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四章 击溃敌骑

第三百零四章 击溃敌骑

岳弈然暗暗估算,每一乘神机战车,不将陈海等强者计算在内,在战场上左冲右突所发挥的战斗力,不会比他身后的黑蛟稍弱;这还是机关连弩敌我混杂的战场上只能锁住一敌点射,而不能肆无忌惮往外围倾泄淬金箭雨的情形下比较。

他身后的黑蛟虽然还没有长成,但试想十二头黑蛟在战场上左冲突会是何等情形,也就不难想象神机战车是何等的恐怖了。

在十二乘神机战车参与这边的骑兵混战之前,叛军骑兵仗着更多的精英武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精绝军上千骑兵斩落马下,但就在十二乘神机战车切入这边的战场之后,叛军骑兵所获得的、随时能压垮精绝军骑兵的优势就迅速被扭转过来。

陈海率十二乘神机战车,与五十头战禽汇合,从西往东撕开敌我混战的战场穿插过去,两翼已有七八百骑精绝军骑兵集结起来,算是先将一侧的阵脚稳固下来。

这时候叛军也看出神机战车的缺点在那里,有两名明窍境强者钻入地底,在神机战车从头顶驰过时突然杀出,撕裂开相对脆弱的底盘,将内部的机簧部件摧毁掉,有两乘神机战车就瘫在战场的边缘,再也无法动弹。

还是受风阵匣的限制,神机战车并不能无限提升载重,只在正面及侧前方加强的淬金铁板护甲,后部以及上部都是弱点,底部更是薄弱,在能造出更强的风阵匣之前,这也是短时间内难以克服的弊端。

然而叛军这两名堪称有勇有谋的明窍境武将,在地底杀出,可以说是看出神机战车的弱点,但在他们杀出,陈海便有警觉,虽然无法阻止两乘神机战车被毁,但也收戟回斩,与齐寒江、葛同等人,将这两名叛军武将围住。

叛军援兵在机关连弩的逼迫下,不敢冲到神机战车的前面来,而侧后精绝军则聚拢七八百骑英勇的厮杀、抵挡,陈海很快就与齐寒江、葛同联手,将这两名叛军武将斩杀戟下。

这两名叛军武将也谈不上草率,毕竟在混乱的战场上,每拖延一刻,形势就有可能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从容部署什么。

能以自身性命作为代价,为同僚指出神机战车的弱点所在,已经是他们此时所能做出最大的贡献。

叛军将领也都意识到这一点,即便是孔鹏也放过渐渐有些支撑不住的樊大春、韩庆元,在嫡系扈卫的簇拥下,稍稍后撤想着重新调兵布阵;甚至想着集中更多的岩刺篆符,以便能突然从地底刺出尖锐的岩柱,去冲击神机战车脆弱的底部。

然而陈海也绝非鲁莽之将,他比任何人更清楚神机战机的优点与缺陷,当即将所剩的十乘神机战车分成三组,放缓速度,但坚定不移的往外围撑出一座三角形的战阵出来。

以每三乘战车为三角大战阵的尖点,将己方更多的散乱骑兵容纳到三角形战阵里集结整顿,组成更小规模的一队队锥形骑阵,以便随时能从三角形大战阵内冲击出去。而陈海这时候不再站在最前端冲锋陷阵了,而站在一乘神机战车之上,守在整个三角形大战阵的中心点,快速而有序的发出进退攻防指令,让小到数十人规模的骑队都在他的亲自掌握之下。

而吴蒙则将战禽集中到三角形大战阵的上空。

无论是敌将直接潜入地底,或用岩刺篆符,都需要一个短时间的过程,陈海也是将更多的辟灵境弟子集中到战车,开始祭用一些防御篆符,将双方的关注点都集中到战车的攻防上来。

在再度摧毁三乘神机战车之后,叛军以为最终的胜利必将是属于他们的时候,岳弈然、苗明成站在南涧峡北面的峰崖之间,却是能更清楚看到战局的微妙变化,恨不得要大声喊出来,提醒孔鹏注意到即将到来的杀机。

然而孔鹏也已经杀昏头了,千方百计想要将剩下的神机战车给摧毁掉,苗明成、岳弈然不能破坏约定,公然大声呼叫,而混乱的战场,天地元息混沌一片,他们想暗中传音提配孔鹏也做不到。

更令他们的震惊是,陈海在混乱的战场里,似乎能丝毫不为身边的血腥厮杀所干扰,依旧能准备无误的掌握战场上的所有变化。

不错,在苗明成、岳弈然的眼里,陈海确实准备无误的掌握着战场上的所有细微变化,因为陈海从樊大春手里接过指挥权之后,对小到几十人规模的骑兵调动,都是恰到好处的,以致很快就在不知不觉间,就将己方几乎所有的骑兵,都从混乱难解的厮杀里强行拖脱出来,纳入三角形战阵之中,形成泾渭分明的敌我防线。

