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六章 相请

第三百零六章 相请

叶氏王族军承担起围困玉赤城的重任,陈海也将剩下来的六乘完好神机战车移交给叶青麟接管,同时也让吴蒙率战禽营驻守在玉赤城的外围,防备张雄等核心人物遁空逃跑。

樊大春、韩庆元率骑兵在玉赤城西面纵横驰骋,一方面警惕退往藏丹峰的叛军残部,一方面将大量的叛军溃兵封堵在玉赤城以东区域,令其无法往西逃窜。

岳弈然、苗明成默然无语,站在南涧峡北面的峰崖上呆立,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精绝军连夜打扫战场,直到次日天光大亮犹难相信黑山军就这样被打得大败,犹难相信继叶辰天之后的平卢第一强者张雄,就被无声无息的被困在玉赤城里,甚至连挣扎一下的动静都没有。

葛玄乔也站在北崖之巅,陪苗明成、岳弈然站了一宿,临到天亮,杜厉南从南涧峡飞来在葛玄乔身边耳语一番,葛玄乔朝苗明成、岳弈然扬声说道:“苗真人,可愿与我到南涧峡走一趟?”

苗明成不知道这时候前往南涧峡还有什么意思,岳弈然甚至还担心陈海有可能猝然发难将他们扣押下来。

很显然,他们即便埋伏在鹿开峡南的数百精锐弟子,即便没有撤回妖神殿,此时也未必能对鹿城造成威胁,谁知道精绝军在鹿城之中隐藏多少实力没有暴露出来?

苗明成满心苦涩,最终还是随葛玄乔走进南涧峡。

东西长十数里、南北最狭窄处不足一里的南涧峡,东西峡口已经建成背腹相依的两座石寨,大量的降俘连夜都被送到两座石寨间的峡谷里关押起来。

由于有战禽营的存在,往往能截住溃兵逃跑的方向,迫使他们往南涧峡西口集中,这才过去一夜,已经有上万溃兵在南涧峡前缴械投降。精绝军这时候已经开始将北翼战场上的伤俘,用马车运转到南涧峡关寨内,虽然都是叛军将卒,但精绝军这边也是拿出战前储存的丹药,尽力救治。

昨夜的战事,真正的恶战都集中在北翼战场,此时已经大体统计出,叛军丢弃在北翼战场的死尸超过两万具,很难想象会如此恐怖的死亡,也难怪黑山军投入北翼战场的兵马会那么快就崩溃,哪一支精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承受如此恐怖的伤亡?

相比较之下,精绝军在北翼战场最惨重的伤亡,主要集中在樊大春所部骑兵,真正接触激战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包括追亡逐败中遭受到的反击伤亡,也差不多减员近三千人。

而在南翼战场,叶青麟所部与张俊所部都只是试探性接触,并没有真正全面展开攻势,双方都只有数百人的伤亡,都可以说是毫发无损,但在一天激战之后,双方的士气却是迥然不同。

张俊即便在西面五六十里外的藏丹峰,又集结了两三万兵马,但苗明成怀疑他们还有没有再战的勇气了。

然而叛军在北翼战场除了丢下两万具死尸外,其他投入的兵马都被打溃掉,降俘以及被抬入南涧峡的伤员,有一万五六千人外,在西逃通道被封锁之后,往南逃入乌鞘岭、往北逃入茫茫大漠的溃兵也有一万三四千人。

这些溃兵短时间不会再成为威胁,只要派骑兵封锁道路,阻止其往西到藏丹峰与孔鹏、张俊残部汇合,陈海也不会分散兵马去追败逐亡,也就放任其逃亡。

苗明成、岳弈然这时候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大势已去。

昨日还陪他们在南涧峡北侧峰崖观战的诸宗阀部族斥侯,临夜前看到战局已定,就纷纷离开。今日天还没有亮,距离铁勒岭最近的七八座中立城池,诸多宗阀部族,要么诸部族的宗主、族长,要么是族里最为核心的子弟,都纷纷赶到玉赤城下负荆请罪,觐见叶青麟。

他们怕遭受到怀疑,没有直接率子弟兵来投,但此时候也不敢再有半点的吝啬,都将族中多年来的珍藏以及大量的牛羊战马牵到玉赤城外的军营之中,献给叶青麟,以换取叶氏对他们的谅解。

而平卢大绿洲另两位道丹境强者左赫城时舞璎、兰阜城经逸元,在张雄窃国时保持沉默,昨日也都连夜进入叶青麟的军营,代表时氏、经氏投附到叶青麟的麾下,除了拥护叶青麟出任叶氏阀主、西羌国主之位外,时氏、经氏还将从左赫城、兰阜城同时出兵,夹击据守西羌王城及天爱山的叛军余孽。

