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五章 胜败

第三百零五章 胜败

谁都没有想到,孔鹏所部五千精锐骑兵崩溃会来得那么迅速而突然。

这一刻,张俊率两万骑兵还在慢悠悠的从两侧纠缠着叶青麟所亲率的叶氏王族军,在他看来,只要能成功将叶氏王族军拖住,不使其有机会进入北翼战场参战,这一战他们就赢定了。

在整个战场上,他们的兵马总数是精绝军及叶氏王族军的两倍,他在南线以不到两万骑兵,将看似实力最强的叶氏王族军拖住,阀主张雄与孔鹏在北线最多就能调动七万兵马,以石击卵碾压式将仅有两万兵马的精绝军摧毁掉。

张俊是这么认为的,孔鹏也是这么认为的,即便是张雄在战前也绝不会认为他们会败。

叫机关连弩也好,叫神机连弩也好,威力是极其恐怖,但神机连弩的数量有限,照道理来说在这么大规模的战事之中,还不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他们战前也详细研究了应对之法,无论是前锋线的甲卒营,还是骑营,他们都仅可能配备千步强弓与坚盾。

即便在单弩威力上无法比及,那就在数量进行弥补。

一百架神机连弩再说,用两千精锐弓手总是能进行有效的压制。而事实上,他们在最初进入北翼战场的三万兵马里,总共拥有一万张强弓。

然而谁能想到,当他们深为依重的塔盾车结成的盾墙被突破后,部署在盾墙后五千余步弓精锐,几乎在十几个呼吸间就被彻底的摧毁;他们以为孔鹏亲率五千精锐骑兵能捕捉最后的胜机,谁能想到混杂在一起的缠杀,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陈海理顺,孔鹏所率精骑被挡在外围,甚至都没有清醒的意识,就又遭到致命的扫射?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张雄他们所没有想到的。

就是精绝军事前所储存的淬金箭数量,多得超乎他们想象。

无论是削弱塔盾车结成的盾墙,还是有意让他们这边麻痹大意,十二乘神机战车最开始还没有直接接战时,就已经朝盾墙扫射数轮;而在神机战车将盾墙撕开后,淬金箭雨更是肆无忌惮的倾泄而出。

张雄他们大体能估算出,精绝军为了摧毁他们的前锋线,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消耗四五万支淬金箭;再加上精绝军战禽营毫不知节俭的扫射,孔鹏所部五千精骑几乎死伤怠尽之时,精绝军消耗的淬金箭应在十万支以上。

与黑山军精锐弓手所用的棱锋重箭,仅箭簇部位用精锻铁铸制不同,淬金箭通体都用淬金铁料铸就。除了极度锋锐之外,入手也是极沉,淬金体才会拥有如此恐怖的穿透力,以及在射入人身之后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打击及损害。

十万支淬金箭,意味着上百万斤的淬金铁料。

张雄、孔鹏战前估算精绝军依赖于河西及聚泉岭的支持,暗地里顶天就有三四万支淬金箭的储存。很显然在这一点上,他们是远远低估了精绝军的实力,低估了机关连弩持续而稳定的输出伤害,使得他们在战场哪怕是露出丁点破绽,就会迅速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

谁都没有想到孔鹏所部嫡系精锐骑兵的崩溃会如此的迅速而突然,这同时也严重打击到其他叛军的士气。

张俊率部所在的南翼战场,地势稍高一些,能看到北翼战场上到都是肢残骨断的死骸,仿佛修罗地狱般,顿时失去继续北进的勇气,甚至都不敢从侧后进逼叶青麟所部,停下来逡巡不动,眼睁睁看着叶青麟率部直接从中路转向,往玉赤城进逼而去。

张族阀主,杀叶辰天篡位自立西羌国主的张雄,这一刻也是心惊肉跳,看到叶氏王族军三万余骑,似滚滚洪流涌出,惊慌失措之余,做出可能是他今生最致命的一个错误决定。

叶氏王族军战阵,最为核心的两千重甲骑还没有发挥作用,但甲马阵已经显现出难以抵挡之威。

张雄惊慌失措之下,没有想着要背依玉赤城结阵而战,没有想着只要他能在玉赤城正面抵挡住叶氏王族军的冲击,除了南面还有张俊两万骑兵外,北面还有两万增援北翼战场的两万兵马,都能够及时撤回来跟他们汇合,他看到叶氏王族军从中路气势汹汹的扑杀过来,仓促下令随他在玉赤城东门外结阵的两万预备兵马,都撤入城中固守。

