跟她说,这种药的好处就是不用换,一个礼拜以后视情况再看,如果到时候恢复的不错,就不用再上药了,这期间记得千万别被水浸。

冯千月沉默了一下,说道:“你这药还挺管用的,擦上以后感觉舒服很多,伤口也不是那么疼了。”

我说那是当然,早跟你说了这是极品伤药,一般人可弄不到的。

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说你的衣服上都是血,再穿也不合适了,穿我的衣服回去吧。

冯千月拿了我的衣服,说:“那你怎么办呢?”

因为天气挺暖和了,我外面只穿着一件T恤,给她以后我就光了脊背。我说我没事啊,我一个大老爷们,赤着膀子回去也行,反正已经到学校了。冯千月也没有客气,直接套上了我的衣服,又说:“明天给你送来。”

处理过伤口以后,冯千月感觉好了很多,脸上也恢复不少气sè,也能站起来走了。我将她送到女生宿舍门口,让她赶紧回去休息吧,她却没走,而是看着我说:“你到底是谁?”

我的心中一凛,眉头也微微皱起,不知道冯千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看出我的身份来了?

就听冯千月继续说道:“你的身手这么好,还这么有本事,去了职校都有厉害的人物帮你……一点都不像你说的被人欺负了才转过来的,所以,你到底是谁,来这有什么目的?”

“被人欺负才转学过来”是我对其他同学的说辞,从来没和冯千月说过,不过她能听说也没什么稀奇。我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谁都不是,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罢了。”

说完以后,我便转身朝着男生宿舍走去。

走了很远之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冯千月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上午上课,我们这些老大昨天晚上在冯千月的带领下袭击职校,最后大败而归的消息已经传了开来。锅仔住了院,飞机他们侥幸逃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和冯千月陷入重重围攻,最后是怎么逃出来的,却没人知道。

所以我一到教室,就迅速被人给围住了,凶狠男他们问我到底什么情况,我也没说太多,只说是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离开了职校。凶狠男问我那个朋友是谁,这个我没隐瞒,说是刘鑫。

“刘鑫?!”

凶狠男吃了一惊:“峰哥,刘鑫是你朋友?!”

包括其他人,也都是一脸吃惊的模样,显然“刘鑫”这个名字非常有名。我就问凶狠男,刘鑫是什么来头?凶狠男更惊讶了:“峰哥,刘鑫是你朋友,你不知道他的来头?”

我说我不知道,你给我讲讲看。

凶狠男虽然一脸的不可思议,但还是给我讲了起来。他告诉我,职校的天是老墨,这个是众人皆知的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在老墨当天之前,最大的对手就是刘鑫,两人足足斗了一年有余,最后刘鑫惜败、老墨登天。不过刘鑫虽然败了,但是实力还在,再加上刘鑫甘心处在老墨之下,接受老墨的调遣和安排,所以老墨也没赶尽杀绝。

所以职校里面人人皆知,老墨是头号人物,刘鑫是二号人物。

凶狠男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老墨和刘鑫的关系,就相当于以前豺狼和熊子、陈峰和乐乐的关系,也不是不想赶尽杀绝,是真的没有能力做到,只能这样僵着,井水不犯河水。

怪不得刘鑫昨晚出现的时候,天台上所有人都在大喊鑫哥好,也怪不得刘鑫敢当众抽港哥的耳光,一点不给老墨面子……确实狂得可以啊!

话说回来,刘鑫既然是职校的二号人物,为啥昨天被人追得像一条狗?这个问题我从昨天想到今天,仍旧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只能亲自问问刘鑫。

就像他昨天说的,我俩迟早还会见面,到时可以好好聊聊。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得知昨天我和冯千月是在刘鑫的帮助下才平安离开职校,凶狠男他们都是感慨无比,夸我真是神人,竟然连刘鑫那种厉害角sè都能认识。

“峰哥,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啊?”凶狠男一脸崇拜地看着我。

我心里想,多的去了,我的秘密说出来吓死你。

我要干李皇帝,你怕不怕?

凶狠男他们散了以后,郝莹莹这才上来和我说话,原来,冯千月已经把所有事情和她讲了。她是专程来给我道谢的,说是昨天晚上早早睡了,手机也调了静音,所以没听到我打电话,还好有我在冯千月身边,不然就糟糕了。

这冯千月也真是,自己说的不让我往外传,结果自己传出去了。不过也就是郝莹莹了,别人她应该不会说。而且在她眼里,我和郝莹莹正处在交往的阶段,所以主动和郝莹莹提了,应该也是为了避嫌。

毕竟上药这事,需要脱了上衣,还是挺敏感的。

不过郝莹莹也没那么小气,反而再三向我表示感谢。

我跟她说没有关系,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而已。

下了二节课后,有个学生过来找我,说让我到三楼的活动室去。我一听,就知道冯千月又要组织开会了,昨天晚上趁乱跑了的那帮家伙,一会儿估计都要倒霉了。

这一次嘛,我看好戏就行了,所以迈着轻松的步伐朝着楼上走去……

看网友对 316 说出来,吓死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