苗明成、岳弈然不知道陈海是怎么做到这一点,即便是经验再丰富的名将,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之上,也无法将敌我在瞬息间都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形势掌握如此的细微入致,但陈海却做到了。

陈海在秦潼山诸多战事,早就有盛名传出,然而苗明成、岳弈然却认为陈海是徒有虚名,毕竟在二十多年前,燕州有太多的名将,被他们打杀得连爹娘都不认得,他们甚至有机关斩下大燕皇帝的头颅,他们有资格对燕州的所谓“名将”怀有轻蔑之心。

这一刻,苗明成、岳弈然认识到有关陈海的传闻可能不虚,但已经无法逆转战局的变化了。他们甚至能清晰看到,精绝军将卒在战禽的翅背上,已经将三四十架机关连弩举了起来;而叛军在任何一个方向,都压根没有想到要集结足够多能压制战禽往前突入的弓骑进行防备。

在孔鹏这等人都没有意识到危机降临的时候,在孔鹏亲自摧毁一乘神机战车还洋洋得意之时,集结到三角形战阵上空的战禽翅背之上,四十余架神机连弩已经准备好再度发动。

在淬金箭雨疯狂笼罩过来之时,叛军将卒才赫然惊觉,他们已经与精绝军的骑兵彻底分开来了——精绝军的骑兵不再是他们抵挡淬金箭雨的最佳遮护物了。

淬金箭雨收割骑兵性命的效率太高了,第一波箭雨扫射覆盖,就在齐寒江所负责抵挡阵前,千步方圆内到处都是被箭雨撕破的残肢碎肉,鲜血倾刻间就汇聚成河,在残肢碎骨堆砌的血腥战场之上到底流淌。

这一刻,孔鹏都被打懵,都不知道这样的打击怎么就突然降临了,然而他这时候再想调整都已经迟了。

三角型大战阵已经成形,精绝军骑兵分成数十队,避入战阵之中,又作为战阵的组成部分,保持着对外突击冲锋的锋芒;几乘神机战车虽然被摧毁,但放置在外围,成为他们重新冲入精绝军战阵的阻碍,头顶那更换箭匣的响声,就像是死亡的奏鸣曲,在叛军都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之际,第二波淬金箭雨就再度覆盖过来。

相比较之下,叛军骑兵散乱一团,有人取出弓弩想要反击,有人却发现箭囊已然射空,有人甚至在厮杀得惨烈之时,将碍手碍脚的长弓丢弃在战场之上,甚至有人都吓破了胆,呆呆看着半空,只有零零碎碎的箭羽射往半空,迎来却似漫天星辰般的狂暴箭雨。

一轮淬金箭雨覆盖,短到只有五个呼吸的时间,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感觉似天地被撕裂,感觉天地都停滞下来。

叛军的诸多核心将领,随身都携有庚金秘盾符这等强防御篆符,但一枚价值万金的庚金秘盾符也就只能支撑一轮箭雨的齐射,缓过神来,却看到身边的扈卫、部下都像是秋后被收割的麦子一般,被无情的割倒,血肉模糊、肢体残破。

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力,令这样杀人如麻的将领也顿时有崩溃的感觉,剩下的唯一念头就是逃命。

在三角大战阵成形之际,叛军骑兵还保持着相对优势,但就在十几个呼吸间,叛军就有上千精锐骑兵遭到毁灭性的射杀,形势就彻底逆转过来了。

叛军所剩不到三千骑兵,分散往外围逃命时,已经丧失了抵抗力,不过沦为精绝军战禽营的活靶子而已。

陈海分出三队五百骑规模的骑兵,由樊大春、韩庆元、葛同率领,分三个方向追击叛军溃骑,但压制住速度,这三支追击骑队的目标,是保证叛军溃骑没有能力重新集结打反击,保证吴蒙率战禽营能从空中肆无忌惮的射杀外围溃逃的敌骑。

陈海将剩下的七乘神机战车、三千余骑还能持盾戟弓弩作战的骑兵集结起来,继续往东推进。

叛军在北翼的前锋线已然被长矛重甲方阵摧残得不像个样子,唯一令人欣慰的,或许是长矛重甲方阵的推进速度极为有限,还能让叛军前锋线上的刀盾兵能逃出修罗地狱一般的血腥战场。

叛军还有两万预备兵马,正在赶往北翼战场的途中,他们没有想到孔鹏所部五千精骑的溃崩会来得如此之快,这时候再也没有敢入北翼战场参战的勇气,仓促往玉赤城撤去。

陈海集结神机战车、三千余骑,就要将这部分敌兵咬住,同时也传讯叶青麟,让他率叶氏王族军直接从中路进击峙守在玉赤城东门外观望的张雄所部,趁机强攻玉赤城……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四章 击溃敌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