张雄是想借玉赤城坚固的城墙及防御大阵抵挡甲马阵的冲锋,但他此时所犯的错误,可以说是致命而无法挽回的。

看到这情形,都不需要陈海额外告之什么,叶青麟当即将两千重甲骑及一万轻骑分出,由叶赫、姜哲两将统领,继续往玉赤城东门逼近,意在将张雄所部压制在玉赤城里出不来。

叶青麟执掌西羌国南北军时,张俊都曾长期在他麾下任职,他知道张俊看似有明窍境巅峰的修为,但生性多疑而惜身爱命,在其北翼战场崩溃后必不会再敢有与他们死战之心。

叶青麟这时候甚至都不再去理会南翼战场张俊所率的两万骑兵,他亲自率领所剩下的一万五六千轻甲骑,直接往北横扫,与陈海从东西两侧夹击正从北翼战场撤往玉赤城的两万叛军。

这两万叛军这时候也闻风丧胆,甚至都无法分出一部分殿后兵马去拦截后面由陈海亲率、由七乘神机战车与三千精绝军骑兵组成的追兵,这时候看到叶青麟率一万五六千骑兵气势汹汹的猛扑玩夹击过来,哪里还敢继续往玉赤城撤去?

这两万叛军步骑混编,看到前有恶虎、后有凶狼,唯有北部还侬出缺口,只能撒开脚丫子,往北面的茫茫旷野逃窜,队形经过两次突然的折转,这时候已经彻底的拉散开,已与溃兵无异,也不再有任何的反击之力。

看到这两万叛军的指挥、组织体系完全混乱掉,吴蒙所率的战禽营就不用担任会遭受到意外的威胁,将携带的箭匣射空后,又返回南涧峡营换上新一批的箭匣,就直接猛扑上去,从北面逆着溃兵逃跑的方向,将淬金箭雨疯狂而血腥的倾泄过去,逼使大多数溃兵往铁勒岭抱头而逃。

陈海与叶青麟兵合一处,没有再理会漫天铺地的溃逃叛军,而是直接从玉赤城北面的旷野穿过,从西面逼退欲从西门接援玉赤城孤军的张俊所部,将张雄成功围困在玉赤城中。

玉赤城距离鹿城不远,位于南涧峡三十里外,远没有鹿城的繁荣,城池也就三四里见方,仅设有东西两座城门,有驰道从城中贯穿而过。

张雄原本有机会在扈卫的簇拥,从西城突围而去。

甚至在吴蒙率战禽营赶过来封锁玉赤城的上空之前,张雄都有机会突围,毕竟当时叶氏王族军还只是堵住玉赤城的两座城门,还没有真正形成天罗地网般的包围圈,陈海与叶青麟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将道丹境中期的张雄截留下来。

然而张雄仓促间下令撤入玉赤城的两万兵马,多为张雄从天爱山附近征调的兵马,其中有数千人更直接是张氏一族的子弟。

这两万兵马也可以说是张氏打算用来统治平卢大绿洲的根基,张雄不舍得将这两万子弟兵丢弃在玉赤城而独逃,他希望自己留下来坚守玉赤城,而孔鹏、张俊还能在外围收拢残兵,能重振旗鼓来解围。

************************

孔鹏好不容易拉拢数百残兵,赶往玉赤城西面六十里外的藏丹峰与张俊所部汇合。看到张俊在藏丹峰收拢残兵重新聚集近三万兵马,孔鹏却无丝毫的欣慰,而是满脸的欲哭无泪与惊惶不安。

两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马,谁能溃败会来得如此的轻易跟突然?

张俊甚至都没有搞清楚他们怎么就败了,都没有搞清楚阀主张雄怎么就被困在玉赤城了。

藏丹峰是座落在平卢海东北角的一座孤山,山势谈不上险峻,左右皆是低岭,也算是进入平卢海沿岸的一处要隘。

藏丹峰的东面,有两座石寨相接,孔鹏、张俊将残部驻守在这两座石寨间,又强征民勇从东面进入藏丹峰的低岭间挖掘壕沟,又马不停蹄的加强两座石寨的防御,眼下他们也只能做这些事情。

虽说他们在西羌王城、天爱山还有两万兵军,理论上还能纠集五万兵马东进解玉赤城之围,但是他们这时候还有在玉赤城与精绝军决战的必胜信心吗?

不仅他们几名核心将帅没有信心,底下的中下级武将以及普通兵卒也都人心惶惶,而这更是致命。

孔鹏的嫡系在这一仗里几乎拼光掉了,张氏从天爱山附近征募的子弟兵又都随张雄被困玉赤城里,随张俊西逃以及在藏丹峰收拢的残兵,主要还是张雄篡位接管的南北军兵马。

这些兵马虽然没有为叶氏宁死不屈,却也没有为张氏宁死不屈的觉悟。他们这时候是精绝军强大而致命的压力,被迫撤到藏丹峰来抱团取暖,但精绝军与叶青麟所率的叶氏王族军并没有继续往西追来,而是优先完成对玉赤城的包围,这些兵将即便没有立时一哄而散,心思也开始变得飘摇不定了。

孔鹏虽然自诩名将,但面对当前的局面也是欲哭无泪,只能枯坐奢望会有奇迹的发生。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五章 胜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