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零七章 大恨

第三百零七章 大恨

即便要入玉赤城劝降,也要等叶青麟率部将玉赤城彻底围住,令玉赤城里的叛军彻底断掉突围的希望之后才行。

苗明成、岳弈然先在南涧峡的西口大寨住了三天,第四天才随陈海、葛玄乔走入叶青麟的大营,说起入城劝降之事。

“张雄双手沾满我叶氏族人的鲜血,今日好不容易将其困于玉赤,焉能容这狗贼活命,”

听陈海与葛玄乔、苗明成、岳弈然等人进入军营,竟然是要进玉赤城劝降张雄,叶赫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脸涨得通红,右手握紧腰间的佩剑,青筋暴露,显示出他内心激愤到极点的心情,声调都情不自禁的拔高起来,说道,

“而此时,张俊、孔鹏等狗贼集兵藏丹峰,随时都会疯狂反扑过来。即便能劝降张雄,但张俊、孔鹏二贼却绝不会束手就擒,那劝降张雄,又有何用?”

叶赫是叶氏新崛起的年轻强者,在张雄叛逆之前,他作为刚踏入明窍境的旁系弟子,在叶氏却远非最核心的人物,这才被派往河西迎亲。

而在张雄叛逆之后,叶氏诸多核心人物,除了叶青麟外,几乎所有人都在西羌王城,被张雄或杀或俘,叶赫也因为迎亲以及在夜渠山等地共同抵挡马贼所结的情谊,颇得河西弟子冉虎以及董宁的信任,这使得他在叶青麟整编叶氏王族军时获得重用、迅速崛起。

张雄深受国恩,却勾结外贼谋逆,害叶氏上万族人身首异处,也是加害他父母叔伯兄妹的罪魁祸手,叶赫恨不得啖其肉嚼其骨,此时摩拳擦拳正准备攻下玉赤城以报仇,陈海突然跑过来说要进城劝降,留张雄一条狗命,在叶赫听来,无疑是晴天霹雳。

“说降张雄,张俊、孔鹏二贼则不足为虑,”陈海知道叶赫等叶氏族人对张雄那入骨的恨意,但他组建精绝军以及河西在幕后提供巨量的支援,是要帮助叶氏复国,但不是帮助叶氏复仇的,复国与复仇是有区别的,他没有理会叶赫此时的激烈反对态度,而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叶青麟,问道,“叶侯,你怎么看?”

叶青麟也有最亲近的亲故死于此难,但他作为西羌国的继任国主,作为叶氏的阀主,作为叶氏王族军的统帅,却没有办法像叶赫这般“任性”。

叶青麟在张雄谋逆之前,作为叶氏主掌西羌国军政的核心人物之一,早就深谙在利益面前一切深仇大恨都不值一哂的道理,要不是如此,叶氏此前也不会选择与董氏联姻,但叶青麟内心深处也是反对陈海与葛玄乔亲自走进玉赤城劝降。

在他看来,胜券在握,随便将一封劝降书丢入玉赤城允许他们无条件投降,已经是对叛军最大的仁慈了,哪里需要陈海、葛玄乔两人亲自去冒这个险?

谁知道张雄狗急跳墙之际,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再者说,即便不考虑张氏与叶氏之间的血仇,叶青麟也绝不愿意给张雄出城投降的机会。

张雄此时投降,张氏一族实力未受大损,留在平卢大绿洲始终是个隐患,他也没有办法立时就对张氏一族进行血腥清洗。

他们这时候对玉赤城已经完成合围,平卢大绿洲其他城池的宗族部族们为了将功赎过,在得到叶青麟的许可之后,这几天源源不断的将子弟兵派过来,加入叶氏王族军,加入对玉赤城最后的攻坚战。

叶氏王族军在玉赤城的兵力,在短短四天里,就已经激增到五万,此时还有精绝军率六乘神机战车、八十头凶猛战禽、八十架机关连弩以及二百架配重式投石弩全力配合他们攻城。

叶青麟可不觉得拥有一座中型防御法阵的玉赤城就能够支撑多久,他内心深处更希望张雄能咬牙坚持下去,他们正好能彻底的摧毁掉玉赤城,让张雄从天爱山征用的两万子弟彻底为玉赤城殉葬。