大多数城池在叶氏最脆弱时,都没有投向张雄、孔鹏,这时候看到张雄、孔鹏大势已失,就绝不会介意痛打落水狗,以换取叶氏的谅解。

苗明成心里很清楚,只要叶青麟愿意原谅这些左右逢源而观望的宗阀部族,很快就能在玉赤城外征集到超过十万数的兵马,张雄、孔鹏再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再翻盘了。

玉赤城一战,已经决定了一切。

除了藏羌国与妖神殿同时出兵,不能就不可能逆转平卢大绿洲大小宗阀部族重新投附叶氏麾下的大势。

苗明成、岳弈然满心沮丧的随葛玄乔飞入南涧峡西口的大寨,六乘在战场上被摧毁的神机战车残骸,这时候已经被拖了回来,这时候正停放在大寨北侧的校场上。

苗明成、岳弈然内心都有一种冲过去将残骸拆开来看个究竟的冲动。

事实上益天帝率大军西征时,也有大量的机关战兽用于战场之上,苗明成对机关战兽绝不陌生。

最强的机关战兽,甚至不比成年的蛟龙灵兽稍弱,但这样的机关战兽,即便是太微宗都未必能有三五樽,无不是宗门的镇山之宝,轻易不会拉到战场之上。

而中低级的机关战兽,即便在撕裂战阵时所发挥的冲击力也是极强,但还不足以令人畏惧。

当然,神机战车稳定性、防御强度以及冲击威力都要远远强过普通的机关战兽,而真正令人惊惧的,还是撕裂敌阵后神机连弩所发射那疯狂收割将卒性命的淬金箭雨。

苗明成、岳弈然随葛玄乔、杜厉南走进大寨的演武厅,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秦穆侯董寿之女、西嫁途中夫婿就被张俊戮杀、后拥立叶青麟为西羌国主、受封精绝夫人的董宁,邓童儿、丁樊、齐寒江、葛同、韩謇、冉虎等将以及陈海都在演武厅里。

大家都朝葛玄乔揖首行礼,面对苗明成、岳弈然视而不见。

“精绝军已获大胜,叶氏复国已成定局,妖神殿也难阻止,陈真人此时还邀我们过来,难道还要耀武扬威一番才痛快吗?”岳弈然铁青着脸质问道。

“感觉是有些痛快啊,”陈海与齐寒江等将笑了起来,看到苗明成、岳弈然脸sè变得更难看,陈海才站起来请他们与葛玄乔入座,笑道,“刚才是玩笑之间,还请苗真人、岳兄不要放心里去;实是郡主邀二位前来有要事相商,绝无羞辱之意。”

“……”岳弈然冷冷一哼,他随苗明成走进来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却还是要看陈海到底要玩什么心机。

“董宁拜见苗真人、岳师兄,”董宁款款立起,朝苗明成、岳弈然施礼道,“昨天之战,血腥涂地,想必苗真人、岳师兄看了也于心难忍,而此时张雄仍有数万军民被围于玉赤城中,一旦展开攻城血战,必然又是伤亡惨重,苗真人、岳师兄可忍心否?”

“不忍心又能如何,难不成你们会撤围而去?”岳弈然冷声质问道。

苗明成自然是能猜到董宁说这话的意思,是要他与岳弈然进玉赤城劝张雄投降,但他们此时又凭什么去劝张雄束手就擒,张雄又凭什么相信他们、愿意束手就擒?

现在张雄还有两万兵马峙守玉赤城,张俊、孔鹏在外围还能纠结五万兵马,还有一拼之力,凭什么束手就擒,放任叶氏对张氏一族的清洗,而不拼一把?

“我与葛老祖都会与你们进玉赤城见张雄,我们即便此时不能确认张雄愿不愿降,但还请苗真人、岳兄怜惜数万军民的性命,陪我们走这一趟。”陈海说道。

“啊!”岳弈然愣在那里,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敢亲自走进玉赤城说降张雄,他真就不怕进玉赤城后,让张雄撕成粉碎?

苗明成脸sèyīn晴不定,片晌后才说道:“我与弈然是不愿看玉赤城血流成河,但张雄究竟会做怎样的决定,绝非我与弈然所能决定,而张雄倘若要留难陈真人、葛真人,也断与妖神殿无关。”

陈海与葛玄乔愿意走进玉赤城说服,自然比什么承诺都管用,但苗明成并不确认张雄会有怎样的反应。

真要是陈海、葛玄乔进入玉赤城没能走出来,精绝军必然会展开血腥报复,但他还是不愿妖神殿牵涉进去。

“是我与葛老祖不忍心再看玉赤城血流成河,自愿走入玉赤城去张雄,真要有什么意外,自然不会迁怒到苗真你们头上。”陈海笑道。

“既然如此,我们便陪你们走一趟。”苗明成说道。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六章 相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