这样,他也就能彻底解决掉叶氏统治平卢大绿洲最大的隐患。

然而陈海坚持进城劝降,叶赫能闹脾气,叶青麟却没有办法直接反对。

谁都清楚精绝军决定这场大捷的真正主力,即便不考虑精绝军背后的董氏及聚泉岭,这一役精绝军所暴发出来的战力,叶青麟也是目瞪口呆。

他在战前都没有奢望胜利会来得如此轻而易举。

当然他心里也更清楚,即便是到这一步,叶氏能否真正的复国成功,他能否真正的顺利登上西羌国主之位,依旧离不开精绝军的支持。

叶青麟沉默不语,陈海一双眼瞳似藏雷电,扫视大帐内其他将领。

叶氏以及其他受张氏加害的宗阀部族将领,他们的态度自然是反对给张雄投降机会的,但他们中也有明显的区别。

一部分年轻将领,与叶赫一样,震惊、气恼,脸涨得通红,甚至都喘着粗气,但摄于陈海的威望,除了叶赫之外,暂时还没有别人站起来大声反对;而年长老成的将领,只是摇头叹气,却是知道有些事自古都难两全,也知道脱离精绝军的支持,他们并无能力攻下玉赤城,更不要说从叛军手里收回国土。

叶青麟可怜巴巴的往左赫城时舞璎、兰阜城经逸元看过去,希望他们二人能代表平卢大绿洲的宗阀部族表明态度。

时舞璎年逾九旬,相貌却如中年美妇,与道丹境剑修经逸元,是平卢大绿洲在西征战事之前就踏入道丹境的地榜强者,也是金州东域在西征战事里幸存下来不多的道丹境强者。

他们自然也难忘二十多年前的血仇,但经历太多的杀戮血腥战事,心思没有年轻一代那么激烈,对叶氏也心存眷顾,这才在此前的篡逆之事中保持沉默、中立。

他们二人这时候不得不代表宗族赶到叶青麟的军营表明态度,但为各自的宗族利益着想,他们也并不希望看到一个特别强势的叶氏崛起,自然也就不希望看到叶氏有机会血腥清洗张氏一族。

然而他们这边又不能表现出对叛逆之族有宽宥的态度,只是说陈海、葛玄乔进玉赤城太冒险了,为防止张雄将陈海他们扣押下来,强令这边撤围,可能换其他人进城劝降。

当然,即便是在精绝军将领看来,陈海与葛玄乔此时陪着苗明成、岳弈然进玉赤城劝降,对张氏一族也是实在太仁慈了,只是陈海的决策常常出人意料,也是这一战陈海在精绝军上下的威望提升到极点,也没有人会站出来质疑他这时招降张雄的决定是否正确,只是担心他与葛玄乔的安危。

“我与葛老祖进玉赤城,会要求张雄自囚于太微山,受百年苦牢之刑,会要求降军以及天爱山附近的张氏罪族都放逐到平卢之外,不给叶氏复国、统治平卢大绿洲再制造丝毫的障碍,当然,也会保证不加害他们的性格,不蹂躏他们的族人,”

陈海平静的说道,

“我与葛老祖要是不进城,则不足以表达足够的诚意与承诺,张雄未必会答应这些条件。而倘若在我们进城之后,张雄无视我们的诚意,甚至妄图扣押我与葛老祖,我与葛老祖都有作为武者及修者的尊严,绝不会受他们的钳制。而倘若我们不幸未能突围出来,到时候还请叶侯率两军攻破玉赤城、屠灭张氏九族……”

陈海说得如此慨然,大帐里绝大多数将领都无言以对。

陈海与葛玄乔,如此珍贵的地位跟身份,不惜以身犯险,以平息战火,他们能说什么?

苗明成、岳弈然也是沉默不语。

妖神殿虽然曾在二十多年前率领金州东域诸族,成功击退了大燕西征军的入侵,但在过去二十年前,叶氏为了摆布实力衰弱的妖神殿对平卢大绿洲的控制,互相做了一些令彼此不开心的事情。

虽说叶青麟此时选择妥协,也无法跟妖神殿撕破脸,但不意味他就不知道妖神殿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这时候,苗明成、岳弈然也实在是没有说话的立场。

“不,不管张雄这狗贼降或不降,我都不与此贼共戴此天。”叶赫愤然将腰间的佩脸拆下来,抓在手里。

“叶赫,你要做什么?”叶青麟怒斥道,右手如虎形虚抓,凭空凝聚一道青光隐隐的爪形气劲,朝叶赫的面门抓去,以免他丧失理智,做出令所有人都后悔莫及的事情,“你敢对国使不敬。”

“国使为叶氏、为西羌国所做的一切,叶赫铭记于心,这辈子都不会、也不敢对国使稍有不敬,”叶赫单膝跪倒在,目光坚毅的将身上佩剑解下来,放在地上,又将腰间执掌军权的印符解下来,与佩剑放在一起,掷地有声的说道,“但叶赫今生都不与张雄此贼共戴此天,不能说服国使放弃劝降之心,叶赫只能憾然退出军中……”

“叶赫!”叶青麟怒气冲天,没想到叶赫这会儿就摞挑子,要下令左右将士将叶赫捆起来,先让他冷静冷静再说。

陈海微微一叹,朝叶青麟挥了挥手,既然叶赫心里放不下对张雄的大恨,他也不能强迫……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七章 大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